-

“對了,我先前采摘‘望玉芝”的時候得到訊息,鳳寒秋原本向趁亂逃走,已經被武家的人擒下軟禁了起來,你打算怎麼處置他?”

武林江表麵不動聲色,心裡卻一陣悲哀。

武家和鳳家同屬鬼醫門四大家族之列,現在卻要幫著陳飛宇這個外人,反過來對付鳳寒秋,不能不說是一種悲哀,說不定以後鳳家還會來興師問罪,對武家來說又是一場災難。

隻可惜,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先徹底消除了陳飛宇和琉璃的怒火纔是正經道理,至於以後鳳家來興師問罪嘛,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

“鳳寒秋?”陳飛宇一愣,之前在廣場上戰鬥到性濃處,更戰至生死一瞬間,幾乎都忘了鳳寒秋的存在,微微沉吟後,道:“先把他關起來吧,等我抽出時間,再去跟他好好談談。”

“冇問題,不過我希望你能早點決定好如何處理鳳斐然,以免夜長夢多,畢竟鳳斐然是鳳家的大少爺,一旦鳳家知道鳳斐然被囚禁在這裡,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縱然琉璃小姐修為強悍,但終究還是要再多生一番波瀾。”

武林江出言提醒,這倒不是他多麼“善意”,實在是因為鳳寒秋是燙手山芋,鳳寒秋在武家多待一天,武家的麻煩就多一分,他自然希望陳飛宇能夠早點處理鳳寒秋,無論是殺是放,那都是陳飛宇的事情,武家也能儘早撇清關係。

陳飛宇似乎是看穿了武林江的想法,嘴角翹起意味深長的笑意,道:“我記得鬼醫門有四大家族,而你們武家在鬼醫門中排名倒數,就算畏懼鳳家,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武林江苦笑了一聲,道:“鬼醫門隱匿時間已經近百年了,世人早就忘了鬼醫門的存在,想不到你對鬼醫門,竟然瞭解的這麼清楚。

你說的不錯,武家在鬼醫門中的確排名倒數,但要真的論起來,鳳家的實力,頂多比武家強上一籌而已,我們武家也不至於怕了鳳家。

隻是你有所不知,鳳家跟龍家關係密切,龍家實力強悍無比,如果強行為鳳家出頭,從而向武家問罪,彆說我們霧隱山隻是武家四脈之一,就算是整個武家加起來,也擋不住龍家的雷霆震怒。”

當然,武林江說的是以前的情況,現在武家好幾位“半步傳奇”和“傳奇初期”強者死在了陳飛宇手上,導致實力大損,現在的武家和鳳家比起來,差的已經不是一點半點。

陳飛宇點頭道:“武家本就排名倒數,而排名第三的鳳家又有龍家做靠山,那你們武家在鬼醫門中,豈不是受儘欺淩?”

“也不能這麼說。”武林江覺得這種基本情況冇必要隱瞞陳飛宇,便一五一十地道:“我們武家和白家關係比較好,白家雖然比不上龍家,可是實力也相差不了太多,所以龍家和鳳家也不敢太過分。

而且鬼醫門四大家族彼此之間有競爭有合作,彼此之間也冇什麼深仇大恨,行事之際也不會撕破臉皮,大抵能維持表麵上的一團和氣。”

陳飛宇恍然大悟,看來鬼醫門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利用好鳳寒秋,分化鬼醫門四大家族,讓武家為自己所用,也不是冇有機會,便含笑說道:“鳳寒秋的事情我心裡有數,不會讓武家為難的,如果鳳家和龍家真的來興師問罪,你把一切事情推到我身上就行。”

武林江很少看到有人主動把麻煩往自己身上攬的,頓時瞪大雙眼,驚訝於陳飛宇的表態,心頭大石落下的同時,也暗暗感激陳飛宇,便真誠提醒道:“對了,龍澤昊被你廢了修為,岑家的兩位‘傳奇強者’,也死在了你和琉璃小姐的手上。

無論是龍家還是岑家,實力都是驚人的強大,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你和琉璃小姐得及早做好準備才行。”

“多謝你的提醒。”陳飛宇意味深長道:“朋友來了有好酒,獵人來了有獵槍,不管龍家也好,還是岑家也罷,隻要站在我陳飛宇的對立麵,那就要做好覆滅的心理準備。”

武林江渾身一顫,心中暗道:“難道陳飛宇在提醒我,讓武家不要站在他的對立麵?”

還不等他問出來,陳飛宇已經下了逐客令:“如果冇有其他的事情,我想打坐治療傷勢了。”

“冇……冇有了。”

武林江按下心頭疑惑3195f235走了出去。

房間內,隻剩下了陳飛宇一人。

“這一趟霧隱山之行,得到了‘望玉芝’,還有數百株珍貴的藥材,可謂是收穫頗豐,最重要的是找到了琉璃,那接下來,隻要再找到‘天行九針’,我就可以動身東渡扶桑,把‘傳國玉璽’給奪回來。

如果扶桑有人敢阻攔的話,那就順道把扶桑鬨個天翻地覆,也好讓他們知道,我們華夏的至寶,可不是宵小之輩能夠覬覦的。”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道厲芒,以茶代酒喝了下去,隻是這茶酒的滋味,充滿了血腥味。

接著,他把“望玉芝”鄭重收起來後,獨自走到床邊,正準備打坐修煉治療傷勢。

突然,“咚咚咚”,房門再度被敲響。

陳飛宇微微皺眉,這是誰,來的可真不是時候,道:“進來。”

下一刻,房門被推開,走進來一位身穿飛魚服、五官精緻貌美的女子,正是武潤月,開口便道:“你傷勢如何?”

對於這位英姿颯爽的絕色美女,陳飛宇心中有不少好感,緊皺的眉頭悄然舒展,嘴角也翹起一絲笑意,半開玩笑道:“運氣不錯,冇有被你們武家給打死。”

武潤月微微歎了口氣,徑直走到桌邊坐下,漫不經心地給自己倒了杯水,道:“這次是武家對不住你在先,做事不夠厚道,不過你也殺了武家不少人,最後也順利得到‘望玉芝’,唉,你說吧,要怎麼樣,才能真的放武家一馬。”

陳飛宇反問道:“你覺得,我應該開出什麼條件?”

武潤月一陣為難,是啊,陳飛宇差點死在霧隱山,這種深仇大恨,不管是誰都不可能輕易放下。

她微微猶豫後,突然一咬牙,驕傲地昂起頭,道:“隻要你答應放過武家,不管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這番話充滿了歧義和曖昧,陳飛宇驚訝不已,隨即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從床邊坐起來,向武潤月走去。

武潤月心理一顫,陳飛宇走過來了,難道他……要對我……對我……

羞澀驚慌下,她脖子都染紅了,內心“砰砰”直跳,緊張地閉上了雙眼。

出乎武潤月意料之外,陳飛宇走過去後,並冇有對她“動手動腳”,而是坐在了她的對麵,同樣給自己倒了杯茶水,道:“你不用做出如此犧牲,我陳飛宇更不是趁人之危的人,不久前,我已經答應江老,對武家既往不咎。”

“你說的是真的?”武潤月頓時睜開雙眼,狐疑不定。

陳飛宇喝了口茶水,隻覺得血腥味淡了不少,笑道:“當然,我說的是真是假,你去問一下江老就知道了,而且我和你們霧隱山武家之間,說不定以後還能維持一段不錯的關係。

當然,如果你覺得隻有‘肉償’才能徹底放心的話,我倒是可以考慮接受你的請求,給你一個放心的機會。”

“去死!”武潤月“唰”的一下,原本就紅的俏臉更紅了,猛地使勁推了下陳飛宇,逃也似地離開了房間。

陳飛宇措不急防之下,差點被推倒在地,體內傷勢牽動下,發出“眥”的一聲,看著外麵落荒而逃的倩影,心中一陣惋惜。

武潤月無疑是個十分漂亮的女人,如果是在平時的話,他絕對就收下武潤月了,隻可惜琉璃的房間就在隔壁,雖然說中間還隔著小院,但是以琉璃近乎逆天的實力,他相信這裡不管發生什麼,都瞞不過琉璃的耳目。

如果真的趁機把武潤月給收了,那他在琉璃心目中的印象,估計得跌到冰點以下,想要追求到琉璃的話,難度無疑會更大!

“可惜啊可惜。”

陳飛宇搖搖頭,關上房門,徑直走回床邊打坐療傷不提。

第二天,霧隱山上發生的事情,便像12級龍捲風一樣,席捲整箇中月省,陳飛宇以一己之力,麵對諸多“半步傳奇”和“傳奇強者”圍攻而不敗,甚至還反殺武家和岑家傳奇強者的事蹟,讓無數武道世家震撼不已。

而最後琉璃從天而降,一劍秒殺岑勝斌,鎮壓整個霧隱山,更是讓眾人沸騰!

一時之間,陳飛宇和琉璃兩個人,成為中月省最為炙手可熱的人物。

隻是在這股熱潮下,自有暗流湧動。

損失慘重的岑家不用說,震怒之下,對陳飛宇和琉璃恨之入骨,而之前家主和八大金剛儘皆死於陳飛宇和琉璃劍下的蘇家,也請出了家族中隱居修煉的強者,準備出手對付陳飛宇兩人。

局勢暗潮洶湧,危機四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