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怕,真的太可怕了,這世上還有這麼強悍的女人?”

鳳寒秋神色驚駭,充滿了恐懼。

而隨著陳飛宇和琉璃的離去,整個廣場在稍微的沉寂過後,立馬爆發出一陣激烈的驚歎聲,接著議論紛紛。

“陳飛宇太強悍了,以‘半步傳奇’的境界修為,硬生生斬殺諸多傳奇強者,這簡直就是奇蹟,而最後那位從天而降的……女人,更是強悍的離譜,一劍就能斬殺岑勝斌、震懾武林江,鎮壓所有強者,如此實力,我估計她絕對到了‘傳奇後期’的境界,甚至是到了‘先天境界’都猶未可知。”

“這回岑家死了兩位‘傳奇中期’強者,已經是不死不休之仇,絕對不會善罷甘休,而且陳飛宇身上的‘天行九針’,岑家也想要拿到手,我看過不了多久,岑家就會來找陳飛宇的麻煩。”

“岑家又算什麼,你冇看到那女人的驚天一劍?陳飛宇有這樣牛逼的靠山,就算是岑家家主親臨,也得灰溜溜的碰一鼻子灰,我說陳飛宇一個人,麵對武家和岑家怎麼還敢這麼囂張,合著他身後還有一個牛叉到爆表的強者,有這樣的靠山,彆說是霧隱山了,就算是放眼中月省,陳飛宇都能橫著走。”

“嘿嘿,武家和岑家還想要搶走陳飛宇的‘天行九針’和‘斬人劍’,非但竹籃打水一場空,而且還損失了這麼多的強者,導致元氣大傷,最後武家還得恭恭敬敬地拿出賠償,這回武家真是虧大發了。”

武家眾多弟子聽著周圍紛紛議論,隻覺得麵上無光,尷尬羞慚之下,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下去。

主席台上,一位武家大佬連忙站出來,匆匆宣佈中醫大賽的冠軍是陳飛宇後,便讓眾人都散去了。

鳳寒秋眼珠一轉,想要趁亂溜走,武家的一位大佬眼疾手快,立即躍起將他拿下,開玩笑,得罪了陳飛宇,鳳寒秋還想走?

周圍眾人紛紛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

人群中,黃振興驚恐之下,說話的聲音都帶了幾分哭腔:“吳少,咱們還是儘早下山吧,再在這裡待下去,萬一陳飛宇想對付咱們幾個,咱們就算是有九條命,都不夠陳飛宇殺的。”

“走,趕快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吳哲都來不及跟薑夢和紅依菱說一聲,連忙帶著黃振興、施未平兩人灰溜溜逃下山去,生怕走得晚了,被陳飛宇給一招秒殺了。

另一邊,紅依菱把吳哲三人的醜態看在眼裡,眼中閃過一絲鄙夷,搖頭說道:“以前覺得吳哲好歹還算是中月省的一號人物,可現在跟陳飛宇比起來,無論是人品、醫術還是武道境界,差的都太遠了。

唉,果然見識過真正的年少俊傑後,才知道以前是自己坐井觀天了,夢夢,吳哲根本配不上你,以後絕對不能答應他的追求,我覺得隻有陳飛宇這樣英雄豪傑,纔是咱們女人夢寐以求的蓋世英雄。”

說完之後,紅依菱雙眸裡閃閃發亮,那是女人特有的,真正動心之後的神采。

薑夢心中一驚,難道依菱真的對陳飛宇有想法?

陳飛宇是很厲害,但是天底下,又有幾個陳飛宇的?這樣人,註定身邊不會缺少美女,不說彆的,就說那位從天而降,一劍震四方的女人,不但實力驚人,更是美得驚心動魄,有這樣的女人在陳飛宇身邊,紅依菱的機會堪稱渺茫。

擔憂閨蜜越陷越深,薑夢擔憂之下,道:“中醫大賽已經結束了,咱們還是儘快離開霧隱山吧。”

“急什麼?”紅依菱嘻嘻笑道:“好不容易來霧隱山一趟,多待幾天嘛,難道你就不想探知陳飛宇的秘密?更何況,還有那個厲害到逆天的女人,你對她就不好奇?如果咱們能跟那個女人搞好關係,咱們兩個人以後在中月省都能橫著走了。”

薑夢翻翻白眼,我看你是想跟陳飛宇搞好關係吧?

似乎是看出薑夢的心裡想法,紅依菱心虛之下俏臉微紅,拉住薑夢的手撒嬌道:“好了,頂多再多待兩天,然後咱們就下山,行了吧?”

“那好吧,兩天後咱們就下山。”薑夢微微猶豫後,便應承了下來。

卻說由武林江親自帶路,陳飛宇和琉璃一路來到武家莊園內,武林江特地安排了兩套相鄰的清幽小院。

“請兩位稍等,我這就去後山,把‘望玉芝’給采過來。”

說完後,武林江就離去了。

陳飛宇站在小院的門口,剛想開口邀請了琉璃進去一敘,琉璃已經提前說道:“你傷勢太重,需要靜養,我就不打擾你療傷了,有什麼話,等傷勢好了之後再說。”

說完,琉璃已經瀟灑轉身,走進了旁邊的小院房間中。

“她比之前好像強勢了幾分。”

陳飛宇搖搖頭,走進了自己小院的房間內,坐在了桌邊。

他查探了下自身的情況,發現自己傷勢挺嚴重,體內真元將近消耗一空,甚至渾身的經脈,都因為強行施展“無極拳”超負荷轉化多位傳奇強者的內勁而隱隱刺痛。

陳飛宇不由苦笑了一聲:“霧隱山這一戰,真是冇了半條命,就算以我的醫術,再加上《仙武合宗決》的神奇,以及霧隱山充足的靈氣,想要完全恢複,至少也得需要一個星期的時間。

要不是來中月省之前學會了《極意仙訣》,怕是等不到琉璃,就已經死在這裡了,中月省真不愧是赫赫有名的武道大省,強者實在是太多了。”

說完後,他給自己倒了杯水,“咕咚”一聲嚥下去後,儘是血腥味。

冇過多久,“咚咚咚”傳來一陣敲門聲。

“進來。”

下一刻,“吱呀”一聲,房門被推開,武林江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個透明的瓷瓶。

陳飛宇雙眼一亮,隻見瓷瓶裡麵,放著一株宛若美玉一樣的植物,正是“望玉芝”。

武林江走進來後,先是向房間裡麵環視一眼,並冇有看到琉璃,心裡一陣奇怪,接著走到陳飛宇跟前,道:“陳飛宇,我把‘望玉芝’拿來了,至於剩下的200株珍貴藥材,會和中醫大賽的獎勵品一起給你。”

說著,他把“望玉芝”放到了陳飛宇麵前的桌子上,整個人彷彿蒼老了十歲,顯然,親手送出武家至寶的滋味並不好受。

“好。”

陳飛宇心中大喜,拿到“望玉芝”,就代表著“水韻丹”的主藥材已經到手,剩下的隻需要再找到“天山雪蓮”,他就能開始煉製“水韻丹”,讓他的女人們,能夠永葆青春。

當然,得到“望玉芝”並不是冇有代價,甚至這代價還很嚴重,差點死在霧隱山,不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武林江突然開口說道:“陳飛宇,那位……姑娘呢?”

他並不知道琉璃的名字,隻能用“姑娘”這樣的稱呼來代稱。

“她叫琉璃,在隔壁院子裡休息,你找她有事?”陳飛宇好奇問道,隨後打開瓷瓶聞了下,隻舉得一股靈氣撲麵而來,彷彿經脈的疼痛感都因此舒緩了不少。

武林江猶豫了下,接著開口道:“我們霧隱山的確對不住你在先,不過我們武家也損失了好多位強者,導致元氣大傷,現在‘望玉芝’已經如約給了你,我希望……希望你和琉璃姑娘,能夠網開一麵,放過我們武家一馬,以後你們將會是霧隱山最尊貴的貴客。”

陳飛宇暗自沉吟,武家為了得到他身上的“天行九針”,差點致他於死地,的確很過分,可平心而論,他來霧隱山的目的同樣不純,如果武家真有“天行九針”,他同樣會出手搶奪,更彆說這一趟他收穫頗豐,並冇有吃虧……

武林江8f6805eb眼見陳飛宇冇說話,一顆心頓時揪起來。

突然,陳飛宇開口道:“我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

武林江心裡大驚,難道陳飛宇還是不願意放過武家?

隻聽陳飛宇繼續道:“說句公道話,你先前很照顧我,我承你的情,而琉璃也在大庭廣眾下,接受了你的賠禮,這件事情便算是揭過了……”

武林江頓時大喜過望,激動地道:“多謝你和琉璃小姐的寬宏大量,多謝、多謝……”

他一連說了好幾個“多謝”,由此可以想見他內心是何等的激動。

“不過,事情可一而不可再,如果你們霧隱山武家,再繼續打‘天行九針’的主意,到時候就彆怪我陳飛宇不講情麵了。”陳飛宇說完後,眼中閃過一道厲芒。

武林江心中一凜,連忙表示道:“我一定會嚴格約束霧隱山武家的人,絕對不會讓他們亂來,如果有誰敢再來招惹你,不用你和琉璃小姐出手,我武林江親自家法處置!”

“好,那就一言為定。”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一手大棒一手胡蘿蔔的道理,他自然也懂,武林江已經答應下來,再加上自己和琉璃帶給霧隱山武家的震懾,以後霧隱山武家,絕對冇有膽量繼續打“天行九針”的主意。

至於同樣出手搶奪“天行九針”的岑家,縱然是第一大家族,也絕對不能放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