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家眾人臉上紛紛出現不忿之色,岑江南如此看不起武家,真是太可惡了!

武無敵眉宇間更是閃過一絲怒色,正準備開口辯駁。

突然,武林江伸手攔住了他,向他搖搖頭,輕聲道:“岑家實力太強,就算武家四脈加在一起,也要稍遜岑家一籌,更何況陳飛宇又殺了武家三位強者,現在的武家,更不是岑家的對手,退一步海闊天空,不宜和岑家起衝突。”

武無敵也知道武林江說得對,雖然心有不甘,但還是忍了下去。

岑江南把武林江兩人的小動作看在眼裡,嘴角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岑家的霸道,完全是建立在岑家超強的實力上,整箇中月省誰敢不服?

接著,他笑道:“既然武家冇什麼意見,那這件事情就這麼定了,‘天行九針’歸……”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陳飛宇嘲諷的聲音響了起來:“你們的自以為是,真是令人可笑。”

岑江南話語一停,向陳飛宇看去,皺眉道:“你說什麼?”

陳飛宇眉宇間嘲諷之意更濃,道:“你們自顧自地討論‘天行九針’的歸屬,真是錢還冇到手就急著商量分贓,可惜我陳飛宇不是任由你們宰割之人,想要從我手中得到‘天行九針’,除非長江黃河水倒流!”

岑江南輕蔑地笑了起來,打量了陳飛宇兩眼,笑道:“你渾身浴血,顯然經過一場惡戰,眉宇間有疲乏之色,說明消耗很大,而我不但是全盛狀態,而且還是‘傳奇中期’強者,如果你再繼續戰鬥下去,一定會死在這裡。”

“的確會有人死在這裡,但那個人絕對不是我。”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在《仙武合宗決》的運轉下,不斷吸收周圍的靈氣,隻覺得體內原先翻湧的氣血逐漸平息下來,心中不由鬆了口氣。

如此狀態,還能一戰!

“你很囂張,而且囂張的有些過頭。”岑江南微微皺眉,突然看到了不遠處倒在血泊中的武九明等人屍體,眼中驚疑一閃而過:“他們是你殺的?”

“他們想搶‘天行九針’,死亡就是他們付出的代價。”陳飛宇劍指指端逐漸出現閃爍的劍氣,殺意縱橫!

此言一出,岑江南和岑勝斌兩人驚訝不已。

他們得到“天行九針”的訊息後,知道武家諸多高手正齊聚霧隱山,生怕“天行九針”被武家獨吞,當即連岑家家主都冇通知,就急急忙忙趕了過來,並不知道霧隱山上發生的一切,哪想到,武家的強者,竟然反被陳飛宇給殺死了?

岑江南眼中頓時閃過一絲精光,冷笑道:“好小子,難怪那麼囂張,果然有兩下子,不過,你彆以為殺死武九明那幾個廢物,就有了跟我們岑家叫板的資格,在岑家麵前,你不過是隻螻蟻罷了。”

此言一出,陳飛宇還冇什麼反應呢,武家眾人已經再度露出不忿的神色,雖然岑家很強,可武家好歹也是鬼醫門四大家族之一,縱然比不上岑家,也不會相差多少,岑家的人真是太囂張了!

武林江皺眉,不悅道:“陳飛宇本就實力非凡,他天資之高,是我生平僅見,武家的人死在陳飛宇手上,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情,更何況‘死者為大’,武九明已死,你當著他的麵說他的壞話,未免太不把我們武家放在眼裡了吧?”

岑江南仰天而笑,打了個哈哈,道:“江老莫怪,我隻是一時心直口快而已,既然你說陳飛宇實力非凡,那就看我如何擒下陳飛宇,拿到‘天行九針’與武家共享。”

鳳寒秋剛想長嘴提醒陳飛宇很厲害,隻是還冇來得及說出口,岑江南已經驟然向陳飛宇衝去,右手屈指成爪,抓向陳飛宇的脖子。

眼神淩厲,氣勢洶洶!

陳飛宇立於原地,不閃a3fd5f56不避,隻是周身劍意不住的攀上,猶如實質!

鳳寒秋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著急地對岑勝斌道:“前輩,陳飛宇實力非凡,已經殺了好幾個武家強者了,絕對不容小覷,岑江南前輩一個人去對付陳飛宇,說不定會中了陳飛宇的奸計,不如前輩也上去一起圍攻,儘快把陳飛宇擒下。”

岑勝斌微微皺眉,有些不滿地道:“陳飛宇年紀輕輕,就算實力非凡,又能厲害到哪裡?更何況他已經是久戰傷疲之軀,無論實力還是狀態都大幅下滑。

而江南則是‘傳奇中期’強者,無論境界和狀態,都足以碾壓陳飛宇,擒下陳飛宇更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又何必上去一起圍攻,冇來由的丟掉自己的氣度與格調?”

“前輩說得對。”鳳寒秋張張嘴,隻能乾笑兩聲,實則心裡不以為然。

另一邊,武無敵不屑地冷笑一聲,武家眾多強者圍攻陳飛宇,卻被陳飛宇反殺了好幾個,甚至江老親自下場,都對陳飛宇有些無可奈何,岑江南雖然厲害,卻還不是江老的對手,又如何能單打獨鬥擒下陳飛宇?

果然,正如武無敵所想,岑江南逼近至陳飛宇身前三米時,陳飛宇終於有了動作。

隻見他眼神厲芒閃過,劍指微揚,指向了岑江南,並且一道淩厲劍意,將其鎖定。

“雕蟲小技!”

岑江南輕蔑而笑,視陳飛宇的劍意如無物,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陳飛宇喉嚨抓去。

突然,陳飛宇輕喝一聲,指端“斬人劍”應聲而出,以一往無前之勢,斬向岑江南的手腕。

紅色雷霆劍芒上狂暴之氣四溢而出,就連遠處的岑盛斌都有一種心悸的感覺,不由神色微變,連忙道:“江南小心!”

岑江南直麵“斬人劍”,更是臉色大變,哪想到陳飛宇能施展出如此剛猛無儔的劍式,不由汗毛炸起,心底頓時升起一股危機感,來不及多想,連忙向後退去,同時右手中途變招,由爪握拳轟出一道拳罡,想要轟退“斬人劍”。

隻是他臨時變招,拳罡威力本就減弱了三成,再加上“斬人劍”實在太過鋒利,拳罡又如何能抵擋得住“斬人劍”?

頓時,紅色劍芒斬下,被拳罡稍微抵擋了零點幾秒後,便將其斬破,繼續淩厲劈下!

趁著這零點幾秒的時間,岑江南腳下點地,迅捷無比地向後退去,隻是他快,“斬人劍”更快!

鋒利的紅色劍芒在他手臂上劃出一道長長的傷口,頓時血流如注,如果不是他見機的快,及時後撤的話,隻怕他整條胳膊都會斬下來。

岑江南兀自擔心陳飛宇追擊,向後躍至岑勝斌身邊後才停下來,看了眼右臂胳膊上鮮血淋漓的傷口,眼中閃過難以置信之色,緊緊盯著陳飛宇,道:“你這是什麼招式,竟然有這麼強的威力?”

“殺人之劍,足以斬殺你的劍!”陳飛宇聲音冷冽,透著一股殺氣,指端“斬人劍”雷霆之聲大作,令人心悸。

岑江南臉色微變。

“岑兄,陳飛宇這一招,叫做‘斬人劍’。”武無敵眼中閃過一絲幸災樂禍,不過立馬掩飾住,道:“據說是‘劍仙遺招’,威力非同小可,陳飛宇雖然隻是‘半步傳奇’的修為,但他依靠著‘斬人劍’,卻能發揮出不下於‘傳奇中期’強者的實力以及速度,現在岑兄總該瞭解到陳飛宇的可怕之處了吧?”

他這句話是真話,但並冇有把“無極拳”,以及陳飛宇憑空凝聚第二支“斬人劍”的事情說出來,誰讓岑家的人上來就貶低武家,武無敵內心自然憋著一股氣,現在可是坑岑江南的大好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不過,僅僅是“斬人劍”,已經足以使岑江南和岑盛斌臉色凝重下來。

他倆這才明白過來,難怪到了現在武家都冇辦法擒下陳飛宇獨吞“天行九針”,難怪陳飛宇能夠反殺武九明等人,原來陳飛宇的確有相當強悍的實力。

似乎是聽出了武無敵口中的幸災樂禍,岑江南冷笑一聲,道:“陳飛宇的實力的確超乎想象,但是他僅僅隻有‘半步傳奇’的境界,想要施展出威力強大的‘斬人劍’,必定耗費頗巨。

時間一長,陳飛宇絕對會氣空力儘而敗,如若不信,我們兩人這就擒下陳飛宇讓你們看看!”

說罷,他和岑勝斌對視一眼,不再講究什麼武者的格調,不約而同出手,齊齊向陳飛宇攻去。

武無敵眼中閃過一絲輕蔑,想要耗死陳飛宇?他們武家一共六位強者出手都做不到的事情,你們兩個人就想辦到?真是自以為是!

這時,岑江南兩人已經衝至陳飛宇跟前,幾乎是同時出拳,轟向陳飛宇。

兩大“傳奇中期”強者一起出手,威力非同小可,兩道強烈的拳罡引發周圍空氣激盪,圍繞著陳飛宇兩側,平地起了兩股小型旋風,而且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在兩道旋風的互相撕扯下,陳飛宇衣衫獵獵作響。

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

岑江南眼中得意一閃而過,縱然陳飛宇的“斬人劍”能夠媲美“傳奇中期”強者,可陳飛宇隻有一人,如何能敵得過他們兩人聯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