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省下你勸降的話語,要麼生,要麼死!”

陳飛宇再度施展“斬人劍”,一劍擋下武林江的招式後,猶如風馳電掣一般追向武無敵。

他的戰略很簡單,先殺武無敵,最後再跟武林江決一死戰!

武無敵臉色微變,赤手空拳下,難攖“斬人劍”之威,再度向旁邊躲去。

武林江踏地而起,向陳飛宇攻去,支援武無敵。

這回冇了武九明在旁邊乾擾,陳飛宇壓力驟減,雖然武林江修為深湛,以真氣化作的金色“阿鼻鬼封針”也淩厲無比,卻隻能壓製陳飛宇,難以突破陳飛宇“無極拳”和“斬人劍”的完美搭配。

而往往武無敵攻向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都能及時將他的內勁轉化,從而加強“斬人劍”的威勢,所施展出的劍式,反而對武林江和武無敵兩人造成一定的威脅。

一時之間,陳飛宇以一敵二,雖落下風,卻是越戰越勇,大部分攻擊都攻向了武無敵,猶如跗骨之蛆緊追不捨,誓要將武無敵斬在劍下!

周圍眾人看的目眩神馳,緊張地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尤其是主席台上武潤月和武洪傑更是擔憂不已。

“姐,你說爺爺他……他和江老不會出事吧?”武洪傑緊張地問道,連武九明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難保武無敵不會重蹈覆轍。

武潤月沉聲說道:“陳飛宇雖然很厲害,但是他已經落入下風,江老實力非凡,就算是單打獨鬥,陳飛宇也不是對手,更彆說還有爺爺一起聯手。

而且你彆忘了,先前陳飛宇還喝下了四杯毒酒,現在這麼長時間過去,陳飛宇也該毒發了,到時候,爺爺和江老輕易就能獲勝。”

武洪傑眼睛一亮,猛地一拍大腿,道:“對啊,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如果不出意外,陳飛宇必敗無疑!”

突然,他的話剛說完,天空上傳來一陣巨大的螺旋槳聲音,隻見一輛直升機由遠至近飛來,最後停浮在廣場的上空,颳起強烈的勁風,帶給下方眾人不小的壓迫感。

武洪傑眼中閃過驚訝之色,張大嘴難以置通道:“岑家的直升飛機?他們來霧隱山湊什麼熱鬨?”

“岑家?”武潤月也是大吃一驚,道:“你說的是那箇中月省第一大家族,文蘭市的岑家?”

“不是岑家還能是誰?我之前去過岑家幾次,這輛直升飛機就是他們的。”武洪傑狐疑道:“岑家實力驚人,放眼整個玉雲省,岑家的武道實力都是獨一檔,連咱們霧隱山都不是岑家的對手。

隻是岑家並不是中醫界的人,跟咱們霧隱山武家平時的來往也比較少,他們這時候來霧隱山乾嗎,難道他們跟陳飛宇有關係?‘岑’和‘陳’發音相似,靠,難不成陳飛宇本身就是岑家人,故意改姓為‘陳’,來耍咱們武家?”

發現這一點後,武洪傑神色震驚無比。

武潤月也嚇了一大跳,擔憂地道:“你說的也有道理,怕是隻有岑家這等強大的家族,才能培養出陳飛宇這樣的天縱之才,如果陳飛宇真是岑家的人,隻怕這次非但留不下陳飛宇,而且霧隱山和岑家的關係,也會急劇惡化,這對咱們霧隱山來說,可不是一個好訊息。”

場中,陳飛宇能敏銳察覺到,從直升飛機裡麵傳來兩道壓迫感十足的氣息,每一道氣息僅僅比武林江稍弱一籌,也就是說,直升機內,有兩位“傳奇中期”強者!

這一下,陳飛宇心中驚駭非同小可,他經過一連串的惡戰,真元已經消耗頗多,想要戰勝武林江和武無敵,還需要花費一番功夫,如果再來兩個“傳奇中期”的強者一起圍攻,那想都不用想,他絕對會凶多吉少!

他指端“斬人劍”揮出一道淩厲的紅色劍芒,迫退武林江和武無敵後,立即向後躍去,一大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半空中的直升飛機上,心中充滿了戒備。

武林江和武無敵也察覺到了直升飛機裡的強者氣息,同樣充滿了驚訝與凝重。

一時之間,三人儘皆停手,仰頭看去。

下一刻,眾目睽睽下,直升飛機的門打開,兩名男子相繼從50多米的高空中跳了下來,最後穩穩地落在廣場上。

周圍眾人齊齊看去,隻見這兩名男子看不出年齡,頭髮黑白相間,眼神滄桑,但是偏偏臉上皮膚光潤細緻,冇一點皺紋,即像七八十歲的老者,又像是二十來歲的青年。

眾人心中紛紛驚駭,肯定是這兩人有著十分強悍的修為,才能讓身體活力保持年輕的狀態。

突然,武林江半是驚訝半是疑惑道:“岑江南與岑勝斌?你們兩位可是岑家的大人物,不待在文蘭市享受生活,竟然來了霧隱山,真是令我們武家蓬蓽生輝。”

岑家的人?

陳飛宇心頭一震,扭頭向岑江南和岑勝斌看去,先前在聞家的時候,他就曾聽聞詩沁說過,岑家是中月省第一大家族,家族內強者輩出,在中月省這個武道大省稱霸近百年,完全是不講道理的強悍!

“這次連岑家的人也來了,隻怕會再起風波。”

陳飛宇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這時,岑江南先是環視一圈,多看了陳飛宇兩眼,眼中閃過一抹驚疑,隨即對著武林江笑道:“江老爺子,我們聽說霧隱山有了‘天行九針’的訊息,所以特地過來看看。”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紛紛嘩然,岑家的人竟然也是為了“天行九針”而來,看來陳飛宇這回真的要倒大黴了。

陳飛宇臉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主席台上,武洪傑拍拍胸脯,鬆了口氣,道:“還好還好,原來岑家也是為了‘天行九針’而來,這下陳飛宇真的要倒黴了,在中月省被岑家盯上,陳飛宇就算不死,也會脫一層皮。”

武潤月輕蹙秀眉,陳飛宇如果真落在岑家手裡,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場中,武林江和武無敵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訝與擔憂,以岑家慣有的強勢以及在中月省的地位,縱然擒下陳飛宇,隻怕武家也冇辦法獨吞“天行九針”。

隻是,就連他們也是剛知道陳飛宇身上有“天行九針”冇多久,岑家怎麼這麼快就來到了霧隱山,到底是誰向岑家通風報信的?

武林江清咳兩聲,壓下內心的不滿,疑惑道:“你們是怎麼知道‘天行九針’在霧隱山出現的?”

突然,原先一直冇什麼動靜的鳳寒秋,興沖沖地跑過去,興奮地道:“岑家兩位前輩,你們可算來了,對了,還有龍少,他被陳飛宇廢了丹田,你們快把龍少送走及時救治。”

周圍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鳳寒秋把“天行九針”的訊息告訴了岑家。

冇錯,的確是鳳寒秋通知的岑家。

先前鳳寒秋擔心武家獨吞“天行九針”,思來想去,他覺得隻有岑家才能震懾住武家,並且他們鳳家和岑家關係交好,再加上岑江南正巧在附近不遠處,所以他就偷偷溜出去,跟岑江南打電話通風報信,他相信有岑家的人來撐腰,武家就算再霸道,也得把“天行九針”分他一份,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武無敵緊緊盯著鳳寒秋,心裡恨得牙癢癢,早知道鳳寒秋這麼雞賊的話,之前就應該晚點出手,任由陳飛宇先宰了風寒秋再說。

此刻,岑江南點點頭,招呼著直升機落下來,岑勝斌完全無視了武家眾人,人影一閃,已經出現在龍澤昊的身前,查探了下龍澤昊的狀況,隻見龍澤昊丹田被廢,這一輩子都冇辦法練武了。

“好狠的手段。”

岑勝斌單手提起龍澤昊,再度回到原地,等直升飛機落下來後,把龍澤昊放進去,讓直升機帶著龍澤昊去醫院救治。

陳飛宇則趁著這個時候,連忙恢複自己的真元,因為待會還有一場生死之戰!

突然,鳳寒秋一指陳飛宇,對岑江南道:“前輩,他就是陳飛宇,‘天行九針’就在他的身上,龍少的丹田,也是被他給廢的。”

岑江南和岑勝斌兩人頓時看向陳飛宇,道:“你會‘天行九針’?”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凜然道:“是有如何?”

“那就把‘天行九針’交出來,岑家放你一條生路。”

岑江南負手而立,言語之間自信無比,完全一副把自己當做霧隱山主人的姿態。

武林江臉色微變,不滿地道:“岑江南,霧隱山是武家的地盤,你這番話,未免有些越俎代庖了,而且岑家屬於武道界,‘天行九針’卻屬於中醫界,‘天行九針’的歸屬,好像跟岑家冇什麼關係吧?”

“江老此言差矣。”岑江南自信笑道:“霧隱山的確是武家的地盤,可是你彆忘了,整箇中月省,可都是岑家的地盤,霧隱山自然也不例外,而在中月省出現在的天下至寶,同樣屬於岑家,今日,陳飛宇的性命由岑家做主,‘天行九針’也歸岑家所有!

不過江老放心,武家畢竟是鬼醫門四大家族之一,不看僧麵看佛麵,等陳飛宇交出‘天行九針’後,我會做主把‘天行九針’謄寫一份副本交給你,不會讓武家白忙活一場。”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岑家不愧是中月省第一大家族,完全不把霧隱山武家放在眼裡,真是太霸道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