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神色逐漸嘲諷,道:“真是笑話,比賽開始之前,我就已經提醒過你,‘金蠶蠱’會死在我的手上,你自以為是、不聽勸告,執意施展‘金蠶蠱’,現在‘金蠶蠱’真的死了,怎麼能怪得了我?”

鳳寒秋雙拳緊緊握著,“咯吱咯吱”作響,咬牙切齒道:“那你將‘金蠶蠱’製服就行了,為什麼還要是趕儘殺絕?”

“這句話更是笑話。”陳飛宇輕笑搖頭,道:“你自己說的,‘金蠶蠱’已經與我不死不休,如果‘金蠶蠱’不死,那我就要死,難道隻能‘金蠶蠱’殺我,而我不能殺‘金蠶蠱’不成,這種邏輯真是無恥!”

鳳寒秋臉色又是一變,內心怒火滔天,道:“我花了20年的時間,辛辛苦苦花費巨大,直到上個月纔剛剛煉成‘金蠶蠱’,現在卻死在你手上,我不管你有什麼理由,總之,我要讓你償命!”

“想殺我的人多是,可我陳飛宇依然站在這裡,你想讓我償命,那你大可動手,我陳飛宇還怕了你不成?”陳飛宇道:“不過我得提醒你,小心報仇不成,反而死在我的手上。”

“你……”鳳寒秋大怒。

突然,龍澤昊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道:“現在還是中醫大賽,你先冷靜下,看我來為你報仇,讓陳飛宇生不如死。”

鳳寒秋一驚,這才意識到場合不對,深吸一口氣,將內心憤怒壓下,冷笑地看了陳飛宇一眼,道:“陳飛宇,你彆得意的太早,很快,我就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說罷,鳳寒秋冷笑著向後麵退去,連“金蠶蠱”都奈何不了陳飛宇,他現在已經能近乎100%的確定,陳飛宇就是那個人,至於陳飛宇為什麼敢來鬼醫門武家,讓他有些難以理解。

陳飛宇斜覷鳳寒秋一眼,總覺得鳳寒秋的笑容不懷好意,莫非,鳳寒秋已經確認了自己的身份?這可不是一個好訊息。

這時,龍澤昊開口道:“陳飛宇,你的確有兩把刷子,連‘金蠶蠱’都能破解並殺死,看來你除了醫術厲害外,還是一位武道強者,讓我刮目相看。”

陳飛宇這纔看向龍澤昊,也懶得寒暄,開門見山道:“說吧,怎麼比?”

“爽快!”龍澤昊撫掌而笑,道:“既然你也是武道高手,不如,我們來比試銀針刺穴?”

周圍眾人再度出現古怪的神色,不久前,陳飛宇剛跟武若君等人比試過銀針刺穴,怎麼龍澤昊也玩這一套?

陳飛宇微微皺眉,知道龍澤昊口中所說的“銀針刺穴”,絕對不同於在先前用銀針在銅人上刺穴位,便問道:“怎麼個‘銀針刺穴’?”

“規則很簡單。”龍澤昊右手微揚,手中已經出現三枚銀針,並且在銀針的針尖處,隱隱散發著黑光,顯然上麵有劇毒,笑道:“銀針刺穴,自然是比誰的鍼灸手法快,認穴位置準,你我既是武道中人,又同為中醫,那就不妨動手過招,誰能先刺中對方身上的任意三處穴道,誰就能獲勝。

另外,所謂刀劍無眼,你我在這場比賽中不管是生是死,皆聽天定,怨不得他人,你覺得如何?”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頓時齊齊驚呼,這種比試方法,未免太過危險,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命喪霧隱山,尤其是陳飛宇先前喝了四杯毒酒,不但身中劇毒,而且還連番和武若君、鳳寒秋等人比試,肯定已經身心疲憊,體內劇毒隨時都會爆發。

現在再和龍澤昊比試,無疑會處於下風,更彆說龍澤昊用的還是毒針,可以說,這場比試,對陳飛宇極端不利!

紅依菱和薑夢兩人,紛紛擔憂不已。

武若君則是嘴角翹起一絲弧度,如果陳飛宇能死在龍澤昊的手上,對她來說,絕對是好事一件,她樂見其成。

主席台上,武正飛與武無敵等人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色,陳飛宇連喝四杯毒酒,到現在還冇有服下解藥,就算陳飛宇靠著強悍的修為強行壓製,也差不多該到極限了,再加上龍澤昊這位武道天才的強悍約戰,絕對能引爆陳飛宇體內潛伏的毒素,可以說,陳飛宇這場比賽輸定了!

廣場上,陳飛宇右手淩空伸向不遠處的銅人,原本刺在銅人身上的三枚銀針,隻聽“叮”的一聲,紛紛脫離銅人,淩空飛到了他的手中,道:“開始吧。”

龍澤昊雙眼瞳孔頓時收縮了一下,陳飛宇這一手“淩空吸物”遊刃有餘,看來陳飛宇的實力不容小覷。

不過,出於對他自己的絕對信心,龍澤昊雖然驚訝,不過也冇怎麼在意,笑道:“那我就如你所願。”

最後的“願”字還冇說完,龍澤昊就動了。

隻見他猛然踏地,以極快地速度,向陳飛宇衝去,手中三枚毒針刺向陳飛宇胸前的膻中穴!

膻中穴是人身大穴之一,被刺中的話後果十分嚴重,再加上龍澤昊手上銀針還塗有致命毒素,可以說,龍澤昊第一次出手就是殺招,打算殺了陳飛宇的性命!

紅依菱和薑夢頓時驚撥出來。

眼看著龍澤昊的毒針就要刺進陳飛宇膻中穴,突然,隻聽“叮”的一聲脆響,陳飛宇手捏銀針向前揮去,直接把毒針擋了下來。

龍澤昊隻覺得從陳飛宇銀針上傳來一股巨力,右手一陣痠麻,差點拿捏不住手中的毒針,不由心中驚駭,連忙腳下微轉,向陳飛宇右側後方閃去,正準備刺向陳飛宇腰間穴道,突然,隻覺得小腿“足三裡穴”上一陣劇痛,已經多了一枚銀針。

赫然是被陳飛宇的銀針,神不知鬼不覺地刺中!

龍澤昊心中更加震驚,陳飛宇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竟然都看不清楚,難道陳飛宇的武道實力要遠勝於他?這怎麼可能?

在穴道的刺激下,龍澤昊腳步驟然放緩,差點跌倒在地,他心中一發狠,非但不及時後撤,反而用手中毒針,以更快的速度,狠狠向陳飛宇腰間的“腎俞穴”刺去。

隻要毒針能刺中陳飛宇,就足以毒死陳飛宇,那他龍澤昊就能反敗為勝。

畢其功於一役!

突然,龍澤昊隻見眼前銀芒一閃,他右臂“曲池穴”上,同樣被陳飛宇銀針刺中,隻覺得手臂痠麻難止,一陣無力,再也拿不穩毒針,隻聽“叮”的一聲,三枚毒針全部掉在了地上。

龍澤昊臉色大變,知道情況不妙,如果再被陳飛宇刺中一處穴道的話,那他就輸了。

顧不上撿起毒針,龍澤昊立馬向後方躍去。

“想跑?癡人說夢。”

突然,陳飛宇輕蔑的聲音響起,猛然向前跨了一步,三米的距離瞬間而至,在龍澤昊驚駭的眼神中,陳飛宇一腳踹在他小腿上。

隻聽“哢嚓”一聲,龍澤昊小腿骨折摔倒在地上,疼的大叫一聲,額頭滿是冷汗。

周圍武家眾人都驚呆了,龍澤昊可是龍家的二少爺,一向是龍家的掌中寶,陳飛宇竟然打斷了龍澤昊的腿,這簡直是得罪了整個龍家,陳飛宇這可是闖下大禍了!

隻有武洪傑心情舒暢,差點笑出來,突然意識到場合不對,連忙忍住,用手使勁掐著自己的大腿,把腿上的肉都掐紅了,這才把笑意給憋了回去。

廣場上,武若君驚訝地張大小嘴,她完全不在乎龍澤昊的腿斷了冇,她在意的是,龍澤昊竟然這麼快就敗下陣來,而且都冇引動陳飛宇體內的毒素爆發,真不知道是陳飛宇太過厲害,還是龍澤昊太過廢物!

廣場上,龍澤昊痛的五官都有些變形,驚怒道:“陳飛宇,你既然敢打斷我的腿,你完了,你真的完了,我們龍家不會放過你的!”

“真是笑話。”陳飛宇手拈最後一枚銀針,走到龍澤昊跟前,居高臨下望著他,道:“泥人尚有三分火氣,更何況是我陳飛宇?之前你用毒針要殺我的時候,怎麼就冇想到現在的後果,難道我就應該站著讓你殺,而不能還手?”

龍澤昊緊緊咬著牙,眼中射出仇恨的光芒,道:“你現在休要得意,你敢這樣對待我,終有一天,我龍家會讓你後悔萬分,還要讓所有跟你有關係的人,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威脅我陳飛宇,後果你承受不起。”陳飛宇將手中最後一枚銀針舉了起來,睥睨道:“你之前下狠手想殺我,現在又威脅我以及我身邊的人,已經惹動了我的怒火,我這枚銀針會刺穿你的氣海穴,廢掉你的修為,讓你成為一個廢人!”

“你敢!”龍澤昊臉色大變,“色厲內荏”厲聲高喝。

“我為何不敢?”陳飛宇將銀針對準了龍澤昊小腹“氣海穴”。

武正飛等人嚇了一大跳,武無敵更是“騰”地一下站了起來,如果龍澤昊真的在霧隱山被陳飛宇廢掉修為,那他們武家也難逃此咎,連忙高聲喝道:“陳飛宇,快住手!”

陳飛宇斜覷主席台上眾多大佬一眼,道:“他之前用毒針要毒殺我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們出來阻止,現在我隻不過是廢掉他一身修為而已,你們就立馬跳出來,怎麼,你們以為我陳飛宇是好欺負的不成,今日我要廢龍澤昊的修為,你們誰都攔不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