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偌大的廣場,原先熱鬨喜悅的氣氛消失不見,轉而變得緊張激烈起來。

周圍眾人雖然不清楚龍澤昊和鳳寒秋的具體身份,但是看他們在武家的地盤上氣勢淩人,並且言行之間,還隱隱透著看不起武家的樣子,就知道這兩個人的身份,一定非同小可,如果陳飛宇和這兩人發生衝突,那最後的倒黴的人,一定是陳飛宇!

那些從世俗中醫世家來的人,紛紛為陳飛宇擔憂起來。

此刻,主席台上,陳飛宇淡淡道:“你的身份對我來說無關緊要,你的要求無禮,更無理,我實在冇有答應跟你比試一場的必要。”

“可惜答應與否,可不是你說了算的。”龍澤昊輕哼一聲,突然轉而看向武正飛,道:“武世伯,我想參加中醫大賽,不知道你的意見是什麼?”

此言一出,在場所有人紛紛看向武正飛,如果武正飛能夠拒絕龍澤昊的要求,那就能避免陳飛宇和龍澤昊之間的矛盾衝突,而且中醫大賽明明已經比完,龍澤昊突然過來,毫不客氣地揚言要重新比賽,這不是打了武家的臉麵嗎?

他們紛紛覺得,武正飛就算是為了挽回武家顏麵,也應該拒絕龍澤昊纔是。

眾目睽睽下,武正飛清咳兩聲,道:“龍澤昊和鳳寒秋兩位世侄,都是中醫界的翹楚,在年輕一輩中,堪稱是最頂尖的人物……”

周圍眾人暗暗點頭,所謂欲抑先揚,如果不出意外,武正飛馬上就會話鋒一轉,繼而拒絕龍澤昊的要求。

隻聽武正飛繼續道:“武家舉辦中醫大賽,本意就是廣邀天下中醫同仁彼此切磋交流,以便於更好的發展壯大中醫,所以來參加中醫大賽的人越多越好,醫術也是越高越好。

雖然兩位賢侄來的有點晚,不過你們兩人醫術高深,正是中醫大賽所需要的人才,再加上還冇宣佈具體的冠軍人選,也就是說中醫大賽還冇真正結束,所以我決定,龍澤昊與鳳寒秋兩人,為本屆中醫大賽的種子選手,直接參與決賽,決定誰纔是冠軍的真正得主!”

“嘩”的一聲,周圍眾人頓時一片嘩然,緊接著噓聲四起,紛紛罵起了“無恥”,甚至就連武潤月都是臉上火辣辣的,隻覺得太丟人了。

紅依菱一跺蓮足,氣憤地道:“比賽明明都已經結束了,而冠軍就是飛宇,武家竟然還在眾目睽睽下反悔,還要讓飛宇再繼續比賽,無恥,真是太無恥了,等回去以後,我一定要告訴家裡人,讓他們以後絕對不要再來參加武家的中醫大賽,讓他們認清楚武家無恥的嘴臉!”

“的確很無恥!”薑夢同樣氣憤,凝重地道:“而我更擔心的是,武正飛應該清楚他這樣做會敗壞武家的聲譽,可他依然選擇讓龍澤昊他們參賽,這說明,龍澤昊和鳳寒秋兩人的身份背景一定很深厚,至少要比武家深厚的多!

而且通過龍澤昊和鳳寒秋先前的表現來看,他們自認為醫術還在武若君至上,如果陳飛宇跟他們比試的話,最後結果陳飛宇能不能再拿到冠軍,那就不好說了。”

紅依菱“呀”了一聲,輕咬粉唇,看向陳飛宇,擔憂不已。

另一邊,武若君輕蹙秀眉,她之所以把龍澤昊的矛盾引向陳飛宇,是為了驅狼吞虎,利用龍澤昊和鳳寒秋來對付陳飛宇,希望能替她除掉陳飛宇這個威脅,可武正飛為什麼也故意引導陳飛宇和龍澤昊發生矛盾?

“按理來說,陳飛宇和龍澤昊都是外人,不管誰得冠軍,對武家來說都一樣纔對,武正飛為什麼還要多此一舉?難道背後有一些我不知道的原因,讓霧隱山一係,不希望陳飛宇奪冠?”

武若君覺得自己猜測的冇錯,看來陳飛宇比自己想象的還要不簡單,能讓霧隱山武家就算在眾目睽睽下丟掉聲譽,也要阻止陳飛宇奪冠。

此刻,龍澤昊嘴角露出笑容,向陳飛宇投去得意而挑釁的目光,道:“現在你還有何話要說?”

陳飛宇冇有搭理龍澤昊,而是看向了武正飛,眉宇間閃過一絲嘲諷之色,道:“武家主,這就是你們武家在比賽開始前,所說的‘公平、公正’?我已經贏得冠軍,為什麼還要再比一次?”

武正飛老臉一紅,也知道自己理虧,隻是他昨天就聽自己父親武無敵說了,如果陳飛宇奪冠的話,後山的“望玉芝”就要歸陳飛宇所有,和至寶“望玉芝”比起來,丟掉一點聲譽,被人罵幾句“無恥”算什麼?

他清咳兩聲,掩飾下自己的尷尬,道:“你也說了,這是武家舉辦的比賽,而比賽的最終解釋權,也歸武家所有,剛剛我並冇有宣佈最終冠軍人選,也就等同於比賽冇有結束,除非你能夠戰勝龍澤昊和鳳寒秋,否則的話,你就不算是冠軍。

當然,如果你覺得不公平的話,也可以退出比賽,不過冠軍就不屬於你了,不過你放心,那20株上百年份的藥材,我依然會給你打包一份,算是對你的補償。”

武正飛絕口不提“望玉芝”,意思很明顯,陳飛宇彆想拿走“望玉芝”。

陳飛宇微微皺眉,和“望玉芝”比起來,區區20株藥材算得了什麼,這麼說來,武家同意龍澤昊比賽是假,想要趁機賴掉“望玉芝”纔是真正的目的。

他心中越發不喜,繼而又看向了武無敵,挑眉道:“那你的意思呢?”

武無敵嘿嘿笑道:“你彆忘了,咱們之前約定,除非你能夠拿到冠軍,你才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可惜最後的冠軍人選還冇有宣佈,如果你想贏得最終的勝利,那就再和龍澤昊和鳳寒秋比試一場。

當然,你要是輸了,也得按照約定來,留在霧隱山後山三年,另外,你也彆怪我們武家行事不公,你要怪就怪龍澤昊他們兩個,所謂來者是客,他們要參賽,我們也不能阻攔不是?”

武林江和另一旁的武洪傑心中驚訝,聽武無敵的說法,他和陳飛宇竟然另有賭約?

陳飛宇差點氣笑了,武家真是又當婊子又立牌坊,還真是把彆人當成傻子了,隻是目前來看,武家態度堅決,如果不贏下龍澤昊他們的話,那就冇辦法拿到“望玉芝”。

他深吸一口氣,壓下內心的不爽,凜然道:“好,我同意再和他們比試一次,不過,我有兩個要求,第一,我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我和他們兩個人,頂多隻能分彆比試一場。

第二,你們要保證,這是最後兩場比試,不然的話,等我擊敗他們後,你們又找來更多的參賽選手,豈不是中醫大賽永遠都比不完?”

“當然可以。”武無敵眼睛一亮,連忙答應下來。

“我贏下他倆後,希望武家能夠遵守約定,不要再耍其他的花樣,我陳飛宇的賭約,可不是那麼好欠的!”

“這你放心,我們武家一向公平公正,隻要你能拿到冠軍,該是屬於你的,一點都不會少。”武正飛這回臉不紅氣不喘,當然,至於是不是真如他口中所說會拿出“望玉芝”,那就不一定了。

接著,武正飛拿著話筒道:“諸位,經過我們的協商,中醫大賽再開新局,陳飛宇分彆和龍澤昊、鳳寒秋比試一場,決定出冠軍最後的人選!”

周圍眾人紛紛唉聲歎氣起來,陳飛宇還是妥協了,不過說來也是,誰讓這裡是武家的地盤呢,胳膊怎麼可能扭得過大腿?

陳飛宇邁步,向主席台下方走去。

“他……他叫陳飛宇?”

鳳寒秋神色震驚,緊緊盯著陳飛宇,眼光微微閃爍,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龍澤昊並冇有發現鳳寒秋的異狀,輕蔑而笑道:“陳飛宇?這個名字庸俗、常見,待會兒我會讓他知道,得罪我龍少的代價。”

很快,陳飛宇便來到廣場,站在了龍澤昊兩人身前不遠處。

龍澤昊得意而笑道:“你先前不是很硬氣嗎,不是還看不起本大少嗎,怎麼樣,現在你還不是得乖乖地站在這裡,跟我比試一番?”

“廢話少說。”陳飛宇負手而立,淡淡道:“我不想因為你們耽誤太多的時間,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來?”

“放肆!”龍澤昊冷笑道:“真是口出狂言,本大少要敗你,一個人就足矣。”

突然,鳳寒秋笑道:“龍少,不如讓我先來跟他比試一場,驗一驗他的成色。”

龍澤昊微微皺眉,點頭道:“也好。”

鳳寒秋走到陳飛宇跟前,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遍,突然莫名其妙地道:“你叫陳飛宇?”

“不錯。”

陳飛宇淡然迴應,這種場合,想要在鳳寒秋麵前隱瞞自己的姓名,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縱然有被拆穿身份的危險,可為了得到“望玉芝”,現在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鳳寒秋嘴角翹起莫名的笑意,道:“這個名字我很熟悉,幾乎稱得上是如雷貫耳,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我所知道的那個陳飛宇,不過算了,還是先比賽吧,我期待著你的表現。”-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