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武家眾人或憤怒、或尷尬、或失望的時候,武林江卻哈哈大笑地站起來,道:“陳飛宇這小子,果然醫術了得,冇有讓我失望,這場比賽真是太精彩了!”

武正飛等人尷尬地咳嗽兩聲,比賽的確精彩,如果武家的人能拿到冠軍,那就更加精彩了。

武洪傑驚歎道:“天時、地利、人和,不管哪一方麵,陳飛宇都不占優勢,他竟然還能碾壓咱們武家的種子選手,這醫術水平真是逆天,嘖嘖,現在他能一下子拿走20株百年以上的珍貴藥材,陳飛宇真是賺大發了。”

武潤月一陣苦惱,區區20株藥材算什麼,要是讓你知道連“望玉芝”都要輸給陳飛宇的話,你豈不是要發瘋?

這時,武林江走到主席台邊緣,向陳飛宇招手,嗬嗬笑道:“陳小友,請上來一敘。”

陳飛宇點點頭,向主席台走去,正巧需要從武明江、武天銀和武盛輝三人旁邊經過。

他們三人握緊拳頭,向陳飛宇怒目而視,陳飛宇當眾奪冠,等於把武家四脈的人全給踩了下去,他們心中憤怒至極,恨不得把陳飛宇扒皮抽筋,以消心頭隻恨!

武盛輝更是冷笑連連,道:“陳飛宇,你之所以能奪冠,隻不過是因為本大少運氣不少,打賭輸給你隻能中途退賽而已,你彆以為本大少像武天銀他們那麼廢物,如果我繼續參加後麵的比賽,冠軍絕對是本大少的,你現在可敢再比一場,跟本大少一決勝負?”

此言一出,武明江和武天銀兩人頓時臉色微變,他們輸給陳飛宇就算了,武盛輝竟然還敢囂張地踩下他倆,真是混賬!

麵對武盛輝的挑釁,陳飛宇神色輕蔑一閃而逝,徑直走了過去,隻是在擦肩而過的時候,他腳步微頓,斜覷武盛輝一眼,道:“不管再比多少次,我都會敗得你無地自容,你區區敗軍之將,有何麵目再在我麵前叫囂?”

武盛輝心中怒火更甚,正準備出言反駁。

突然,陳飛宇已經懶得搭理武盛輝,抬腳向主席台走去,完全無視了武盛輝的怒火,不過也是,區區手下敗將,又何須在意?

武盛輝臉色鐵青,看著陳飛宇瀟灑的背影,隻覺得這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恥辱!

另一邊,武若君心情同樣不爽,雙眸中閃過一道厲芒。

陳飛宇來到主席台上後,武林江主動快步走過去,激動地伸手拍拍陳飛宇的肩膀,哈哈笑道:“你小子果然厲害,武家四脈的種子選手,竟然全敗在了你手上,醫術真是了得,令我大開眼界,不錯,很不錯。”

周圍的武家眾人一臉尷尬,這場比賽大部分內容都跟《鬼門十三針》有關,可以說武明江他們占儘了便宜,可就算這樣,仍然被陳飛宇碾壓,簡直太打臉了,對於這種結果,他們不爽之餘,更多的則是尷尬無奈。

陳飛宇淡然而笑,道:“在中醫一途上,我一向自信滿滿。”

他連最拿手的《天行九針》都冇施展就贏得比賽,隻能說,包括武若君在內,武家年輕一輩的醫術水平和他陳飛宇差著好幾個檔次。

武林江哈哈大笑:“不錯,男子漢大丈夫,就是要這麼自信,對了,我先前說過,如果你贏得比賽,會有驚喜獎勵。”

說罷,武林江從身上掏出一本藍皮古籍,書頁的顏色已經微微泛黃,看起來已經有不少的年頭了。

“這本是《鍼灸天甲經》,是我之前無意中得到的,裡麵記載著各種煉毒、下毒、解毒的方法,尤其擅長以毒攻毒,堪稱是煉毒的百科全書。”武林江伸手撫摸了下《鍼灸天甲經》的封麵,對於他來說,這樣珍貴的藥典,有時候比性命還重要,現在要送給陳飛宇,他還真有些捨不得。

陳飛宇眼睛一亮,雖然他百毒不侵,解毒內容對他用處不大,但是煉毒下毒方麵,相對來說卻是他的弱項,能得到這本《鍼灸天甲經》,說不定以後會有出其不意的功效,便笑道:“這本《鍼灸天甲經》,你要送給我?”

武正飛臉色一變,知道江老要把《鍼灸天甲經》送給陳飛宇,連忙阻止道:“江老……”

武林江擺擺手,阻止了武正飛說下去,道:“在比賽開始之前我就說過,誰能贏得冠軍,這本《鍼灸天甲經》就是誰的,現在勝負已分,我自當履行諾言。”

武正飛暗中歎了口氣,江老既然作下決定,那就不是他能夠更改的了。

武林江鄭重地將《鍼灸天甲經》遞給陳飛宇,對著陳飛宇笑道:“這本《鍼灸天甲經》同樣是冠軍獎勵之一,希望你能善用裡麵的醫學知識,複興中醫、發揚中醫、輝煌中醫。”

“那我就不客氣了。”

陳飛宇不是矯情的人,接過了《鍼灸天甲經》。

對陳飛宇來說,這倒是意外之喜,剩下的,就是拿到“望玉芝”、“天行九針”,以及找到琉璃,那他這趟霧隱山之行,才能算得上圓滿。

周圍武家眾人一臉的羨慕嫉妒恨,可惜卻無能為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陳飛宇將《鍼灸天甲經》收起來。

武正飛尷尬地清咳兩聲,道:“陳飛宇,你來站到我身旁,我要宣佈本屆中醫大賽的最終結果。”

陳飛宇點點頭,走了過去,站在了主席台邊緣的中央。

“陳飛宇”、“陳飛宇”、“陳飛宇”!

頓時,廣場眾人再度齊聲歡呼陳飛宇的名字。

萬眾矚目,意氣風發!

武若君看著主席台上神采飛揚的陳飛宇,雙手緊緊地握起來,由於太過用力,指節都隱隱泛白。

“原本站在主席台上,接受所有人崇敬目光的人,應該是我武若君纔對,陳飛宇的出現,把這一切都破壞了,我一定不會放過陳飛宇!”

武若君心有不甘,看著陳飛宇的雙眸中,隱隱然出現一絲寒意。

主席台上,武正飛收斂心緒,拿著話筒道:“諸位,經過一連串精彩而又刺激的比試,中醫大賽也順利落下帷幕,正如諸位所見,本屆中醫大賽的冠軍是……”

他正要說出陳飛宇的名字,突然,一個洪亮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打斷了武正飛的話。

“我龍澤昊不到場,誰人有資格奪得冠軍?”

聲音洪亮,在整個廣場上傳了出去,每個人都聽得清清楚楚,顯然說話的人,有著不俗的武道實力。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眾人為之驚訝,繼而議論紛紛,這個自稱“龍澤昊”的人究竟是誰,竟然這麼大的膽子,敢公然阻止武家宣佈冠軍得主,難道他不怕得罪武家?

武家眾人卻是為之色變,彆人不知道龍家也就罷了,可他們卻清清楚楚,鬼醫門一共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家族,武家雖然實力也很強大,但在鬼醫門內,卻隻能排名第四,而排在第一的,則是“青龍”龍家!

可以這麼說,龍家的實力要比武家強,而且是全方位的強很多!

下一刻,眾人隻見在廣場最遠端的入口,兩名青年邁步而來,神態瀟灑,意氣風發。

當先那人身材修長,穿著一身普拉達的休閒服裝,臉如刀削,棱角分明,長相英俊剛毅,尤其是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眼,更是透著絕對的自信!

而另外一人長相俊美,氣質陰柔,嘴角邊含著三分笑意,看似和善,這是這笑意總給人一種嘲諷的感覺。

眾人紛紛向他們看去,暗暗猜測這兩位不速之客的身份。

紅依菱輕蹙秀眉,有些不爽地道:“眼看著就要宣佈飛宇成為冠軍了,竟然有兩個人來搗亂,他們兩個是誰,來的真不是時候。”

薑夢搖搖頭,眉宇間閃過凝重之色,道:“龍澤昊?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他的名字,不過他既然敢在霧隱山當眾阻止宣佈冠軍得主,想來背景深厚,說不定會給飛宇帶來一定的麻煩。”

紅依菱哼了一聲,噘嘴道:“真是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主席台上,武正飛微微皺眉,低聲驚訝道:“龍澤昊?還有鳳寒秋?他倆竟然這個時候一起來到霧隱山,難道,他倆也要參加中醫大賽?

龍澤昊是龍家二少爺,據說從小就被龍家嚴格訓練,無論是醫術、毒術還是武道,在同齡人中都是最為頂尖的存在,而鳳寒秋也是鳳家年輕一輩中有名的人物,據說足以和武若君相比,如果他們兩個人也來參加中醫大賽的話,今天這場比賽,說不定會再起波瀾。”

他的聲音很小,但是陳飛宇站在旁邊卻聽得清清楚楚,龍家二少龍澤昊?還有鳳家的風寒秋?這麼說,鬼醫門龍家和鳳家的人也出現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龍澤昊也就罷了,雖然龍家是鬼醫門第一大家族,可陳飛宇還不放在眼裡,真正讓陳飛宇在意的,卻是鳳家的風寒秋。

因為鳳家知道陳飛宇的身份,更知道陳飛宇學有“天行九針”,如果風寒秋在中醫大賽上,把陳飛宇的秘密說出來,到時候在“天行九針”的誘惑下,說不定整個武家都會跟他為敵,從而搶奪“天行九針”。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