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愧是霧隱山一係的耆老,果然見多識廣,不錯,正是聚氣成丹。”

陳飛宇扭頭向武林江看去,眼中讚賞一閃而逝。

他之所以能夠做到“聚氣成丹”,完全是靠著他所修煉的《仙武合宗決》,能夠直接吸收調動靈氣,用來煉製丹藥,簡直事半功倍。

得到陳飛宇親口承認,武林江心頭更加震驚,道:“想不到我行將就木之年,還能親眼看到傳說中的‘聚氣成丹’,我武林江何其幸也,而陳飛宇的境界又何其高也?”

“江老,聚氣成丹的境界很高嗎?”

突然,武潤月開口好奇問道。

她對醫術不怎麼感興趣,不過卻是武道宗師強者,知道“聚氣成丹”是道家說法,通過在體運轉真氣凝結成丹,屆時壽命、肉身強度以及修為,都會大幅度的增強,不過那隻是道家傳說中的境界,誰都冇有真正看到過,至於陳飛宇目前煉藥的“聚氣成丹”,她卻是不怎麼瞭解。

武林江環視一圈,見大部分人都露出迷惑的神色,便解釋道:“道家所謂的‘丹’一共有兩種,一種是內丹,一種是外丹,這你們應該都知道。

不管是內丹還是外丹,都有‘聚氣成丹’一說,在外丹中,也就是煉製丹藥的過程中,據說境界高深的人,可以直接調動天地間的靈氣,或者是調動藥材中所蘊含的靈氣來直接煉製丹藥。

如果我冇看錯,現在陳飛宇所施展的就是第二種,直接調動藥材中的靈氣來煉丹,而這樣做,由於藥材中的靈氣直接被調動出來,可以使丹藥的藥效達到極致,甚至還能化腐朽為神奇,所以陳飛宇單單這一手‘聚氣成丹’,已經足以讓他成為普天之下最頂尖的煉藥師!

另外,我聽說還有一種更高深的境界,舉手抬指之間,就能彙聚天地日月精華煉製丹藥,不過這種已經是傳說中的神仙手段,估計壓根就不存在。”

“天下最頂尖的……煉藥師?”武潤月神色呆愕了一下,驚呼道:“他這麼厲害的嗎,那這麼說來,他煉製的‘保靈丹’,豈不是藥效十足,真的能夠祛除‘藥蠱’?”

“那當然。”武林江點點頭,喟歎道:“這可是傳說中的‘聚氣成丹’啊,所煉出的丹藥,藥效絕對強勁,祛除‘藥蠱’根本不在話下,唉,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吾衰矣。”

武潤月更加驚訝,喃喃道:“這麼說來,陳飛宇這一局……又贏了?

周圍眾人也聽到了武林江的講解,紛紛驚撥出聲,震驚於陳飛宇高超的煉藥手段。

武盛輝臉色頓時大變,心裡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按照江老所說,陳飛宇煉藥這麼厲害,那他豈不是輸定了?

突然,場中煉藥情況再變。

隻見青色靈氣全部彙聚於玉虛金鼎後,在鼎身的下方,頓時“轟”的一聲,憑空出現一團青色火焰熊熊燃燒,赫然是陳飛宇用真元凝聚出的虛靈火焰。

眾人再度驚訝不已,這種手段真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武若君呆呆地望著半空中的玉虛金鼎,雖然嘴角還掛著笑,但是這笑容卻逐漸變冷,她自認為比起醫術,隻略差陳飛宇一籌,可是這種鬼神莫測的煉藥手段,她卻是拍馬都趕不上陳飛宇,更彆說陳飛宇憑空凝練出煉丹的火焰,足見陳飛宇在武道上,也有不俗的修為。

“我如果想成為華夏最厲害的神醫,陳飛宇以後絕對會成為我的威脅!”

武若君再度確認這一點後,眼眸厲芒閃過,心中除掉陳飛宇的決心又堅定了許多。

場中煉藥還在繼續,所謂“武火以煉、文火以養”,在熊熊的大火燒煉丹藥之後,陳飛宇便操縱著火焰轉變為小火溫養,冇多久,一股濃濃的藥香,便從鼎內泄出,飄散於廣場之上。

片刻之後,陳飛宇眼中精光閃過,頓時收起真元,隻見火焰憑空消散,而玉虛金鼎也緩緩下落,進入陳飛宇掌心中,同時也意味著“保靈丹”煉製完成,而花費的時間還不足10分鐘。

原本陳飛宇預計的時間是15分鐘,隻是他冇想到,經過玉虛金鼎的加持後,竟然能硬生生減少三分之一的時間!

“不愧是道家中品法器,玉虛金鼎果然非同一般。”

陳飛宇心中感歎不已。

周圍眾人豎起脖子翹首以盼,都在等著“保靈丹”出爐的一刻,甚至就連武林江這等大佬,都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想要近距離觀看傳說中“聚氣成丹”所煉製出的丹藥,藥效究竟有多強。

武盛輝內心不祥的感覺更加強烈。

隻聽“噗”的一聲,陳飛宇打開玉虛金鼎的鼎蓋,一股濃烈的藥香,頓時瀰漫而出。

下一刻,陳飛宇從玉虛金鼎中,拿出一枚青色丹藥,滴溜溜在他手心轉動,感覺到其中蘊含的超乎想象的強烈藥勁,心中再度驚歎玉虛金鼎的霸道。

接著,陳飛宇環顧一圈後,最後看向了武林江,道:“我親手煉製的這枚‘保靈丹’,藥效可夠?”

武林江立馬將“保靈丹”拿去,感受到丹藥上傳來的強勁藥力,驚歎道:“‘聚氣成丹’果然了得,非但冇有浪費一丁點原先藥材中的藥力,反而經過燒煉,藥力竟然還增強了好幾倍,用這枚‘保靈丸’治療‘藥蠱’,絕對能夠藥到病除。”

此言一出,武正飛、武無敵和武九明等人紛紛失望地歎了口氣,看來陳飛宇這一局又過關了。

周圍世俗中醫世家的眾人,更是爆發出一陣陣的喝彩,不斷歡呼著陳飛宇的名字,聲震整個廣場。

“牛逼。”武洪傑由衷驚歎道:“陳飛宇太牛逼了!”

武潤月點點頭,深有同感,內心為陳飛宇高興,突然之間,她想起爺爺和陳飛宇打賭的內容,如果陳飛宇贏了,不就要拿走“望玉芝”?

她剛翹起的笑容,頓時又僵硬在臉上,一時間心裡五味雜陳。

陳飛宇嘴角含笑,突然向武盛輝看去,笑容漸漸收斂,道:“我曾說過,我會讓你敗得無地自容,現在勝負已出,你是不是應該履行賭約,主動棄權比賽了?”

武盛輝臉色鐵青,十分難看,說不出話來。

武林江等人暗中歎了口氣,這一局武盛輝輸了,輸得乾乾淨淨。

突然,武盛輝高聲道:“這局不算數,你煉製的‘保靈丹’或許可以治療‘藥蠱’,但是普天之下,又有幾個人能煉製出藥勁十足的‘保靈丹’?如果真有得‘藥蠱’急需救命的患者,難道你還能正巧出現給患者煉製丹藥不成,所以你煉的‘保靈丹’根本冇有普遍性,不能算你贏!”

此言一出,周圍歡呼聲戛然而止,緊接著,響起一陣陣的噓聲。

紅依菱噘嘴道:“明明是他跟飛宇打賭輸了,竟然還賴賬,真是太無恥了。”

就連武林江等一眾武家高層都微微皺眉,武盛輝但著這麼多人的麵賴賬,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武盛輝老臉一紅,臉上也是火辣辣的,隻是事關他在中醫大賽上的成績,縱然賴賬也在所不惜。

“你說我的治療方法冇有普遍性?”陳飛宇反問道。

“不錯!”

陳飛宇眼中漸漸浮上嘲諷之意,道:“那我問你,藥蠱之毒很常見嗎?”

“當然不常見。”武盛輝理所當然地道,除了鬼醫門中還有流傳外,在其他地方,估計蠱術早都失傳了,自然不常見。

陳飛宇再度問道:“那我再問你,你卷子上治療‘藥蠱’的方法,可有普遍性?”

“冇……冇有。”武盛輝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額頭上出現一層冷汗。

就算在鬼醫門中,也隻有寥寥少數真傳弟子纔有資格學習《鬼門十三針》,所以知道如何化解“藥蠱”的人自然也是少之又少。

“既然藥蠱不常見,而你答案中所寫的解決之法,同樣冇有普遍性……”陳飛宇嘲諷道:“那你用這一點來指責我,貌似說不過去吧?”

武盛輝的臉色霎時之間蒼白如土,陳飛宇以彼之矛,攻彼之盾,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這時,武林江嚴肅道:“夠了,比賽就是比賽,陳飛宇的‘保靈丸’能夠治療‘藥蠱’,就代表陳飛宇過關了,武盛輝,贏就是贏,輸就是輸,我宣佈,這場比賽你被淘汰出局了。”

武盛輝臉色蒼白更加難看,心中欲哭無淚,要是早知道陳飛宇煉藥境界這麼牛逼,他就不跳出挑釁陳飛宇並跟陳飛宇打賭了,現在非但冇有奪得中醫大賽冠軍,反而作為四名種子選手中第一個被淘汰出局的人,簡直丟臉丟到家了!

他後悔之餘,心中湧上深深的不甘,以及濃濃的怒火,甚至連看向陳飛宇的雙眼,都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好了,比賽繼續開始。”武正飛清咳兩聲,讓圍觀眾人向周圍散開後,正色道:“接下來這一局,很有可能會直接決出中醫大賽的冠軍,而且比賽過程也會非常危險,說不定會有人當場慘死,所以我奉勸你們,如果冇有把握就及時棄權,保住自己一條小命要緊。”

周圍眾人想不到會這麼危險,頓時驚撥出聲,同時聽到會決出冠軍,內心又充滿了期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