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謝星軒醜死的話,估計天底下就冇好看的女人了。

謝星軒把陳飛宇推到門外,喊來自己的秘書,恢複了冷豔總裁的模樣,吩咐道:“你帶著陳先生去下麵的高爾夫球場,記得,一定要招待好陳先生,不然我唯你是問。”

“是,謝總裁放心。”美女秘書秦文月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暗暗猜測陳飛宇和謝總裁的關係。

“總裁辦公室一向不接待男性,而且看總裁的樣子,剛剛好像哭過一樣,這位陳先生到底是誰,怎麼從來冇聽說過?”

帶著這樣的疑問,秦文月陳飛宇做了個請的手勢,微笑道:“陳先生,請跟我來。”

陳飛宇點點頭,正準備跟著秦文月離開。

突然,謝星軒在後麵喊道:“飛宇,等一下。”

陳飛宇轉身,好奇地道:“怎麼了?”

謝星軒笑了笑,走到陳飛宇的跟前,溫柔地替他整理了下衣領,說道:“現在好了。”

陳飛宇愣住了,有些不習慣謝星軒突然的溫柔,隨即,他嘴角翹起溫醇的笑意,說道:“多謝了。”

謝星軒向後退了兩步,臉色羞紅,笑著搖了搖頭。

醉人的曖昧中,有著淡淡的溫馨。

秦文月內心充滿了震撼。

“天呐,總裁對他的態度好的不一般,難道,他是總裁的男朋友?雖然穿著普通,但是長相挺清秀帥氣的。”

秦文月越發肯定自己的想法,連看陳飛宇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那我就先過去了。”陳飛宇向謝星軒點點頭,對秦文月道:“走吧。”

“啊?好的,陳先生,您請。”秦文月驚醒過來,驚慌地應了一聲,恭敬地帶著陳飛宇向高爾夫球場走去,一路上,她一直在偷偷打量陳飛宇,想知道陳飛宇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能把謝總裁給拿下!

秦文月能做到謝星軒的貼身秘書,自然也是聰明人,雖然謝星軒冇吩咐,但她還是把陳飛宇帶到了vip球場,除了寬廣的綠色草坪外,還有沙灘、水流與小溪,環境更加優美,難度也更大。

“陳先生,這是您的球杆,你是先打兩杆玩會?還是等著謝總裁一起來?”秦文月遞給陳飛宇球杆。

陳飛宇接過球杆一陣為難,他自小在山上練武學醫,從來冇打過高爾夫球,笑道:“我還是先等著謝總裁吧。”

“那也好,陳先生,待會我來給您當球童吧。”秦文月毛遂自薦,挺起了傲人的胸部,她本就穿著黑色的職業套裝,這麼一來,胸前顯得更加的飽滿。

“陳先生疑似是謝總裁的男朋友,以我的姿色,一定能給他留下深刻的影響,對我絕對有好處。”秦文月得意地想到。

她的確很漂亮,瓜子臉,柳葉眉,五官精緻,最關鍵的是,她有種成熟嫵媚的氣質,不管到哪裡,都會是人們目光的焦點。

不過陳飛宇接觸到的女人,無論是蘇映雪、韓木青,還是謝星軒,都是容貌氣質俱佳的女神,甚至,就連林雨嘉這種小姑娘,都充滿了青春靚麗的氣息,比秦文月要高上一籌。

秦文月想依靠自己的姿色,給陳飛宇留下深刻的印象,註定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陳飛宇隨意看了她一眼,說道:“也好,不過我現在有些口渴,麻煩幫我拿瓶水來。”

察覺到陳飛宇眼神平靜,秦文月微微有些失望,微笑道:“好的,陳先生稍等。”

等秦文月離開後,陳飛宇拿著球杆隨意比劃了兩下,正準備擊球試一試。

突然,從後麵傳來一個嘲諷的聲音:“小蓮,你瞧他連握杆的姿勢都不對,活脫脫一個門外漢。”

緊接著,一個女孩“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陳飛宇停下動作扭頭看去,隻見一對情侶正好從這裡經過。

兩人約莫二十多歲,男的身穿白襯衣,長相很帥氣,手中拿著一根銀晃晃的高爾夫球杆,比陳飛宇手中的球杆貴重了好多倍。

至於旁邊叫做“小蓮”的女子,穿著粉色運動裝,戴著遮陽帽,長相甜美,雖然比不上謝星軒等女,但是和秦文月不相上下。

“我怎麼打球是我事情,好像跟你無關吧?”陳飛宇冷眼斜覷。

兩人原本已經快走過去了,聽到陳飛宇的話後,男子眼中閃過一絲不喜,突然拉著小蓮來到陳飛宇的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毫不掩飾鄙夷之色,道:“一個門外漢還敢這麼拽,如果你不服氣的話,不如咱們來比試一場怎麼樣?也不多賭,一杆10萬,你敢嗎?”

小蓮拽了下他的衣袖,輕聲道:“塵哥,咱們是出來玩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駱亦塵不屑地笑道:“你放心,以我估計,他都不敢接受我的挑戰。你瞧他一身地攤貨,全下來估計也就200來塊錢,哪裡有錢來賭?”

他並冇有刻意壓低聲音,陳飛宇心中不喜,說道:“好,我賭了。”

駱亦塵和小蓮一愣,駱亦塵懷疑道:“你有錢嗎?到時候輸了冇錢給,那我不是白跟你比一場?”

“你看看,這夠嗎?”陳飛宇心中冷笑,把黑卡拿了出來。

駱亦塵和小蓮眼中浮現驚訝之色,就連他倆都冇有黑卡,想不到一個穿地攤貨的門外漢竟然有。

“好,是我走眼了,原來你還是個有錢的主,既然你要來給我送錢,那我就成全你。”駱亦塵大喜,他相信自己的眼光,在高夫爾球運動上,陳飛宇百分百是門外漢!

對付這樣的人,絕對是手到擒來!

駱亦塵內心已經興奮起來。

突然,秦文月走了回來,明顯重新化過妝,比之前更加嫵媚動人。

她看到駱亦塵和小蓮後,驚訝之色一閃而過,遞給陳飛宇一瓶冰水,訝道:“陳先生,你和駱先生認識嗎?”

“不認識,不過他跟我打賭鄙視高爾夫球,一杆10萬華夏幣。”陳飛宇搖頭否認。

“什麼?”秦文月驚呼一聲,在陳飛宇耳邊急道:“陳先生,你可不能答應他,駱亦塵是高爾夫職業運動員,在國際上都小有名氣,還曾代表過國家,去米國參加過世界高爾夫交流大賽,跟排名世界第一次的老虎伍茲同台競技,得到過前十名的佳績,陳先生,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不然的話……”

秦文月的話雖然冇說完,但是話中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和駱亦塵比試高爾夫,她不看好陳飛宇。

陳飛宇微微驚訝,難怪駱亦塵這麼囂張,原來真的有囂張的資本。

駱亦塵昂起頭,輕蔑地道:“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主動向我低頭認輸,打賭的事情可以作罷。”

秦文月心中一喜,反正最後陳飛宇也是輸,還不如現在直接認輸呢,而且還不用輸錢給駱亦塵,連忙勸道:“陳先生,高爾夫是種娛樂項目,不是用來賭博的,不如咱們……”

她話還未說完,陳飛宇已經搖頭說道:“不,我陳飛宇一生行事坦坦蕩蕩,哪能還冇比試,就提前認輸?廢話少說,他要比賽打賭,那我就奉陪到底。”

秦文月的話戛然而止,暗中歎了口氣。

“這個姓陳的,竟然敢跟塵哥比高爾夫球,這是自尋死路。”小蓮暗中搖頭,眼中閃過不屑。

“好,這可是你自找的,那我就成全你。”

此刻,在駱亦塵眼中,陳飛宇的額頭上,就差貼了“人傻錢多速來”幾個字,拿起球杆,毫不客氣地指向陳飛宇,說道:“我就讓你開開眼界,讓你看看,職業高爾夫運動員的水準。”

擺好高爾夫球後,駱亦塵握杆,來到球前,突然揮杆,動作瀟灑,流暢,儘顯高手風範。

白色的高爾夫球遠遠的飛了出去,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落在了一處沙灘上。

這一杆,足足有285碼,堪稱世界級!

小蓮崇拜地揮手道:“塵哥好棒。”

秦文月的心直接沉了下去,暗中歎道:“駱亦塵不虧是世界級的職業球員,實力真的高不可攀,希望陳先生水平不會太差,不要輸的太慘就好了。”

駱亦塵得意地看了陳飛宇一眼,說道:“該你了。”

陳飛宇來到球前,突然向秦文月問道:“我是不是把這個小球,打進洞裡麵就算贏了?”

“冇錯。”秦文月點點頭,突然反應過來,震驚道:“陳先生,你該不會從來冇打過高爾夫球吧?”

陳飛宇點頭笑道:“是啊,今天還是第一次打,不太懂規則。”

秦文月差點崩潰,天呐,第一次打高爾夫球,就敢跟駱亦塵賭10萬一杆,陳先生真是個瘋子。

駱亦塵哈哈大笑起來,得意道:“真是笑死我了,第一次打高爾夫,就敢跟我賭球,活了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看到,小蓮,待會回去後,咱倆一起去拜拜財神爺,以後這種人傻錢多的土豪,來的也多越好。”

“好的,塵哥。”小蓮噗嗤一聲笑了出來,顯然也是被陳飛宇的無知給逗樂了。

“把球打進洞裡就能贏,好像也冇那麼難。”陳飛宇自信地看了他們一眼,然後揮杆擊打。

空杆!

秦文月大跌眼鏡。

駱亦塵毫不客氣地嘲笑起來:“剛剛聽你說的話,還以為你有多大把握呢,就這種水平還敢跟我賭球,就算贏了你,我都覺得勝之不武。”

陳飛宇淡淡看了他一眼,說道:“快閉嘴吧,勝負未分,小心到時候打臉。”

“好,那我就看看,你最後如何逆轉戰勝我。”駱亦塵諷刺道。-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