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洪傑駐足在天竹院外麵,後麵還跟著兩個“通幽後期”的精英弟子,天上明月的清輝傾灑下來,把他們的影子拉的老長。

  此刻,武洪傑看著院子裡燈火通明的房間,眉宇間閃過一絲狐疑。

  “據武文、武帥兩兄弟所說,他們把陳飛宇安排住進了天竹院,我上次來天竹院的時候,所見到的那個人,和今天比賽中讓所有人都驚豔的陳飛宇長相完全不同,難道霧隱山上有兩個叫‘陳飛宇’的人?

  不,按照武文所說,陳飛宇醫術高超,如果住在天竹院裡的這個人也叫做陳飛宇的話,他應該能輕而易舉晉級正式比賽纔對,這麼說來,我上次在天竹院見到的‘陳飛宇’是假的,媽的!”

  武洪傑心頭升起一陣怒火,一揮手,道:“走,跟我進去,要是住在天竹院的人不是陳飛宇,你們就給我狠狠揍他,往死裡揍!”

  “是!”

  後麵兩人應了一聲,跟隨著武洪傑走進天竹院裡。

  來到門外,武洪傑突然一腳踹了上去,“砰!”的一聲,房門被粗暴踹開,露出了房間內正坐在桌邊玩手機的吳哲身影。

  吳哲一愣,他房間門竟然被踹開了?靠,誰這麼大膽?

  “騰”的一下,吳哲立馬站了起來,一邊轉身向門口看去,一邊高聲怒道:“是誰不長眼,該踹本大少的……的門……”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立即愣住了,隻見從門口進來三人,當先那人身穿黑色中山裝,嘴裡叼著香菸,正是三天前上門揍過他的武洪傑!

  而在武洪傑的身後,還跟著上次聯手圍攻過他的兩位“通幽後期”的強者。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吳哲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對方的對手,眼中閃過一抹恐懼,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臉色都有些鐵青:“你……你們怎麼來了……”

  武洪傑對吳哲的問話聽而不聞,徑直走到桌邊坐下,那兩名“通幽後期”的武者,自動站在了武洪傑的身後。

  排麵十足!

  武洪傑抬頭,上下又打量了吳哲一眼,道:“你可知我是誰?”

  “不……不知道。”吳哲連忙搖搖頭,上次武洪傑帶人不由分說把他揍了一頓,他哪裡知道武洪傑的名字和身份?

  “我叫武洪傑,是霧隱山武家的二少,如果你冇聽明白的話,那我再說直白一點,我爸是霧隱山武家的家主,夠牛逼不?”武洪傑道。

  武家二少爺?

  吳哲驚撥出聲,難怪上次一言不合就敢揍他一頓,靠,整了半天,對方竟然是霧隱山武家的二少爺,這種身份足以徹底碾壓他,不,彆說是他了,就連他老爹來了,在武洪傑麵前,都給畢恭畢敬地問好。

  當即,吳哲低下頭,恭敬中帶著一絲諂媚:“傑少好,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傑少的身份,還請傑少見諒。”

  武洪傑揮揮手,道:“你叫什麼名字?”

  “啊?”吳哲驚訝地張大嘴,合著上次他被武洪傑帶人打了個半死,結果武洪傑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靠,這算是什麼事兒啊?

  “你叫什麼名字?”武洪傑又重複了一遍,不耐煩地道:“不要讓我重複第三遍。”

  “我……我叫吳哲……”吳哲下意識說道。

  “吳哲?”武洪傑眼中頓時精光四射,眉宇間怒色一閃而逝,道:“這麼說來,你不叫陳飛宇?”

  “陳飛宇?”吳哲先是傻眼,隨即腦中靈光一閃,難不成,武洪傑是把他當成了陳飛宇,所以上次纔會揍他一頓?

  想到這裡,吳哲當即諂媚笑道:“不是不是,我怎麼可能是陳飛宇?難道傑少要對付陳飛宇?我可以提供陳飛宇的資訊……”

  “特麼的,你不是陳飛宇住什麼天竹院,害得老子認錯了人,差點耽誤了大事!”

  武洪傑不等吳哲說完,突然爆起一腳,把吳哲踹倒在地上,大手一揮道:“給我揍他,往死裡揍!”

  他身後兩名“通幽後期”的武者轟然應是,立即上前,你一拳我一腳地往吳哲身上招呼。

  “不是不是,傑少,我不是陳飛宇,你打我乾嘛,哎呦,彆打彆打……”吳哲已經完全懵逼了,三天前他被武洪傑錯認為陳飛宇要挨一頓揍,現在自己澄清不是陳飛宇後,怎麼還要挨一頓揍?

  “打的就是你。”武洪傑上去狠狠踹了一腳,覺得還不解恨,又接連踹了幾腳後,往吳哲身上吐了口唾沫,這才氣呼呼地說道:“你們繼續給我打,我去外麵順順氣,這年頭裝逼的人真多,氣死我了。”

  說罷,武洪傑走到天竹院外麵,被山間的晚風一吹,心情這才舒暢了一些,而在天竹院裡麵,不住地傳來吳哲的慘叫聲。

  又過了5分鐘後,那兩名“通幽後期”的武者才走出來,恭敬地道:“傑少,吳哲那小子已經被揍得差不多了,要是再打下去,估計就要出人命了。”

  “敢在天竹院冒充陳飛宇,讓本少認錯人,就算打死他也是活該!”武洪傑摸著下巴,道:“對了,還有一個叫彭文的,我先前讓你們調查他在哪個房間住,你們查到了冇?”

  前兩天彭文曾主動找過他,說陳飛宇武道實力強大,而且意圖對武家不軌,不過當時武洪傑把吳哲錯認成了陳飛宇,以至於認為彭文在說謊,狠狠地把彭文給揍了一頓。

  現在武洪傑知道自己認錯人了,便想把彭文重新找出來,詳細訊問一些關於陳飛宇的事情。

  此刻,其中一人麵露尷尬,回話道:“傑少,根據我們的調查,彭文今天已經偷偷下山了。”

  “彭文下山了?那就算了。”武洪傑微微皺眉,揮揮手道:“你們各自回去休息吧,我要去找我哥了。”

  “是。”兩人應了一聲,告退離去了。

  武洪傑在月下獨自而行,冇多久,便來到他哥居住的院落中,敲了三下門後,徑直推開門走了進去。

  房間內,武明江原本正坐在書桌前看《黃帝內經》,聽到動靜後,把書放下,道:“都這麼晚了,你怎麼過來了?”

  武明江就是武洪傑的大哥,也是整個霧隱山武家未來的繼承人,在年輕人一輩中,以他的醫術最高,同時也是本屆中醫大賽中,霧隱山一係最有希望奪冠的種子選手。

  “嘿嘿,無事不登三寶殿唄。”武洪傑徑直走到桌前給自己倒了杯水,道:“哥,你冇去參加今天的試題淘汰賽簡直太可惜了,有一個叫做陳飛宇的人大放異彩,一連答對九道試題順利晉級正式比賽,把所有人都給碾壓了,簡直就是一種壯舉。”

  “我聽說了。”武明江眼中閃過一抹莫名的光芒,道:“之前爸來過我這裡,他跟我說了陳飛宇的事情,而且他還說,以陳飛宇的醫術,已經成為目前最有可能奪冠的熱門人選,其次就是本家的妖孽武若君。”

  “武若君的事情先放一放,現在阻礙你奪冠的最大敵人就是陳飛宇。”武洪傑歎了口氣,道:“那你想好要怎麼對付陳飛宇了冇?”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武明江自信地道:“陳飛宇厲害,但我也不弱,我自信醫術不會輸給陳飛宇多少,而且你彆忘了,咱們鬼醫門中最厲害的醫典,就是《鬼門十三針》,陳飛宇縱然醫術再高,可是在《鬼門十三針》麵前,也得俯首稱臣!”

  “這倒是,或許施展《鬼門十三針》後,真的能夠戰勝陳飛宇也說不定。”武洪傑點點頭,神色一陣羨慕,他雖然是武家二少爺,但平時不喜醫術,導致他醫術水平低下,還冇資格學習鬼醫門中的至高醫典《鬼門十三針》。

  武明江自信地道:“爸之前來的時候曾說過,他會聯合武家其他三脈,共同臨時修改明天的考題,儘量使《鬼門十三針》能在明天的比賽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武洪傑張大嘴,道:“不是吧,臨時修改明天的考題?還有這種操作?”

  武明江冷笑一聲,道:“誰讓陳飛宇今天表現的太亮眼,以至於讓武家四脈高層,全都感受到了威脅,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四脈高層一致同意,臨時修改明天的考題,確保考題對武家有利。

  所以說,明天的比賽,歸根結底還是我們武家四脈之間的競爭,至於陳飛宇,他不過是個外姓人士罷了,不懂《鬼門十三針》的他,怎麼可能是武家的對手?”

  雖然臨時改變考題對陳飛宇不公平,但鬼醫門本來就亦正亦邪,為了確保中醫大賽的勝利,臨時改變考題又算得了什麼?再說了,又不是直接取消陳飛宇的比賽資格,僅僅是臨時修改考題,這對鬼醫門武家來說,已經是非常公平的事情了。

  “我滴乖乖,看來陳飛宇輸定了。”武洪傑徹底鬆了口氣,笑道:“這樣一來我就放心了,我原先最擔心的就是陳飛宇,現在陳飛宇已經不足為慮,剩下最難對付的就是武若君,不過咱們霧隱山武家占據了天時、地利、人和,不管怎麼看,還是咱們霧隱山一係奪冠的希望最大。”

  “那是當然。”武明江重新拿起《黃帝內經》,笑道:“我要繼續看書了,你先離開吧,以後多把一些心思放在醫術上,少泡點妞。”

  “打住,趕快打住,我走還不行嗎?”武洪傑翻翻白眼,立馬走了出去,突然想到,自己那位錦衣衛的堂姐好像對陳飛宇有意思,如果讓她知道臨時修改了考題,說不定會非常生氣。

  “嘿嘿,怪隻怪陳飛宇不是武家弟子,註定陳飛宇不可能贏得中醫大賽的冠軍,就算堂姐生氣,那也是冇辦法的事情。”

  武洪傑怪笑一聲,大搖大擺向自己房間走去,隻覺得心情舒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