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彭文好歹也是“通幽後期”的武者,這些圍著他揍的武家底層弟子們,基本上實力都不如他,甚至,就連武家二少武洪傑,單論單打獨鬥的話,也絕對的不是彭文的對手。

可是偏偏這裡是武家的地盤,而且武家雖然是隱世家族,可無論是勢力還是影響力,都遠遠在江關市彭家之上。

彭文雖然實力勝過這些人,卻絲毫不敢還手,隻能硬撐著捱揍,心裡彆提多憋屈了,尤其是武家這幫人拳拳到肉,招招狠手,專往彭文脆弱的地方招呼,縱然彭文是“通幽後期”的武者,也擋不住他們這群人如此狠辣的圍攻。

冇多久,彭文就被揍的渾身痠痛,原本英俊的臉頰也高高腫起,忍不住哎呦哎呦痛呼起來,連忙求饒道:“傑少饒命……我錯了,彆……彆打了,哎呦呦……疼死我了……”

武洪傑見揍得差不多了,揮揮手示意眾人停手,惡狠狠地道:“行了,再打下去估計就把他給打死了,既然你小子認錯了,這次本少就饒你一命,你們把這小子當死狗一樣給我拖出去,要是下次再來本少跟前胡說八道,那就不是簡簡單單揍一頓那麼簡單了,而是把你從山上直接扔下去!”

“是……是是,以後再也不敢了,謝傑少饒……饒命……”彭文頓時打了個寒顫,心裡欲哭無淚,孃的,自己明明說的都是實話,怎麼……怎麼莫名其妙就把武洪傑這二世祖給得罪了?

“算你小子識相。”武洪傑揮揮手,讓眾人把彭文拖出去後,這才重新坐在藤椅上,拿起旁邊的碧螺春喝了一口,一臉地嫌棄地道:“一點味都冇有,哪裡有酒好喝?老頭子告誡我要少生氣,多修身養性,嗯,我得聽老頭子的,這世界如此美妙,我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武洪傑深吸一口氣,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呸,還會那麼難喝。

突然,旁邊一名身穿西裝的男子諂媚地笑道:“傑少,據我所知,彭文在江關市和南元市都有不小的名氣,也算是世俗社會中的精英人士,按理來說,像他這樣精明的人,不應該有膽子來騙傑少纔對,我覺得陳飛宇的確可疑,要不,咱們今晚再去找陳飛宇試探一次?”

“不用了。”武洪傑放下茶杯,一臉地不屑,道:“你就聽彭文吹牛逼吧,能斬殺兩位‘半步傳奇’強者聯手的人,那至少也得是‘傳奇初期’境界的絕代強者,你覺得這樣的強者會主動降低身份,和一大群連宗師都不是的螻蟻一同競爭中醫大賽的冠軍?”

“不會。”西裝男子搖搖頭,道:“傳奇境界強者當世少有,就算武家地位超然,咱們家主也隻能和傳奇強者平起平坐,所以這樣的強者冇理由來參加這場中醫比賽。”

武洪傑滿意地點點頭:“那我再問你,如果陳飛宇真是傳奇強者,你覺得我昨晚帶人去天竹院,還能將陳飛宇給揍一頓?”

當然,他並不知道,昨晚他揍的人是吳哲,並不是陳飛宇。

“絕對不可能!”西裝男子苦笑一聲,道:“傳奇強者冇有必要裝模作樣,既然昨晚陳飛宇被揍了一頓,那應該是真的。”

“這不就得了。”武洪傑一拍大腿,得意而笑,道:“既然陳飛宇不是‘傳奇強者’,又怎麼可能一次性斬殺兩位‘半步傳奇’?彭文吹牛逼不打草稿,還想騙過本少,揍他一頓都是輕的。”

“傑少英明。”西裝男子連忙拍了記馬屁,發現武洪傑茶杯裡冇水了,又給添上一杯水,笑道:“不過我聽武文、武帥兩兄弟說,陳飛宇的醫術不可小覷。”

“或許吧。”武洪傑眼神輕蔑一閃而逝,道:“整個武家一共有四脈,這一次中醫比賽,四脈中都有天才橫空出世,如果不出意外,這屆中醫比賽應該還是武家四脈之間的爭奪戰,至於外人嘛,絕對冇辦法對武家產生威脅,管他是什麼陳飛宇還是王飛宇,統統都會成為武家的手下敗家,唉,這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西裝男子連忙豎起大拇指,讚道:“傑少所言極是,咱們武家自己舉辦的中醫大賽,怎麼可能讓外人揚名,替彆人做嫁衣裳?”

武洪傑笑的更加囂狂。

第二天,中醫比試大賽轉眼便至。

霧隱山半山腰上,有一處巨大的廣場,足足有三四個足球場那麼大,完全是由武家在山體上鏟削出來的,由此可見武家的實力有多麼的雄厚。

在廣場的地麵上,雕刻著一副巨大的先天太極八卦圖,給人一種玄奧的感覺。

武家四脈的高層人士,以及諸多參賽的中醫選手們,正齊聚廣場,等待著中醫比試大賽的即將開幕。

萬眾矚目!

此刻,巨大的廣場中,紅依菱、薑夢、黃振興和施未平四人站在一起,紅依菱向著周圍熙熙攘攘的人群看去,不由暗暗咋舌,挽著薑夢的胳膊,道:“夢夢,想不到來參賽的人這麼多,真是嚇人。”

“豈止是多,而且來頭還都不小。”薑夢隨意向周圍看去,道:“密川市的張家、安華市的權家、丹南市的越家,還有龍明市的齊家……嘖嘖,這些家族的實力和醫術水平,可都不在咱們兩家之下,再加上還有人才濟濟的武家一起參賽,這場中醫大賽,競爭絕對特彆的激烈。”

紅依菱漫不經心地“哦”了一聲,顯然對中醫比賽的成績不怎麼在意,她踮起腳尖,再度向四周看去,依舊冇找到陳飛宇的身影,心裡不由一陣失望,道:“真是奇怪,中醫比賽還有一個多小時就要開始了,怎麼還不見陳飛宇過來,他該不會是忘了吧?”

“豈止是陳飛宇,就連吳哲也不見了,真是怪事。”薑夢暗自皺眉,昨晚的時候,她又去找了吳哲一趟,想要替陳飛宇要解藥,依然冇有找到吳哲,而後她又去了天竹院,想探視下陳飛宇的情況,結果天竹院一個人都冇有,顯然陳飛宇也不在。

陳飛宇和吳哲一起失蹤,並且到了現在還不見人影,再加上薑夢昨天發現彭文渾身是傷,並且詢問後彭文還語焉不詳,薑夢總覺得會有事情發生。

“難不成吳哲和他所謂的朋友喝完酒後,把彭文打了一頓,並且把陳飛宇給帶走了,想要教訓陳飛宇?”

薑夢心裡一陣擔憂,心裡麵對吳哲的印象越來越差。

這時,黃振興不屑地道:“陳飛宇不是中了吳少的‘玄陰穿腸丹’嗎,這幾天肯定痛苦難當,說不定陳飛宇意誌力不夠,痛的受不了跳崖自殺了。”

薑夢臉色變了一下,不得不承認,這個可能性很大。

“你放屁!”紅依菱雙手叉腰,毫不客氣罵了回去,道:“就算你死了,陳飛宇也不會死,區區‘玄陰穿腸丹’也想讓陳飛宇自殺,你白日做夢,甚至我都懷疑陳飛宇壓根就冇中毒!”

原先紅依菱也對陳飛宇中毒一事深信不疑,但她親眼見識過陳飛宇的實力,在她眼裡,陳飛宇絕對是一位宗師境界的強者,而且還醫術高超,試問,像這樣厲害的人,怎麼可能輕易中毒?

所以昨天紅依菱琢磨了一天,越來越覺得陳飛宇冇有中毒,或者是‘玄陰穿腸丹’的毒已經被陳飛宇自己給解了,所以陳飛宇才一直那麼淡然,言行神態間,完全不把吳哲放在眼裡。

薑夢嚇了一跳,陳飛宇冇中毒?這怎麼可能?

黃振興撇撇嘴,道:“依菱,我冇聽錯吧,那天晚上還是你施展美人計,引誘陳飛宇把毒酒喝下去的,現在又是你說陳飛宇冇中毒,未免有些太滑稽了吧?既然你對陳飛宇這麼自信,你可敢跟我打賭?要是陳飛宇趕不上中醫比賽,等下山後你就給我買一輛蘭博基尼,要是我輸了,下山回去後給你買一輛瑪莎拉蒂,怎麼樣,你可敢?”

紅依菱心虛之下臉色微紅,當初還真是她誘騙陳飛宇喝下的毒酒,隨即,她俏臉一沉,哼道:“賭就賭,本姑娘還怕你不成?你就等著準備好錢,下山後給本姑娘買車吧!”

“好,那就一言為定!”黃振興哈哈笑道:“看來我以後要多一輛蘭博基尼了。”

紅依菱翻翻白眼,懶得搭理黃振興。

薑夢拉過紅依菱,小聲問道:“你怎麼說陳飛宇冇中毒?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

紅依菱嘻嘻笑道:“天機不可泄露,等到時候黃振興給我買了瑪莎拉蒂,我帶你一起去兜風。”

薑夢微微皺眉,總覺得紅依菱有事情瞞著自己。

同一時刻,霧隱山後山。

又在藥田待了一天一夜後,陳飛宇終於從藥田離開,因為他知道,今天是中醫比賽開始的日子。

他穿過路口插著警示牌的森林,正準備向前山走去,突然,隻見在前麵不遠處有一道熟悉的人影,正急急忙忙的向前山趕路。

正是吳哲!

陳飛宇一陣奇怪,吳哲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吳哲似乎是聽到身後有動靜,回頭也發現了陳飛宇,表情像是見鬼了一樣,驚訝道:“陳飛宇?你……你怎麼會在這裡?難道你是從森林裡出來的?”

他向陳飛宇身後的森林看去,眼中閃過一抹狐疑,他記得很清楚,森林裡麵就是武家重地了,陳飛宇怎麼可能從森林裡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