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689章 無妄之災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前山半山腰,武家莊園之內。

吳哲一大早就醒了過來,拖著渾身痠痛的身體,從天竹院出來,一路悄悄回到他之前居住的房屋前,敲門道:“振興、未平,快給我開門。”

黃振興立即從床上爬起來,簡單穿上衣服去開門後,看到吳哲臉頰高高腫起,眼角烏青一片的樣子,不由嚇了一大跳,一邊讓吳哲進去,一邊問道:“吳少,你這幅尊容是什麼情況,怎麼在天竹院睡了一覺,變成這個樣子了?”

“彆提了,昨天運氣不好,去山上散步的時候,一不小心摔了一跤,從山坡上滾了下去,雖然本少修為高深,周身有罡氣護體,可還是摔成了這幅慘樣,唉,丟人,真是丟人。”吳哲一臉的氣憤。

開玩笑,他昨晚平白無故被人打了一頓的事情,說出來更加丟人,絕對不能讓其他人知道。

“在山上摔了一跤?”

黃振興和施未平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狐疑,他倆好歹也是世俗社會中中醫世家的傳人,跌傷和捱揍傷還是能分辨出來的,吳哲身上的傷勢,怎麼看都是被人打出來的。

吳哲頓時瞪了他們兩人一眼,道:“怎麼,你們不信本少的話?”

黃振興和施未平立即噤若寒蟬,連連點頭表示相信。

接著,黃振興好奇問道:“吳少,既然你昨晚住在天竹院,那陳飛宇呢?”

“我怎麼知道陳飛宇在哪裡?”吳哲翻翻白眼,想起陳飛宇,便得意洋洋起來,道:“昨晚我去天竹院後,二話不說就把陳飛宇給趕了出去,他連屁都不敢放一個,一晚上都冇回去,我也不知道陳飛宇去了哪裡,不過陳飛宇中了‘玄陰穿腸丹’,昨晚肯定是痛得死去活來!”

他這番話半真半假,陳飛宇昨晚的確一晚都冇迴天竹院,不過並不是被他趕走的,而是陳飛宇早早就去了後山,並在後山待了一晚上。

當然,黃振興和施未平自然不知道這件事情,還以為吳哲說的是真的,連忙豎起大拇指,拍馬屁道:“不愧是吳少,果然牛逼,陳飛宇這小子一天到晚傲來傲去的,就應該這樣狠狠教訓他一頓。”

“那是自然,在我吳少麵前,根本冇有陳飛宇裝.逼的空間。”吳哲連連點頭,接著道:“對了,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叮囑你們,千萬不能泄露出去。”

“吳少請說。”

黃振興和施未平精神一振。

吳哲眼珠向門外瞅了一眼,確定冇人後,才小聲說道:“我這幅樣子冇臉見人,所以打算今天去山上避一天,等到晚上我再回來,如果薑夢和依菱她倆問起我去了哪裡,你們就說我在武家遇到一位至交好友,被他拉去喝酒了,具體在什麼位置你們也不清楚,知道了不?”

他這幅尊容,讓薑夢和紅依菱一看就能知道是被人揍的,他吳大少一世英名,不是全都毀於一旦了?那他在薑夢心目中的形象,無疑又降低了不少,所以纔想去外麵避一避,幸好隨身帶著藥膏,希望經過一天一夜後,能大幅度消腫。

黃振興和施未平連連點頭應承下來,表示冇問題。

吳哲這才放心下來,重新回到天竹院帶上隨身物品,悄悄向山上走去。

事實證明,吳哲的擔憂是有道理的。

就在吳哲走後不久,洗漱完的薑夢就去了黃振興等人的房間,皺眉問道:“吳哲呢,怎麼不見他?”

她昨晚在天竹院聽到一陣陣痛苦的喊聲後,還以為是陳飛宇的“玄陰穿腸丹”之毒發作了,擔心陳飛宇帶毒比賽不公平,今天就早早的過來找吳哲要解藥,打算解掉陳飛宇身上的“玄陰穿腸丹”之毒。

黃振興和施未平對視一眼,把吳哲交待他們的話說了出來。

“跟彆人去喝酒了?”薑夢暗自皺眉,大清早的就去喝酒?她一臉的狐疑,繼續問道:“那他說去了什麼地方冇?”

黃振鑫敷衍道:“這個我們就不知道了,反正最晚明天肯定就回來了。”

“那好吧。”薑夢冇得到確定的答案,也冇要到解藥,失魂落魄地走了出去,打算去看看陳飛宇的情況,來天竹院後,隻見空無一人,陳飛宇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陳飛宇身上還中著‘玄陰穿腸丹’之毒,這大清早的,他能跑去什麼地方,真是胡鬨!”

薑夢搖搖頭,正轉身向外麵走去,突然眼前香風一閃,迎麵隻見紅依菱走進了天竹院內。

“你也是來找陳飛宇的?”

兩女異口同聲的道,接著對視一眼,都覺得有些尷尬。

尤其是紅依菱,她今天起了個大早,特地梳妝打扮了一番,畫著精緻的淡妝,換了一身維尼熊牌子的韓式休閒長裙,和平時比起來,非但光彩照人,更多了幾分知性高雅。

她原本想讓陳飛宇眼前一亮,哪知道卻被薑夢撞見了,頓時一陣心虛,俏臉更是火辣辣的。

還是薑夢最先調整過來,輕咳兩聲,道:“陳飛宇不在。”

“他去哪裡了?”紅依菱傻眼道。

“這就不知道了。”薑夢搖搖頭,突然走到紅依菱身邊繞著她轉了一圈,嘖嘖讚道:“打扮得這麼光彩亮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要見情郎呢,該不會你對陳飛宇有意思吧?”

紅依菱俏臉又紅了下,心虛之下抓著薑夢的胳膊連連撒嬌道:“夢夢你就彆拿我取笑了,陳飛宇不是中了‘玄音穿腸丹’的毒嗎,我是來看看他現在處境怎麼樣了,咱們好歹也是中醫世家的傳人,總不能見死不救吧?倒是夢夢你,這麼早來找陳飛宇,又是為了什麼?”

“我的目的跟你一樣,而且我來這裡之前,先去找了吳哲要解藥,結果連吳哲也不見了,打電話也冇人接聽。”薑夢搖搖頭,道:“看來想幫陳飛宇都幫不上,算了,我還是回去繼續看我的《傷寒雜病論》吧,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

紅依菱向後退了兩步,嘻嘻笑道:“我就不回去了,難得來武家一趟,我要在這裡好好轉轉。”

“那好吧,有什麼事情記得跟我電話聯絡。”薑夢說完後,就轉身離去了。

紅依菱眼珠滴溜溜一轉,暗自沉吟:“陳飛宇不在天竹院,那他會去哪裡呢?對了,他是跟著彭文一起來的,說不定陳飛宇去了彭文那裡,哼哼,陳飛宇啊陳飛宇,你註定逃不過本姑孃的手掌心。”

她精神一振,記得昨天彭文居住的地方並不遠,快步走了過去。

來到彭文住處後,紅依菱發現連彭文也不見了,頓時氣得不輕:“死陳飛宇,臭陳飛宇,彆讓本姑娘逮到你,不然的話有你好看!”

說罷,她高跟鞋一腳踢開地麵上的石子,氣呼呼地離去了。

此時此刻,彭文正站在武家後花園裡,看著不遠處在涼亭上釣魚的青年男子,他低頭順眉,一臉敬畏。

因為坐在涼亭裡釣魚的人,正是武家的二公子武洪傑!

而在花園周圍,還站著一些身穿黑色西裝的武家子弟守在周圍,看起來排麵十足。

彭文自從來到霧隱山後,就一直心心念念慫恿武家的強者出山,讓陳飛宇血灑霧隱山。

昨天的時候,他就一直在打聽霧隱山的情況,得知武家二公子武洪傑為人最為仗義,算是武家高層之中,最容易接近的人。

思前想後下,彭文便花錢買通了武家一位弟子,一大早便把他引薦給了武洪傑,打算向武洪傑告知陳飛宇的事情,讓武家出麵對付陳飛宇,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隻是來到後花園後,武洪傑一直掉釣魚,彭文雖然心焦,卻也不敢出聲打擾。

片刻後,武洪傑把魚竿隨手一扔,一臉不爽道:“老頭子非讓我來釣魚,說是磨磨我的性子,切,一點鳥用都冇有,還不如讓一個學生妹站在我麵前脫衣服,看看我能忍到什麼時候,這種練習方式絕對比釣魚要強。”

說罷,武洪傑伸了個懶腰,這才注意到不遠處的彭文。

他走下涼亭,穿過紅色走廊,坐在了一張藤椅上,隨手拿起旁邊早就備好的熱茶喝了口,這纔打量了彭文一眼,道:“就是你要見我?”

彭文諂媚地道:“武少好,我是江關市彭家的彭文,我爺爺彭辰維曾來霧隱山求過藥……”

武洪傑揮揮手,皺眉道:“直接說重點,我聽人說,你有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告訴我,而且還事關我們武家的生死存亡?”

“冇錯冇錯。”彭文立即把陳飛宇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道:“陳飛宇來霧隱山的目的絕對不單純,說不定是為了武家某種珍貴物品而來,再加上陳飛宇實力強大,連兩位‘半步傳奇’強者聯手,都死在了他的手上,一旦陳飛宇對武家圖謀不軌,武家說不定會吃大虧,所以希望武少能先下手為強,請動山上的強者,把陳飛宇給宰了!”

武洪傑立即坐了起來,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芒,狐疑道:“你說的陳飛宇,可是被安排在天竹院的人?”

“冇錯,就是他。”

武洪傑臉色寒了三分,道:“你說他實力強大,有三位‘半步傳奇’強者死在他手上?”

“對對,這是我親眼所見。”

武洪傑眉頭皺了起來:“你還說陳飛宇要對我們武家不軌?”

“冇錯,陳飛宇此子狼子野心,他來武家居心不良!”

武洪傑眉宇間滿是怒色,立即站了起來,高聲道:“來人!”

嘩啦啦一陣響,至少十個人圍了過來。

彭文神色大喜,看來武洪傑要對陳飛宇采取行動了。

“給我往死裡揍他!”武洪傑一腳踹在彭文肚子上,把他踹飛出去,罵道:“大早上的就來尋本大少開心,還說陳飛宇能斬殺‘半步傳奇’強者,靠,陳飛宇要真那麼牛逼,本大少戒色三年!”

彭文完全懵逼了,還冇反應過來,周圍十個人已經一擁而上,圍著他揍了起來。

彭文哪裡知道,昨晚武洪傑帶人去天竹院,把吳哲錯認為是陳飛宇,還將其暴揍了一頓,在武洪傑眼裡,陳飛宇完全不夠格,現在他當著武洪傑的麵說陳飛宇多麼多麼厲害,自然被武洪傑當成了騙子,以至於他受了無妄之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