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輝月色下,陳飛宇邁步走在藥田之中,晚風吹過,送來陣陣藥香,讓人精神一振。

“想要讓青姐、映雪這樣的普通人永葆青春並且大幅度提高壽命的話,最合適的就是煉製‘水韻丹’,我想想,除了需要‘望玉芝’作為主藥外,剩下的應該就是百年靈芝、人蔘、何首烏,還有千年天山雪蓮等等。

武家藥田裡,除了千年雪蓮外,好像其它的都有,而且一共五十株藥材的上限,除了采集‘水韻丹’的藥材外,我還能多收集一些其它珍貴藥材,說不定以後會派上用場。”

一念及此,陳飛宇在藥田之中穿梭,開始認真找尋合適的藥草來,冇多久,手上便多了幾株百年人蔘、百年石斛、何首烏等等藥草。

正當陳飛宇忙碌的時候,武潤月從樹林裡悄然走了出來,坐在一處綠草蔥蔥的山坡上,一雙眼眸隨著陳飛宇的身影而轉動,心裡很好奇,年紀比她還要小的陳飛宇,為什麼武道修為竟能到“半步傳奇”境界?更加好奇陳飛宇為什麼能以“半步傳奇”的實力,在單挑中隱隱壓製她的爺爺?

在她眼中,陳飛宇渾身是迷。

“或許,讓陳飛宇在這裡住上三年,是個不錯的選擇。”

武潤月喃喃自語,突然想起爺爺臨走時說的話,神色又羞又惱,俏臉上火辣辣的。

陳飛宇早就注意到了武潤月的到來,他采下一株百年山茱萸,輕瞥山坡上武潤月一眼,道:“放心吧,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所采的藥草,絕對不會超過五十株。”

他以為武潤月是來盯著他采藥的,所以纔有此一語。

武潤月白了他一眼,道:“我纔沒興趣管你采多少草藥。”

“哦?”陳飛宇從藥田裡直起腰,玩味笑道:“既然你不管我采藥,莫非,是想讓我采花?”

不得不承認,武潤月容顏俏麗、唇紅齒白,脖頸修長、英氣勃勃,在月光的沐浴下,一身飛魚服更顯容姿煥發,的確讓男人充滿了征服欲。

武潤月俏臉頓時拉下來,站起身道:“陳飛宇,我可不是山下世俗社會中那些向男人獻媚的庸脂俗粉,你如果再開過分的玩笑,小心我跟你翻臉,把你轟下山去。”

說罷,武潤月瀟灑轉身,重新走進了樹林中。

“還真是個個性十足的女人。”陳飛宇輕笑搖頭,突然向著武潤月的背影高聲道:“這裡靈氣充裕,對修行有好處,這幾天我就住在這裡了。”

武潤月頭也不回地擺擺手,道:“隻要你不穿過這片樹林,你愛住哪就住哪。”

說罷,她便消失在樹林裡。

穿過這片樹林後,就到了她的住所,以她對陳飛宇接近負數的感官,自然不喜歡陳飛宇睡在她的房子附近。

“善。”陳飛宇點點頭。

他本來就冇想過要穿過樹林,甚至,他都冇打算在樹林裡麵睡覺,這幾處藥田的靈氣,比他之前在山上時還要濃鬱幾分,自然是趁著難得的機會在這裡打坐修煉纔對。

冇多久,他便采夠了五十株藥草,除了煉製“水韻丹”所需要的藥材外,還采取了一些其它例如丹蔘、天麻、靈芝等藥材,當然,無一例外都是年份過了百年,藥效強大的珍貴藥材。

“今晚真是收穫頗豐,隻需要贏下冠軍,獲得‘望玉芝’後,再想辦法找到千年天山雪蓮,就能煉製出‘水韻丹’,到時候青姐她們一個一顆,青春永駐、快活似神仙。”陳飛宇心情愉悅,抱著這一大丟藥材,返回到了“望玉芝”所在的藥田旁邊。

接著,他在藥田旁邊盤腿坐下,打坐修煉起來。

被他功法牽引,藥田周圍濃鬱的靈氣,緩緩向他彙聚而去,通過他周身三萬八千毛孔,進入他體內經脈之中,緩緩滋養經脈,提升著他的修為。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陳飛宇隻覺得周圍有異動,心神立即戒備起來,睜開眼睛後,隻見月色下,一身紅色飛魚服的武潤月,抱著一床紅色被褥板著臉走了過來。

陳飛宇先是鬆了口氣,接著眼眸一亮,嘴角玩味而笑,這小妞該不會是覺得孤枕難眠,想來陪我一起睡覺吧?這剛剛采了武家的藥,現在又要采武家的花,這未免有些不好意思。

很快,武潤月便走到陳飛宇身前三米處,隨手將被子扔在陳飛宇身上,淡淡道:“山上風寒露重,你雖然是武道中人,可還是預防著比較好,這床被褥是新的,你就將就著用吧,另外被褥裡麵有一條麻袋,足以將你采摘的50株藥草裝在裡麵。”

說罷,武潤月轉身重新向樹林裡走去。

陳飛宇心中一暖,原來她是來為我送被褥的,不由開口感激道:“多謝。”

武潤月停下腳步,依舊背對著陳飛宇,道:“你跟我爺爺有賭約,如果你這幾天感冒了帶病參加中醫大賽,就算贏了你,我們武家也會勝之不武,說不定還會給彆人留下把柄,坐視我們武家舉辦的中醫大賽不公平的謠言。

煌煌大明鐵骨錚錚,我武潤月雖是女兒之身,卻也同樣錚錚傲骨,不屑於趁人之危,這床被褥隻是為了保證賭約公平,也是為了保障我們武家的名聲,所以你不必謝我,因為如果冇有賭約的話,你陳飛宇是死是活,跟我一點關係都冇有。”

說罷,武潤月邁步,飄然遠去。

“這女人還真是有個性。”陳飛宇輕笑搖頭,摸了下被褥,隻覺得蓬鬆柔軟,而且隱隱傳來一股好聞的香味,看來的確如武潤月所說,這是一套新被褥。

“罷了,我陳飛宇承你的情,以後如果有一天真和武家為敵,我陳飛宇會特地高抬貴手一次。”

陳飛宇心情通透了不少,從被褥夾層中找到一條乾淨的麻袋,將藥材全部裝了進去。

接著,她把被褥放在一旁,再度打坐修煉起來,很快,靈台一片空靈,身體自動吸收著周圍的靈氣。

一夜無話,到了第二天,朝陽處生,霞光萬丈。

陳飛宇睜開眼睛站起來後,吐出一口濁氣,隻覺得神清氣爽,修為隱隱然又強了一分,不由驚喜不已:“不愧是靈氣濃鬱之地,修煉起來事半功倍,如果能常常在這裡修煉,怕是用不了三年五載,就能真正突破到‘傳奇境界’。”

陳飛宇心情大好,隻見初升朝陽金光萬道,瑰麗壯觀。

樹林裡傳來一陣腳步聲,武無敵領著武潤月走了過來,見到陳飛宇後,武無敵驚疑地“咦”了一聲,大步向前跨來,五六步間,便跨過幾十米的距離,來到陳飛宇跟前,越發驚訝道:“你神采奕奕、雙眼隱含金光,你小子一夜之間,好像修為又精進了?”

陳飛宇聳聳肩,謙虛地道:“我也冇想到,昨晚隻是單純打坐來著,誰知道坐著坐著,修為自動就精進了,我也冇什麼辦法。”

坐著坐著修為就自動精進了?

武無敵眼角肌肉一陣抽搐,陳飛宇這句話真特麼欠抽,其他人修煉,誰不是經過日積月累的努力後纔能有一點點的進步?陳飛宇年紀輕輕,非但修為高深、武技玄妙,而且修煉起來還這麼容易,靠,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大早上美妙的心情,全讓你這小子給破壞了,走走走,陪我去崖邊喝酒,今天非把你給灌醉不可。”

武無敵吹鬍子瞪眼,不由分說拽著陳飛宇去喝酒。

武潤月連忙跟了上去,心裡也是一陣驚訝,想不到一夜之間,陳飛宇的修為就能再度精進,這確定是人能做到的嗎?

她對陳飛宇又好奇了幾分。

突然,她眼角餘光看到昨晚她送來的被褥,還是原封不動的模樣,顯然陳飛宇並冇有領她的情。

“真是好心當做驢肝肺!”

武潤月臉色頓時陰沉了一下,原先還想跟著一起去喝酒,頓時冇了心情,轉身獨自向樹林走去。

卻說陳飛宇跟著武無敵一路來到山頂崖邊,隻見前方雲海萬丈,波瀾壯闊,在初生朝陽映照下,萬丈雲海全部變成了金色,彷彿是金色的海洋。

“如此美景,有何感覺?”武無敵拿出早就藏在山巔的一罈老酒,大口灌了兩口後遞給了陳飛宇。

“江山多嬌,氣象萬千。”陳飛宇誠心而讚,接過酒罈同樣喝了兩口,隻覺得入口辛辣,可入喉之後,又覺得滿口醇香,不由回味悠然,道:“好酒。”

武無敵得意笑道:“這裡有美景、美酒還有美人,隻要是個男人,隻怕都會心動,你小子運氣不錯,中醫比賽結束後,你就可以安然在我這裡住下,而且等到三年期滿後,你也可以繼續住下去,一直住到你感覺膩味了為止。”

陳飛宇神色玩味道:“這麼說來,老爺子是認為中醫大賽我輸定了?”

“那當然,你根本就冇有贏得冠軍的可能性。”

“世事難料,老爺子現在這麼自信,小心到時候輸了被打臉。”

武無敵輕蔑而笑,意味深長道:“這與自信無關,武家是傳承千年的中醫世家,醫術之高,當世罕有,你絕對不是武家的對手。”

陳飛宇神色玩味:“既然如此,那就拭目以待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