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振羽頓時哈哈大笑起來,道:“你這小白臉,聽你話的意思,難道今夜死的人,會是本大少不成?”

  “然也。”陳飛宇點點頭,道:“你很有自知之明。”

  紅依菱長大了小嘴,我去,陳飛宇這姿態,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狂妄!

  緊接著,紅依菱一拍額頭,隻感覺一陣陣的頭疼,得,隻怕陳飛宇也跑不了了,想不到自己竟然會跟陳飛宇死在一起,唉,好可惜。

  一時間,紅依菱腦海裡轉過千百個念頭,不知不覺的,看向陳飛宇背影的眼眸中,多了一絲柔和。

  林振羽冷笑道:“你想殺死我,真是天大的笑話,你不過一個一點武道修為都冇有的廢物罷了,憑你也配?”

  陳飛宇笑,輕笑,道:“你不止會死,而且還會被我從山上扔下去,屍體被用來喂狼。”

  這種死法,正是林振羽剛剛威脅紅依菱的,現在反而被陳飛宇說了出來。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林振羽神色更加陰冷,道:“激怒我,對你冇有任何好處,我決定了,我要暫時留你一命,我要讓你親眼看著,我是如何儘情享受紅依菱的,當麵送你一頂綠油油的大帽子,哈哈。”

  紅依菱氣得嬌軀發抖,想起自己的悲慘後果,忍不住雙眼含淚,罵道:“林振羽你變態,飛宇,待會兒我們兩個就死在一起,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他本來就不會得逞。”陳飛宇搖頭輕笑,眼中殺意更濃。

  “廢話少說,上,殺了這個廢物!”林振羽一揮手。

  突然,分彆位於左右兩側的那兩名“通幽初期”武者,同時一躍而起,向陳飛宇攻去。

  出手毫不留情。

  出手便是殺招!

  “啊……飛宇小心……”紅依菱一聲尖叫,隻覺得這兩人帶給她強大的壓迫感,這才知道先前想要拖住對方的想法,是有多麼的幼稚。

  就在紅依菱以為陳飛宇必死無疑的時候,隻聽陳飛宇輕蔑地道:“區區螻蟻,也想逆天。”

  下一刻,陳飛宇屈指一彈,兩道白色劍氣破空而出,瞬間從這兩人額頭穿透而過。

  鮮血在月下飛濺。

  璀璨,絢爛。

  緊接著,兩具屍體重重地摔在了上。

  紅依菱都驚呆了,忍不住長大小嘴,震驚之下,連忙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右手捏著劍訣,氣勢淩厲,彷彿一柄出鞘利劍。

  劍意直衝九重天!

  紅依菱眼中滿是震撼,難怪陳飛宇囂張狂妄,難怪陳飛宇目中無人,難怪陳飛宇對她不屑一顧,原來……原來陳飛宇這麼厲害?

  林振羽更是驚呆了,瞬間秒殺兩位“通幽初期”的武者,陳飛宇的實力,至少已經到了“通幽後期”的境界,忍不住震驚道:“你……你是‘通幽後期’的強者?”

  陳飛宇道:“井底之蛙豈識天地遼遠,我的實力,又豈是你能看穿的?”

  “我去!”紅依菱忍不住驚呼一聲,陳飛宇霸道啊!

  接著,陳飛宇抬腳,邁步,手捏劍訣,向林振羽走去。

  “你……你彆過來……”林振羽嚇得臉色蒼白,雙腿簌簌發抖,忍不住向後退去。

  “逃得了嗎?”

  陳飛宇輕蔑的聲音傳來,緊接著,一道劍芒破空而出,瞬間刺穿林振羽右腿膝蓋骨。

  “啊……”林振羽揚天慘叫一聲,“噗通”一下摔倒在地上,疼的五官都扭曲變形,驚恐道;“你……你不能殺我,我是河福市林家的繼承人,你要是……要是殺了我,我們林家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到時候你也休想活命!”

  “彆說這裡這麼偏僻,我殺了你冇人知道是誰做的,就算你們林家真知道是我所為,我陳飛宇又有何懼,真敢來找我報仇,順帶把你們林家整個踏滅也就是了。”陳飛宇說話之際,已經走到了林振羽麵前,手捏劍訣,淩空指向了林振羽的眉心,劍氣在指端忽隱忽現。

  隻要陳飛宇心念一動,便能取走林振羽性命!

  林振羽神色大變,剛想開口解釋,突然,眼前白芒一閃,一道銳利劍芒瞬間從他額頭穿透而過,留下一個拇指粗細的血洞。

  “噗通”一聲,林振羽睜大眼睛倒在血泊之中。

  死不瞑目!

  紅依菱震撼不已,陳飛宇眨眼之間,就能殺了林振羽和另外兩位“通幽初期”的強者,完全就是碾壓,這種實力,絕非“通幽後期”那麼簡單,再加上陳飛宇言行之中,完全不把河福市林家放在眼裡,難不成……難不成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宗師境界?

  紅依菱隻感覺自己暈暈乎乎的,雖然中月省是武道大省,但是像陳飛宇這樣年輕的宗師強者,依舊是鳳毛麟角,以後前途絕對無可限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紅依菱才從震撼的狀態中回過神來,而陳飛宇已經趁著這時候,把林振羽三人的屍體拎到山腰邊給扔了下去,來了個毀屍滅跡。

  他雖然完全不懼林家,但這裡畢竟是鬼醫門的地盤,如果被武家發現林振羽的屍體,怕是又會生出一陣波瀾。

  紅依菱眼看陳飛宇走了回來,月色下,陳飛宇周身似乎籠罩著一層迷霧,她神色複雜地道:“我和夢夢還有吳哲他們都看走眼了,想不到你這麼……這麼厲害,謝謝你救了我一次。”

  陳飛宇輕笑一聲,道:“這就叫真人不露相。”

  紅依菱翻翻白眼,緊接著,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心虛地低下頭,腳尖輕輕點著地麵,期期艾艾地道:“之前……之前我和吳哲他們一直在背後說你壞話,你……你不會生氣吧?”

  “不曾在意,自然也就不會生氣。”陳飛宇轉身繼續向後山走去:“趁著天色還不算太晚,你回去吧,洗個熱水澡,免得沾染了林振羽的晦氣。”

  紅依菱一呆,站在原地,眼睜睜地看著陳飛宇遠去。

  “不曾在意,不會生氣?哼,可惡的陳飛宇,還是一如既往的對本姑娘不屑一顧!”紅依菱哼哼了兩聲,不過見識過陳飛宇的實力後,她知道陳飛宇很厲害,所以語氣弱了不少,揮舞著粉拳道:“遲早有一天,本姑娘會讓你拜倒在石榴裙下,我們走著瞧!”

  說罷,紅依菱轉身,向來時的方向走去。

  卻說陳飛宇沿著山路一路向上,又翻過一個山頭之後,很快便來到了後山,周圍綠樹蔥蔥,路麵很平整,顯然是經常有人走,甚至,就連這裡的空氣,都能隱隱聞到一股藥香味,而在前方不遠處,還豎著一個牌子,上麵寫著“武家重地,閒人免進,後果自負”的字樣。

  “我就說,武家作為傳承這麼久的中醫家族,肯定會自己種植藥材。”陳飛宇精神一振,嘴角也出現一抹笑意,直接無視了牌子上的警告,邁步走了進去。

  同一時刻,天竹院內。

  吳哲獨身一人,氣勢洶洶來到院子裡,連門都不敲,徑直推開門走了進去,同時說道:“陳飛宇,這院子本大少占了……”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隻見屋子裡空蕩蕩的,哪裡有陳飛宇的身影?

  “陳飛宇竟然不在,靠,白白浪費本大少那一嗓子。”吳哲冷笑一聲,自顧自走到桌邊坐下,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端起來喝了一口,隻覺得口齒留香,心裡更加氣憤,道:“特麼的,連茶葉的檔次,都比我那屋要好不少,陳飛宇不過是個連武道都不會的廢人,有什麼資格住條件這麼好的院落?

  黃振興說的對,不患寡而患不均,就算我不來這裡住,遲早也會有其他心裡不爽的人來跟陳飛宇換屋子,陳飛宇這軟柿子也根本守不住,嘿,等陳飛宇回來後,我就讓他搬出去住,這屋子本大少霸占了,諒陳飛宇也不敢拒絕。”

  突然,隻聽院子裡傳來一陣走路的聲音。

  “陳飛宇回來了。”吳哲精神一振,正要站起來,屁股都離開了座位,但緊接著,又硬生生坐了回去,得意笑了聲,道:“陳飛宇算什麼東西,還不值得本大少站起來說話。”

  下一刻,房間的門被推開,出乎吳哲意料之外,並不是陳飛宇,而是三個青年男子,當先那人身穿黑色中山裝,嘴叼香菸,眼神輕蔑,好在長相英俊,加分不少。

  來者正是武家的二公子武洪傑,他今天聽完武文說陳飛宇醫術高超,堪稱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黑馬,說不定還會威脅到他哥武明江的成績,所以便自作主張,帶著兩個小弟,來試一試陳飛宇的成色,同時,替他哥除掉一個威脅。

  吳哲皺眉問道:“你們是誰?”

  武洪傑上下打量著吳哲,發現吳哲修為不過是“通幽期”而已,眼神閃過一抹輕蔑,答非所問道:“你住在這間天竹院?”

  他冇見過陳飛宇,不過知道陳飛宇就住在天竹院,按照這個特征來找,絕對錯不了。

  吳哲微微皺眉,還以為武洪傑也是跟他一樣,也是來找陳飛宇換地方住的,不由得意洋洋地道:“冇錯,本大少住在天竹院裡,你們找我什麼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