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宇,我們來打個賭吧。”

  月色下,紅依菱抿嘴而笑,靈動的眼眸倒映著月光,充滿了靈氣。

  “賭什麼?”陳飛宇隨口問道。

  紅依菱眼中閃過一抹壞笑,道:“既然你那麼有自信,如果你冇得到中醫大賽的冠軍,那你就把那套針法教給我。”

  陳飛宇恍然大悟,終於知道紅依菱主動示好的原因,原來紅依菱想學“天行九針”,可惜,“天行九針”是絕密,是絕對不能教給紅依菱的。

  當即,陳飛宇搖頭拒絕道:“我拒絕。”

  紅依菱一愣,急忙道:“你還冇聽我說完呢,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如果我輸了,你會贏得什麼賭注嗎?”

  “冇興趣。”陳飛宇瞥了紅依菱一眼,道:“你還能把自己輸給我不成?”

  陳飛宇想要我做他的女人?

  紅依菱心裡一陣猶豫,反正陳飛宇也不可能成為冠軍,冇必要擔心輸給陳飛宇,便紅著臉道:“那好,如果我輸了,我就……就做你的女人,這樣總行了吧?”

  說完後,紅依菱俏臉上火辣辣的,她雖然大膽奔放,但讓她當著陳飛宇的麵,拿自己當做賭注,內心依舊一陣羞澀,心道,以自己的美貌和身材,陳飛宇肯定巴不得同意呢,冇錯,絕對能迷死陳飛宇。

  “我拒絕。”

  陳飛宇淡淡迴應一句,抬腳繼續向後山走去。

  紅依菱嬌羞的表情,頓時僵硬在俏臉上,自己都把自己當成賭注了,陳飛宇他……他竟然還拒絕?

  紅依菱忍不住抓狂道:“為什麼?”

  “因為冇興趣。”陳飛宇停在原地,看了紅依菱嬌軀一眼,聳聳肩,繼續向前走去,雖然紅依菱很漂亮,很誘人,也很火辣,但是“天行九針”是他的底牌之一,是絕對不能拿來當做賭注的。

  紅依菱氣得渾身發抖,她都已經把自己的當賭注了,陳飛宇竟然還毫不猶豫地拒絕,這對她這樣的高傲女人來說,簡直就是**裸的羞辱!

  “陳飛宇,你混蛋!”她一跺蓮足,立馬追了上去,拽住陳飛宇的衣袖,任性的不讓他走,倔強地道:“你怎麼一直跟我唱反調,難道在你眼中,我就真的不值一提嗎?”

  月色下,她眼角出現一抹晶瑩的淚花,反射著盈盈光華。

  陳飛宇知道,這並不是紅依菱喜歡上自己,而是因為紅依菱如此高傲的女人,受不了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擊,心裡委屈下,纔會忍不住流淚。

  陳飛宇歎了口氣,正準備說話,突然,從後麵傳來一個輕佻的聲音:“哎呦,我當是誰呢,這不是我們中月省有名的紅依菱大小姐嗎,怎麼,跟著情郎來這裡幽會,花前月下,真是好浪漫啊。”

  聲音很陌生,陳飛宇向後看去,隻見月色下,三名青年向著自己這邊走來,當先那人身高180以上,長相瘦削,眼神輕佻,身穿白色休閒裝,在月色下十分顯眼,剩下那兩人則恭敬地跟在他的身後,看來應該是他的跟班。

  紅依菱抹了下眼淚,在陳飛宇耳邊吐氣如蘭,小聲說道:“他叫林振羽,是河福市林家的繼承人,也是出自中醫世家,他以前……以前追求過我,不過被我狠狠拒絕了,所以跟他關係很僵。”

  陳飛宇點點頭,向林振羽看去,隻見他身上散發著“通幽初期”的氣息,而他身後那兩人,同樣都是“通幽初期”,看來這中月省武道之風果然盛行,雖然很少見到宗師,但是“通幽期”的武者倒是挺常見。

  紅依菱扭頭看向林振羽,高聲嫌棄道:“林振羽,本姑娘愛做什麼就做什麼,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少來管閒事!”

  “呦嗬,不愧是我們紅大小姐,這脾氣真是一點都冇變,火爆的不行啊。”林振羽帶著兩個小弟走了過來,看了陳飛宇一眼,見陳飛宇一點武者的氣息都冇有,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道:“當初我辛辛苦苦追你那麼長時間都冇追到手,我還以為你的眼光有多高呢,結果竟然找了這樣一個廢物當男朋友,嘖嘖,我這心裡真不知道是該氣還是該笑。”

  陳飛宇微微皺眉,心中不悅。

  紅依菱俏臉一紅,隨即怒哼道:“本姑孃的事情與你無關,現在我心情正不爽,你少來招惹我,否則的話,小心本姑娘對你不客氣!”

  林振羽彷彿是聽到了特彆可笑的事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你對我不客氣?紅依菱啊紅依菱,你好像還冇認清楚現在的處境吧?”

  “你想做什麼?”紅依菱微微皺眉,突然反應過來,這個地方非常偏僻,而且林振羽的實力要比她厲害不少,如果林振羽在這裡對她圖謀不軌的話,那她的處境會非常危險。

  至於陳飛宇,在紅依菱眼中完全是個不懂武道的普通人,根本算不上戰力,直接被紅依菱給無視了。

  “你問我想做什麼?那我就告訴你,當初我追你那麼長時間,你不接受我也就算了,竟然還當著那麼多人的麵拒絕我,一點麵子都不給我留,讓我成為整個河福市的笑柄,從那時候起,我就發誓一定要狠狠地報複你,讓你成為我的女人,現在機會來了,你就乖乖臣服在我胯下吧,哈哈!”

  林振羽一揮手,他身後兩人立即分彆向兩邊躍去,一左一右將紅依菱和陳飛宇圍在中心。

  頓時,形勢更加危險!

  紅依菱心中恐懼,不過表麵卻看不出絲毫異樣,反而高聲道:“林振羽,你是不是傻,你彆忘了,這裡可是武家,要是讓武家發現你在這裡找麻煩,武家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林振羽哈哈大笑道:“你以為把武家搬出來我就怕了嗎,真是天真,這裡這麼偏僻,就算你在這裡喊破喉嚨,武家也冇人能夠聽到,如果識相的話,你就乖乖聽話,主動陪我上床,說不定還能少受點皮肉之苦。”

  紅依菱氣得渾身發抖,怒道:“混蛋,你彆忘了,我們紅家也不是好惹的,你要是真敢招惹我,等我下山以後,我們紅家會狠狠地報複你!”

  “你倒是提醒我了。”林振羽一邊打量著紅依菱熱火的嬌軀,一邊惋惜地道:“原本我還想讓你以後成為我的女人,既然你想報複我,那我隻好辣手摧花,等今晚嘗過你的滋味後,我就把你從山上扔下去喂狼,到時候誰知道是我乾的?”

  “你……你不得好死!”紅依菱心中一陣絕望,同時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要不是陳飛宇非得來這麼偏僻的地方,她哪裡會陷入到這種危險的境地?

  但緊接著,她的眼神就柔和下來,輕輕拍了下陳飛宇,小聲說道:“我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現在情況十分危急,如果你留在這裡的話,林振羽肯定是殺你滅口,本姑娘好歹也是合氣期的武道強者,我拚死拖他們一分鐘的時間。

  如果你能順利逃走的話,就第一時間去找夢夢,讓她找人來救我,如果……如果你冇逃走,我會咬舌自儘,保住我的清白,和你死在一起。”

  陳飛宇心裡驚訝,在這種緊要關頭下,紅依菱竟然還能想到他,讓他對紅依菱大為改觀,不由道:“放心吧,不管是你還是我,都死不了。”

  紅依菱還以為陳飛宇在安慰自己,勉強笑了笑,道:“雖然你有時候很討厭,一直惹我生氣,讓我恨不得殺了你,但是……但是如果以後還有機會的話,說不定……說不定我真的會喜歡上你。”

  “死到臨頭了,你們兩個嘀嘀咕咕什麼呢?”林振羽見紅依菱和陳飛宇竊竊私語,眼中閃過妒火,道:“依菱,你到底想好了冇有,到底是自己主動侍奉我,還是讓我把你打傷後,再強上你?”

  紅依菱怒火大盛,罵道:“想讓本姑娘主動陪你,你癡心妄想,你也不照鏡子看看你的樣子,哪裡配得上本姑娘?本姑娘就是跟豬跟狗一起睡,你也休想碰本姑娘一根汗毛。”

  林振羽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道:“既然如此,那依菱就彆怪我出手無情了。”

  說罷,林振羽邁步,向紅依菱的方向走去,與此同時,左右兩邊人,也同時向紅依菱和陳飛宇逼近。

  三個人,三個方向,互成掎角之勢。

  紅依菱花容失色,這三個人的實力,全都是“通幽期”,她萬萬不是對手,一咬牙,當機立斷,對陳飛宇道:“注意了,我要主動向他們出手了,你趁此機會趕緊跑……”

  突然,她的話還冇說完,陳飛宇已經向前走去。

  紅依菱一愣,不是吧,自己還冇上去拖延時間呢,陳飛宇怎麼……怎麼已經開始逃跑了,冇了自己的牽扯,林振羽一拳就能把陳飛宇給打死。

  緊接著,紅依菱一跺蓮足,急得如同熱鍋上的螞蟻,連忙上去拉陳飛宇:“陳飛宇,你是不是傻,再向前走幾步就要死了。”

  “哈。”突然,陳飛宇輕笑一聲,站在了她麵前,非但冇有如紅依菱所想的那樣逃走,反而把紅依菱擋在了身後,道:“今日,的確有人會死,但絕非你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