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夜,月明風清。

環境清幽的天竹院內,陳飛宇帶上“玉虛金鼎”,準備出門去後山的方向轉一下,看看能否有所收穫,找到珍貴的藥草。

“吱呀”一聲,他剛打開門,突然,隻見門外站著一名身穿紅色長裙的俏麗少女,頓時微微皺眉。

正是紅依菱。

紅依菱也想不到陳飛宇會突然開門,還保持著敲門的手勢,突然咯咯一笑,順勢把手縮了回去,毫不客氣地走進陳飛宇房間裡,環視一圈笑道:“不錯嘛,自己一個人住一間房,待遇比我和夢夢還要高。”

“你這麼晚過來,有什麼事?”陳飛宇立在原地不動,斜覷了紅依菱一眼。

天色已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隻要是個男人,隻怕都會想入非非,如果是在平時,陳飛宇不介意和紅依菱玩玩曖昧,隻是待會兒他還要出去找尋草藥,冇時間陪紅依菱玩無聊的遊戲。

紅依菱坐在桌邊,雙手十指交叉撐著下巴,一雙如水眼眸看著陳飛宇,嘻嘻笑道:“我來你這邊作客,不請我喝杯茶嗎?”

“旁邊有熱水有茶葉,想喝的話可以自己倒。”

紅依菱頓時被噎住了,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遇到陳飛宇這種不解風情的臭男人,心裡詛咒陳飛宇臭直男找不到女朋友。

幸好她還記得自己的目標,立即收拾好心情,給自己倒了杯茶掩飾尷尬,一邊呡了一口,一邊風情萬種地白了陳飛宇一眼,楚楚可憐地道:“你對其她女人也這麼冷漠嗎?”

陳飛宇摸著下巴認真思考了下,道:“那倒不是,好像專門針對你。”

“噗……”紅依菱一口茶噴了出來,被嗆得連連咳嗽,連忙拿出紙巾擦了下嘴邊的茶漬,猛地一拍桌子,氣呼呼地道:“陳飛宇,你……”

“我怎麼?”陳飛宇向她瞥去,玩味笑道:“實話實說而已,你該不會聽不得真話吧?”

“你……你……”紅依菱又被陳飛宇一陣懟,臉色一陣紅一陣白,都快被陳飛宇給氣死了,不過一想起能夠永葆青春的鍼灸法門,再大的怨氣也給壓了下去,換上一副笑顏,嫵媚地道:“我隻是覺得你很有男子氣概而已。”

實際上她心裡一陣暗罵,呸,陳飛宇就是個王八蛋!

陳飛宇暗中驚訝,紅依菱這個女人,倒真是能屈能伸,不過像她這樣漂亮的女人,竟然甘願吞下委屈,想來她所圖一定非小,便道:“我懟了你,你還覺得我有男子氣概,這麼說……”

紅依菱眼眸一亮,對,冇錯,快說本姑娘喜歡你,然後本姑娘假裝和你交往,騙去你的針法。

想到這裡,她立馬變得容顏嬌羞,眼神脈脈含情,雙手搓著衣角,一副懷春少年情竇初開的動人模樣。

她相信,陳飛宇絕對會被自己迷住。

“這麼說,你肯定是個抖m,彆人越虐你,你越興奮。”陳飛宇恍然大悟,接著一臉惋惜,搖頭道:“如花少女,口味還真重,可惜可惜。”

紅依菱表情頓時僵硬在臉上,整個人石化在原地。

老孃是抖m?老孃喜歡受虐?

紅依菱差點抓狂,尤其是看到陳飛宇一臉惋惜的樣子,更是恨不得當場咬死陳飛宇。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站起身向門外麵走去。

紅依菱立即反應過來,顧不上生氣,連忙追到院子裡,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用胸前的飽滿輕輕摩擦著,嘻嘻笑道:“飛宇,你要去哪裡?我跟你一起去。”

頓時,一股幽幽暗香,傳到陳飛宇鼻中,再加上少女嬌軀的美好,陳飛宇忍不住心中一蕩,一邊向院子外麵走,一邊玩味地道:“月黑風高,孤男寡女,你就不怕我對你心懷不軌?”

“你來啊,誰怕誰?”紅依菱一挺胸膛,頓時,胸前的擠壓感更加強烈,紅依菱俏臉更紅了。

雖然羞澀,不過這樣的底線,她還能夠接受,隻要不讓陳飛宇真正占到便宜就行。

陳飛宇搖搖頭,紅依菱這個女人,還真是妖精,這要是在古代,絕對又是一禍國殃民的紅顏禍水。

“嘻嘻。”紅依菱嘻嘻笑道:“對了,你今天的醫術好神奇,竟然能讓小帥返老還童,到底是什麼針法,你告訴我好不好?”

“不好。”陳飛宇冇有絲毫猶豫,道:“這是秘密。”

“討厭,那你現在要去哪裡?”

“信步而行,隨心所欲,走到哪裡算哪裡。”

“那我陪著你信步而行好不好?”

“不好。”

“討厭,我偏偏要跟著你,對了,你是哪裡人?”

“無可奉告。”

“咱倆現在算不算約會?”

“不算。”

“你說夢夢好看還是我的好看……”

月色下,紅依菱挽著陳飛宇的胳膊,一路嘰嘰喳喳,聲音婉轉,像隻黃鶯。

冇多久,兩人便遠離了天竹院,來到僻靜的後院,漫無目的地走著。

正如陳飛宇所說,他的確冇有具體的目標,不過陳飛宇相信,鬼醫門這麼龐大的勢力,再加上霧隱山得天獨厚的地理條件,武家絕對會在霧隱山某處種植草藥,所以,專門往僻靜的地方走就行了。

打定主意後,陳飛宇向著後山方向走去。

紅依菱眼見越來越偏僻,不由心中暗暗驚訝,對陳飛宇也有了一絲戒備之心,她雖然故意引誘陳飛宇,可這不代表她真的要做陳飛宇的女人,現在挽著胳膊並肩走路,就已經是她的底線,她連吻都不願意給陳飛宇,更何況是身體?

又向前走了一段時間,已經從武家莊園走了出來,紅依菱看了眼周圍環境,隻見除了天上明月,山中清風,以及兩旁草木外,一個人影都看不到,心裡越發的戒備,莫非,陳飛宇真的對自己圖謀不軌?忍不住開口問道:“飛宇,咱們究竟要去哪裡,待會兒夢夢要是找不到我,一定會擔心的,要不……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

隻是,在防備陳飛宇的同時,她內心升起一陣驕傲之意,哼哼,好你個陳飛宇,口口聲聲嫌棄本姑娘,現在還不是對本姑娘動了心?男人果然都是口是心非的大豬蹄子!

陳飛宇輕瞥她一眼,玩味地道:“我說過了,隨心所欲,信步所至,走到哪裡算哪裡,這裡很偏僻,說不定會有野獸,你要是覺得這裡偏僻害怕的話,現在就回去吧。”

“切,本姑娘會害怕?開什麼玩笑?”紅依菱挺挺胸膛,道:“好歹本姑娘也是‘合氣期’的武道強者,要是遇到猛獸,說不定你跑得比本姑娘還要快。”

合氣期?武道強者?

什麼時候合氣期的人,也能稱為武道強者了?

陳飛宇輕笑一聲,知道紅依菱是在暗示自己,讓自己不要趁機對她心懷不軌,他也懶得拆穿,問道:“對了,你對這次武家舉辦的中醫大賽瞭解多少?”

紅依菱想了想,沉吟道:“我也是第一次來參加武家的中醫大賽,不過據我所知,這次武家所邀請的人數,要遠遠超過前幾屆,基本上,中月省凡是能夠叫得上名號的中醫世家,都在受邀之列。

例如河福市的林家、密川市的張家,還有安華市的權家等等,而且根據我的猜測,這次武家既然邀請了這麼多家族,那拿出來的獎勵品,肯定非常豐厚……”

說到這裡,紅依菱苦笑了一聲,道:“不過,根據以往的情況來看,每次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都是他們武家的種子選手,所以獎勵雖然豐厚,但頂多隻是個噱頭,跟我們這些世俗社會的中醫世家冇什麼關係。”

陳飛宇點點頭,道:“那這麼說來,我會打破紀錄,成為第一位取得中醫比賽冠軍的外人?”

“你……”紅依菱像是聽到了十分可笑的笑話,忍不住停下腳步,長大櫻桃小嘴,吃驚地望著陳飛宇。

“怎麼,我的自信嚇到你了?”陳飛宇挑眉問道。

紅依菱這才反應過來,咯咯嬌笑,拍了下陳飛宇的肩膀,道:“我知道你醫術很厲害,但是你再厲害,頂多隻能在這場中醫大賽中揚名,想要贏得冠軍,是絕對不可能的。”

“哦?為什麼?”

“哎呦我的傻弟弟,你竟然還問為什麼?”紅依菱笑得更加開心,伸手在陳飛宇臉上摸了一把,嬌俏道:“你的醫術水平雖然高的超乎我的意外,可是武家畢竟傳承了近千年的醫道底蘊,有很多市麵上看都看不到的珍貴醫典和藥方,甚至有很多醫典和高深理論,我們平時接觸都接觸不到,你單單憑藉著神奇的鍼灸方法,是冇辦法取得冠軍的。

再說了,這裡可是武家的主場,中醫比試大賽也是武家舉辦的,武家既是選手又是裁判,你再厲害,也是不可能贏的。”

陳飛宇自信地道:“如你所說,比賽規則由武家製定,可是你並不知道,我陳飛宇專門踐踏規則,這場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我勢在必得。”

紅依菱愣了下,隨即搖搖頭,陳飛宇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狂妄,這種性格,真不知道他是怎麼長大的,難道就冇有人看他不爽,把他給打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