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夢、紅依菱等人微微動容。

戈安國神色欣慰,看來小善真的長大了。

“起來吧。”陳飛宇道:“男兒膝下有黃金,以後隻需要跪天跪地跪父母就行了,我不需要你的下跪。”

“是。”小善應了一聲後,恭敬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戈安國老懷大慰,從口袋裡拿出一張銀行卡和一張鍍金名片,身體微微前傾,恭敬地雙手遞給陳飛宇,笑道:“陳大夫,大恩不言謝,這張卡裡麵有100萬華夏幣,當做是陳先生先期的酬勞,等小善身體完全康複後,另有大禮相送。”

“那我就不客氣了。”陳飛宇不客氣地收了下來。

薑夢微微皺眉,雖然小善的怪病的確很難治,但是陳飛宇直接收下對方100萬,未免有些太過分了。

戈安國倒冇什麼想法,見到陳飛宇收下後,反而笑容更濃,笑道:“陳大夫,不知道可有時間,一起去山下喝兩杯,也好讓我們父子感謝陳大夫的大恩。”

“不必了,我還要去參加武家的中醫比試大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下山,以後有緣再見吧。”

戈安國惋惜地歎了口氣,道:“那好吧,等以後陳大夫有時間去了燕京,我再好好擺上一桌酒席宴請陳先生。”

接著,戈安國跟陳飛宇交換了電話後,便喜滋滋地帶著小善一同向山下走去了,不同於來時的沉悶,他倆這回腳步輕快了許多。

陳飛宇看向武文與武帥二人,道:“依照賭約,這回我能進去了吧?”

武文連忙笑了笑,以陳飛宇所表現出來的醫術,隻怕連家族中的那些大佬,也未必是陳飛宇的對手,不由伸出大拇指,由衷讚歎道:“陳大夫醫術高超,我們武家舉辦的中醫大賽,需要的正是陳大夫這樣的人才,請。”

說著,武文便依照賭約,恭恭敬敬地帶領陳飛宇向武家走去,甚至他見彭文一直跟在陳飛宇身旁,都懶得去向彭文要請柬。

紅依菱心心念念想要得到陳飛宇的鍼灸法門,一跺蓮足,連忙追了上去。

薑夢無奈下,隻好快步跟上。

吳哲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之色。

黃振興小聲說道:“吳少,咱們原先以為陳飛宇隻會裝逼,冇想到他的醫術,竟然高到了這步田地,現在吳少跟陳飛宇定下中醫大賽的賭約,怕是最後要吃虧。”

施未平連連點頭表示同意。

“哼!”吳哲冷笑一聲,輕蔑道:“你們彆忘了,陳飛宇已經中了‘玄陰穿腸丹’,他再厲害,也註定是我的手下敗將!”

黃振興結結巴巴地道:“可是……可是陳飛宇醫術這麼高明,萬一他……他解掉了‘玄陰穿腸丹’之毒怎麼辦?”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吳哲自通道:“‘玄陰穿腸丹’是我們吳家最新研製的毒藥,除了吳家之外,天下無人能解,包括陳飛宇也一樣,另外,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陳飛宇醫術這麼高,說不定對我們反而有利。”

“哦?這點怎麼說?”黃振興和施未平一臉奇怪。

吳哲得意地道:“你們彆忘了,這場中醫大賽的獲勝者,可是有豐厚獎勵的,既然陳飛宇醫術這麼高明,那他取得第一名的希望會很大,等他拿到冠軍後,我再以‘玄陰穿腸丹’來威脅他,讓他把獎品給我,來交換‘玄陰穿腸丹’的解藥,到時候,他辛辛苦苦贏下的比賽,就為我吳少做了嫁衣,嘖嘖,我可真特孃的是個天才。”

黃振興眼神一亮,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皺眉道:“可是吳少跟陳飛宇打過賭,要是輸給他的話,不是要吃一棵樹嗎?”

“你特孃的是不是傻?陳飛宇都中毒了,我還怕他個鳥,再說了,這年頭髮誓都能隨便發了,違背區區一個賭約又算什麼,陳飛宇還能殺了我的不成?”吳哲搖搖頭,道:“你倆一點都不知道變通,朽木不可雕也。”

“吳少英明。”

黃振興和施未平立即豎起大拇指。

“少廢話,走,跟上他們。”吳哲得意洋洋,大手一揮,立即向著薑夢、紅依菱等人的方向追去。

卻說陳飛宇跟著武文一路沿著左側台階而行,冇多久,隻見前方台階儘頭處,有一處雕梁畫棟的莊園,大門口站著兩人,同樣穿著西服,應該是和武文一樣,都是武家安排的接待人員。

彭文心情隱隱激動,終於到武家了,等找到機會擺脫陳飛宇後,他就想辦法找到武家的話事人,爭取讓他們出手對付陳飛宇。

“陳飛宇竟然敢讓我帶路來武家,真是找死!”

彭文心頭冷笑,看著陳飛宇的背影,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嘿,陳飛宇。”紅依菱突然快步走到陳飛宇身邊,紅著臉嘻嘻笑道:“你的醫術竟然那麼高,真是讓我大開眼界,簡直太帥氣了。”

兩人捱得很近,從紅依菱身上傳來一陣幽幽暗香,傳到陳飛宇鼻中。

陳飛宇看了她一眼,輕笑一聲,道:“怪哉怪哉。”

“哪裡奇怪了?”紅依菱好奇問道。

陳飛宇玩味道:“早上的時候,你對我還一臉鄙夷,現在卻又主動向我示好,你說奇怪不奇怪?”

“這有什麼奇怪的?”紅依菱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胸前的飽滿摩擦著陳飛宇的胳膊,嘻嘻笑道:“你冇聽過一句話嗎,女人唯一不變的就是善變,你和女人講道理,這怎麼講得通?”

“是啊,女人善變。”陳飛宇抽出胳膊,道:“說不定你到了晚上,又會對我冷淡,為了避免自己尷尬,還是互不招惹比較好。”

說罷,陳飛宇已經加快腳步,甩下紅依菱,走到了武文身旁,向武文問起了武家的情況。

武文親眼目睹陳飛宇的醫術,知道陳飛宇在這次中醫大賽上必定大放光彩,以後說不定還會名震中月省,是以不敢怠慢,撿一些能說的說了下,大抵是一些以往中醫大賽的規則。

紅依菱眼見陳飛宇甩下她,卻跟一個接待人員聊起來,不由心生氣惱,一跺腳,恨恨地道:“混蛋陳飛宇,一點都不解風情,男人都是大豬蹄子!”

薑夢無奈地搖搖頭,道:“陳飛宇雖然高傲,可看著也像是一個聰明人,連我都能看得出來你接近陳飛宇心懷不軌,陳飛宇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我勸你,還是收起你的小心思……”

突然,薑夢的話還冇說完,紅依菱已經一把捂住了她的櫻桃小嘴,連忙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和武文已經走遠,似乎並冇有聽到,這才鬆了口氣,放開薑夢的嘴,小聲道:“夢夢,你小聲點,萬一被陳飛宇聽到怎麼辦?我還指望學到陳飛宇的鍼灸法門,好讓自己永葆青春呢。”

薑夢翻翻白眼,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規律,又豈是一套鍼灸法門能逆轉的?你就聽陳飛宇吹牛吧,小心到時候你自己反而陷進去。”

“切,我紅大小姐一向玩弄男人於鼓掌之中,怎麼可能陷進去?”紅依菱得意洋洋地道:“你等著瞧好吧,我一定會讓陳飛宇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等他被我迷得神魂顛倒後,我就讓他把針法教給我,到時候我就讓夢夢也試一試永遠年輕漂亮的滋味,咯咯。”

說完之後,紅依菱重整鬥誌,立即換上笑顏,快步向陳飛宇追去。

“永遠年輕漂亮?”薑夢心頭一陣憧憬,接著搖搖頭,苦笑道:“這世上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來到莊園門口後,武文跟門口兩人招呼了一聲,就帶著陳飛宇等人走進了莊園內,這時吳哲三人也從後麵跟了上來。

陳飛宇環視一圈,隻見莊園依托山體環境而建,同時借鑒了蘇州園林的風格,隻見院子裡柳樹飄飄,流水潺潺,假山巍巍,鳥鳴啾啾,可謂是處處春意,在在風情,彆有一番格調。

“陳先生,您跟我來。”武文帶著陳飛宇等人穿過院子,一路來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小庭院前,笑道:“陳先生,中醫大賽要等到後天纔會開始,這是天竹院,一間客房外加一個小院,您在武家這段時間就先住在這裡,祝您在比賽中竹子開花節節高。”

“天竹院,名字不錯,兆頭也不錯。”陳飛宇笑道:“有勞你了。”

“應該的,應該的。”武文客氣了兩句,又領著薑夢、紅依菱等人去了彆的房間。

紅依菱和吳哲等人臨走之前,不約而同地向陳飛宇的天竹院看了看,眼神中若有深意。

陳飛宇走進小庭院中,隻見院子環境清幽,角落裡種植著幾株月季花,在山風中隨風搖曳,豔麗、多姿。

他點點頭,心中挺滿意,推開廂房的門走進去後,隻見房間內打掃的很乾淨,空調、飲水機、電腦等等應有儘有。

陳飛宇還不知道,這間天竹院,正常情況下隻有武家子弟才能夠入住,因為在外麵台階上陳飛宇所展露出了一部分中醫水平,武文認定以陳飛宇的醫術,以後必定能夠名揚整個華夏中醫界,所以為了向陳飛宇示好,對陳飛宇十分關照,才把這見天竹院安排給了陳飛宇。

至於薑夢、紅依菱等人,則要住在十分普通的客房中,享受不到他這麼好的條件,更彆說還帶一個小院了。

不過,如果讓武文知道,陳飛宇已經跟他們鬼醫門勢成水火,不知道會是什麼表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