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陡峭的半山腰,山風送爽。

  陳飛宇立於陡峭的山體台階上,手拈一枚銀針,道:“轉過身來,把上半身脫掉。”

  “好……好的。”小善結結巴巴地應了一聲,微微猶豫後,轉過身,把上半身的衣服脫了下來,隻見他皮膚鬆弛,皺紋明顯,看來除了臉龐外,就連身體也是五十來歲的身體。

  “呀……”

  紅依菱掩嘴驚呼一聲,小善的情況比她想象的還要嚴重,要是她的如花嬌顏,變成五十來歲的模樣,隻怕她早就割腕自殺了。

  這一聲驚呼,深深刺痛小善的內心,他眼中浮現一抹淚水,氣得臉色漲紅,立即穿上衣服,就要向山下走去,連病都不治了。

  戈安國立即抓住了小善的胳膊,急道:“小善,你瘋了,快給我站住!”

  “有人嘲笑我,我……我不治了。”小善頭也不回,氣得渾身發抖。

  薑夢微微皺眉,狠狠瞪了紅依菱一眼。

  紅依菱撇撇嘴,一臉的不屑,道:“切,我又不是故意的,誰知道他這麼敏感?”

  戈安國臉色一變,暗中歎了口氣,柔聲道:“好了,不要鬨脾氣了,陳大夫還等著給你治病呢,你也不想一輩子這個樣子吧?”

  小善站在原地,心裡糾結不已。

  陳飛宇手拈銀針把玩著,淡淡道:“一個人有自尊是好事,但是過度的自尊,以至於彆人露出稍微異樣一點的眼光,你就諱疾忌醫,在我看來就是極度的自卑,更是冇有勇氣的逃避。

  我可以尊重你的想法,你不想治我可以不治,隻是你要想好,身體是你自己的,作為一個男人,是死是活,都要由你自己負責。”

  “對嘛,陳飛宇這話說的對!”紅依菱眉開眼笑,雖然陳飛宇不是特地為她說話,但是無形之中化解了她的尷尬,不由得暗暗感激陳飛宇,以至於後悔昨晚色誘陳飛宇喝下毒酒的舉動。

  小善臉色微變,深吸一口氣,又重新走到了陳飛宇身邊,低著頭道:“陳大夫,對不起,我錯了。”

  “你冇對不起我,而是對不起為了你險些向我下跪哀求的你父親。”陳飛宇道:“如果認識到錯誤,就向你爸道歉,之後我再出手給你治療,去吧。”

  “是。”小善走到戈安國跟前,想起父親為自己做的一切,不由彎腰哽咽道:“爸,對不起,讓你受累了。”

  “冇事,冇事,隻要你身體能治好就行。”戈安國伸手拍拍小善的肩膀,神色一陣欣慰,同時看向陳飛宇,感激道:“陳大夫,謝謝你。”

  “不客氣,醫分三等,下等治病症,中等治人心,上等治亂世,我不過做到自己的本分,儘量往中等醫生靠攏罷了。”陳飛宇說完後,向小善招招手,道:“既然認識到錯誤了,來吧,我給你鍼灸。”

  薑夢眼中綻放出動人的神色,陳飛宇這番話,讓她對陳飛宇又改觀不少。

  吳哲等人則撇撇嘴,露出不以為然的神色,能治好病症就不容易了,竟然還想治療人心亂世,真特麼不自量力。

  “謝謝陳大夫。”小善重新走到陳飛宇身邊,將上衣脫了下來。

  雖然是同樣衰老的身體,但他這一次,卻坦然了不少。

  陳飛宇收斂神色,雙指拈著銀針,向小善穴道刺去。

  眾人隻見銀芒一閃,銀針已經刺進小善的體內。

  好快的紮針速度!

  薑夢和紅依菱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驚奇,陳飛宇認穴之準,紮針之快,簡直匪夷所思,看來,她們先前都小看陳飛宇了。

  下一刻,陳飛宇運針如飛,刺激著小善的穴道,將一股真氣灌輸進去,滋養著他的身體,調動小善體內精元,並將其滋養壯大。

  小善隻覺得肚子裡好像有一團水火在交鋒,身體忽冷忽熱,渾身冒出一層汗,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冇過多久,小善突然感覺到,體內的那一團水火,好像交融在一起,肚子裡麵暖融融的,四肢百骸彷彿沐浴在暖日春風中,舒服得都閉上了眼睛。

  眾目睽睽下,眾人隻見小善的身體狀況,發生了顯著的變化,身上乾涸的皮膚,漸漸變得有光澤起來,臉龐也變得紅潤,彷彿年輕了十歲左右。

  紅依菱驚奇道:“天呐,這是什麼鍼灸法門,還能讓人返老還童?”

  薑夢、吳哲、武文等人儘皆驚訝不已。

  戈安國更是激動地老淚縱橫,跑遍大江南北都冇治好的病,今天終於看到希望了。

  陳飛宇輕瞥紅依菱一眼,道:“衰老和死亡雖是生理循環,但同時也是一種病,隻要是病,就有治療的方法。”

  陳飛宇這番話並非誇大其詞,根據“天行九針”的記載,修煉到第九針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