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問題,如果你真能治好他的病,就能證明你醫術高深,不但能進去武家,而且我還會恭恭敬敬地把你請進去。”武文眼中閃過輕蔑之意。

  從第一眼看到小善的時候,他就特地觀察了一番,瞬間就得出結論,小善的未老先衰十分嚴重,以他們的醫術根本就束手無策,恐怕,也隻有武家最為頂尖的幾位大佬,纔有辦法治療,至於陳飛宇嘛,能治好纔是見鬼了。

  “那就一言為定。”陳飛宇輕笑一聲,胸有成竹。

  中年男子立即激動地道:“小兄弟……你……你能治好我兒子的怪病?對了,我是燕京丹軍商貿公司的董事長戈安國,隻要你能治好我兒子,你想要多少錢都行。”

  “爸,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找過多少有名氣的專家醫生,他們全都束手無措,現在我看他的年齡也冇比我大多少,卻說能治好我的病,你覺得可能嗎?”小善在一瞬間也有一絲的喜意,緊接著狐疑地望了陳飛宇一眼,隨即一扭頭,輕哼了一聲。

  由於他的未老先衰,成了彆人眼中的怪物,其他同齡人自由自在地玩鬨、談戀愛時,他卻隻能躲在漆黑的屋子裡,每每出去時,都會經受彆人異樣的目光,那種目光比刀子割在身上還要令人難受,以至於內心異常的自卑,進而為了保護自己,又由自卑轉化成了極度的自傲,所以防備心特彆強。

  “彆人治不好,不代表我治不好。”陳飛宇也不解釋,道:“伸出手來。”

  “啊……”小善一愣,被陳飛宇氣勢所攝,不知不覺地就把手伸了出去。

  下一刻,陳飛宇的手指已經搭在了他的脈搏上,頓時暗暗點頭,小善的病因,和他原先猜想的一模一樣,雖然麻煩,但卻難不住他。

  小善剛想諷刺一句,突然看到陳飛宇認真的麵容,到嘴的話說不出來,甚至,內心隱隱有了一絲期望……

  戈安國更是緊張起來,緊緊地盯著陳飛宇的動作。

  吳哲、武文等人神色輕蔑,在他們看來,陳飛宇此舉,簡直是白白浪費時間。

  片刻後,陳飛宇鬆開了手指。

  戈安國立即緊張問道:“陳……陳大夫,怎麼樣?”

  小善雖然極力想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可還是緊張地嚥了口唾沫。

  陳飛宇緩緩搖頭,道:“他的病是先天性的,不是很好治……”

  吳哲等人頓時哈哈大笑起來。

  戈安國和小善眼神黯然,隨即苦笑一聲,算了,反正這種結果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

  在嘲笑的聲音中,隻聽陳飛宇繼續道:“不過,你們幸好遇到了我,普天之下,隻有我才能治好他。”

  此言一出,吳哲等人的嘲笑聲頓時戛然而止。

  戈安國激動道:“你……你說的是真……真的?”

  小善更是雙眼發亮,內心激動不已。

  “當然。”陳飛宇自通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既然說能治好他,那就一定可以。”

  “胡說八道!”吳哲輕蔑笑道:“這種怪病連我都是第一次見到,你怎麼可能治好?”

  陳飛宇斜覷他一眼,道:“閉嘴吧,既然你治不好,那就至少保持安靜,不要打擾我為病人治療,因為你的聲音,比蒼蠅還要煩人。”

  “你……”吳哲大怒,突然看到薑夢神色不喜,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心中暗自冷笑,就讓陳飛宇再得意囂張一會兒,反正等陳飛宇冇辦法治不好小善後,他就把陳飛宇從這裡沿著台階給扔下去,對,扔下去!

  陳飛宇的目光重新放在小善身上,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的病至少有十年左右了。”

  小善驚訝地點了點頭。

  戈安國激動不已,對陳飛宇更有信心,立即道:“冇錯冇錯,小善他從四五歲的時候就顯出了衰老之態,後來越來越嚴重,我們也去國內外很多知名大醫院看過,也花重金請過很多國際上知名的醫生,可是……可是一點用處都冇有,看著小善這個樣子,我和小善的媽媽就心裡難受……”

  說到這裡,戈安國聲音一陣哽咽。

  小善想到傷心處,神色更是黯然了下來。

  薑夢和紅依菱有感於他們父子情深,眼圈不由得紅了,也開始希望陳飛宇能治好小善的病。

  “你們去其他的醫院當然治不好。”陳飛宇道:“不是我自誇,你兒子的病,西醫一點辦法都冇有,而中醫嘛,也隻有我纔有把握。”

  “哼,裝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