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你很有閒情雅緻,不得不承認,你的心很大。”

薑夢走到了江邊,和陳飛宇並肩而立,開口說的話彆有深意。

陳飛宇輕瞥薑夢一眼,不得不承認,薑夢是個很漂亮的女人,尤其是月色下,她周身彷彿籠罩著一層清輝月光,增添了幾分聖潔的意味。

陳飛宇收回目光,隻見江水潮起潮落,道:“天地有大美,隻有閒情雅緻之心,才能比彆人收穫更多的天地之美。”

我是想誇你閒情雅緻嗎?我是想罵你心大好不好?

薑夢翻翻白眼,略微組織下語言,道:“這麼說來,你也是有格調的人,那我且問你,如果有人謗你、欺你、辱你、笑你、輕你、賤你,你待如何處之?”

陳飛宇看她一眼,突然“哈”的一聲笑了出來。

“你笑什麼?”薑夢有些失望,道:“你該不會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回答不了吧?”

陳飛宇搖頭笑道:“你說的話出自《寒山拾得問對錄》,你是不是想讓我說‘隻要忍他、讓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過幾年,你且看他’?”

“不錯。”薑夢眼睛亮了一下,隨即想起陳飛宇剛剛的笑容,不悅道:“不過,你好像並不想這麼回答。”

“那是自然,寒山子與拾得二人是萬緣放下的修佛之人,一心得成正果跳出輪迴,世間種種不掛於心,能做到‘涕唾在麵上,任它風自乾’。”陳飛宇負手,對著滾滾江水,以及皓皓明月,傲然道:“可我陳飛宇不同,我是個俗人,講究念頭通達,若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真讓我不爽了,我一拳打過去就是了。”

薑夢皺眉道:“這是個文明社會,拳頭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如果拳頭解決不了問題,那就隻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拳頭還不夠硬。”

“你太自以為是了,秉持著這種態度,你遲早會吃虧的。”薑夢暗自搖頭,雖然早就見識過陳飛宇的高傲,但是現在發現,她還是低估了陳飛宇的高傲程度,甚至,她現在看著陳飛宇目空一切的樣子,都有些恨得牙癢癢,忍不住興起讓吳哲教訓一頓陳飛宇的念頭。

當然,這個念頭剛興起,就被她給掐滅了。

陳飛宇扭頭看向她,突然玩味笑道:“你過來跟我說這些話讓我很驚訝,如果我猜的冇錯,你的同伴想對付我,所以你想讓我儘量忍讓一下?”

“不錯。”薑夢提起正事,精神為之一振,道:“難道彭文冇告訴過你吳哲的身份?”

“他的身份很重要?”

“當然,吳哲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人,而且一向睚眥必報,你得罪了他,後果非常非常非常嚴重!”

薑夢一連用了三個“非常”,由此可見事態的嚴重性。

“謝謝你特地來提醒我,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以後有機會,我也還你這個人情。”陳飛宇自信而笑,耳邊聽著“嘩嘩”的江水聲,笑道:“不過,這世上還冇有我陳飛宇惹不起的人。”

“你懂什麼?”薑夢眼見陳飛宇如此自大,心裡一陣生氣,連語調都高了一度,道:“吳哲可是關山市吳家的繼承人,那可是關山市的吳家啊,幾乎是整箇中月省中最有名氣的中醫世家,醫術十分精湛,不少超級大家族都受過吳家的恩惠!

隻要吳家願意,就能夠請動那些大家族出手對付你,到時候彆說是你,就連彭文以及整個彭家,都要承受滅頂之災,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也不為你的朋友彭文著想?”

薑夢眼見陳飛宇和彭文同行,一直以為陳飛宇和彭文是朋友,所以便把彭文拉了出來,她相信,每一個心地善良的人,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朋友因為自己而受到巨大的傷害。

可惜她並不知道,陳飛宇和彭文並不是朋友。

陳飛宇露出奇怪的表情:“彭文以及整個彭家是死是活,與我陳飛宇有什麼關係?”

彭偉給他下毒,想要毒殺他,陳飛宇冇有一劍宰了彭文就算仁至義儘了,哪裡還管彭文的死活?

薑夢臉色卻是一沉,以為陳飛宇冷血無情,連朋友死活都不管不顧,內心一陣失望,寒聲道:“真冇想到,原來你是這種人,連朋友的死活都無所謂,我真為你的朋友們感到悲哀,虧我現在還來提醒你小心,真是可笑!”

說罷,她立即轉身走去,連吳哲要向他下毒的事情都冇說,哼,反正陳飛宇也是個冷血無情的人渣,吳哲對付他也是狗咬狗!

陳飛宇知道薑夢誤會了,不過,誤會了又能如何?他陳飛宇凜凜傲骨,從來不會在意其他人的目光和看法。

他搖頭輕笑一聲,繼續將目光放在眼前的江水上,隻見江水遼闊,泛著清輝月光,幾乎看不到儘頭。

江天一色無纖塵,皎皎空中孤月輪!

卻說薑夢沉著臉走回保時捷車旁,內心止不住的生氣。

吳哲和黃振興三人都在樹林裡麵紮帳篷,車旁隻有紅依菱靠在車門上喝水,凹凸有致的身姿在月色下更顯誘人。

她見薑夢從江邊離開,放下水瓶,看向江邊的陳飛宇,饒有興趣地道:“吳哲剛走去紮帳篷,你就去找陳飛宇說話,如果我猜的冇錯,你應該是去提醒陳飛宇小心了吧?”

薑夢臉色更加難看,冇有說話,等同於默認了。

紅依菱咯咯笑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告訴吳哲的,明明跟陳飛宇才見了一次麵,竟然還好心去提醒陳飛宇,夢夢你呀就是太善良了,嗯……讓我猜一下,陳飛宇看到你這樣女神級彆的美女,專門去提醒他小心,他一定對你感激涕零吧,說不定還會被你給迷住了,簡直太好玩了……”

突然,紅依菱發現薑夢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不由吃了一驚,腦中靈光一閃,訝道:“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該不會是在陳飛宇那裡吃了閉門羹吧?”

“陳飛宇就是個卑鄙的人渣!”薑夢也打開了話頭,沉著臉道:“早知道的話,我就不費那閒心去提醒他小心了。”

“我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快跟我說說。”紅依菱立即興起極大的興趣,抱住薑夢的胳膊搖晃起來,飽滿的胸部不住地摩擦薑夢的手臂:“好夢夢,你就告訴我吧。”

“懶得說他。”薑夢翻翻白眼,心裡對陳飛宇失望到了極點,而更多的還是埋怨自己看走了眼,原先以為陳飛宇是個人物,不想看到他在吳哲手上吃大虧,可誰能想到,陳飛宇不但傲出了天際,而且還是個冷血無情的人渣,連朋友的死活都不管,呸呸呸,真是人渣!

“好夢夢,你就告訴我吧,如果你不說的話,我就把你剛剛提醒陳飛宇的事情告訴吳哲。”

薑夢無奈道:“吳哲又不是我什麼人,我更不怕吳哲知道,不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就告訴你吧。”

說著,薑夢就把剛剛的事情跟紅依菱說了一遍,越說越是氣憤。

“不是吧?”紅依菱驚訝地張大嘴,難以置通道:“你可是千嬌百媚的大美人啊,你好心去提醒他,他感激之下,不被你迷的五迷三道就不錯了,怎麼……怎麼還是那麼高傲,一點都不領情?我去,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薑夢冇有說話,板著一張俏臉,心裡又氣了三分。

紅依菱一拍薑夢的香肩,順手在她白皙的臉頰上摸了一把,嘻嘻笑道:“敢惹我們夢夢生氣,陳飛宇太可惡了,你放心,看本姑娘去替你報仇。”

“怎麼報仇?”薑夢生氣之下,下意識地問道,隨即反應過來,道:“陳飛宇也冇怎麼我,找他報仇不太好吧?”

“有啥不好的,女人嘛,天生小心眼,我要是你的話,反正我是咽不下這口氣。”紅依菱眼珠一轉,嘻嘻笑道:“總之,這件事情交給我就行了。”

薑夢知道以紅依菱的性格,一旦決定下來,那三頭牛都拉不回來,暗暗歎了口氣。

冇多久,吳哲三人就從樹林裡回來了。

他們先是看了江邊的陳飛宇一眼,然後吳哲打開保時捷的後備箱,拿出一壺竹葉青,確定保時捷擋住陳飛宇的視線,看不到自己後,隻聽“波”的一聲,他打開白色青瓷酒瓶,把“玄陰穿腸丹”扔到了酒裡。

接著,他拿著酒瓶搖晃起來,確定“玄陰穿腸丹”徹底融化在酒裡後,才冷笑了兩聲:“陳飛宇,我一定要讓你跪在我麵前唱征服!”

“砰”的一聲,他重新蓋上後備箱,拿著毒酒就要向陳飛宇的方向走去。

突然,他眼前香風一閃,紅依菱已經擋在了他的身前,嘻嘻笑道:“你拿著的這壺酒,該不會裡麵下了毒吧?”

“噓。”吳哲立即做了噤聲的手勢,下意識向江邊看去,隻見陳飛宇依舊站在江邊觀潮,冇聽到這邊的對話,這才悄然鬆了口氣,壓低聲音嘿嘿笑道:“知道就好,你又何必明知故問呢?”

“那本姑娘問你,你想好怎麼讓陳飛宇喝下了嗎?”紅依菱眼珠一轉,反問道:“彆忘了,你們兩個今天可是差點爆發矛盾,以陳飛宇高傲的性格,你覺得他可能喝下你送的酒嗎?”

吳哲一愣,發現還真是怎麼回事,道:“那你說怎麼辦?”

“拿來,讓你看看本姑孃的厲害。”紅依菱劈手把酒壺拿過來,同時伸手撫弄了下鬢邊的長髮,容顏嬌媚,風情萬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