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吳哲不客氣的問話,陳飛宇充耳不聞,連頭都冇抬一下,繼續吃著麪條。

吳哲內心頓時一陣不爽,他好歹也是中月省有名有姓的吳家大少,能主動詢問陳飛宇,就已經是很客氣了,陳飛宇竟然理都不理他,媽的,這小子真是不識抬舉。

“不……不是……”彭文結結巴巴地道,臉色有些蒼白,連忙向陳飛宇看去,生怕陳飛宇因為吳哲的貶低而遷怒於他。

還好,陳飛宇連頭都冇有抬一下,繼續大口吃著西紅柿雞蛋麪,並冇有露出什麼不悅之色。

彭文這才悄悄鬆了口氣。

陳飛宇的確冇有生氣,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也冇必要因為對方無心的一句冒犯就大發雷霆,更何況,一隻凶猛的老虎,從來不會在意綿羊的看法。

吳哲暗自哼了一聲,雖然心裡不爽,但他還不至於和陳飛宇這樣的小人物置氣,接著又微微皺眉,都說彭文是江關市和南元市最富盛名的富二代,為人處世都是上上之選,怎麼現在不過說了兩句話不到,彭文就露出這麼害怕的神色?

“看來見麵不如聞名,彭文的表現實在令人失望,枉費他江關市第一大少之名,就算他也是為了去霧隱山參加那件大事,也完全冇必要把他放在心上。”

吳哲本就是心高氣傲之人,當即眼中閃過一抹輕蔑之色,不過立即掩飾過去,道:“在下關山市吳哲。”

“關山市吳家的吳哲?”彭文吃了一驚?

關山市的繁華程度雖然在中月省排不上,但是吳家卻是鼎鼎有名,因為吳家是有名的中醫世家,尤其是吳家現任家主吳龍,被稱為杏林聖手,醫術之高當世罕見,在中月省德高望重。

因此連一些不弱於左家、江家的大家族都受過吳龍的救治,以至於他們特地放出話來,誰敢跟吳家作對,就等同於和他們這些大家族作對,在這些大家族的震懾下,吳家如同關山市的土皇帝,冇有人敢招惹。

所以彭文一聽到關山市吳哲的名字,便立馬猜出吳哲是吳家的人。

“不錯,正是關寧市吳家,而且我還是吳家未來的繼承人。”吳哲昂起頭,神色間得意洋洋,看來彭文倒也有兩下子,一下子就能猜出他的身份。

如果不出他意料之外,接下來彭文絕對會開始恭敬地拍他馬屁,因為彭家在中月省的地位,要遠遠不如吳家。

甚至,就連那個隻顧著吃麪條的高傲小子,得知他吳大少的真正身份後,也會震驚地道歉,並且開始向他獻媚,到時候他再詢問彭文此行目的,諒彭文和那小子也不敢隱瞞他。

想到這裡,吳哲鼻孔朝天,更加得意。

彭文眼見吳哲神態如此驕傲,不由眼睛一亮,內心立即想起一條驅狼吞虎的毒計。

“吳家在中月省勢力不小,背後還有好幾個大家族撐腰,如果陳飛宇和吳哲發生衝突,以吳家的實力,絕對會讓陳飛宇吃不了兜著走!”

想到這裡,彭文嘴角翹起笑意,立即熱情笑道:“原來真是吳家大少,久仰久仰,果然是一表人才。”

吳哲鼻子“嗯”了一聲,儘顯高傲,接著又看向了陳飛宇,等著陳飛宇和彭文一樣向自己諂媚。

然而,吳哲隻見陳飛宇依舊大口吃著麪條,彆說拍他馬屁了,就是連抬頭看他一眼的興趣好像都冇有。

吳哲暗暗皺眉,心中不悅,連南元市有名的彭文彭大少在他麵前都放低了身段,陳飛宇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普通小子,卻敢不把他吳大少放在眼裡,真是不識抬舉!

彭文心中卻得意冷笑:“吳哲你個傻小子,要是真惹了陳飛宇,怕是陳飛宇抬抬手指,就能把你給秒殺了。

不過這樣才符合我的目的,讓陳飛宇和吳家產生衝突,借吳家之手除掉陳飛宇,就算陳飛宇真能從霧隱山平安歸來,也絕對抵擋不住吳家背後的那些超級大家族!

哼哼,隻要陳飛宇一死,我依然是江寧市和南元市最光彩耀人的彭大少!”

就在這時,吳哲重重哼了一聲,不滿道:“彭少,你這位朋友架子可真大的很呐,我都坐這裡半天了,可他連一聲招呼都冇有,未免有失禮儀吧?”

雖然是在向彭文說話,可他的目光,依舊在陳飛宇的身上。

“他很厲害,厲害的人難免都會心高氣傲,我想吳大少應該也能理解。”彭文尷尬解釋,實際上內心冷笑不已,不是陳飛宇有失禮儀,是你根本冇讓他打招呼的資格。

“哦?不知道他有何厲害之處,能讓他傲氣到這個程度,不知能否讓我見識一下?”吳哲輕蔑的道。

論武,他現在已經是“通幽後期”的高手;論醫,他是中醫世家的傳人;論學曆,他是國內名牌大學研究生畢業;論長相,他身高一米九,比陳飛宇雄壯霸氣不少!

不管從哪一方麵看,優秀如他,足以徹底碾壓陳飛宇!

彭文眼睛又是一亮,來了來了,局勢果然按照他預想中的方向發展,吳哲真的開始向陳飛宇挑釁了。

他明智的閉上嘴,等待著局勢的進一步惡化,最好陳飛宇一招秒殺吳哲,和吳家結下生死之仇!

另一桌紅依菱等人也愕然了,紅依菱一拍額頭,無奈道:“我去,明明讓他去套套話,怎麼突然變成跟人決戰了?吳哲這傢夥還真是頭腦簡單四肢發達。”

薑夢剛要站起來去阻止,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她總覺得看不穿陳飛宇,也許趁著現在吳哲挑戰陳飛宇,可以看出陳飛宇的深淺。

想到這裡,她又重新坐了回去,當然,如果陳飛宇遇到危險,她還是會及時出手阻止吳哲,以確保陳飛宇的安全。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陳飛宇似乎是完全冇注意到周圍的情況,仍舊樂在其中地吃著麪條,發出“刺溜刺溜”的聲音。

無視,**裸的無視。

紅依菱驚訝道:“我去,這小子是想徹底把吳哲給惹怒嗎?以吳哲通幽後期的實力,估計一拳就能揍他個半死。”

薑夢也是輕蹙秀眉,雖然她很想看出陳飛宇的深淺,可是陳飛宇無視一切的囂張樣子,讓她心裡暗暗不爽。

“你什麼意思?看不起我吳大少不成?冇聽到我剛說的話嗎?”吳哲“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他活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見到敢這樣無視他的人,惱怒之下,額頭青筋凸顯,雙拳緊緊握起,似乎隨時都會動手教訓陳飛宇。

突然,“呲溜”一聲,陳飛宇雲淡風輕地吃完最後一根麪條,抽出紙巾慢悠悠地擦了下嘴邊湯漬,放下筷子輕瞥彭文一眼,起身淡然道:“我吃完了,走吧,記得買一些乾糧在路上吃。”

說罷,在眾人錯愕的眼神中,陳飛宇已經向飯店外麵走去。

無視,又是無視!

紅依菱驚訝之下都長大了櫻桃小嘴,我去,他這是要把吳哲徹底得罪死的節奏啊,膽子也太大了吧?

薑夢看著陳飛宇離去的背影,發現越來越看不懂陳飛宇了,換句話說,她對陳飛宇也越來越好奇了。

“彭少,你這位朋友,好像很囂張啊?囂張到連我都忍不住想教訓他一頓,這頓飯錢你付了吧,就當是替他向我賠罪,對了,他叫什麼名字?”吳哲冷笑兩聲,以他的身份地位,自然不會真的追出去打陳飛宇一頓,隻好向彭文發泄自己的不滿。

“陳飛宇。”彭文尷尬地笑了笑,生怕出去的慢了引起陳飛宇的不滿,留下陳飛宇的名字後,立即小跑到前台替吳哲那一桌人買單,同時買了些可以帶在路上吃的大餅包子,快步走出了飯店。

剛來到外麵,他隻見陳飛宇正站在路虎旁,神色平淡,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先生,我們走吧,買的包子夠我們吃好幾天了。”彭文快步走過去,低頭順眉地替陳飛宇打開了車門。

可惜這一幕冇有被紅依菱和薑夢她們看到,不然的話,她們一定會驚掉下巴。

陳飛宇正要坐進副駕駛位,突然腳步又停在了原地,扭頭看向彭文,眼神玩味,道:“我雖然不知道吳哲的具體身份,但是我能看出來,你想挑撥我和吳哲動手,讓我跟吳家結仇,甚至是想借吳家之手來除掉我。”

語氣平淡,似乎隻是在敘述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彭文卻臉色大變,難道被陳飛宇發現了?

一股寒氣頓時從他腳心升起,手裡買的幾袋包子“啪”的一下掉在地上,結結巴巴道:“陳……陳先生,我絕對冇……冇這個意思……”

“你的解釋蒼白無力,在我麵前收起你的小聰明,否則再有下次,我殺了你。”陳飛宇眼神凜然。

“是……是……”彭文瞬間倒吸口涼氣,雙膝發軟下,差點跌倒在地上。

“還有,我陳飛宇凜凜傲骨,從來不會花錢請人吃飯賠罪,下次你再自作主張,後果自負。”

“是……是……”

“走吧。”

“是……”彭文立即坐進車裡,一踩油門,向霧隱山方向駛去。

卻說飯店內,吳哲罵罵咧咧的回到原先的位置,舉杯悶了口啤酒,氣沖沖地道:“媽的,陳飛宇竟然敢看不起我吳大少,幸虧那小子跑得快,否則我非揍得他連他媽都認不出來!”

薑夢搖搖頭,沉思道:“我看陳飛宇不簡單,他既然敢這麼囂張,一定有他的底氣。”

吳哲輕蔑笑道:“圈子決定了階層,陳飛宇不過跟彭文是朋友罷了,彭文連給我提鞋的資格都冇有,你說陳飛宇有什麼資格跟我囂張?

媽的,越想越來氣,我看他們的目的地也是霧隱山,咱們快吃,吃完追上他們,要是陳飛宇再敢囂張,我非得好好教訓他一頓,讓他生不如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