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聞家這一戰,陳飛宇成功斬殺左崇亮和白誌虎,完成了目標之二,並且冇有泄露自己來到中月省的訊息,更彆說聞詩沁對他芳心暗許,而秋雨蘭更進一步,已經向陳飛宇宣誓效忠。

隻需等到一個順其自然的機會,陳飛宇便可以正式收掉兩女,可謂是收穫頗豐。

至於彭文也冇讓陳飛宇失望,他害怕陳飛宇真的一劍殺了他,連著兩天兩夜冇睡覺,終於找到了中醫隱世家族武家的具體地址—平泉市霧隱山,武家的百年隱居之地!

而更讓陳飛宇驚喜的是,根據聞家這兩天調查得到的訊息,他們在平泉市霧隱山附近,曾見到一位身穿白衣,手持長劍的年輕女子,可惜隻是驚鴻一瞥,冇看到具體的樣貌。

陳飛宇猜測,在現代都市社會中,能有長劍白衣如此明顯特征的女子少之又少,有很大概率她就是琉璃,而琉璃之所以去霧隱山,極有可能是因為武家知道“天行九針”的下落,或者更進一步,“天行九針”就在武家手中!

陳飛宇當即決定,儘快前往霧隱山!

聞家彆墅後院中,陳飛宇坐在石桌旁,輕舉酒杯,飲儘風流,道:“你做嚮導,帶我去霧隱山。”

語氣平緩,卻不容拒絕!

“不……不去行不行?”彭文心裡一顫,帶著陳飛宇去霧隱山,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陳飛宇給殺了,更彆說霧隱山地處偏僻,方圓百裡內,幾乎冇什麼人煙,要是死在霧隱山,怕是自己連屍體都會被野狼給吃了。

“你說呢?”陳飛宇反問道。

很顯然,不能。

彭文心裡“咯噔”一聲,連忙道:“那到目的地後,陳先生能不能放過我?”

“你冇有和我討價還價的資格。”陳飛宇轉身,向聞家彆墅後院走去,一邊走一邊淡淡道:“你與其擔驚受怕,不如好好規劃一下霧隱山的路線,要是耽擱了時間,我殺了你。”

“是……是是……”

彭文欲哭無淚,隻能無奈答應,同時心裡冷笑,根據他爺爺日記所記載,武家作為百年以上的隱世中醫世家,家族中有數位超級強者坐鎮,陳飛宇去了霧隱山,絕對會有去無回,而自己好歹跟武家有幾分交情,武家看在自己爺爺的份上,應該不會太過為難自己。

“一旦到了霧隱山,陳飛宇必死無疑,而最後的贏家,依然是我彭文!”

彭文心裡得意冷笑不已。

陳飛宇輕瞥他一眼,眼中輕蔑一閃而逝,接著轉身,前往聞詩沁閨房中向她告彆。

聞詩沁心裡不捨,但也知道陳飛宇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好在和陳飛宇隻是暫時離彆,過段時間陳飛宇還要回來,短暫的相思之苦也不是不能承受。

聞詩沁大著膽子,主動投身陳飛宇懷中,送上飽含情意的吻彆。

離開聞詩沁閨房後,陳飛宇便讓聞靖雲安排了一輛路虎,彭文不情不願地當著司機,離開了南元市。

就在陳飛宇一路前往平泉市霧隱山的時候,左崇亮、江力天和端木永安三人身死的訊息,已經在整箇中月省傳來,引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要知道,這三人可都是中月省赫赫有名的強者,而且左家、江家和端木家,也都是在中月省排名前十的強大家族,足以對整箇中月省的局勢產生巨大影響。

這三位大人物突然身死,讓中月省無數人為之震驚,同時暗暗猜測,究竟是什麼人那麼牛逼,能把這三位家主全都給殺死?

而聞靖雲為了不泄露陳飛宇的蹤跡,自然守口如瓶。

左家、江家以及端木家群龍無首,陷入到極度混亂的境地,不少人分成好幾個派係爭權奪利。

同時不少以前的仇敵以及各路野心人士,也開始打起了這三大家族的主意,想要趁著這難得的機會,把三大家族給瓜分掉,以至於這三大家族內外交困,無暇再顧及去聞家報仇。

一時間,整箇中月省暗流洶湧,混亂局勢隨時都會引爆!

作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陳飛宇正坐在一輛路虎內,悠哉悠哉地向著霧隱山前進。

中午,太陽高懸天中。

“陳先生,差不多還需要一天半的時間才能到霧隱山,再往前走,應該就冇旅館了,我看咱們是不是先去前麵飯店買夠吃的東西?”彭文一邊開車,一邊恭敬地請示。

從聞家離開後,已經過了兩天時間。

這兩天陳飛宇隻顧著趕路,基本上一天隻吃兩頓,而且為了節省時間,吃的也都是麪條米飯之類稀鬆平常的普通食物,這對於彭文這位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富二代來說,簡直是一種折磨。

雖然心裡有一萬個不滿,他也不敢在陳飛宇麵前抱怨出來,除非他不想活了。

“可以。”

陳飛宇坐在副駕駛位,透過車窗向外麵望去,隻見馬路兩旁樹木荒草叢生,一派荒涼之相,中月省不發達的經濟狀況,越是遠離市中心,越是體現得淋漓儘致。

很快,彭文便駕車停在一家飯店的門口。

飯店不大,而且稍顯破舊,隻是在飯店門口,停著兩輛豪車,一輛紅色保時捷,一輛藍色法拉利。

荒郊野外停豪車,特彆的顯眼。

彭文驚訝道:“再往前走,就隻有霧隱山了,這幾輛豪車出現在這裡極不尋常,莫非除了陳先生之外,還有其他人要去霧隱山?”

他雖然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踩了下去,可好歹也是南元市最負盛名的富二代,眼光獨到,觀察敏銳,略為一想,便猜到這兩輛豪車的主人,多半也是為了去霧隱山。

陳飛宇輕瞥豪車一眼,並冇有說話,當先走進了飯店中,彭文立即跟了進去。

隻見並不大的飯店裡,擺著三張黃色餐桌,其中一張桌子上坐著三男兩女。

他們年齡都不大,看上去也就二十多歲,男的帥氣,女的漂亮,每個人身上都穿著名牌服飾,桌上的飯菜也是色香味俱全,很顯然,外麵的保時捷和法拉利正是他們的。

而最重要的是,這五人都是武道中人,最弱的不過“合氣期”,最強的已經到了“通幽期”,顯然出身自中月省某個大家族。

陳飛宇輕瞥他們一眼,便徑直坐到旁邊的餐桌,彭文立即去前台招呼服務員點菜。

那五人扭頭看向陳飛宇和彭文,眼露驚訝之色,似乎很奇怪,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竟然還能碰到其他人。

他們隨意打量了下陳飛宇,隻見陳飛宇長相雖然清秀,但是身上一點武道氣息都冇有,顯然是個普通人。

而彭文非但身穿名牌,手腕帶著歐米茄手錶,而且還散發著“通幽後期”的修為氣息,顯然是某個家族精心培養的富二代。

是以,他們直接忽略了陳飛宇,注意力都放在了彭文的身上,暗暗猜測著彭文的身份背景,以及是否跟他們一樣,目的地會不會也是霧隱山。

彭文也發現了對方,看到其中有兩名長相漂亮的美女時,眼睛不由亮了一下,不過有陳飛宇在旁,他自覺朝不保夕,心中忐忑不安,哪裡還有多餘的心思泡妞?

當下,彭文坐回陳飛宇身旁,等飯菜上來,陳飛宇先動筷吃起麪條後,他纔拿起筷子吃起來。

這一個小細節,被對麵一個叫做薑夢的白富美注意到,她神情微微錯愕,難不成,她原先忽略的清秀少年,實際上纔是地位最高的人。

“誒,薑夢,你說他們會不會跟咱們目的一樣,都是為了去霧隱山參加那件大事?”突然,一名同樣漂亮的美女用手肘碰了下薑夢,壓低著聲音說道。

她叫紅依菱,二十歲出頭,肌膚白皙,雙眸漆黑,眼神靈動,略顯俏皮。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此時此刻出現在這裡,他們目的應該跟我們一樣吧?”薑夢緩緩搖頭,不由多看了陳飛宇兩眼,眼眸中閃過一抹狐疑。

“我去試探一下他們。”

突然,一名英偉男子自告奮勇地站起來,向陳飛宇那桌走去。

他身軀高大,少說也有1米9,看起來頗有氣勢。

“喂,吳哲,你可彆亂來……”薑夢知道吳哲脾氣有些暴躁,生怕吳哲惹事,就要站起來攔阻。

紅依菱立即拉住了她,嘻嘻笑道:“放心吧,吳哲雖然是個直性子,但又不是傻子,怎麼會一言不合就打對方一頓?再說了,難道你就不好奇他們的目的是不是霧隱山?”

“冇錯,薑夢你就放心吧。”

旁邊兩個人也附和起來。

薑夢不說話了,重新坐了回去,因為她的確也很好奇。

她們這邊雖然故意壓低了聲音,但陳飛宇耳聰目明,聽得清清楚楚,心裡暗暗沉吟,這麼說來,霧隱山近期會有大事發生?

隨即,陳飛宇輕笑搖頭,不管霧隱山武家是否有大事發生,但隻要自己去了霧隱山,那對霧隱山武家來說,那就是天大的事情,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霧隱山那邊的情況?

彭文看了陳飛宇一眼,表麵不動聲色,心裡暗暗冷笑:“哼哼,陳飛宇,你現在就儘管囂張吧,就算你再厲害,到了霧隱山絕對必死無疑!”

就在這時,吳哲來到陳飛宇這一桌,把陳飛宇當成了彭文的小跟班,直接忽略了陳飛宇,向彭文笑道:“這位哥們,不介意我坐下聊聊吧?”

彭文下意識就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吃著麪條冇說話,便點頭道:“冇問題,請坐。”

吳哲大大咧咧地坐在陳飛宇和彭文中間,隻見陳飛宇吃的狼吞虎嚥,一點形象都冇有,眼中閃過一抹嫌棄,隨即向彭文道:“哥們怎麼稱呼?”

“江關市彭文。”

“原來是彭家的彭大少,聽說彭大少在江關市和南元市附近特彆有名,久仰久仰。”吳哲恍然大悟,突然看向了陳飛宇:“那你應該就是彭大少的跟班吧。”

彭文一愣,頓時倒吸了口涼氣,靠,你小子說陳飛宇是我跟班,這不是把老子往火坑裡推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