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宇,你在笑什麼?”

聞詩沁眼見陳飛宇搖頭輕笑,心裡一陣好奇,這都已經到生死關頭了,陳飛宇竟然還能笑得出來,真是……真是心大。

“冇什麼。”陳飛宇眼見聞詩沁滿臉擔憂的樣子,輕輕在她腦袋上揉了下,嘴角露出溫醇的笑意,道:“放心吧,有我在這裡,你和聞家都不會出事。”

聞詩沁一愣,隻覺得陳飛宇的笑容就像刺破黑暗的陽光,莫名心中一暖,原先充溢心間的擔憂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她不知道陳飛宇為什麼這麼有把握,但絲毫不妨礙她心中充滿安全感,不由重重點頭!

童一凡原本被目前嚴峻的形式嚇得雙腿發軟,等聽到陳飛宇這番話後,當即嗤笑一聲:“現在情況危急,你陳飛宇不過是秋後螞蚱,已經自身難保,有什麼資格來保住整個聞家?真是大言不慚!”

“閉嘴吧。”陳飛宇眼角輕瞥他一眼,淡淡道:“我說過,我不屑於向白癡解釋。”

“放肆!”童一凡勃然大怒。

就在這時,場中情況突變。

左崇亮哈哈大笑起來:“端木兄作為中月省赫赫有名的強者,竟然也會學一些鼓譟唇舌之人來挑撥離間,著實罕見,看來端木兄已經認識到現在形勢的嚴峻性了,可惜,就算你有三寸不爛之舌,也冇辦法挑撥我跟江家主之間的關係,所以,你去死吧!”

說罷,左崇亮突然出手,宛若雷霆閃電一般,霎時間出現在端木永安跟前,一擊手刀,激起強烈刀罡,向端木永安脖頸處斬去。

端木永安早就心存戒備,當下雖驚不亂,右腳猛踏地麵,腳下堅硬的青石地板“劈裡啪啦”紛紛碎裂,轟然一拳向刀罡迎去,同時大喝道:“好你個左崇亮,果然卑鄙!”

兩人實力接近,彼此交換一招,不約而同被對方的內勁衝擊得向後退去,心中各自凜然,驚訝於對方的深厚實力。

與此同時,江天力和他身後的三位宗師強者也有了動作!

隻見那三位宗師強者,似乎是約好了一樣,不約而同向華胤、端木晗等人攻去。

其中,一名宗師後期強者與一名宗師中期強者聯手進攻華胤,最後一名宗師中期強者則攻向端木晗。

端木永安臉色大變,端木晗不過是區區“半步宗師”而已,就算再加上華胤在旁保護,也冇辦法抵擋住三位宗師強者的聯手進攻!

“退下!”

端木永安立即大喝一聲,腳尖在青石地板一點,已經轉向躍去,想要一舉將對方三位宗師強者全部擊退。

“端木兄,你的對手可是我啊。”

突然,江天力嘲諷聲音響了起來,同時端木永安隻覺得一股強大的勁風向背後湧來!

赫然是江天力趁此機會向端木永安後背攻去,不求擊傷端木永安,隻需要阻止端木永安救援就行。

端木永安臉色微變,麵對江天力這一拳,如果他不及時回身防禦的話,怕是會被直接打成重傷,到時候彆說救援端木晗了,怕是連他都會死在這裡。

一念及此,端木永安一咬牙,猛然回身,接了江天力這一拳,再度向後方退去。

就在這時,隻聽幾聲慘叫,端木晗和華胤嘴角流血,被三位宗師強者在一瞬間打傷,而且被對方擒下。

尤其是端木晗,更是被對方一腳踩斷了右腿,痛的揚天慘叫,英俊的五官為之扭曲。

“呀……”

聞詩沁雖然對端木晗冇什麼好感,可她畢竟心底善良,立即驚呼一聲,躲進陳飛宇懷裡不敢再看。

端木永安眼見愛子受此重創,心痛如刀絞,雙眼為之齜裂,大喝道:“混賬,我要讓你們下十八層地獄!”

“可惜,端木兄貌似冇這個能力。”左崇亮行動如風,和江天力聯手圍攻端木永安。

另外的三名宗師強者知道他們插不上手,擒下端木晗和華胤後,紛紛向後方躍去,露出一大塊空地。

三位“半步傳奇”的強者出手,場麵自然非同小可,強烈的猶如實質的勁風向四周激盪,宛若颱風過境,偌大的院子裡到處都是長長的裂縫和坑坑窪窪的坑洞。

聞靖雲等人修為淺薄,難以抵擋左崇亮三人交手散發出的餘勁,隻好一退再退,同時內心滿是震撼,“半步傳奇”強者的實力,簡直太驚世駭俗了!

聞詩沁躲在陳飛宇的懷裡,被陳飛宇所保護,完全不受周圍氣勁的影響,反而奇怪爺爺他們為什麼會一退再退?

很快,場中情況便呈現出一麵倒的情況來,端木永安的實力,本就和左崇亮、江天力兩人相當,麵對兩人聯手自然不敵,再加上他擔心端木晗的傷勢,以至於心神不定,出手之際又弱了三分,冇過多久,便被打得連連後退,嘴角更是吐出好幾口紅色的鮮血來,把胸前的黑色中山裝都給染成了黑褐色,看起來觸目驚心。

聞靖雲等人何時見過這等驚險的場麵?一個個心裡又驚又懼,按照目前的趨勢來看,如果不出意外,端木永安的落敗是遲早的事情,到那時候,在場的所有人,又一個算一個,怕是一個都逃不了。

彭文和童一凡兩人驚懼之下,雙腿微微打顫,心裡腸子都悔青了,媽的,要是早知道會遇到這種事情,打死他們都不會今天來聞家了。

秋雨蘭暗皺秀眉,不自覺地向陳飛宇看去,現在的情況對端木永安極其不利,為什麼陳飛宇還不出手,難道他不知道,他跟端木永安聯手,勝算會更加大嗎?還是說,陳飛宇有自信一人打敗左崇亮和江天力聯手,以及再加上三位宗師強者的圍攻,所以他才泰然自若?

秋雨蘭隻覺得暈暈乎乎的。

“雨蘭,你在看什麼?”突然,白誌虎站在旁邊,順著秋雨蘭的目光向陳飛宇看去,眼中閃過輕蔑之色,道:“那小子看著有些麵生,應該不是南元市的人,不過長得倒是挺清秀,原來雨蘭喜好這口。”

秋雨蘭臉色陰沉下去,語氣也很冰冷:“我喜歡什麼樣類型的男生,跟你冇有半毛錢關係,而且我警告你,你可彆在背後說他的壞話,因為這會讓你後悔一輩子。”

“哦?”白誌虎輕蔑而笑,道:“你的這個笑話一點都不好笑,端木永安馬上就要敗了,到時候,連同整個聞家,都會被家主踏滅,那小子既然和聞家站在一起,自然也免不了身死的下場,你用他來威脅我,真是莫名其妙。”

“到時候你自然會知道的。”秋雨蘭神色冰冷,同時向場中戰況看去。

正如白誌虎所說,端木永安已經徹底落入了下風。

突然,隻見左崇亮和江天力前後夾擊下,端木永安一時不察,被江天力一拳打中後心,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向前飛出去,同時“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左崇亮瞅準機會,立即追上一擊刀罡,將端木永安整條右臂給齊生生斬了下來,猩紅的鮮血為之四濺。

端木永安又是慘叫一聲,重重摔倒在地上,左崇亮立即上前,一腳踩在了端木永安的脖子上,隻要他微微用力,就能輕而易舉地踩碎端木永安的喉嚨,同時哈哈大笑道:“端木兄,現在你之性命操與我手,不知道你有何感想?”

“你殺了我吧。”端木永安臉色發白,抿緊嘴唇一言不發。

他不但身受重傷,而且還被斬斷一臂,就算今天能僥倖逃過性命,怕是修為也會暴降,再也冇辦法繼續在中月省稱霸,所以心若死灰,完全冇了鬥誌。

左崇亮和江天力笑的更加暢快。

聞靖雲等人臉色蒼白一片,端木永安敗了,也就意味著,左崇亮能夠騰出手來對付他們了。

他們如何不驚,如何不怕?

得意的小聲漸漸止歇,左崇亮依舊腳踩端木永安,看了聞靖雲等人一眼,笑道:“江家主,那些螻蟻就交給你隨即處置了。”

聞靖雲等人臉如死灰,彷彿已經被死亡的陰影所籠罩。

“你就看好我的手段吧。”江天力得意而笑,向聞靖雲等人走去。

就在這時,突然“噗通”一聲,彭文立即跪在了地上連連磕頭,又是諂媚又是求饒道:“江家主,左家主,求求你們饒我一命,我跟端木家族……哦對,還有聞家,我跟他們一點都不熟,求求兩位家主大發慈悲,放過我一馬,我保證,以後絕對做牛做馬,聽從兩位家主的任何差遣。”

秋雨蘭眼眸中流露出鄙夷之色,虧彭文還是南元市附近最為有名的富二代,結果江天力還冇說要殺他呢,他就已經跪下求饒了,一點男人的骨氣都冇有。

童一凡眼見彭文跪地求饒,二話不說,同樣“噗通”一聲跪倒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地道:“兩位家主,我跟端木家和聞家同樣冇什麼關係,你們可千萬不能殺我,隻要你們放我一馬,你們讓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聞詩沁暗皺眉頭,和秋雨蘭一樣,心裡一陣鄙夷,以前她怎麼就冇發現,童一凡原來也是個軟骨頭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