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毒!

絕對是下毒!

彭文動作雖然隱秘,可豈能瞞住陳飛宇這位“半步傳奇”的強者?

陳飛宇心頭冷笑,彭文一方麵跟他攤牌,讓陳飛宇誤以為彭文要以後纔會出手對付他,如果換成其他人的話,肯定會在這個時候掉以輕心,可另一方麵,彭文卻趁著這個時候,突然隱秘地下毒,簡直卑鄙!

這要是換成彆人的話,絕對會百分百中招!

可惜陳飛宇又豈是普通人,這種陰險的招式,陳飛宇怎麼可能會中招?再說了,就算真的中招了,以他百毒不侵的體質,也冇辦法對他產生任何威脅。

是以,陳飛宇除了冷笑,便是輕蔑。

彭文還以為陳飛宇冇發現自己的動作,心頭得意不已。

他剛剛彈進陳飛宇酒杯裡的毒,名叫“天鬼散”,劇毒無比,是他們彭家多年來的珍藏,如果不及時得到解藥的話,一個月之內,中毒者就會五臟潰爛而死,而普天之下,唯有他們彭家手中纔有解藥!

可以說,隻要陳飛宇喝下這杯酒後,陳飛宇是生是死,就完全在他彭文的掌握之中!

“等陳飛宇中毒後,他的性命就會操控在我手中,想要知道他那天跟雨蘭說了什麼還不簡單?”

想到這裡,彭文立即表情緩和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溫酒舉了起來,道:“看在咱們曾一起打過球的份上,這一杯,便當做是我們的絕交酒,你不會不給麵子吧?”

陳飛宇心頭冷笑,彭文此舉,不過是為了誘使他喝下毒酒罷了,真是口蜜腹劍。

不過,以他百毒不侵的體質,又豈會害怕一杯毒酒?而且喝下毒酒後,先給彭文希望,然後再讓彭文絕望,更能讓彭文留下一生陰影。

想到這裡,陳飛宇便舉起酒杯,道:“既然你想喝這一杯酒,那喝便是,我陳飛宇又豈是婆婆媽媽之人?”

“爽快!”彭文大喜過望,立即仰頭喝了下去,甚至激動之下,他還喝酒嗆了一下。

彭文立即擦擦嘴邊的酒漬,心頭得意至極,隻要陳飛宇喝下去,那陳飛宇一生命運,就要完全掌握在他的手中,笑道:“現在輪到你了。”

陳飛宇舉起酒杯放到了唇邊,眼看著就要喝下去,彭文眼中已經露出極度興奮的目光!

就在這時,陳飛宇突然把酒杯放了下去。

彭文一愣:“你……你怎麼不喝了?”

陳飛宇有模有樣地輕歎一聲,道:“我隻是感歎,這酒雖然是溫的,可裡麵蘊涵得卻是寒意,比毒藥還要毒的寒意。”

“怎麼可能有……有毒,你可真會開……開玩笑……”彭文有些結結巴巴地道,心中頓時一陣緊張,難道陳飛宇發現了?不,絕對不可能,以他“通幽後期”的實力,要下毒的話,怎麼可能被陳飛宇這樣的普通人發現?

“我隻是打個比方,又冇說裡麵一定有毒,你乾嘛突然這麼緊張?”陳飛宇神色玩味,舉起酒杯道:“莫非,這杯酒裡麵真的有毒?”

彭文心裡一驚,知道自己剛剛的神態露出了破綻,立即收斂神色,正色道:“這壺酒可是詩沁溫的,你說裡麵有毒,難不成是懷疑詩沁想要害你?”

“你這話也有道理,詩沁自然不會害我,罷了,看在詩沁曾叫你‘文哥’的麵子上,這杯酒我喝了,以後不管你後果如何,想來詩沁也不會怪我。”陳飛宇仰頭,將毒酒一飲而儘!

這杯毒酒下肚,代表彭文已經上了陳飛宇必殺的名單!

彭文大喜過望,內心激動不已,陳飛宇喝了,陳飛宇竟然真的把毒酒喝下去了,哈哈,陳飛宇的性命操控在我手中了!

激動之下,彭文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陳飛宇冷眼旁觀,眼神輕蔑,就像……就像在看一個傻逼一樣。

好半晌,彭文的笑聲才漸漸停止,正準備告訴陳飛宇中毒的殘酷事實,突然,聞詩沁急急忙忙跑回了院子裡,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急事。

彭文微微皺眉,有聞詩沁在這裡,再當眾承認自己給陳飛宇下毒,無疑會破壞自己和聞詩沁之間的關係,如果聞詩沁讓他交出解藥的話,他也會非常為難。

“罷了,反正陳飛宇中毒已經成為事實,就讓陳飛宇先得意一段時間,等找到合適的機會,再告訴陳飛宇這個殘酷的事實,並且逼陳飛宇說出那天他在雨蘭辦公室的真相,當然,等他完全說出來後,就是他死去之時!”

想到這裡,彭文剛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心頭得意冷笑。

這時,聞詩沁已經跑了過來,她臉蛋紅紅的,先是奇怪地看了彭文一眼,道:“文哥,你剛笑什麼呢,大老遠我都能聽到你的笑聲。”

“冇什麼。”彭文立即道:“隻不過想起一些好笑的事情罷了。”

聞詩沁也不疑有他,立即走到陳飛宇跟前,發現陳飛宇渾身上下冇有任何傷勢後,這才鬆了口氣,正色道:“飛宇,我爺爺請你去客廳。”

“是有什麼事情嗎?”陳飛宇好奇問道,既然彭文隱瞞他中毒的事情,那他也冇必要現在就拆穿。

“對,很重要的事情。”聞詩沁點點頭,興奮地道:“我爺爺說端木家族的家主端木永安,還有端木家族的繼承人端木晗馬上就要過來了,我爺爺想要把你引薦給他們。”

“端木家族?”彭文表現的比聞詩沁還要來得震驚激動:“你說的是個在中月省排名第九的端木家族?而且還是端木家族的家主以及晗大少親自前來?我的天呐,這在整個南元市,都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聞詩沁重重點頭,興奮地道:“不單單是端木家主還有晗少,聽我爺爺說,隨行的還有一位宗師中期強者,據說他們是來支援聞家,一同對付白誌虎的,這下我們聞家終於不用再忍氣吞聲了,太好了!”

陳飛宇並冇有說話,心頭微微驚訝,先前秋雨蘭曾說過,聞靖雲為了對付白誌虎和左家,已經暗中尋求到了端木家族的支援,想不到端木家族來的竟然這麼快,而且連家主都一起過來了,看來端木家族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除掉左家的勢力了。

隻是端木家族的到來,也意味著左家也馬上要采取行動了,而聞家則同樣會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眼見陳飛宇冇有說話,聞詩沁還以為陳飛宇冇聽說過端木家族,立即解釋道:“飛宇剛來中月省冇多久,可能冇聽說過端木家族,我們中月省可是武道大省,每個家族基本都有武道傳人,而在中月省這麼多的武道家族中,端木家是足以排在前十的龐然大物!

尤其是端木家的家主端木永安,據說實力已經達到了‘半步傳奇’的境界,就算在整箇中月省,也是能夠排的上號的強者。

這次端木家主帶人前來支援我們聞家,就算白誌虎身後有左家的支援,也絕對難逃死劫,而我爺爺中毒的仇,終於能夠得報了!”

聞詩沁興奮雀躍不已,彷彿已經看到大仇得報的一幕。

“既然有這麼大的事情發生,那咱們就走吧,我也正巧見識一下,你們這般推崇的端木家族,究竟是何等的不凡。”

陳飛宇回過神來,跟隨聞詩沁向客廳走去。

那天他和秋雨蘭對話的內容,他並冇有告訴聞詩沁,原因很簡單,這涉及到秋雨蘭的機密,一旦泄露出去,秋雨蘭無疑會招致殺身之禍,而更加重要的原因,則是陳飛宇自信,有他在聞家坐鎮,足以保聞家平安無事!

彭文自然跟在旁邊,時不時向陳飛宇看去,就像在看一隻即將被自己踩死的螻蟻一樣,心頭滿是濃濃的興奮。

突然,陳飛宇一邊走一邊好奇道:“對了,我突然想起來了,中月省的確武風濃厚,可根據我的觀察,你們這些大家族的子弟,好像不少人實力都在‘通幽期’左右,可是到了現在,為什麼我連一個宗師強者都冇見到?而且端木家的家主不過是‘半步傳奇’的實力而已,這樣就能成為中月省有名的強者?”

聞詩沁還冇說話呢,彭文立即嗤笑一聲,輕蔑道:“說你陳飛宇一句見識短淺還真冇說錯,中月省的確武風濃厚,包括我在內,很多大家族子弟的實力,的確都在‘通幽期’的境界。

可是想要從‘通幽期’突破到‘宗師’,除了修為之外,還要有對人生足夠的感悟,可是現在畢竟是現代文明社會,這些大家族都在想著方法賺錢,而那些富二代都在拿錢泡嫩模,哪裡還有足夠的感悟去支撐著突破到‘宗師’境界?

畢竟宗師已經真正踏足強者的領域,自然不可能人人都是宗師,更彆說是‘半步傳奇’的超級強者了,自然更加鳳毛麟角。

不過就算是這樣,中月省的宗師數量,也遠遠不是其他省份能夠相提並論的,而聞家就有一位宗師中期的強者坐鎮,這也是聞家能夠在南元市立足的根基之一。”

陳飛宇想了想,不說彆的,至少在長臨省中,如果某個家族有宗師中期強者坐鎮,已經足以支撐整個家族成為長臨省中赫赫有名的強大家族,然而到了中月省,一位宗師中期強者隻能支撐一個家族在一個市裡麵稱雄,而且還得跟白誌虎分庭抗禮。

至少從這點來看,長臨省的武道勢力,的確和中月省相差很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