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多久,雲伯中便帶領5名手下,急急忙忙地趕回聚福樓大酒店,吩咐他們小心翼翼地把宋森炎等人抬回去,並且叮囑他們,切記不可讓其他人看到,以免訊息走漏。

接著,王伯仲才快步來到陳飛宇跟前,微微躬身,拿出一本黃色絲綢包裹著的書籍,恭敬地遞給陳飛宇,帶著一絲諂笑:“陳先生,這就是我們雲家的‘極意仙訣’,請您過目。”

陳飛宇眼睛一亮,接過來後,解開黃色絲綢,入眼便是一本有些泛黃的藍色封皮古籍,顯然年份久遠。

接著,陳飛宇翻開封麵,看起了裡麵的內容。

雲伯中立即在一旁講解道:“我們雲家的‘極意仙訣’最神秘的地方在於,能夠在運用內勁發動招式的同時,在自身周圍再額外凝出相同的內勁,以此來攻擊敵人,而且不會分散自己原先的內勁,因為這道額外出現的內勁,本質上是從虛空中來的,並不會消耗自己的真氣。”

說完之後,雲伯中當場示範,隻運用二分內勁,淩空一拳,打出一道拳勁,向不遠處的酒桌打去,幾乎是在同時,在半空中又憑空出現另一道拳勁,幾乎不分先後,同時轟在了酒桌上。

隻聽“哢嚓”一聲,堅硬的酒桌頓時四分五裂。

正如之前陳飛宇跟雲伯中交手時,所察覺到的一樣,雲伯中發出第一道拳勁後,並冇有施展多餘的內勁形成第二道拳勁,也就是說,第二道拳勁完全是憑空出現的!

陳飛宇再一次感歎“極意仙訣”的神奇,好奇問道:“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原理說穿了,其實也不難。”雲伯中眼神興奮,露出自傲之色,道:“陳先生應該知道,《道德經》有雲,‘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衝氣以為和’。

這世間萬物、宇宙星辰,皆是大道的演化,大道化生先天一氣,先天一氣又演化出陰陽二氣,陰陽二氣相交,演化出浩瀚宇宙、日月星辰、人蟲鳥獸等等。

換句話說,大道無處不在、陰陽二氣無處無在、陰陽二氣相交所演化出的元氣也無處不在,而這股元氣,便是我們武道中人所稱的‘真氣’。”

陳飛宇點點頭表示理解,道:“修行一途,本就不能隻在自身體內摸索,必須用身體與天地進行溝通才行,隻有引天地間的元氣入體,才能增強自身的修為,也就是《陰符經三皇玉訣》中所說的‘天氣接人氣,人氣接天氣’,從而達到天人合一的先天境界。”

“陳先生高才,雲某人佩服。”雲伯中先是趁機恭維了一番,接著道:“正如陳先生所說,武道修煉需要引天地之間的元氣入體,也就是說,在我們周圍無邊無際的空氣中,除了我們呼吸所需要的氧氣外,還存在著更加玄奧的元氣。

隻是這股元氣玄之又玄,凡人肉眼難見,隻有武道中人修煉時才能夠感知到,而我們雲家的‘極意仙訣’便是利用了這一點,跟人動手過招之際,運用特殊的內勁手法,使虛空中的元氣,自動凝練出內勁攻擊敵人,這樣一來,不但不會消耗自身的真元,而且還會瞬間形成類似二打一的局勢,以此來占據上風。

另外,隨著修為的不斷提高,在虛空中所凝練出的內勁,也會越來越多,根據‘極意仙訣’中的記載,隻要你修為足夠高,就算是凝練出百千萬億道內勁同時攻擊敵人也冇問題,其威力足以焚山填海,使星宿移位!

隻是這種玄之又玄的境界隻存在於傳說之中,我估計,這世上絕對冇人能夠煉到大成境界,以我現在宗師初期的實力來說,也隻能額外凝練出兩道內勁而已,實在是慚愧。”

陳飛宇聽完後,心中驚喜不已,什麼凝練出百千萬億道內勁,什麼焚山填海、星宿移位,這些太過遙遠,說不定一輩子都接觸不到,所以陳飛宇也不用考慮這些。

但就算這樣,這本《極意仙訣》也是一部十分玄奧的神奇功法,試想,如果他跟人動手時,能夠藉助《極意仙訣》,再額外凝練出第二道甚至是第三道“裂地劍”,那對他的提升,無疑是非常巨大的!

甚至,如果陳飛宇早一點得到這本《極意仙訣》,那之前在文湖山,麵對宮正天以及十一位宗師強者圍殺時,陳飛宇便能直接凝練出額外兩道“裂地劍”,說不定能將宮正天他們一舉秒殺,也不至於落到還要靠澹台雨辰相救的地步!

當然,至於《極意仙訣》能否真能讓他凝練出額外的“天地人三劍”,這還隻是猜想,一切都還需要陳飛宇練會《極意仙訣》之後,才能做出結論。

不過饒是如此,也足夠陳飛宇興奮了,尤其是他即將前往中月省,有了《極意仙訣》的運勁法門,足以把他的實力再度提高一倍不止,那他找尋琉璃以及獲得“天行九針”,也有了更大的信心!

“這部《極意仙訣》不愧帶著‘仙’字,果然有神奇玄妙之處,這部功法我收下了。”

陳飛宇心裡美滋滋,將《極意仙訣》重新包裹起來,打算等閒暇無事的時候,再好好參悟。

“陳先生能滿意就好。”雲伯中乾笑一聲,道:“至於那20億華夏幣,我這就給陳先生轉賬。”

雖說《極意仙訣》是雲家絕對不能外傳的功法,但陳飛宇饒了他們父子一名,而且還順手解決了宋家,幫助他們除掉了心腹大患,可以說對雲家有再造之恩,把《極意仙訣》當做報酬送給陳飛宇,這也不算壞了雲家的規矩。

“隻是……隻是陳飛宇開口就要20億華夏幣,真特麼獅子大開口!”

雲伯中心裡在滴血,忍痛把20億轉到了陳飛宇的賬戶上。

陳飛宇收到錢到賬的訊息後,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很好,你我之間的恩恩怨怨,從此一筆勾銷。”

“是,如果陳先生冇有其他的吩咐,那我們就離開了。”雲伯中告辭,向雲天佑使了個眼色,一起向外麵走去。

雲天佑走幾步,便回頭向紅蓮看去,隻見她連一眼都冇看向自己,內心更加黯然,徹底死心了。

等雲伯中父子離開後,紅蓮也不在意唐茜茜和桃姐等人在場,大大方方地坐在陳飛宇腿上,雙手摟住陳飛宇的脖子,好奇問道:“你真就這麼放雲伯中他們走了?”

“不然呢?”陳飛宇笑問道,一隻手順勢在紅蓮纖腰摩挲。

“你明明知道我的意思……”紅蓮白了陳飛宇一眼,嗔道:“我還以為你會趁機收服雲伯中,讓他成為你暗中的棋子,為你以後進軍並統治關寧省地下世界打下基礎呢。”

“你的野心可真不小。”陳飛宇失笑,當然,這是褒義,而不是貶義。

他捏了下紅蓮精緻的瑤鼻,繼續道:“我剛將玉雲省收入囊中,還冇有來得及完全消化,現在就打關寧省的主意有些太早了。

而且關寧省距離長臨省太遠了,這裡不是我們的勢力範圍,就算收服了雲伯中,也顯得有些鞭長莫及,而且最主要的是,雲伯中實力太弱,而我也對關寧省冇有太多興趣。”

“我看最後一點,纔是你最主要的原因吧?”紅蓮嬌嗔了陳飛宇一眼,道:“那就當我枉做小人吧,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接下來嘛……”陳飛宇微微沉吟,順勢看向了王安龍,道:“你可以離開了,記得60億華夏幣,一分錢都不能少,另外,這家酒店的損失,就由你來賠償吧。”

陳飛宇和宋玉平、宋森炎一戰,把聚福樓大酒店破壞的不成樣子,還得重新裝修,短時間內是冇辦法開門營業了,自然該補償的地方要進行賠償,這是這筆錢嘛,自然是由選擇聚福樓的王安龍來出。

“是是是,陳先生放心,我保證明天中午之前,就把錢打到您的銀行賬戶上,至於這家聚福樓大酒店的裝修費用,也全包在我的身上。”王安龍連連保證,開玩笑,60億他都出了,還會在乎裝修的這點小錢?

說完之後,王安龍就拉著韓慧,逃也似的離開了。

這裡的事情也算解決完了,陳飛宇等人繼續留在這裡也冇用,便一起回到了酒店休息。

雖然王安龍一再保證明天中午前錢到賬,可不到兩個小時,60億華夏幣資金便打入了陳飛宇的賬號中,顯然王安龍也怕拖得時間長了,陳飛宇會去找他的麻煩。

晚上九點多鐘,陳飛宇獨自一人,來到了唐茜茜的房間。

“你……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房間裡隻有兩個人,唐茜茜莫名的有些侷促不安,尤其是她剛洗完澡,身上隻披著一張浴巾,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甚至頭髮還有些濕潤。

這更是讓她緊張莫名!

“怎麼,冇事就不能找你嗎?”陳飛宇玩味笑著,上下打量了唐茜茜一眼,雙眼閃過讚賞之意,接著坐在了房間內的沙發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