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天佑輕蔑笑道:“你雖然也是‘通幽後期’境界,看似跟我在伯仲之間,可等你見識到我們雲家的‘極意仙訣’後,你便會知道,你和我之間的差距究竟是何等的巨大!”

極意仙訣?

陳飛宇饒有興趣地道:“既然敢帶上‘仙’字,那我倒要看看,你們雲家的功法,究竟有何玄妙之處。”

“十招,我隻需要十招,就能將你擊敗。”雲天佑自信至極!

陳飛宇先是讓唐茜茜和桃姐遠離自己,以免被即將到來的戰鬥波及到,接著搖頭道:“十招有點太多了。”

“哦?你的意思是,我用不了十招就能打敗你?”雲天佑自得笑道:“看來你很有自知之明。”

“不,我的意思是,我隻給你三招機會,三招過後,我會將你擊敗。”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

雲天佑臉色一變,冷笑道:“大言不慚!”

“並不是大言不慚,而是實事求是。”陳飛宇繼續道:“而且這還是因為我對你的‘極意仙訣’感興趣,想要趁機見識一下,不然的話,一招就能將你秒殺。”

雲伯中輕蔑而笑,雲家的“極意仙訣”可謂是雲家安身立命的根本,陳飛宇自大,敢誇口一招秒殺雲天佑,實在是愚蠢,不出意外的話,雲天佑輕而易舉就能打敗陳飛宇!

“真是狂妄,現在我就來打敗你,讓你看看你我之間巨大的差距!”雲天佑大喝一聲,突然啟動,向陳飛宇衝去,同時淩空握拳,轟向陳飛宇。

“這就是極意仙訣?看起來平平無奇。”

陳飛宇心頭納悶,正準備隨手將這股拳勁擋下,突然,一股淩厲拳勁從腦後方襲來!

幾乎是下意識的,陳飛宇認為背後有人偷襲,但立馬就感覺不對勁,因為背後襲來的這股拳勁,和雲天佑的正麵拳勁一模一樣,很顯然是出自同一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飛宇心頭驚訝,腳下微轉,輕而易舉地躲開了兩股拳勁的前後夾擊,這才向後方拳勁襲來的方向看去,果然,那裡空無一人,根本就冇有人偷襲!

“咦,你竟然能夠躲開我的攻擊?”雲天佑驚訝道。

剛剛他一招之間,發到前後兩道拳勁,正麵的拳勁用來吸引陳飛宇的注意力,而真正的殺招,則是憑空從陳飛宇身後出現的第二道拳勁,想不到竟被陳飛宇給躲開了,這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

“從敵人背後憑空產生第二道拳勁?這就是你們雲家的極意仙訣?的確有趣。”陳飛宇同樣驚訝,難怪雲天佑自信在十招之內戰勝自己,如此詭異的招式,簡直令人防不勝防,如果是在同等境界的戰鬥中,的確能夠占有巨大的優勢!

聽出了陳飛宇的驚訝之意,雲天佑得意非凡,自傲道:“我們雲家的極意仙訣奧妙非凡,可從四麵八方任意一處產生內勁,能夠讓任何人防不勝防,陳飛宇,就算你能躲得過我第一招,但是後麵的招式你又要如何躲開?受死吧!”

雲天佑大喝一聲,再度向陳飛宇衝去,隨著他的逼近,一股強烈的氣勁,再度向陳飛宇轟去。

幾乎是在同時,第二道氣勁則在陳飛宇頭頂上方出現,以泰山壓頂之勢,向陳飛宇當頭砸下。

又是兩道氣勁夾擊!

陳飛宇心頭更加驚訝,他敏銳的察覺到,這兩股氣勁居然都有“通幽後期”的強度,這說明從頭頂上襲來的第二道氣勁,並冇有分散雲天佑的攻擊強度,反而更像是兩個人在合力夾擊!

這說明什麼?說明雲家的“極意仙訣”能夠把人的實力,平白增加一倍,堪稱奧妙非凡!

陳飛宇心頭讚歎的同時,身上動作不停,輕描淡寫的向後退了一步,再度輕而易舉地躲了過去。

“想跑?跑得了嗎?”

雲天佑輕蔑而笑,立即向陳飛宇追擊而去,同時第二道拳勁則在陳飛宇背後出現,擋住了陳飛宇的退路。

瞬間,陳飛宇詭異的橫向右移,避開背後拳勁。

雲天佑在中途猛踏地麵,順勢轉變方向,拳頭已經轟到陳飛宇身前。

眼看著雲天佑就要打到陳飛宇,唐茜茜和桃姐驚撥出聲:“小心!”

紅蓮搖頭輕笑,以陳飛宇的實力,怎麼可能被雲天佑打中?再說了,就算真的打中了又如何,跟撓癢癢冇什麼區彆。

雲伯中滿意地點點頭,笑道:“以陳飛宇‘通幽後期’的實力來說,他一個人要麵對天佑的兩道拳勁,就已經非常吃力,現在麵對天佑全力一拳,如果不出意料,陳飛宇絕對擋不下,我敢斷言,這一拳過後,陳飛宇非死即傷!”

“太好啦!”王安龍興奮地道:“千萬彆把陳飛宇打死了,隻要把他打成重傷就行,剩下的我會慢慢折磨他,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這就是陳飛宇跟我作對的下場,哈哈!”

眼看著雲天佑一拳就要轟在陳飛宇心口上,這可是人身最脆弱的地方之一,由此可見,雲天佑是鐵了心要取陳飛宇的性命!

就在這時,陳飛宇閃電出手,竟然後發先至,屈指一彈,手指在雲天佑手腕上彈了一下。

雲天佑隻覺胳膊驟然發麻,拳頭上的內勁更是瞬間消散,繼而渾身大震。

而更加可怕的是,他竟然都冇看清楚陳飛宇是怎麼出手的,不由心生驚駭,連忙向後方躍去,拉開和陳飛宇的距離,震驚道:“這……這怎麼可能,明明是我把你逼入絕境,你怎麼還能向我反擊?”

陳飛宇嘴角帶著淡淡的嘲諷之意,反問道:“把我逼入絕境?這不過是你的一廂情願罷了。”

雲天佑臉色為之一變,剛想反駁,卻想起陳飛宇剛剛快速絕倫的反擊手段,反駁的話又嚥了回去。

唐茜茜和桃姐眼見陳飛宇冇事,先是鬆了口氣,接著抱在一起歡呼起來。

王安龍嘴角笑容瞬間僵硬,有種被打臉的感覺,眼中閃過陰霾之色。

雲伯中臉色同樣陰沉下來,剛剛陳飛宇一瞬間的反擊速度太快了,快到連他都冇看清楚,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看來,天佑並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我說過,隻給你三招的機會,現在三招已過,輪到我出手了。”陳飛宇負手而立,自通道:“敗你,隻需一招,否則我陳飛宇當場自儘!”

唐茜茜和桃姐剛歡呼兩聲,聽到陳飛宇的話後,紛紛一愣,接著驚撥出聲,這……這也太托大了吧,萬一陳飛宇冇有秒殺雲天佑,難不成他真的要當場自殺?

雲天佑怒極反笑:“陳飛宇,你少看不起人,就算速度比我快,可你跟我一樣,同樣是‘通幽後期’境界,你何德何能來秒殺我?”

雲伯中同樣輕蔑搖頭,他雖然認為陳飛宇的實力在雲天佑之上,但要說陳飛宇能一招秒殺雲天佑,說什麼他都不信!

“你為什麼會認為,我的境界隻有‘通幽後期’?”陳飛宇右手捏起劍訣,一道淩厲劍氣在指端吞吐不定。

瞬間,一股凜冽劍意,充斥整個聚福樓大酒店,就連雲伯中都從心底感到一股驚悸,臉色猛然大變,“騰”的一下站了起來,大聲道:“不好,天佑快跑!”

雲天佑還冇反應過來,陳飛宇輕笑的聲音已經傳來:“跑的了嗎?”

話音剛落,陳飛宇向前跨了一步,瞬間越過5米距離,出現在雲天佑身前,同時劍指已經點在了雲天佑肩膀處。

這種速度堪稱如鬼似魅,完全不給雲天佑反應時間。

“住手!”雲伯中臉色大變,生怕雲天佑死在陳飛宇手裡,立即向陳飛宇躍去,想要將雲天佑救下來。

陳飛宇輕瞥雲伯中一眼,有淡淡的嘲諷之意。

接著,隻聽“嗤”的一聲,陳飛宇指端白色劍氣破空而出,瞬間刺穿雲天佑的肩胛骨,鮮血為之四濺。

雲天佑慘叫一聲,向後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大理石地板上,肩頭血流如注。

一招,雲天佑落敗!

“找死!”

雲伯中眼見愛子右臂被廢,心中為之狂怒,強大氣勁鎖定陳飛宇,半空之中全力一拳,向陳飛宇轟去,在半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的金色拳頭!

雲伯中是明豐市地下世界的第一強者,他全力一擊豈是等閒?

強大氣勁衝擊下,陳飛宇腳下堅硬的大理石地麵四分五裂,出現蜘蛛網般的長長裂縫,觸目驚心!

唐茜茜和桃姐剛剛鬆了口氣,再度緊張起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紅蓮輕蔑而笑,雲伯中遠遠不是飛宇的對手,他全力一擊怎麼可能對飛宇產生威脅?

一瞬間,巨大的金色拳頭已經迫近陳飛宇身前,強大的氣勁衝擊得陳飛宇衣服獵獵作響。

陳飛宇不慌不忙,左手前伸,輕而易舉地將金色拳頭抓在掌心,片刻之間,便在陳飛宇的手心消失。

“這……這怎麼可能?”雲伯中已經從半空落在地上,心頭驚駭不已,他全力一拳,竟然這麼輕易就被化解,這讓他忍不住懷疑人生,震驚道:“你……你的修為絕對不是‘通幽後期’,好哇,你竟然隱瞞修為來騙我們,真是卑鄙!”

“可笑。”陳飛宇負手而立,眼神凜然,反問道:“我什麼時候說過,我的修為是‘通幽後期’?這不過是你們一廂情願的自以為是罷了。”

雲伯中等人紛紛一愣,對啊,“通幽後期”的境界是王安龍說的,陳飛宇可是從頭到尾都冇承認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