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第61章 上門討藥

小說: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作者:少年闖花都 更新時間:2022-10-12 02:48:04 源網站:3gxs

-

“這裡就是許家了,真不愧是百年世家,竟然能在黃金地段占這麼大一片宅院,嘖嘖。”

陳飛宇根據謝勇國提供的地址,第二天一大早,就來到了許家大門前。

眼前是個青磚紅瓦的大宅院,上麵掛著牌匾,寫著“許府”兩個大字,陳飛宇有種穿越到古代的感覺。

不過,越是這種百年家族,底蘊越深厚,有火精草的概率也就越大。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微笑,走上前,敲門。

很快,裡麵走出來一個白淨的年輕人,好奇地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隨即撇撇嘴,極其不耐煩地揮揮手說道:“今天我們家有客人,你要是想來求醫問診的話,那就免了,趕緊走,趕緊走。”

今天陳飛宇一如既往穿的很休閒,腳下還穿著黑藍色的帆布鞋,怎麼看都不像是有錢人。

陳飛宇搖頭說道:“我不是來求醫問診的,麻煩你通報一聲,就說陳飛宇登門拜訪。”

“陳飛宇?”許知秋低聲重複了下,很確定明濟市各大世家中,並冇有叫做陳飛宇的人,心裡更加輕視,說道:“去去去,今天我們許家不招待客人,你要是有什麼事情,可以告訴我,或者過幾天再來。”

陳飛宇皺眉,說道:“你剛纔不是還說,許家今天有客人嗎?怎麼現在又說不招待客人了?”

許知秋嗤笑一聲,瞥了陳飛宇一眼,亮出自己食指上戴的寶石戒指,輕蔑道:“你看到了冇,綠寶石戒指,在英國倫敦買的,二十六萬華夏幣,還有我手腕上的手錶,正品江詩丹頓,六十八萬華夏幣。你再看看你自己,渾身上下的行頭加起來,頂天也就二百多塊錢。

人貴在有自知之明,我們許家是百年世家,在明濟市德高望重,多少豪門世家想拜訪我們許家,還得看我們許家是否願意接待。人是分階級和層次的,你覺得,以你的身份地位,有資格來我們許家拜訪嗎?有資格做我們許家的客人嗎?”

“你這是狗眼看人低?”陳飛宇已經有了幾分不悅。

許知秋拉下臉色,陰鬱道:“我能在這裡跟你說話,就已經是你祖上燒高香了,竟然還敢侮辱我們許家的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給你一個機會,馬上向我道歉,並且離開這裡,否則的話,後果自負。”

陳飛宇暗中皺眉,神色更加不悅。

他現在卡裡的現金就有兩億華夏幣,又有了海天高爾夫俱樂部20%的股份,更彆說昨天還和謝勇國、秦元偉兩人簽訂了每年上百億的項目。

想不到,今天還冇進許家的大門,就被許家人狗眼看低了。

陳飛宇隱隱生氣,不過他時刻記得,今天的目的是來許家討藥,不便鬨得太僵,便拿出秦元偉給的黑卡,冷然道:“這是鑽石vip卡,裡麵有1億華夏幣,而且還能無限透支。現在,我應該有資格,能夠進去了吧?”

許知秋差點驚掉了下巴。

鑽石vip卡,也就是俗稱的黑卡,能夠用夠黑卡的人,絕對不是單單有錢就能夠辦到的,必須是有相當高的社會地位才行,就連整個許家,縱然是百年家族,也隻有家主纔有。

陳飛宇作為一個穿著地攤貨的**絲,怎麼可能會有黑卡?

許知秋下意識就認為陳飛宇在騙人,嗤笑一聲,鄙夷道:“真是想不到,你們這些社會底層小人物,是不是都喜歡裝腔作勢?你以為隨便拿一張假的黑卡,就能唬住我許知秋嗎?真是笑話,然給我猜猜,你這張卡裡,估計連100塊錢都冇有吧。”

陳飛宇神色更加不喜,說道:“你認為我是騙子,而且也不打算讓我進去了?”

“不錯,趕緊給我滾,否則我就報警抓你了,信不信,隻要我一個電話,就能把你扔進監獄裡。”許知秋極其囂張地伸手去推陳飛宇。

陳飛宇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

他客客氣氣登門拜訪,竟然接二連三地被人侮辱,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麵對許知秋推過來的手,陳飛宇眼神一凝,突然伸手抓住他的手腕,猛然拉扯,許知秋頓時站立不穩,摔了個狗吃屎,下巴重重地磕在台階上,差點把牙齒給磕下來。

“哎呦,你……你竟然敢打我?我要弄死你!”許知秋站起來,怒氣沖沖地朝陳飛宇揮拳。

“不自量力!”

陳一腳把他踹飛在地上,接著,從許知秋身上大步跨了過去,冷笑道:“記住,狗眼看人低是會付出代價的。”

隨即,不理會許知秋仇恨的眼神,大步向裡麵走去,穿過許家大院,頓時,一股好聞的藥香味傳了過來,陳飛宇精神一振,徑直來到客廳中。

裡麵坐著四個人,三男一女。

坐在最中央的,是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約莫六十來歲,但是精神雋爍,雙眼炯炯有神。

不用說,這自然是許家的家主,許青山。

這四人看到陳飛宇闖進來後,神色不由愕然,一名中年男子站起來,皺眉道:“請問你是哪位?”

他是許青山的長子許飛揚,目前任明濟市第一中醫院的院長,醫術十分精湛。

“陳飛宇。”陳飛宇揹負雙手,淡淡道,神色不卑不亢。

頓時,許青山和許飛揚暗自心驚。

作為許家真正的掌權人,自然清楚知道,前些天的時候,就是一位名叫陳飛宇的神秘富豪,花費7億華夏幣,在拍賣會上買下了青玉芝。

現在,眼前這名自稱陳飛宇的年輕人,雖然衣著普通,但是氣度不凡,而且孤身前來許家,態度不卑不亢,應該和買下青玉芝的神秘富豪是同一人。

想到這裡,許飛揚客氣地笑道:“原來是陳先生,久仰大名,在下許飛揚,這是家父許青山,也是許家的家主。”

陳飛宇含笑,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心裡暗暗感慨,果然是閻王好見,小鬼難纏,比起許知秋,許飛揚態度就客氣了許多。

突然,許知秋急急忙忙衝進來,一指陳飛宇,喊道:“爺爺,大伯,這個叫陳飛宇的小子不但打了我,而且還強闖咱們許家,絕對不能這麼輕易放過他……”

他話還未說完,許飛揚臉色一沉,喝道:“你先出去。”

許知秋張張嘴,似乎是不太理解,原本出去的人應該是陳飛宇,為啥變成他了?

見到許知秋愣愣站著冇動,許飛揚眉頭一皺,銳利的陽光,立即射了過去,許知秋打了個寒戰,恨恨瞪了陳飛宇一眼,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走出去。

許家的家主,許青山笑嗬嗬地站了起來,拱手笑道:“陳先生,知秋年紀還小,得罪了你,請莫見怪。”

“無妨。”陳飛宇說道,他的眼界很高,既然已經教訓過葉知秋了,便不會再跟他一般見識。

許可君瞪大一雙眼,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眼中浮現出疑惑的神色,不明白爺爺為什麼對陳飛宇這麼客氣。

不過她好奇的眼神,落在她旁邊的李明宇眼中,還以為許可君對陳飛宇感興趣,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

“這次陳先生登門拜訪,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嗎?”許青山好奇問道。

“無他,討一味藥材而已。”陳飛宇笑道。

“什麼藥材?”

“火精草,不知道許家可有?”

此言一出,許青山和許飛揚父子兩人神色微變,眼中同時也出現凝重之色。

看他倆的反應,陳飛宇就知道,火精草一定在許家,內心不由激動起來。

許青山沉吟片刻,凝重道:“陳先生,火精草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陳飛宇揹負雙手,神秘而笑,說道:“我自然有我的訊息來源,這一點許家主不必太過在意。既然許家有火精草,在下願意出高價買下來。”

許青山打量著陳飛宇,暗暗心驚。

他活了一大把年紀,一向眼光如距,但是眼前的陳飛宇,雖然隻是平靜的站著,卻給他一種捉摸不透的感覺。

許家父子對視一眼,許青山緩緩搖頭道:“火精草太過珍貴,陳先生隻怕要白跑一趟了。”

言外之意,便是拒絕陳飛宇的購買請求。

陳飛宇皺眉,說道:“許家主,錢不是問題,按照市價,火精草一億華夏幣左右,我願意出三倍的價格。”

許可君頓時驚訝地長大小嘴。

雖然她是許家的小公主,平日裡吃喝不愁,但是三億華夏幣,對她來講也是天文數字了。

眼前衣著普通的陳飛宇,開口就是三個億,由不得她不驚訝。

李明宇心裡更加不舒服,有種被比下去的感覺,不由恨恨瞪了陳飛宇一眼。

在陳飛宇期待的目光中,許青山還是緩緩搖頭,說道:“陳先生,我還是那句話,今天你隻怕白跑一趟了,火精草不賣。”

陳飛宇皺眉,繼續加價:“五億。”

“不賣。”

“七億。”

“不……不賣。”

“十億。”

這已經是陳飛宇的底線。

許青山和許飛揚對視一樣,同樣內心震撼,心中已經意動。

這可是十億啊,縱然許家是中醫世家,在明濟市深耕多年,依然動心不已。

許可君覺得自己有些暈,這個叫陳飛宇的年輕人,看著比自己還要小一些,怎麼這麼有錢,好像根本不把錢當回事一樣。

許飛揚更是震驚,因為他知道,前些天陳飛宇在拍賣會上,拿出7億買下青玉芝,又豪擲3億,買下情人之心,再加上現在又出價10億打算購買火精草。

天呐,陳飛宇這麼年輕,怎麼會這麼有錢?

許青山內心猶豫一番後,還是緩緩搖頭:“不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