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總可是國內娛樂圈的龍頭,該不會連15億華夏幣都拿不出來吧?”陳飛宇笑道:“這樣的話,我隻能認為是龍總冇有解決問題的誠意,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就不是我能夠保證的了。”

王安龍心裡暗怒,連殺陳飛宇的心都有了,但是現在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罷了,先虛與委蛇把陳飛宇給打發走,然後再發動自己的人脈,找人來報複陳飛宇和唐茜茜!

想到這裡,王安龍立即低下頭,防止陳飛宇見到自己狠辣的目光,同時笑嗬嗬道:“陳先生言重了,王某人絕對是誠意十足,隻不過15億華夏幣並不是一筆小數目,我雖然是公司老總,但是短時間內也冇辦法調動這麼多的錢,這實在是讓我有些為難。

我看不如這樣,陳先生寬限我一個晚上,等到明天中午,我在市中心聚福樓大酒店安排一桌酒菜,到時候我把支票交到陳先生手中,順便向陳先生和唐小姐賠罪,您覺得怎麼樣?”

桃姐立即暗皺眉頭,15億華夏幣雖然不是小數目,可對王安龍這種娛樂圈巨頭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罷了,怎麼可能拿不出來?很顯然,王安龍絕對是在拖延時間,而且以王安龍眥睚必報的性格來來說,絕對不會乖乖掏錢,明天聚福樓的酒宴,絕對會是一場鴻門宴!

她剛想提醒陳飛宇,隻聽陳飛宇已經答應下來:“可以,明天中午,我希望能看到15億到賬的資訊,否則龍總後果自負。”

暈!

桃姐一捂額頭,陳先生太莽撞了,這麼明顯的陷阱,陳先生都看不出來,難道他隻是單純武力值高,實際上是個頭腦簡單的莽夫?

王安龍大喜過望,連忙點頭道:“陳先生果然痛快,那我們就這麼說定了,等到明天中午,咱們在聚福樓大酒店不見不散!”

說罷,王安龍眼底閃過一抹狠辣之色,不過一閃而逝,立即收斂,再度換上笑嗬嗬的表情。

“告辭。”陳飛宇玩味地笑了笑,向唐茜茜道:“我們走吧。”

“好。”唐茜茜應了一聲,跟著陳飛宇向外麵走去,困擾她多時的麻煩解決,連走路都輕快了不少。

“小慧,替我送一送陳先生和唐小姐。”王安龍立即熱情地吩咐。

“是。”韓慧立即起身,一路把陳飛宇三人送到了大廈外麵。

等韓慧重新回到董事長辦公室的時候,隻見王安龍臉色陰沉得可怕,眼中時不時的閃過殺機,至於武海軍等保安,已經消失不見了。

她走過去主動坐在王安龍腿上,雙手勾住王安龍的脖子,好奇問道:“龍總,你該不會明天中午真的拿出15億吧?”

“這怎麼可能?”王安龍輕蔑一笑,順手摟住韓慧的纖腰:“我不過略施小計,拖延下時間罷了,哼,要不是星光傳媒大廈隻有武海軍一個武道強者,我怎麼可能容忍陳飛宇在我麵前放肆?今天陳飛宇帶給我羞辱,我一定會百倍千倍地報複回來!

說到這裡,老子就忍不住想罵武海軍,平時吹牛吹的震天響,說什麼他是金剛門第一高手,結果在陳飛宇麵前連一招都擋不住,媽的,真是個廢物!”

韓慧想起陳飛宇之前鬼神莫測的手段,從心底湧上一股寒意,道:“可是陳飛宇那麼厲害,連武海軍都不是對手,我們貿然對付他,會不會比較危險?”

王安龍一邊伸手在韓慧的絲襪大腿上撫摸,一邊輕蔑笑道:“他身手的確很好,但是陳飛宇再厲害也還是肉眼凡胎,還能厲害得過手槍毒藥?

更何況,我剛剛故意說出明天中午在聚福樓賠罪,不過是緩兵之計,他竟然冇有一點懷疑的就答應了,看來也隻是個莽夫罷了,對於這樣的蠢貨,我要玩死他輕而易舉!”

韓慧眼眸一亮,主動在王安龍臉上重重親了下,接著道:“那王總想好怎麼對付了陳飛宇了嗎?”

“當然,隻要給我時間,我有不下一百種方法能玩死陳飛宇!”王安龍神色得意,道:“雲伯中據說是明豐市地下世界的第一強者,實力已經堪比宗師,我跟他有不少生意上的來往,待會兒我就跟他打個電話,讓他明天中午帶人去聚福樓對付陳飛宇。

哼哼,有了雲伯中的出馬,陳飛宇絕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還有唐茜茜那個賤人,我非得當著陳飛宇的麵,把她按在胯下,讓她知道我的厲害!”

說罷,王安龍發出殘忍的笑聲。

韓慧也跟著嬌笑起來,同時心裡為陳飛宇、唐茜茜感到默哀,這明豐市可是王安龍的地盤,陳飛宇竟然敢得罪龍總,真是找死!

此刻,星光傳媒大廈外麵,陳飛宇站在馬路旁等出租車,明亮的霓虹燈,把陳飛宇、唐茜茜三人的影子拉得老長。

桃姐一臉的欲言又止。

陳飛宇瞥了她一眼:“你有話想說?”

“是。”桃姐再也忍不住,提醒道:“陳先生,所謂會無好會、宴無好宴,以我對王安龍的瞭解,王安龍邀請您明天去聚福樓,絕對是不懷好意,說不定這就是場鴻門宴,您一旦去了,絕對會落入他的陷阱。

反正咱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看咱們不如今晚連夜離開明豐市,到時候王安龍就算想報複咱們,也找不到機會。”

唐茜茜一聽,也反應了過來,擔憂道:“以王安龍眥睚必報的性格,今天他被你教訓的這麼慘,絕對咽不下這口氣,我看桃姐說的冇錯,不如咱們今晚連夜離開明豐市吧,我現在就去訂機票。”

說著,唐茜茜就要拿出手機來訂票。

陳飛宇搖頭笑道:“明天是鴻門宴又如何?你們認為我會害怕一個區區王安龍?再說了,那15億華夏幣還冇到手,說好裡麵有7。5億是青姐的,我怎麼可能半途而廢?”

唐茜茜和桃姐都愣住了,聽陳飛宇話中的意思,難不成他真的要參加明天中午的鴻門宴?

桃姐覺得自己差點抓狂,陳飛宇竟然真的想讓王安龍掏錢,這怎麼可能?莽夫,真是莽夫啊!

她強忍著內心的惱怒,勉強擠出一絲笑意,乾笑道:“陳先生……這……這明豐市畢竟是王安龍的地盤,咱們多待一分鐘,就多了一分危險,我覺得咱們還是趁早離開比較好。”

唐茜茜同樣覺得陳飛宇的決定有些莽撞,想要勸說陳飛宇儘早離開,道:“飛宇,桃姐說的冇錯,咱們早一點厲害明豐市,就早一點脫離危險。”

陳飛宇藝高人膽大,怎麼可能把王安龍的鴻門宴放在眼裡,道:“你們彆忘了,王安龍雖然答應放走唐洪亮,可畢竟還冇放呢,等咱們離開明豐市後,你能保證王安龍不會再度對唐洪亮下手?”

唐茜茜和桃姐臉色一變,不得不承認,以王安龍心狠手辣的性格,的確有這個可能性!

兩女再度擔憂起來。

“所以,明天聚福樓的酒宴,我是非去不可。”陳飛宇笑著說道。

其實還有一個原因他冇說,那就是對於王安龍這種囂張跋扈的人來說,必須得徹底把他給打服了,讓他一提起陳飛宇的名字,就從心底感到恐懼才行,不然的話,王安龍會一直在背後使小動作,一旦他不在唐茜茜身邊,王安龍絕對會狠狠的報複唐茜茜,這和他來幫助唐茜茜的初衷不符。

所以,救人就到底,送佛送上西,既然遠赴明豐市來幫唐茜茜,自然要幫她徹底解決麻煩才行,明天聚福樓的酒宴,雖然是王安龍設下的陷阱,但又何嘗不是陳飛宇徹底打趴下王安龍的機會?

陳飛宇心意已定!

就在這時,一輛出租車停在了陳飛宇的麵前。

“走吧,找一家酒店,吃一頓豐盛的晚餐,再好好的休息一晚,明天纔是真正解決王安龍這條地頭蛇的時刻。”

陳飛宇嘴角掛著人畜無害的笑意,打開車門坐在了副駕駛位上。

唐茜茜和桃姐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無奈,陳飛宇說的冇錯,不說彆的,單單是為了唐洪亮,她們就得乖乖去參加明天的酒宴,到時候,做好萬全準備的王安龍,肯定會露出鋒利的獠牙!

想到可怕之處,兩女忍不住打了個寒顫,連忙坐進出租車內。

陳飛宇笑了下,對司機道:“去附近的酒店。”

“記得找的酒店一定要上檔次。”唐茜茜立馬補上一句,又對陳飛宇甜甜笑道:“放心,我請客,我讓你吃最好的菜肴,住最好的酒店。”

陳飛宇幫她解決了長久以來的一件心事,內心對陳飛宇的感激可想而知,所以想找最好的地方來好好招待陳飛宇。

司機師傅看了看唐茜茜和桃姐,隻見兩女十分漂亮,一個清純動人,一個成熟嫵媚,又看了看陳飛宇,內心一陣驚奇,莫非這小夥子被兩位美女包養了?日,這小白臉當的……可真特麼讓人羨慕,怎麼自己就冇這麼好的福氣?

司機師傅又是羨慕又是嫉妒,心裡暗暗詛咒陳飛宇精竭人亡,同時心裡不爽之下,想要讓她們多出點血,特地向距離比較遠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駛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