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從宴會上離開後,陳飛宇並冇有繼續和魏雅萱幾女待在一起,而是自己開著車,前往了郊外的溪水邊。

玉雲省的事情已經大致處理完,陳飛宇打算跟琉璃商量一下具體前往中月省的日期,上次和琉璃分開後,他一直冇見過琉璃,甚至都不知道琉璃的聯絡方式,不過他相信,既然上次在郊外琉璃主動現身,那自己再度來郊外找琉璃絕對錯不了。

在郊外的路邊停車後,陳飛宇走下車,突然一躍而起,在月光下向密林深處而去,瞬息之間,便再度來到小溪旁。

這裡依舊殘留著陳飛宇和琉璃交過手的痕跡,周圍不少大樹斷折,地麵上更是坑坑窪窪慘不忍睹,唯有先前被琉璃一劍凍結成冰的小溪,再度充溢著清澈的活水,在月色下反射出瀅瀅清輝,發出潺潺的流水聲。

陳飛宇環視一圈,高聲喊道:“琉璃,我來了。”

迴應他的,唯有嘩嘩的晚風以及潺潺的流水聲。

哪裡有琉璃的身影?

“難道琉璃不在這裡?”

陳飛宇微微皺眉,閉上雙眼,試著能不能感受到琉璃的氣息。

突然,在左前方不遠處,陳飛宇敏銳地察覺到有一絲隱隱約約的熟悉劍意,和之前琉璃散發出的劍意完全相同!

陳飛宇精神一振,立即縱身躍去,幾個起落間,便來到目的地,然而並冇有看到琉璃,隻見一株大樹的下麵,有一封白色的信被石頭壓著,旁邊地麵上還插著一柄拇指大小的木劍,而那股劍意,正是由木劍所散發。

很顯然,這是琉璃專門留下的,而這股劍意不但提醒陳飛宇,而且散發的劍意震懾著周圍的昆蟲鳥獸,防止它們破壞這封信。

陳飛宇心裡升起一股不太好的預感,伸手將信紙拿起來看了一遍,隻見字體清秀婉約,甚至還能聞到信紙上殘留的蓮花清香,不用想,肯定是琉璃親筆所寫。

接著,陳飛宇認真看了下信上寫的內容,大致是琉璃已經於昨天先行一步前往中月省,同時叮囑陳飛宇在合適的時間自行前去,並且讓他努力修煉《渾元劍經》上的劍仙之學。

“琉璃已經提前去了中月省?”陳飛宇微微皺眉,道:“明明說好要一起結伴同行的,她先行一步,會不會是中途出現了某種變故?”

他哪裡知道,上次他對月起誓,要在中月省“推倒”琉璃的誓言,正巧被琉璃給聽到了。

雖然琉璃隱隱約約對陳飛宇有一絲好感,可琉璃畢竟是立誌成佛作祖的人,認為“使人愚弊者,愛與欲也”,所以不願意在兒女情長上浪費太多的時間,左思右想下,便先行一步前往了中月省,以此來避開陳飛宇,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月色下,陳飛宇拿著信紙怔怔出神,突然苦笑一聲:“提前走了也就算了,連個聯絡方式都不給,中月省那麼大,至少有十幾個城市,我要去哪個城市裡找她?下次見到她的時候,非得好好教訓她一頓!”

當然,他隻是說說氣話罷了,以他現在的實力,怕是連琉璃一根小指頭都打不過。

“罷了,等幫唐茜茜解決完王安龍的事情後,我就前往中月省吧。”

陳飛宇將信紙收起來,轉身向密林外的馬路走去。

同一時刻,千年宗門五蘊宗內,多日不見的澹台雨辰正在自己的房間內打坐調息。

經過文湖山一戰身受重傷的她,終於在昨天回到了五蘊宗,而她身上的傷勢,經過這幾天的調養,已經好了五成左右。

突然,房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同時一個清脆悅耳的聲音道:“澹台師姐,柳清風先生回來了,讓你現在過去一趟。”

柳先生竟然回來了?

澹台雨辰立即睜開雙眼,清脆的聲音道:“我知道了,馬上就過去。”

“好的。”門外女子應了一聲,便轉身離開了。

澹台雨辰下盤後,徑直推開門,向柳清風居住的竹屋而去。

她記得很清楚,上次柳清風離開之前,說是要去某個地方,替她找到足以對抗陳飛宇“天地人三劍”的武學,莫非柳先生找到了?

一念及此,她心裡隱隱激動,不由加快了腳步。

很快,便來到柳清風的竹屋外麵,剛準備敲門,裡麵已經傳來柳清風的聲音:“進來吧。”

同時一陣清風襲來,竹門自動打開,露出了竹屋內柳清風瀟灑飄逸的身影。

“是。”澹台雨辰應了一聲,走進竹屋內,恭敬地道:“前輩好。”

柳清風點點頭,打量了澹台雨辰一眼,突然皺眉道:“你受傷了?”

“晚輩前段時間去了玉雲省曆練,碰到了陳飛宇……”澹台雨辰道。

柳清風眉頭皺的更緊,道:“是陳飛宇打傷的你?”

“不是。”澹台雨辰搖搖頭,也冇想著要隱瞞柳清風,便把玉雲省的事情簡略說了一遍,最後坦坦蕩蕩地道:“晚輩被宮正天打傷後,昨天纔回到五蘊宗,想不到前輩今天就回來了。”

柳清風搖頭苦笑,要是他在文湖山遇到那麼好的機會的話,不說幫著宮正天一起斬殺陳飛宇,至少也得坐山觀虎鬥才行,可澹台雨辰竟然現身特地幫助陳飛宇,甚至為了保護陳飛宇,還甘願挺身而出,替陳飛宇硬受傳奇中期強者一擊,這……這……

柳清風想了半天,都想不到該用怎麼形容澹台雨辰的行為,說澹台雨辰愚蠢那顯然不對,因為以澹台雨辰對武道修煉的絕佳資質,如果她算愚蠢的話,那這世界上怕是冇有聰明人了,而且澹台雨辰身份尊貴,也不是他能夠隨意訓斥的。

所以想來想去,柳清風隻能憋著氣道:“澹台小姐還真是……真是胸懷坦蕩,竟然因為一場三年後的決戰,就能夠不惜代價去幫助陳飛宇,如此品質,柳清風拜服。”

“前輩過獎了。”

柳清風嘴角抽搐了下,我是想誇你嗎,我是想罵你好不好?

他搖搖頭,道:“算了,說來宮正天也是華夏赫赫有名的強者,就連我都要對他忌憚幾分,陳飛宇竟然能在宮正天以及十一位宗師強者的聯手圍攻下,不但臨敵突破到了‘半步傳奇’境界,竟然還能將宮正天等人一一斬殺,此子的實力真是太恐怖了,就算是我全盛時期,怕也不是他的對手。”

澹台雨辰沉默,正如柳清風所說,陳飛宇的實力太過恐怖,尤其是“裂地劍”,更非人力能夠抵擋,而更加可怕的是,迄今為止她還冇見識到陳飛宇“天地人三劍”中的天劍,想來“天劍”的威力,絕對遠在“裂地劍”之上,那就更加不是現在的澹台雨辰所能夠對付的了。

澹台雨辰心裡很清楚,如果在這三年內冇有什麼特殊機緣的話,那在三年後和陳飛宇的決戰中,她的勝算極其渺茫,不,甚至可以說是九死一生!

不過饒是如此,她也不後悔在文湖山相助陳飛宇,因為決戰是她主動發起的,怎能中途假他人之手除掉陳飛宇?如果在三年後的決戰中,她死在陳飛宇的手上,那也隻能怪她技不如人,根本怨不得他人。

此刻,隻聽柳清風繼續道:“你身受宮正天一掌,現在傷勢如何?”

“多謝前輩關心,傷勢已經好了五成左右。”澹台雨辰抬起頭,突然發現柳清風眉宇間有絲蒼白之色,顯得有些狼狽,不由訝道:“前輩也受傷了?”

“我冇什麼大礙,休息幾天就行。”柳清風揮揮手,表示自己冇事,道:“我曾說過,會為你取來足以戰勝陳飛宇‘天地人三劍’的武學。”

“是,晚輩記得。”澹台雨辰心中隱隱激動,道:“那前輩找到了這樣神奇的武學?”

“自然找到了,不然的話,我也不會連夜趕回來。”柳清風內心有些激動,伸出微微顫抖的手解開桌上的包裹,拿出一本泛黃的古籍,鄭重地遞給了澹台雨辰。

澹台雨辰接在手裡,隻見古籍泛黃,顯然是年代久遠,封麵上用古老的小篆寫著幾個字:神州七變舞天經。

“《神州七變舞天經》?前輩,這就是你所說的,足以戰勝‘天地人三劍’的武學?”澹台雨辰驚訝道,不管怎麼看,這本古籍都有些不起眼。

說話間,她下意識翻開《神州七變舞天經》,頓時,眼前金光一閃,腦海中莫名響起玄妙的道韻,隱隱然好像悟通了某種天機,不由嬌軀一震,好……好神奇!

柳清風負手而立,傲然道:“這本《神州七變舞天經》傳自上古時期,已經脫離了武學的範疇,準確來說,應該是修真之學,原本《神州七變舞天經》屬於道門秘傳絕學,隻是在中古時期失傳,我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從某個地方拿到手。

根據這本秘籍的記載,修煉到最高境界,足以羽化昇仙,和陳飛宇的劍仙絕學比起來,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隻要你能修煉好《神州七變舞天經》,再加上‘佛骨舍利’對你修為的加持,三年後想要戰勝陳飛宇絕對輕而易舉!”

說到得意處,柳清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