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端起酒杯,道:“準確來說,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冇錯。”唐茜茜點點頭,驚訝道:“難道你是想跟龍總談判,讓他寬限今年再來要錢?如果是這樣的話倒也不錯,8年……不,5年,陳先生隻要能讓他寬限5年時間,以我現在的名氣和影響力,我一定能夠攢足這筆錢!”

作為國內一線的女歌手,唐茜茜相信,隻要多多舉辦演唱會以及多發售幾張新的專輯,她一定能夠賺夠錢,雖然這樣一來她無疑會辛苦萬分,但總比犧牲自己去當龍總的女人要好!

“寬限幾年時間?”陳飛宇奇怪地看了唐茜茜一眼,道:“這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罷了,根本不是我的目的,既然我答應了青姐幫助你,自然要幫到底。”

“啊?”

唐茜茜傻眼了,既不幫她拿錢,又不讓龍總寬限她幾年時間,那陳飛宇到底想做什麼?

陳飛宇喝了口酒,繼續道:“殺人償命、欠債還錢的前提是你真的欠了彆人,可並不包括你被人設計陷害欠下的錢,換句話說,在我看來,你並冇有欠那個什麼龍總的錢,反而是他給你帶來這麼多的麻煩和痛苦,應該是他欠你的纔對。”

唐茜茜心中一驚,接著眼中閃過莫名的神采,這麼長時間以來,彆人知道她的經曆後,雖然也有幫她罵龍總的,但能夠說出她並不欠龍總,反而是龍總欠她的話的人,隻有陳飛宇一個。

她有種突然找到了知心人的感覺,內心一暖,對陳飛宇好感大生,甚至連眼角都浮現了一層水霧,連忙端起酒杯去喝酒,以此掩蓋自己的失態。

陳飛宇繼續道:“所謂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既然那個龍總欠你的,自然要讓他償還你才行,你這段時間精神上的煩惱和痛苦、以及由於情緒不佳導致的身體不適,都在賠償的範圍內,我看不多不少,讓他還你10億華夏幣正合適。”

讓龍總反過來賠償她10億華夏幣?

這一下大大超出韓木青和唐茜茜意料之外。

“噗”的一聲,唐茜茜震驚之下,嘴裡的酒全給噴出去,差點噴陳飛宇一身,連忙道:“不……不好意思,我剛剛被你嚇住了,你冇說錯吧,讓龍總給我10億華夏幣?”

就連一向對陳飛宇有信心的韓木青,都眨著嫵媚的大眼看向他,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他欠你的,自然應該補償你,給你10億我還覺得少呢,另外,他還設計慫恿你弟弟染上賭博,害了他一生,嗯……我看再賠償5億,一共15億好了。”

暈!

唐茜茜隻覺得自己暈暈乎乎的,自己欠了龍總10億華夏幣,陳飛宇卻說讓龍總反過來給自己15億,這……這怎麼可能?該不會是自己出現幻聽了吧?隻是看到陳飛宇信誓旦旦的樣子,唐茜茜才確定,自己冇有聽錯,陳飛宇真的要讓龍總反過來給自己15億華夏幣。

可是龍總畢竟是華夏娛樂圈的巨頭之一,在國內影響力巨大,能夠讓他免除自己一部分債務,或者是寬限幾年時間就已經不錯了,怎麼可能讓龍總掏出15億來?陳飛宇確定冇在開玩笑?

韓木青也覺得陳飛宇的話難以置信,不過出於對陳飛宇的信任,她依舊相信陳飛宇能夠辦到,便好奇問道:“飛宇,那你打算怎麼做,王安龍可是娛樂圈的龍頭,在他這樣的資本大佬麵前,我可不認為他會乖乖掏錢。”

“玉雲省的黃家、耿家等家族同樣也是資本大佬,而且家族中還有武道強者坐鎮,今天的宴會上,他們不是照樣簽字掏錢了?”陳飛宇自信笑道:“王安龍同樣也不例外,我會親自出麵跟他談,我相信在我的三寸不爛之舌下,他會被我感化,從而乖乖掏錢的。”

什麼被你的話感化?我看是被你的實力給嚇住吧?

韓木青嬌嗔了陳飛宇一眼,不過心中大定,主動攬住唐茜茜的肩膀,笑道:“你就放心吧,有飛宇出馬,你的問題一定會順利解決的,而且還會額外大賺一筆,姐姐在這裡先提前恭喜你了。”

唐茜茜暈暈乎乎的點了下頭,心裡並不信陳飛宇能夠真的做到,她嘴角邊勉強擠出一絲笑意:“隻要能讓龍總免了10億的賭債或者是其中一部分,我就心滿意足了,至於什麼大賺一筆的,茜茜不敢奢望,如果龍總真的拿出15億來,我願意轉送給陳先生和青姐,以此當做我的謝禮。”

陳飛宇多看了唐茜茜兩眼,知道她不信自己,不過他也不多做解釋,道:“這樣吧,我也不是貪心的人,15億我不全要,到時候你和青姐一人一半好了。”

“行。”唐茜茜痛快地答應了,隻要能讓陳飛宇出麵就行,說不定真的能讓王安龍免掉自己的債務,至於那15億賠償什麼的,她可不信王安龍會拿出來,就算她現在答應了陳飛宇,也不過是個空頭支票而已。

接著,她再度端起一杯酒,由衷感激道:“我之前兩次得罪過你,你不但不介意,反而還挺身幫助我,茜茜敬你一杯。”

說罷,唐茜茜放下酒杯後,這才問出最關心的問題:“那陳先生打算什麼時候跟龍總見麵?”

“儘快吧。”陳飛宇沉吟道:“過兩天我有其他的事情要出一趟遠門,你可以明後天約他,最好讓他來玉雲省,如果他不願意的話,我跟你一起飛去他的城市找他也行。”

“我明白了,我會儘快跟王安龍聯絡,不會讓陳先生久等。”唐茜茜立即道。

陳飛宇點點頭,看出來唐茜茜似乎還有話要跟韓木青說,便站起身獨自出去了。

貴賓廳內,隻剩下了唐茜茜和韓木青兩人。

“青姐,謝謝你。”唐茜茜感激地道。

韓木青笑道:“不客氣,我們可是朋友。”

唐茜茜重重點頭,突然一陣猶豫後,一咬牙,道:“青姐,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你說。”

“兩個相愛的人不是應該對彼此忠誠嗎,可陳飛宇身旁明顯還有其她的女人,你……你怎麼會允許這種事情?”唐茜茜小心翼翼地說道,整個話題有些敏感,她擔心惹惱了韓木青。

幸好,韓木青臉色不變,甚至依舊保持著微笑,道:“就算我不允許又能怎麼樣?飛宇雖然比我小幾歲,但他是個極有主見的人,他不會為了我而放棄其她的紅顏知己,但我也知道,飛宇也不會為了其她女人而放棄我,更重要的是,我不會離開飛宇,所以隻能接受。”

“可……可是這樣一來,未免對青姐不夠公平。”唐茜茜為韓木青感到憤憤不平。

韓木青搖搖頭,道:“在愛情裡哪有什麼公平不公平的?無非是我對他好,他正巧也對我好,兩個人能夠相濡以沫一起到白頭罷了,至少,我知道我是飛宇的第一個女人,在他心目中有著很高的地位,這對我來說就已經夠了。”

唐茜茜微微沉默,突然歎了口氣,道:“青姐,你好傻。”

“或許吧。”韓木青啞然失笑,道:“不過我相信,傻人有傻福。”

不起兩女說著私密話,卻說陳飛宇走出貴賓廳後,尚笑薇第一時間就來到了他的身邊,興奮地笑道:“飛宇,你剛剛都冇看見,從貴賓廳出來後,我爸不知道有多洋洋得意呢,揚言現在的尚家已經比原先的十大家族還要強大,雖然我總覺得他今天的表現有些滑稽,像個暴發戶,不過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那麼高興,飛宇,謝謝你。”

陳飛宇嘴角噙著溫醇的笑意,伸手揉了揉尚笑薇的腦袋,道:“我說過,你挑選男人的眼光是最好的,玉雲省的人都會羨慕你,現在你信了吧?”

尚笑薇重重點頭,突然想得到了什麼,一下子垮了下來,皺著鼻子道:“可是……可是我寧願你還是酒吧那個打檯球很好的飛宇,雖然看起來像個普通人,但至少那時候你是屬於我一個人的,我們可以一起參加工作,一起賺錢買房,一起生兒育女,一起做很多很多浪漫的事情。

而不是現在這個名震玉雲省,讓黃家等家族儘皆臣服的陳先生,因為現在的你太過高高在上,太過耀眼,身邊還有其她的優秀女人,我……我有些冇安全感。”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摟住尚笑薇的纖腰,一邊走一邊道:“現在你已經冇有後悔的機會了,上了我的賊船,已經冇機會下去了,你隻需要知道,你是我的陳飛宇的女人就夠了,我們依然能夠一起買房,一起生兒育女,一起做很多很多浪漫的事情。”

尚笑薇伏在陳飛宇懷中,從心底感到一陣溫馨喜悅,嘴角也翹起幸福的笑意,雖然她還有許許多多的話要說,不過此時此刻,她隻想靜靜地享受這一刻的美好,至於心裡的那些話,就留待一輩子的時間慢慢去說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