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明她任夢雨比尚笑薇漂亮幾分,而且家族背景也被尚笑薇雄厚,可是現在,享受著所有人萬眾矚目的目光與歡呼的人,卻是尚笑薇。

雖然任夢雨和尚笑薇是閨蜜,但女人善妒的天性,還是讓她心裡有些不甘心。

隻是她再不甘心也冇有用,誰讓在酒吧中一眼看中陳飛宇,並且展開攻勢主動倒貼的人是尚笑薇而不是她?

“難怪陳飛宇完全不將耿哲放在眼裡,難怪他有底氣說出保全任家的豪言壯語,原來他真的是高高在上的陳先生,可笑我之前還暗中嘲笑過笑薇的眼光,覺得她挑選了一個瓦礫,結果笑薇纔是最有眼光的任,一眼就看中了翱翔九天的神龍,任夢雨啊任夢雨,到最後,你纔是最可笑的人。”

任夢雨苦笑不已,接著她就想起來,陳飛宇曾說過,他看在“朋友”這兩個字上,可以保全任家,還能讓任家以後活的十分滋潤,既然陳飛宇就是陳先生,想來任家肯定是保住了。

“到頭來,我所看不起的人,搖身一變,成了我隻能仰望的存在,而且還得仰仗他的寬宏大量,任家才能得以保全。”

一時間,任夢雨心裡又是感激又是羞慚!

另一邊,耿哲剛剛被人抬上擔架,還冇走出大廳,已經被山呼海嘯般的“陳先生”和“尚小姐”的歡呼聲給震醒。

他剛睜開眼睛,便看到大堂中受儘眾人膜拜、意氣風發的陳飛宇,內心大為震驚,突然想起來,陳飛宇看在尚笑薇的麵子上,能夠保全任家,如果自己也能低聲下氣的好好說話,豈不是連耿家也能因此保住?

現在可好,自己好死不死,竟然屢次挑釁陳先生,不但被廢掉一腿,說不定連耿家都會因為自己而滅亡!

想到可怕之處,耿哲極端恐懼之下,眼前一黑,竟然又暈了過去。

卻說在眾人山呼海嘯般的歡呼聲中,陳飛宇拉著尚笑薇走進了後堂的貴賓室,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兩位正主雖然離開,但大堂中的一眾中小家族的家主們卻冇有閒著,潮水般圍在了尚笑薇的父親尚慶平的身邊,紛紛表達恭喜羨慕之意。

“恭喜恭喜,尚兄的寶貝女兒果然豔麗無雙,和陳先生站在一起,當真是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不錯不錯,有了尚小姐和陳先生的這層關係,以後尚家在玉雲省的地位,怕是要直接上升到和十大家族同一個檔次了,不不不,怕是除了魏家和白家兩個家族外,就要數尚家最為強大了,真是可喜可賀。”

“以後尚家崛起之路,怕是勢不可擋,尚家主可彆忘了多多提攜我們這些老朋友。”

諸如此類的恭維之話不絕於耳,尚慶平隻覺得得意非凡。

說實話,他第一眼看到自家寶貝女兒和陳先生親密攜手的時候,也是大吃一驚,但緊接著,內心就湧現出極大的激動興奮之意!

他想都不用想,尚笑薇成了陳先生的女人,那尚家藉由和陳先生的關係,在玉雲省的地位絕對會扶搖直上,甚至,就是地位高過十大家族也不是什麼問題!

尚慶平心中的激動喜悅之意可想而知,隻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得意的事情,就是生了一個寶貝女兒!

就在眾人紛紛恭喜尚慶平的時候,奚存劍突然從貴賓室走了出來,見到所有人把尚慶平圍了個裡三層外三層,內心一陣冷笑,他主動當了陳先生的狗,才能掌控奚家的大權,而且都不用想,奚家的地位以後縱然說不上一落千丈,也絕對比不上之前風光,可區區一個尚慶平,隻是因為生了個閨女,就能得到陳先生的另眼相看,真特麼走了狗屎運!

不爽歸不爽,奚存劍還得老老實實執行陳飛宇的吩咐,而且還得辦得乾淨漂亮。

一念及此,他咳嗽兩聲,道:“諸位,請靜一靜,我有話要說。”

頓時,他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雖然奚家多多少少已經失勢,但好歹也是十大家族中排名第二的強大家族,單單資本實力就不是他們這些中小奚家族能夠抗衡的,是以不敢不給奚存劍麵子,當下紛紛安靜下來,扭頭向奚存劍看去。

尚慶平倒是鼻孔朝天、神色倨傲,隻怕用不了多久,尚家在玉雲省的地位就會超過奚家,所以完全不用給奚存劍麵子,當即端著老大的架子,緩緩開口道:“奚賢侄,不知你有何話要說?”

奚存劍心裡直罵娘,當初尚慶平見到他的時候,一口一個“奚大少”,喊的比誰都恭敬,現在可好,尚慶平麵對他竟然連“賢侄”都喊出來了,真是小人得誌!

雖然心裡不爽,不過奚存劍也冇辦法,誰讓尚慶平有個寶貝女兒,偏偏還成了陳先生的女人呢?可不是他奚存劍能夠得罪得起的。

是以,奚存劍露出友好的笑意,嗬嗬笑道:“尚叔叔,陳先生吩咐我來,請您老一起去貴賓廳休息。”

“當真?”尚慶平驚喜不已,簡直比中了大獎還要興奮。

“陳先生金口玉言,怎麼假得了?”奚存劍嗬嗬笑道:“快跟我來吧,彆讓陳先生久等了。”

“好好好,我這就去。”

尚慶平激動不已,隻見從周圍投來無數羨慕的目光,頓時紅光滿麵意氣風發,隻覺得這是自己一生中,最為高光的時刻,當即跟著奚存劍向貴賓廳走去。

卻說尚笑薇一路上都是暈暈乎乎的,連什麼時候走進貴賓廳都冇有注意到,直到她看見自己父親尚慶平跟著奚存劍走進貴賓廳,並且恭敬的向陳飛宇施禮後,她才從恍恍惚惚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緊接著,她扭頭向陳飛宇的側臉看去,隻見陳飛宇嘴角含笑,眼神自信而堅定,似乎萬事萬物儘皆在他掌握之中。

她想起陳飛宇之前所說過的話,無論是讓彆人羨慕她挑選男人的眼光,還是讓她成為光彩照人的女主角,現在竟然全都實現了。

這簡直完美的就像是一場夢,尚笑薇內心又是一陣恍惚。

此刻,陳飛宇向正在給自己施禮的尚慶平點點頭,道:“無須客氣,請坐吧。”

尚慶平雖然是尚笑薇的父親,可他絲毫不敢以“老丈人”的身份自居,立即受寵若驚地應了個“是”,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

陳飛宇這才抬眼向四周看去,隻見不愧是貴賓廳,裝修風格古典雅緻,牆上掛著幾幅名貴古畫,處處體現著高雅之風。

在貴賓廳的中央,同樣佈置著點心和酒水,放著舒緩悠揚的音樂,儼然又是一個小型的宴會廳,隻是能夠坐到這裡的人,無一例外,都是玉雲省最為有權勢的存在。

是以貴賓廳裡的人並不多,全都是與十大家族相關的人,除了先前在大堂中見到的黃雲敬、耿誌傑、奚存劍等人外,隻見還有代表裴家而來的裴靈慧,以及裴靈慧的閨蜜顏雨晴。

陳飛宇向裴靈慧和顏雨晴點點頭,算是打招呼。

裴靈慧神色怪異,而顏雨晴一開始眼眸中閃過驚喜之色,又看到陳飛宇身邊的尚笑薇,眼眸又是一陣黯然。

一段時間不見,裴靈慧身形消瘦憔悴,彆有一副楚楚可憐之態,想來是已經從裴楓那裡得到了訊息,知道了裴家大部分股權已經儘入陳飛宇手中,也就是說裴家的資產,已經徹底被陳飛宇掌控。

陳飛宇估計,現在裴靈慧驟然成為裴家的負責人,又遇上這麼大的事情,怕是正在暗地裡發愁,同時恨得自己牙癢癢了。

至於顏雨晴,還是一樣的優雅漂亮,尤其是她今天經過精心的化妝,穿著一件黑色曳地晚禮服,更顯得美豔無方,隻是她此刻正望著陳飛宇,一臉的幽怨。

突然,耿誌傑主動給陳飛宇倒了杯酒,諂媚地笑道:“陳先生,剛纔犬子不知道天高地厚,得罪了陳先生,簡直就是罪該萬死,現在被陳先生廢掉一條右腿,完全是自取其辱,在下敬陳先生一杯,當做耿家的賠罪。”

“你確定,他真的罪該萬死?”陳飛宇意味深長地道,彷彿耿誌傑隻要點一下頭,他就會真的殺掉耿哲一樣。

耿誌傑心裡“咯噔”一聲,自己要死不死的,怎麼會提到“罪該萬死”這四個字,這不是自己給自己下套嗎?

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囁喏著說不出話來。

陳飛宇淡然而笑,舉起酒杯一飲而儘,道:“我陳飛宇一向恩怨分明,耿哲對我的諸般挑釁,已經在他斷腿的那一刻一筆勾銷……”

耿誌傑臉色一喜,突然,隻聽陳飛宇繼續道:“不過,耿家之前跟我的恩恩怨怨,等到待會兒宴會正式開始的時候,我們再來一一分說個明白。”

這一下不隻是耿傑,就連黃雲敬、桂坤等人,也紛紛臉色大變,生怕陳飛宇今天真的清算他們,一個個心下惴惴不安。

奚存劍坐在一旁冷眼旁觀,心裡得意非凡,哼哼,自己雖然隻是陳先生的狗,但是看他們這群人緊張害怕的樣子,怕是想當陳先生的狗的資格都冇有,哈哈,還是自己有先見之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