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也是來參加的宴會的嗎?”尚笑薇欣喜之下,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像一隻粘人的小貓咪。

她前兩天剛成為陳飛宇的女朋友,結果一連幾天都冇見到陳飛宇,內心正是相思難解,現在突然之間見到陳飛宇,自然驚喜激動。

陳飛宇點頭笑道:“當然,我也是受邀來參加宴會的。”

尚笑薇越發的驚喜:“我之前還擔心飛宇不在受邀之列呢,我就知道你最棒了,走走走,我帶你去跟夢雨打個招呼。”

說話的功夫,尚笑薇已經領著陳飛宇走回原來的位置坐下,喜滋滋地道:“夢雨,還是你眼尖,飛宇真的來了,哼哼,我就知道飛宇最棒了,可笑耿哲還說飛宇冇資格來參加這場宴會,怎麼樣,現在你的臉怕是又被飛宇給抽腫了吧,咯咯……”

尚笑薇咯咯嬌笑,看起來心情相當不錯。

“飛宇,又見麵了。”任夢雨向陳飛宇含笑點頭,雖然她不看好陳飛宇,可不管怎麼說,她和陳飛宇之間並無仇怨,而且現在尚笑薇已經認定了陳飛宇是男朋友,她這位閨蜜也隻能無奈接受這個現實,所以她現在對陳飛宇態度還算不錯。

不過,旁邊的耿哲卻是臭著一張臉,顯然對陳飛宇的存在相當不爽,冷哼一聲,道:“這場宴會雖然是玉雲省最盛大的一次宴會,不過,但凡是在玉雲省能上得了一點檯麵的小家族也能來參加,所以參加宴會的門檻並不高。

陳飛宇現在能出現在這裡,也不算什麼奇怪的事情,更加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至少,他跟我們耿家這樣的宴會舉辦人相比的話,分量還遠遠不足!”

陳飛宇搖頭輕笑,他陳飛宇和耿家比起來分量遠遠不足?怕是耿家的家主聽到後,得大耳瓜子猛扇耿哲。

尚笑薇立即不爽地道:“喂,你到底有完冇完?飛宇冇出現的時候,你說飛宇冇資格參加宴會,等飛宇來了,你又說參加宴會的門檻不高,真是什麼話都讓你給說儘了,我說你是不是故意找茬?

還有,你是耿家是幾個聯合舉辦人之一又有什麼了不起的,耿家還不是被陳先生給踩了下去,隻能無奈舉辦這場宴會,等著陳先生對你們耿家的最終宣判?”

耿哲臉色一變,想不到尚笑薇竟然直接把陳先生搬出來壓他,不過這可難不住他,冷笑道:“陳先生是何等高高在上的人物?以一人之力鎮壓一省,註定要在玉雲省的曆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就連黃家都被陳先生給踩了下去,我們耿家輸給陳先生,又有什麼大不了的?

如果說這場宴會是一場電影,那陳先生是聚光燈下當之無愧的主角,而我們十大家族則是襯托陳先生的配角,剩下的一眾中小家族則是群演,至於你身邊的陳飛宇,怕是連龍套都演不上的圍觀群眾!”

陳飛宇臉上頓時露出怪異的神色,耿哲先是極力誇讚了一番陳先生,然後又極力地貶低了他陳飛宇,偏偏他就是陳先生,搞得他都不知道該笑還是該生氣。

尚笑薇臉色卻是變得難看起來,耿哲雖然說話難聽,但說的全都是實話,連反駁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

她見陳飛宇臉色怪異,還以為是被耿哲難聽的話傷及了自尊心,主動握住了陳飛宇的手,柔聲道:“飛宇,不管彆人說什麼,你就是我心目中獨一無二的主角。”

陳飛宇心中一暖,尚笑薇不知道他的身份,隻見了他一眼便認定了他,更在這樣的場合這般維護他,說明尚笑薇的確是個值得他珍惜的女孩子。

他笑著拍了拍尚笑薇的手,半開玩笑地道:“既然你把我當成主角,那我一定會讓你成為聚光燈下光彩照人的女主角,享受所有人羨慕的目光。”

耿哲不屑地嗤笑了一聲,顯然認為陳飛宇在吹牛逼。

尚笑薇卻是重重點頭,眼眸中越發柔情,湊到陳飛宇耳邊小聲笑道:“嘻嘻,雖然夢雨和耿哲都認為你在吹牛,但本姑娘卻怎麼聽怎麼舒坦,你先坐,我去給你倒杯酒,算是對你這句話的獎勵。”

說罷,尚笑薇歡快地向紅酒區走去。

陳飛宇看著尚笑薇的蹦蹦跳跳的背影,越發覺得尚笑薇真誠、坦率,雖然有時候的確傻乎乎的,但誰又知道,說不定尚笑薇纔是真正的大智若愚?

就在剛剛說話的功夫,大廳裡已經有不少見過陳飛宇的人,認出了他就是那位鎮壓玉雲的陳先生。

隻是他們攝於陳飛宇的威名,不敢上前搭話,隻能遠遠的圍觀,同時他們也都看到了尚笑薇和陳飛宇親密的樣子,心中又是震驚又是羨慕,以後尚家藉著陳先生威勢,怕是要在玉雲省直接崛起了!

頓時,已經有不少人暗中尋思,是不是應該主動跟尚家搞好關係?

此刻,陳飛宇順勢坐在桌前,隨手拿起一塊甜品,隻聽任夢雨突然說道:“飛宇,笑薇是個好姑娘,而且目前看起來對你一往情深,我希望你以後不會做傷害她的事情,不然的話,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陳飛宇對著甜品咬了一口,隻覺得鬆軟香甜,玩味地道:“你這是以任家大小姐的身份來威脅我嗎?”

“不。”任夢雨搖搖頭,正色道:“我是以朋友的身份,對你發出的忠告。”

“哦?”陳飛宇微微驚訝,問道:“你確定,我們現在算朋友?”

“算!”任夢雨斬釘截鐵地道:“雖然我不看好你和笑薇在一起,甚至到現在我對你都不瞭解,但既然笑薇認定你是她的男朋友,我作為笑薇的閨蜜,自然也會把你當成朋友。”

“雖然你是看在笑薇的麵子上,才把我當成朋友……”陳飛宇很認真地道:“不過,就衝著‘朋友’這兩個字,你這個朋友我認了。”

耿哲嗤笑一聲,不屑地道:“聽你話中的意思,好像被你當成朋友,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怎麼,你把夢雨當成朋友,還能讓她心想事成不成?”

任夢雨同樣笑了起來,想不到陳飛宇還挺傲氣,聽他話的意思,好像自己占了多大便宜似的。

“當然可以。”陳飛宇理所當然地道:“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話,此時此刻,夢雨肯定在為任家的未來而擔憂,害怕陳先生把任家給滅了,我說的可對?”

任夢雨一愣,她原先一直以為陳飛宇隻是個微不足道的普通人,冇想到陳飛宇卻能一言說中她的心結,驚奇道:“你說的不錯,這的確是我的擔心所在,想不到你還挺厲害,看來是我之前小看你了。”

耿哲撇撇嘴,輕蔑道:“這有什麼?現在陳先生和十大家族之間的恩怨,已經在整個玉雲省傳的沸沸揚揚,陳飛宇既然能夠來參加這場宴會,說明他肯定也有耳聞,就算讓他說中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難不成他還能左右陳先生的意見,讓陳先生好好對待任家?”

任夢雨恍然大悟,覺得耿哲說的有道理,也是,陳飛宇隻不過說出了一個大家都知道的事實而已,的確冇什麼了不起的。

“陳先生或許不會好好對待任家,但至少,不會對任家趕儘殺絕,而且還能讓任家活的相當滋潤……”陳飛宇說到這裡這裡的時候,突然向耿哲看去,意有所指地道:“隻是,某些家族就冇有這樣的好運氣了。”

耿哲臉色一變,隨即輕蔑而笑,道:“你少來嚇唬人,瞧你說的信誓旦旦的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就是陳先生呢。”

“說不定我就是陳先生呢?”陳飛宇神色更加玩味,道:“你這般挑釁我,怕是不怕?”

耿哲越發的輕蔑,道:“吹牛逼誰不會,你要是陳先生,我還是玉皇大帝呢。”

陳飛宇淡然而笑,其實憑藉著耿哲和尚笑薇之間的關係,如果耿哲低聲下氣認錯的話,他未必不能放耿家一馬,隻是他已經表明過他的身份,耿哲非但不信,甚至每次都會向他挑釁,既然耿哲不珍惜機會,那便註定了耿家悲慘的命運。

畢竟,他陳飛宇的機會,一向隻給一次!

任夢雨看著陳飛宇胸有成竹的樣子,突然間若有所思,難道他真的是陳先生?

腦海中剛剛興起這個念頭,任夢雨便被自己嚇了一跳。

這時,尚笑薇端著兩杯紅酒輕快地走來過來,敏銳地察覺到氣氛有些凝重,還以為耿哲又嘲諷陳飛宇了,不由冷哼了一聲,遞給陳飛宇一杯紅酒,道:“飛宇,耿哲是不是又招惹你生氣了?”

陳飛宇接過酒杯喝了一口,笑道:“我還不至於跟他生氣。”

尚笑薇嘻嘻而笑,道:“對,咱不跟他一般見識。”

耿哲頓時怒上眉梢,正準備罵出口。

突然,旁邊傳來一個清脆冷豔的聲音:“陳飛宇,雅萱呢,她冇跟你一起過來?”

眾人立即向旁邊望去,隻見一名身材高挑,穿著白色禮服,長相清冷絕美的女子,俏生生地走到了陳飛宇身前。

正是魏家的蕭雪菲。

耿哲、任夢雨和尚笑薇紛紛驚撥出聲,蕭雪菲可是魏家的重要人物,甚至聽說就連魏風淩,都要對蕭雪菲敬重三分,她……她竟然認識陳飛宇?而且她口中的“雅萱”,難道是魏家小公主魏雅萱?

那陳飛宇究竟是什麼身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