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天銀想看到陳飛宇驚慌失措甚至是害怕的神色,但是他失望了,隻見陳飛宇穩坐釣魚台,非但不慌不忙,甚至眼中還有嘲諷之意,就好像……就好像是在看傻逼一樣,對,就是這種眼神。

郭天銀一愣,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淡定的人,緊接著勃然大怒,道:“李哥,我看這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要不你直接一個電話打過去,喊來幾十個兄弟,把他給教訓一頓……嗯?”

他話還冇說完,突然扭頭髮現李海軍臉色蒼白,額頭冒汗,甚至雙腿都有些微微顫抖,不由嚇了一大跳,連忙問道:“李哥,你怎麼臉色那麼難看,是不是身體不太舒服?”

經過郭天銀的提醒,包括唐茜茜在內,周圍眾人都發現了李海軍的異常,不由議論紛紛。

唐茜茜小聲奇怪道:“他這是怎麼了,看著五大三粗的,該不會真的身體不舒服吧,那簡直太好了,咱們趁機走吧?”

陳飛宇玩味笑道:“他不是身體不舒服,而是被嚇到了。”

“被嚇到?”唐茜茜一愣,隨即翻翻白眼,顯然不信陳飛宇的話,李海軍身強體壯,而且還是魏家的保安隊長,怎麼可能被嚇成這幅見鬼的模樣?

實際上,李海軍還真是被嚇住了,他怎麼都想不到,郭天銀讓自己對付的人竟然會陳先生,媽的,這可是把黃家一腳踩下去,並且斬殺傳奇強者和一眾宗師強者的陳先生,郭天銀自己得罪了陳先生也就罷了,竟然還把他拉了過來,這不是讓他去送死嗎?

此刻李海軍已經處於巨大的恐懼以及後悔狀態中,以至於完全冇聽到郭天銀說的什麼,對著陳飛宇顫聲道:“您……您……您怎麼在……”

他極度恐懼下,以至於磕磕巴巴的連話都說不出來。

郭天銀夫婦更加奇怪,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李海軍露出這種神色,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突然,曹雪珍腦中靈光一閃,想起陳飛宇的自信與淡定,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難道他真有強大的背景,以至於連魏家都不敢向他動手?或者,他本身就是魏家的高層人士,甚至就是魏風淩大少?

想到這裡,曹雪珍花容為之失色,越看陳飛宇淡定的樣子,心裡越是惴惴不安。

就連唐茜茜和周圍的圍觀群眾也都看出來了,自從李海軍看到陳飛宇後,原本的囂張氣焰瞬間消失一空,轉而變得緊張害怕起來,難道,這個突然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人,有著強大的背景,甚至連魏家都不敢招惹他?

一時之間,眾人突然明白過來,為什麼陳先生明知道郭天銀的靠山是魏家保安隊隊長,還這麼淡定的等著了,原來人家同樣有著強大的背景!

突然,陳飛宇站了起來。

李海軍臉色大變,心中更加驚懼,以至於雙腿突然一軟,摔到在了地上。

“嘩!”的一聲,周圍眾人儘皆嘩然,單單一個站起來的動作,就能把魏家保安隊隊長嚇成這幅模樣,他到底是誰?

陳飛宇走到李海軍身邊,居高臨下看著他,道:“我隻說三點。”

居高臨下的眼神,不容拒絕的語氣,就算郭天銀反應再慢,現在也看了出來,自己這次得罪了一個牛逼人物,不由臉色大變,和曹雪珍一樣心裡升起不祥的預感。

“您……您儘管吩咐……”李海軍“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他依舊腿軟的站不起來,但是他並不覺得丟人,開玩笑,死在陳先生手上的宗師強者那麼多,現在他被陳先生嚇到腿軟,又有什麼丟人的?

“第一,他們兩個人因為中途插手,想要搶走翡翠吊墜,從而得罪了我的朋友……”陳飛宇伸手向郭天銀和曹雪珍夫婦指去,接著道:“我原本還想讓他們向我朋友道歉,但我現在覺得,他們的歉意太過廉價,就算道歉也冇什麼意義,不如給他們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們以後不敢再藉由魏家的名頭來仗勢欺人。”

“是是……您放心,我一定派人好好教訓他們兩個……”李海軍忙不迭的答應,郭天銀兩人害得他得罪了陳先生,他現在都要恨死這兩個人了,就算陳飛宇不吩咐,他也會狠狠地教訓兩人一頓。

“李……李哥,這……這樣不……”

郭天銀急忙表示反對,可還不等他把話說完,突然看到李海軍淩厲的眼神,心裡嚇了一大跳,原本到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心裡一陣驚恐,李海軍可是他最大的靠山,現在陳飛宇一句話,就讓李海軍反過來對付他,他就是再傻也能知道,陳飛宇絕對是個牛逼轟轟的大人物!

隻是,以郭天銀的層次,還冇資格知道陳飛宇的真正身份。

“媽的,陳先生實力之強,足以鎮壓整個玉雲省,就連原先玉雲省第一家族的黃家,都要在陳先生的威壓下匍匐求生,魏家也是藉著和陳先生的親密關係,才能一躍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現在郭天銀竟然讓自己來對付陳先生,甚至還敢反對陳先生的提議,媽的,見過作死的,還冇見過這麼作死的!”

李海軍想到這裡,狠狠地瞪了郭天銀一眼,恨不得現在就把兩人拽起來吊打一番!

“第二點……”

陳飛宇絲毫不在意李海軍和郭天銀兩人的恩怨,繼續道:“他們兩個想搶翡翠吊墜,不但要多花50萬來買,而且還要我拿出一百萬華夏幣對他進行賠償,既然如此,那這條翡翠吊墜就由他們買下來送給我朋友,算作是賠罪道歉。

另外的50萬華夏幣也算在翡翠吊墜的價格裡,直接把那50萬華夏幣打在我朋友的銀行卡裡麵,剩下的一百萬,你們讓他送到魏家,算是當做對敗壞魏家名聲的一點點補償,至於最後魏家是想原諒他們,還是打算出手教訓他們一頓,則要看魏家的心情了。”

“是……是,我一定會讓他們按照您的吩咐做,如果他們敢反對的話,我帶頭找人打死他們……”李海軍連連保證,哪裡還管郭天銀他們的死活?

郭天銀和曹雪珍的臉色更加難看,既然李海軍點頭了,那他們想不賠錢都不行,而且賠錢也就罷了,還要去魏家認錯受罰,他們之前仗著魏家的名頭,冇少在外麵囂張跋扈,敗壞了不少魏家的名聲,不用想都能知道,魏家絕對不會輕饒他們!

一時之間,郭天銀和曹雪珍臉色蒼白如紙,要是早知道的話,打死他們都不搶吊墜了。

唐茜茜又是震驚又是激動,平白得到一條翡翠吊墜,而且還能額外得到50萬華夏幣,天,這種處理結果,完全出乎她的預料之外。

她剛想開口不要錢,突然愣住了,現在正是她最需要錢的時候,而且50萬也不算一個小數目,微微猶豫後,便默認接受,內心對陳飛宇充滿了感激。

“我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呢,等事情處理完之後,我一定要好好感謝他,唉……要是那位傳說中的陳先生,有他一半的好,我也就不用糾結是否要犧牲色相了。”

唐茜茜拿那位傳說中的“陳先生”和陳飛宇對比了下,內心歎了口氣,又是一陣自怨自艾。

“第三……”陳飛宇繼續道:“至於你李海軍,縱容他們敗壞魏家的名聲,行為同樣可惡,回頭你自己去魏家領受處罰吧,現在掏錢買完項鍊,你們三個人就可以走了。”

說完之後,陳飛宇轉身重新走到椅子上坐著,連看郭天銀夫婦二人一眼都懶得看。

郭天銀和曹雪珍夫婦兩個還在站著猶豫,滿心不願意掏錢。

李海軍見狀大為光火,靠,你們想死也彆拖累老子啊?

他立馬原地蹦起,劈頭就罵了出來,郭天銀頓時打了個激靈,連忙掏錢買了翡翠吊墜送給唐茜茜,又給唐茜茜銀行卡裡轉了50萬華夏幣,這才和李海軍、曹雪珍灰溜溜地逃走。

唐茜茜感覺暈暈乎乎的,要不是手中的翡翠吊墜和手機簡訊提醒的50萬到賬資訊,她都要懷疑現在是在做夢。

周圍眾人一陣羨慕嫉妒,不但能得到翡翠吊墜,而且還能再得到50萬華夏幣,這簡直是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不過他們羨慕歸羨慕,也知道這完全是因為陳飛宇有著深厚的背景,這才能輕而易舉地讓郭天銀夫婦乖乖掏錢,而這樣的大人物,自然不會對那50萬看在眼裡。

卻說李海軍、郭天銀三人跑到外麵後,冇有了陳先生的壓力,李海軍送上了口氣,接著怒上心頭,罵道:“好你個郭天銀,今天老子差點被你害死!”

郭天銀賠了那麼多錢,又被李海軍劈頭蓋臉一陣罵,心裡也很不爽,但他可不敢發作出來,隻能賠笑道:“李哥,剛剛那人是誰啊,你好歹也是魏家的保安隊長,在整個永古市也算是一號人物,可他絲毫不給你麵子,不,甚至連魏家的麵子也不給,好像身份地位很高的樣子。”

李海軍罵道:“就算是魏風淩大少來了,也不敢駁他的麵子,他為什麼要給我麵子,我李海軍算個屁啊!”

郭天銀和曹雪珍驚撥出聲,在他們心目中,魏風淩大少就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了,竟然還有比魏風淩大少牛逼的人?

突然,兩人不約而同想到了一個人。

李海軍深吸一口氣,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陳先。”

郭天銀和曹雪珍傻眼了,繼而石化,呆立在原地,心中充滿了驚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