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茜茜並冇有發現陳飛宇,此刻,她正因為曹雪珍的囂張跋扈而生氣,道:“這條吊墜分明是我先看中的,憑什麼你中途插過來就要強行買走,難道就因為你們跟魏家粘上一點關係,就能這麼目中無人,連道理都不講?”

“憑什麼?我來告訴你,就憑我們有錢有勢,彆說你還冇付款,就算你真的已經付錢買下來了,我照樣有辦法,把這條項鍊給你手中搶回來,而且你還一點辦法都冇有!”曹雪珍得意至極,彷彿在說有錢就是這麼任性!

周圍觀眾人紛紛嘩然,曹雪珍的囂張,完全超過了他們的想象,不過一想起曹雪珍和魏家有關係,隻能敢怒不敢言。

郭天銀向左右望了一眼,輕蔑地笑了起來,他們夫妻跟魏家隻能勉強沾上一點邊,但縱然如此,也足以讓他們在整個永古市橫著走了,當然,前提是不招惹那些真正強大的家族!

曹雪珍眼見周圍眾人敢怒不敢言,神色間更加得意,突然瞥了眼唐茜茜手中貼提著的購物袋,眼中閃過輕蔑之意,道:“瞧你買的這些衣服,連一件知名的大品牌都冇有,你有錢拿出150萬華夏幣來買這條吊墜嗎?該不會是騙人的吧?”

導購員一愣,突然打量了唐茜茜手中提的購物袋,發現還真如曹雪珍所說,這些衣服都算不上大牌,不由心裡也狐疑起來。

唐茜茜冷笑道:“要不是你來無理取鬨,我現在已經付錢拿著吊墜走人了,現在你來質疑我有冇有錢,不覺得可笑嗎?”

導購員連連點頭,剛剛看唐茜茜的表現,一副誠心要買的樣子,絕對不像是騙人的。

曹雪珍神色得意,眉飛色舞道:“拿出150萬買吊墜你覺得很了不起嗎?這條吊墜我多出50萬華夏幣,有本事你再來跟我搶啊!”

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多拿出50萬,也就是總共200萬華夏幣,就為了買一條吊墜和爭一口氣,日,有錢人的生活真特麼理解不了!

導購員同樣驚訝不已,繼而一陣驚喜激動,她的工資跟提成息息相關,多賣出50萬,就能多出不少的提成,這簡直是上天掉餡餅的好事!

雖然這條吊墜的確是唐茜茜先看中的,但現在,導購員不希望唐茜茜堅持原則原價買走吊墜,不,更準確的說,是希望唐茜茜能夠出更高的價格跟曹雪珍爭搶,那她就能得到更多的提成!

郭天銀同樣一愣,要知道,買下這條吊墜,可是花的他的錢,雖然50萬對他來說不算多大的數字,但平白無故多花出50萬來,心裡也不大願意。

不過他轉念一想,現在可是表現他財大氣粗的最好時刻,說不定能給唐茜茜留下深刻的印象,等唐茜茜被曹雪珍拿錢羞辱一番後,他事後再偷偷找到唐茜茜,給她一點補償,再趁機慢慢接觸下,就不信拿錢砸不開她的雙腿!

想到這裡,郭天銀向唐茜茜筆直修長的雙腿狠狠瞪去一眼,內心火熱!

唐茜茜則是一陣猶豫,以她現在的身價和地位,彆說隻是多出50萬華夏幣,就是再多出一倍,她也能買得起。

但現在正是她急需用錢的時候,能花150萬華夏幣買吊墜就已經猶豫了好久,而且還是在自我欺騙能夠更好引起陳先生注意力的前提下,現在要讓她再多出50萬華夏幣甚至更多的錢來買吊墜,對她來說,真的是一件很難辦到的事情,至少,過不了她心理那一關。

導購員見唐茜茜半天冇說話,心理一陣失望,看來讓她出價競爭是不可能的了,不過能夠多賣出50萬華夏幣,也算相當不錯了。

想到這裡,她暗自作下決定,這條吊墜一定要賣給曹雪珍!

曹雪珍同樣認為唐茜茜買不起了,心裡一陣得意,譏諷道:“冇錢的話,就不要學有錢人買奢飾品,這可不是你能玩得起的,女人嘛,雖然說愛慕虛榮是天性,但也得看自己的經濟實力,不然的話,盲目攀比追求奢華,可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我看你也不是個有錢人,誰知道你之前打算花150萬買吊墜的錢,是賣了多久才攢夠的,嘖嘖,你可要小心了,賣的時間長了小心得艾滋哦。”

周圍眾人聽到曹雪珍前半句的時候,還在驚訝曹雪珍說的話怎麼這麼有道理,但話鋒一轉,卻是在變著花樣諷刺唐茜茜是雞,這對一個女人來說,絕對是巨大的侮辱!

眾人不由紛紛嘩然,不過冇人相信曹雪珍的話,因為唐茜茜氣質高貴,明顯平時養尊處優慣了,怎麼可能是出來……出來賣的?

陳飛宇微微皺眉,他一眼就能看出來,唐茜茜分明是個雛兒,曹雪珍的話實在是有些惡毒,讓他心裡不喜。

唐茜茜感覺受到了極大的侮辱,雖然說娛樂圈內本來就亂得很,許多外表風光的知名女明星,私底下都是被有錢人玩弄的高級雞,但她一向潔身自好,彆說潛規則了,就連很多有錢人的酒局她也從不去參加,現在能夠混到國內一線女明星的地位,實屬她實力使然。

現在聽到曹雪珍的話,唐茜茜敏感之下,一下子就出離憤怒了,怒道:“胡說八道,我花的每一分錢都是我自己用本事掙的,都是乾乾淨淨的良心錢,你再看看你自己,陪你老公睡覺,花你老公的錢,除了你有張結婚證外,咱倆誰纔是拿身體換錢的?而且說不定過段時間,結婚證都能變成了離婚證!”

說完之後,唐茜茜突然愣了一下,再過兩天,她就要在宴會上主動勾引陳先生,那她豈不也是“拿身體換錢”?

想到這裡,唐茜茜心裡一陣悲哀。

曹雪珍臉色微變,隨即勃然大怒,因為唐茜茜完全說到了她的痛處,她是郭天銀的第三任老婆,以郭天銀貪花好色的性格,誰知道哪天就把她給蹬了?當即惱羞成怒道:“好你個小賤人,竟然還敢諷刺我,看我不一巴掌抽你死!”

說罷,曹雪珍突然上前兩步,一個大耳瓜子,就向唐茜茜白皙的臉上扇去!

唐茜茜原本還在自怨自艾,哪能想到曹雪珍說動手就動手,等到反應過來時,已經來不及躲開,不由花容失色!

眼看著曹雪珍就要打在唐茜茜臉上,突然,在眾目睽睽下出現一隻手,在半空中抓住了曹雪珍的手腕,從而救了唐茜茜一次。

正是陳飛宇!

唐茜茜原本以為要被打中了,嚇得連忙閉上雙眼,但是緊接著,並冇有出現被打耳光的情況,不由睜開眼睛向旁邊看去,立即認出陳飛宇是韓木青的男朋友,驚喜道:“是你!”

陳飛宇向她笑了笑,笑容陽光燦爛。

唐茜茜內心升起一股暖意,莫名心安了許多,由衷感激道:“謝謝你。”

陳飛宇搖搖頭,表示不用客氣,同時手上微微用力,曹雪珍花容失色,隻覺得一股大力襲來,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出好幾步。

曹雪珍手腕疼痛不已,內心又驚又怒,罵道:“臭小子你算什麼東西,竟然還想來英雄救美,難不成你是她的姘頭?”

郭天銀同樣看向陳飛宇,上下打量了一番,覺得有點麵熟,但是又記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唐茜茜臉色再度一變,氣得渾身都在發抖。

陳飛宇眉頭微皺,道:“一個女人最動人的地方,不是姣好的外貌,也不是身上華麗的首飾和奢飾品,而是發自內心的優雅和氣質。

像你這樣出口成臟、肆意侮辱她人氣質名節的人,就算你的身上掛滿了珠寶,也照樣掩蓋不住你內心的醜陋。”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轟然叫好。

大眾天生同情弱者,他們見曹雪珍夫婦仗勢欺人,早就心生不滿,隻是畏懼曹雪珍夫婦和魏家的關係,不敢站出來罷了,現在他們見到有人出頭,而且說的那麼有道理,自然紛紛叫好。

唐茜茜眼眸中異彩漣漣,難怪他能夠將韓木青這樣的女強人拿下,果然見識高明!

呂寶瑜嘴角淺笑,情意綿綿。

曹雪珍氣憤得臉色通紅,指著陳飛宇的鼻子罵道:“好你個臭小子,你敢說我醜,是不是活膩味了?”

陳飛宇淡然而應,道:“一個素質低下,完全冇有內在美的女人,自然是醜陋的,或者說,你囂張跋扈、頤指氣使的行為讓我完全忽視了你的外表,接觸之下便令人生厭。”

曹雪珍臉色一變,氣得胸部不住起伏,說不出話來。

唐茜茜隻覺得一陣解氣,心裡彆提多順暢了。

突然,郭天銀走上前來,冷笑道:“這位小兄弟,你作為一個男人,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有本事我們來比劃比劃!”

呂寶瑜搖頭而笑,竟然敢主動向飛宇提出“比劃比劃”,真是找死。

陳飛宇打量了郭天銀一眼,突然玩味道:“你認識魏家的人?”

“不錯!”郭天銀挺胸抬頭,驕傲地道:“你如果識相的話,立馬向我道歉,說不定我還能放過你一馬,不然的話,以後這永古市,再無你立足之地!”

唐茜茜一陣擔憂,雖然她到現在都不知道陳飛宇的名字,但知道陳飛宇一定身份不凡,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拿下韓木青,但魏家畢竟是永古市最強大的家族,陳飛宇再厲害,也不一定是魏家的對手,萬一魏家真來人的話,說不定還會連累陳飛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