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實話,以呂寶瑜的家族勢力以及聰明才智,陳飛宇很難想象,究竟是什麼事情,能夠讓呂寶瑜感到麻煩。

“嚴格說起來,這件事情的確跟你也有關,而且也理應由你來處理。”

呂寶瑜笑著說道,同時握住陳飛宇的手,引導著他在自己光滑的臉上輕柔撫摸。

“什麼事情?”

陳飛宇微微驚訝,接著腦中靈光一閃,已經猜到了大概,道“莫非是中月省左家的事情?”

呂寶瑜微微頷首,雀躍道“不錯,正是關於中月省左家的事情,飛宇果然跟寶瑜心有靈犀呢。”

“中月省左家來找你麻煩了?”

陳飛宇心下瞭然。

當初在省城妙天水榭,中月省左家少主左柏軒協同宗師強者刀伯,一同前往妙天水榭向呂寶瑜提親,恰巧被陳飛宇撞見。

呂寶瑜非但拒絕了左柏軒的提親,還指明喜歡的人是陳飛宇。

左柏軒惱怒嫉妒之下,非但輕蔑挑釁陳飛宇,而且還主動向陳飛宇發起生死挑戰,結果被陳飛宇斬殺。

而隨同左柏軒一起來的宗師強者刀伯,也同樣死在了陳飛宇手上,甚至就連左家的傳家寶刀—純陽寶刀也被陳飛宇當做了戰利品,送給了周月心。

可以說,中月省左家和陳飛宇之間,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敵,而整件事情皆因呂寶瑜而起,再加上呂寶瑜和陳飛宇之間的情侶關係,左家自然連帶著呂寶瑜也給恨上了。

此刻,呂寶瑜歎道“一開始,中月省左家看在我師門的麵子上,行事還多有剋製,隻是一直在向呂家施壓,想讓我們把你交出去為左柏軒報仇,哼,也不看看我呂寶瑜是什麼人,我怎麼可能傻到把自己男人交出去?

他們真是白日做夢!”

陳飛宇聽呂寶瑜說的有趣,忍不住笑道“後來呢?”

“再後來,左家或許是耐心漸漸消磨光了,不斷派人來呂家,甚至其中還有一些殺手,要不是我修為還算可以,說不定都要被他們給暗殺了,不過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無奈之下,我和左家家主通過一次電話。”

聽到左家派出殺手去找呂家的麻煩,陳飛宇心中殺意陡生,不過依舊柔聲道“他說什麼?”

呂寶瑜繼續道“他給呂家下了最後通牒,限期到這個月月底為止,把你交給中月省左家的人處理,不然的話,他會持續不斷請‘天狼榜’上的殺手進行暗殺,而且到那時候,目標就不僅僅是你和呂家,而是包括喬鳳華、謝星軒、秦家姐妹等等所有跟你關係密切的人。

而且除了‘天狼榜’外,左家本身的實力也很強大,他們若是真狠下心來省城搞破壞,我們呂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對付他們,我覺得事關重大,所以隻好來玉雲省,當麵把事情告訴你。”

陳飛宇原本神色還保持正常,但是聽到左家打算針對喬鳳華、謝星軒等女下手時,心中殺意再也按捺不住,一股滔天劍氣猛地爆發出來,席捲整個情侶餐廳。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敢對陳飛宇身邊的女人下手,那就要做好承受他滔天怒火的心理準備!餐廳的工作人員隻覺得從心底莫名其妙湧上一股恐懼之意,雙腿一軟,紛紛跌坐在地上,驚恐之下,額頭出現一層冷汗。

這股殺氣來的去,去的也快。

陳飛宇很快就調整好了自己的心態,原本有若實質的殺氣,轉眼間消散一空。

服務員們頓覺心底恐懼感消失,勉強站起來後,依然有些心驚肉跳,紛紛猜測起來,剛剛那股恐懼感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正好有ufo從天上經過,發射出一種誘導地球人恐懼的外星高科技武器?

他們哪裡知道,真正的始作俑者正是安穩坐在餐廳中的陳飛宇!陳飛宇壓抑住內心的殺意,沉吟道“距離月底還

還有一段時間,等這些天我把玉雲省的事情解決完後,親自去中月省左家一趟,解決掉這個麻煩。”

寺井千佳還冇抓到,“傳國玉璽”也冇搶回來,現在又得解決中月省左家的事情,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過以陳飛宇的性格來說,事情雖多,一件一件解決就是了。

呂寶瑜擔憂地道“中月省民風彪悍、武道大興,不提經濟,單論武道的話,無論是長臨省還是玉雲省,都遠遠比不上中月省,你去中月省的話,豈不是自投羅網?”

“放心,自投羅網從來不是我的行事風格,我既然敢去玉雲省,自然有我的底氣與依仗。”

陳飛宇自信笑道。

彷彿是被陳飛宇的自信所感染,呂寶瑜嘴角也翹起了笑意,道“那好,到時候我跟你一起去中月省。”

陳飛宇考慮過後,還是搖頭道“不了,中月省的確比較危險,你跟著我一起的話,如果遇到危險我會分心,還是我一個人去的好,反正踏滅左家,也用不了多長時間。”

呂寶瑜一愣,什麼叫踏滅左家用不了多長時間?

喂,那可是在玉雲省都排名前幾的強大武道世家好不好,說的好像毫無排麵一樣!呂寶瑜感覺自己暈暈乎乎的,拿起紅酒喝了一口壓壓驚,好不容易心情才緩和下來,搖頭苦笑道“不愧是名震長林的陳飛宇,果然霸氣非常,讓我頭疼不已的左家,在你眼中竟然那麼容易解決,如果不是知道你言出必踐的話,我都要懷疑你故意安慰我了。

好了,不提左家的事情,說說你在玉雲省的經曆吧,雖然在電話裡也簡單說過一些,但電話裡終究說不清楚。”

“好,這裡正好有酒有故事,希望能得寶瑜傾城一笑。”

陳飛宇舉杯示意,喝下一口紅酒,將自己在玉雲省這段時間以來的經曆,撿了些重要的事情講了一遍。

呂寶瑜越聽越是震驚,等陳飛宇講完後,她整個人已經處於震撼之中,道“飛宇,你在長臨省做到事情就足夠讓人震驚了,想不到你在玉雲省的經曆,更加的震撼人心。

一位傳奇、十一位宗師儘數死於竹林之中,經此文湖山一戰,算是徹底奠定了你玉雲省霸主的地位,寶瑜的傾城一笑,遠遠抵不上你的驚天一劍,寶瑜為你感到驕傲,乾杯!”

陳飛宇舉起酒杯一飲而儘,正準備繼續倒酒,突然手機響了起來,而且還是個陌生號碼。

能知道陳飛宇手機號碼的人寥寥無幾,而且每一個都跟他關係很密切,所以見到陌生號碼後,陳飛宇有些驚訝。

接聽電話,聽到手機裡傳來帶著絲恭維討好的說話聲,陳飛宇在最初的驚訝過後,嘴角便翹起瞭然的笑意。

看了眼呂寶瑜,陳飛宇微微沉吟,對著手機說出了情侶餐廳的地址。

等陳飛宇掛斷電話後,呂寶瑜第一時間問道“飛宇,是誰打的電話?”

陳飛宇搖頭笑道“一個有點小聰明的人。”

冇過多久,情侶餐廳的門被推開,一名身穿西裝,長相帥氣的青年走了進來,在餐廳內左右張望,看到陳飛宇後,立即露出驚喜之色,快步走了過來,帶著些激動、忐忑、緊張之意,躬身道“陳先生好。”

陳飛宇斜覷了他一眼,玩味笑道“奚少怎麼有雅興想起來見我了?”

冇錯,給陳飛宇打電話,並且來到情侶餐廳的人,正是奚家二少奚存劍。

奚存劍不敢抬起頭,恭聲道“我想投靠陳先生,希望能夠得到陳先生的支援,讓我當上奚家的家主。”

奚存劍心裡清楚,隻要能夠得到陳飛宇的支援,奚家家主之位可以說是唾手可得,所以才找到魏風淩,好話說儘要來陳飛宇的電話號碼,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呂寶瑜知道奚存劍又是一個

有野心的人,略微打量了奚存劍一眼,便收回目光,優雅地享受麵前的精緻菜肴。

她已經猜出來了奚存劍的身份,堂堂十大家族中奚家的二公子奚存劍!“想不到原先風光無限的奚二少,在飛宇麵前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看來這段時間,飛宇真的把玉雲省鬨了個天翻地覆。”

呂寶瑜想到這裡,嘴角翹起一抹笑意,風華絕代!陳飛宇玩味道“我記得我跟你曾有過矛盾,你為什麼會認為,我會支援你當上奚家家主?

而且退一萬步來說,現在的奚家已經處於風雨飄搖之中,隨時都會傾覆,你就算當上了奚家家主,又有什麼意義?”

雖然陳飛宇語氣平緩,但攝於陳飛宇的威名,奚存劍內心緊張萬分,額頭出了層冷汗,道“誠如陳先生所說,現在的奚家,的確隨時都會傾覆,但那是因為有陳先生這柄利劍,懸掛在整個玉雲省各大家族的上空,如果排除陳先生的因素,奚家依然有龐大的資本,每年利潤幾十億華夏幣。

所以奚家滅亡與否,不在其他,全在陳先生一念之間,換句話說,隻要陳先生想讓奚家存在,奚家就能蒸蒸日上。

如果……如果陳先生能夠支援我成為奚家家主的話,我願意誠心投靠陳先生,並且獻出奚家30的股份,使陳先生成為奚家第二大股東,每年至少好幾億的分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