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縱然奚存心雙腿殘廢,陳飛宇依然冇打算放過奚存心的“第三條腿”。

白海宏一愣,隨即勃然大怒,道;“好哇,我說奚存心怎麼中途離開酒桌了,原來是去調戲我閨女去了,你放心,這第三條腿,我一定給他閹了!”

如果是在以前,奚存心敢調戲白玉清的話,白海宏頂多派人抓起來打一頓後再放回去,絕對不敢把奚存心給閹了,但一來現在奚家元氣大傷,已經不是白家的對手,二來,有陳飛宇這尊大佛在白家坐鎮,縱然奚存再如何憤怒,也絕對是敢怒不敢言!

白海宏內心感歎,白家有這麼一個實力逆天的女婿在,爽,太特麼爽了!

接著,白海宏大步流星而出,帶著人去庭院找依舊昏迷的奚存心。

客廳內,隻剩下陳飛宇和白玉清兩人。

“飛宇,謝謝你。”

白玉清擠進陳飛宇懷裡,由衷地說道。

陳飛宇順勢攬住她的纖腰,在她晶瑩的耳垂上添了下,咬著她耳朵笑道:“你是我老婆,不用跟我這麼客氣。”

“我知道,可我心裡還是感激你。”白玉清剛**給陳飛宇,充滿了對陳飛宇的歸屬感,在陳飛宇懷中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閉著眼道:“我知道,如果冇有我的話,你不會做出這麼大的讓步,我很歡喜。”

陳飛宇感受著佳人對自己情誼,靜靜地抱著白玉清,並冇有說話,享受著這難得的溫馨。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白玉清才從陳飛宇懷中起來,問道:“對了,從明天開始,我就是白家的家主,數日之後的宴會,需要我參加嗎?”

“當然,你是白家家主,當然由你參加。”

白玉清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在陳飛宇懷中吃吃偷笑,道:“今天奚金成他們還想跟白家聯合,來一起向你展示資本力量,等到了宴會上,他們見到白家家主成了我,表情也不知道會是何等的精彩。”

陳飛宇也跟著笑了起來。

“飛宇,你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陳飛宇微微沉吟,對於下一步,他自然有他的想法,那就是去見一趟裴楓,從他剛在明濟市出道開始,裴楓就一直是他的大敵,現在勝負已分,也是時候見一見裴楓這位老朋友了。

把定念頭後,陳飛宇老老實實道:“明天我會把裴楓約出來,送他一份大禮,對了,你對任夢雨瞭解多少?”

“任夢雨?”白玉清反應有些激烈,直接從陳飛宇懷中起來,眼眸中全是懷疑之色,道:“你該不會是想對任夢雨下手吧?”

陳飛宇失笑,道:“你想哪裡去了?我不過見了任夢雨一麵而已,隻不過她的閨蜜跟我關係匪淺,而任家也屬於十大家族之一,要是任家太慘的話,多多少少會影響我和她閨蜜之間的關係,所以我在考慮,要怎麼樣對待任家比較好。”

尚笑薇!

幾乎是瞬間,白玉清腦海中,就閃現出尚笑薇的身影。

整個玉雲省誰不知道,任夢雨的閨蜜就是尚笑薇?甚至連這次任家前來白家,尚笑薇都跟著任夢雨一起來,兩女關係之親密可見一斑。

不過白玉清也冇多問,隻是重新伏在陳飛宇懷中,道:“任夢雨和我、裴靈慧、顏雨晴等幾個女人齊名,被公認為是玉雲省最漂亮的人,據我所知,任夢雨家教很嚴格,心地善良卻不迂腐,所以在玉雲省名聲很好。

她前幾年一直在國外留學,今年纔剛剛回國,聽說不管是在國內還是國外,從冇交過男朋友,是個很知道自愛的姑娘。你要是真能把任夢雨追到手裡,像她這樣的女孩,不動情則已,一旦動情的話,很容易陷進去,怎麼樣,要不要我從中給當紅娘?”

白玉清眼中滿是笑意,語氣半真半假,讓人聽不出來她是不是在開玩笑。

陳飛宇自然不會直接迴應,伸手緩緩向白玉清裙底摸去,壞笑道:“現在我隻想要你。”

白玉清呼吸一緊,接著便軟軟攤在陳飛宇懷中。

另一邊,白海宏帶著人,在庭院中找到了依舊昏迷的奚存心,立即吩咐人,拿一桶涼水潑在奚存心臉上,把他弄醒後,直接把奚存心第三條腿給“哢嚓”了,可憐奚存心剛清醒過來,又因為痛失小jj,而再度痛暈過去。

隨後,白海宏以免奚存心死在白家,派人給奚存心進行止血,雖然保住了一條小命,但是後半輩子都得坐在輪椅上了,而且永遠冇辦法人道。

等到第二天一早,白海宏便派人把奚存心給奚家送了回去,並且當著奚家家主奚金成的麵說了事情原委,是奚存心想要對白玉清不軌在先,才被狠狠教訓了一頓,你們奚家可不能怪白家下手狠辣。

奚金成雖然憤怒不已,但臉上也是一陣火辣辣的,感覺丟人都丟到家了,誰讓奚存心膽大包天,在白家就敢對白玉清圖謀不軌?而且你不軌就不軌吧,偏偏還冇得手,反被彆人打斷腿給閹了,這能怪得了誰?

憤怒、丟人之餘,奚金成心裡多多少少還存著將來向白家報仇的打算,但是聽奚存心說起,打斷他雙腿的人,正是陳飛宇後,奚金成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

日,當著陳飛宇的麵,想要強姦他的女人,這特麼不是找死嗎,說不定連整個奚家都會被連累,從而被陳飛宇踏滅!

強烈的憤怒以及恐懼之下,奚金成立馬派人打斷了奚存心的左手,並且決定親自前往白家負荊請罪,希望白家以及陳飛宇能夠原諒奚家這一次。

可憐奚存心好不容易被送到奚家,還以為能好好調養一番,又在斷手之痛下再度昏迷過去。

一時間,整個奚家都處於人心惶惶的狀態中,隻有奚家二少爺奚存劍心中得意,冷笑連連。

他對奚家家主之位覬覦了很長時間,但偏偏奚存心事事壓他一頭,如果按照正常情況來發展,最後繼任奚家家主之位的人,絕對是奚存心無疑。

現在好了,奚存心自己作死,被陳飛宇和白家廢了,已經完全喪失了家主之位的競爭力,而他奚存劍則成了奚家唯一的繼承人,這對奚存劍來說,是個巨大的機會!

當然,前提是不出現意外,比方說,奚家不會被陳先生給踏滅等等。

“看來,是時候去求見陳飛宇了,隻要能得到他的支援,奚家便是我的囊中之物。”

奚存劍心裡已經有了決斷。

當然,奚存劍跟陳飛宇曾有過矛盾,知道求見陳飛宇風險性極高,但從另一方麵來說,風險越高,意味著回報越大!

當奚金成、奚存劍等人趕往南河市白家賠罪,滿心以為能夠遇上陳飛宇的時候,卻得知陳飛宇已經離開了白家。

奚存劍內心止不住的失望,看來,隻能另找機會拜會陳先生了。

此刻,細雨迷濛,半個玉雲省都被一場秋雨籠罩,氣溫也涼了幾分。

龍安市,十大家族裴家所在地。

在市中心一間精緻典雅的茶館內,裴楓穿著一身黑色中山裝臨窗而坐,看著窗外的秋雨濛濛,神色微微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今天早上,他接到了陳飛宇的通知,約他在這裡見麵,縱然一向胸有成竹的裴楓,此刻也不由得內心忐忑。

自從陳飛宇派人將康長鳴的遺體送回裴家,並且說還有一份大禮相送後,裴楓就一直在等著陳飛宇的動作,隻是冇想到,陳飛宇會主動約他在茶館見麵,雖然內心驚懼,但不管怎麼說,這裡是市中心,人流量很大,至少說明陳飛宇不會在這裡殺他。

裴楓忐忑的心,至少安了一半。

突然,茶館的門被推開,陳飛宇邁步走了進來,手中還拿著一個檔案袋,隻是不知道裡麵裝的是什麼。

裴楓立即站了起來,向陳飛宇微微頷首,這是對於強者的尊重。

陳飛宇坐在了裴楓的身邊,要了一杯大紅袍。

裴楓這纔跟著坐下,嘴角笑容有些苦澀,道:“我冇想到,你竟然會約我在這裡見麵。”

陳飛宇挑眉笑道:“我也冇想到,你竟然真的敢來赴約,難道你不怕我殺了你?”

“原本是怕的,畢竟是劍斬傳奇、橫掃宗師的陳先生,我想,整個玉雲省現在冇有一個不怕你的。”裴楓大大方方地承認,接著道:“後來想了想,你如果真想殺我的話,就算我躲在裴家,依然冇人能阻攔你,所以不管我在哪裡都不安全,何不大大方方的來赴約?至少,我相信以陳先生的氣度,還不至於殺一個赴約之人。”

陳飛宇撫掌而笑,道:“不愧是十大家族年輕一輩中,最為驚才絕豔的裴楓,果然氣魄非凡。”

“驚豔絕豔又如何,氣魄非凡又能怎麼樣,最後還是一樣慘敗在你的手上。”裴楓苦笑一聲,道:“陳先生纔是真正的驚才絕豔,經過文湖山一戰,這整個玉雲省,隻怕都要匍匐在你的腳下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