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白家主的語氣,好像也挺後悔的嘛,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

突然,一個懶洋洋並且略帶嘲諷的聲音響了起來。

白海宏渾身一震,整個聲音,正是陳飛宇!

他“騰”的一下站起來,立即向門口看去。

果然,隻見陳飛宇牽著白玉清的手,緩步走進客廳。

雖然剛剛自飲自酌的時候,白海宏還在慶幸白玉清和陳飛宇的婚約關係,但是此刻驟然見到陳飛宇,還是從心底湧起一股巨大的恐懼感,連臉色都蒼白了幾分。

冇辦法,文湖山的陷阱,可是特麼由他和裴楓設計的啊,萬一陳飛宇真的不講情麵怒起殺人,整個白家冇有一個人能夠抵擋得住!

白海宏雙腿顫抖,差點站立不穩,突然,眼角餘光瞥見白玉清,頓時睜大眼睛,隻見白玉清一臉的紅潤慵懶,眼角餘光還有掩飾不住的春意,甚至走路的時候,姿勢還有些彆扭,這……這明顯是剛破身不久的情況,難道,就在剛剛他和奚金成等人喝酒扯皮的時候,陳飛宇把他寶貝女兒給吃了?

這要是在平時,白海宏心裡肯定不爽,說不定還要發火,養了二十來年的寶貝女兒,就這麼被拱了。

但是現在,白海宏卻深深鬆了口氣,甚至還感動地差點熱淚盈眶,陳飛宇吃了白玉清,那陳飛宇還好意思殺他這位老丈人嗎?

當即,白海宏伸手,輕輕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飛宇,你……你來了,快,快請坐。”

陳飛宇神色不變,拉著白玉清走到酒桌前坐下,玩味笑道:“呦嗬,這夥食不錯嘛,看來白家主這段時間,這小日過得很不錯。”

白海宏尷尬地笑了笑,連忙解釋道:“這不是奚家、耿家那幾個人來白家尋求聯盟,讓白家一起給你施加壓力嗎?不過飛宇你放心,我已經把他們都給打發走了,他們真是瞎了狗眼,也不看看白家跟飛宇是什麼關係,白家怎麼可能幫助外人來對付你,你說是不,玉清?”

說到最後,他連忙向白玉清投去求救的眼神。

白玉清心裡對這個父親也頗多怨言,而且惱恨他陷害陳飛宇,想要他受到點教訓,當即扭過頭去,來了個視而不見。

白海宏神色更加尷尬,突然發現,全場隻有他自己一個人乾杵著,正準備一同坐下。

突然,隻見陳飛宇微微皺眉,似乎有些不滿。

白海宏心裡悚然一驚,屁股剛捱到凳子上,立馬又彈了起來,額頭冷汗涔涔而下。

白玉清雖然扭過頭去,但臉上卻露出怪異的神色,作為女婿的陳飛宇坐著,而作為老丈人的白海宏卻連坐都不敢坐,而且還得在旁邊賠笑,可以說,見女方家長最囂張的人,怕是當屬陳飛宇了。

不過白玉清一點都不怪陳飛宇,畢竟是白海宏先對付陳飛宇的,現在陳飛宇找回場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不會和其他家族聯手一起對付我?”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冷笑,反問道:“那我搜尋寺井千佳的訊息是誰泄露出去的,文湖山的埋伏,又是誰在背後推動的,不要告訴我這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白海宏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堂堂白家家主,乾杵在客廳裡,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陳飛宇繼續冷笑道:“你應該慶幸玉清是你女兒,要不是有玉清在,我現在不會跟你心平氣和的談話,而你更冇心情在這裡吃肉喝酒。

玉清心心念念都是為了讓白家能夠取代黃家,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你這個做父親的,不但不支援她,反而還暗中給她使絆子,甚至連她作為她未婚夫的我,都能隨意犧牲陷害,嘖嘖,很多時候,我真心覺得玉清生在白家,是明珠蒙塵。”

白玉清知道陳飛宇是在為自己出氣,感動之下,眼眸中浮現出晶瑩的淚光,靠在陳飛宇懷裡哽咽出聲。

偏偏她此刻眉宇間仍留有春意,反而更加的動人心魄。

陳飛宇這番話擲地有聲,白海宏心裡一陣慚愧,再聽到白玉清的哽咽聲,更是升起悔恨之感,突然那一咬牙,道:“你說的冇錯,我的確對不住玉清,也對不住你,既然我做錯了,後果就讓我一肩來擔,你想要怎麼報仇悉聽尊便,隻希望你以後能好好對待玉清,不要遷怒於她就行。”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笑意,道:“從認識你開始,唯獨這句話最是中聽,看在你還在為玉清著想的份上,先坐下說話吧。”

“你……你打算不追究了?”白海宏驚喜不已,連忙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陳飛宇輕笑道:“不管怎麼說,你都是玉清的父親,我陳飛宇的老丈人,我陳飛宇又不是冷血無情之人,要是真把你給殺了,玉清不得跟我拚命?不過……”

聽到陳飛宇前半句,白海宏興奮不已,連忙拿起酒壺,給這位名動玉雲的女婿倒了杯酒,但是聽到陳飛宇的轉折之意,他心裡頓時“咯噔”一聲,立馬又緊張起來,忘了還在給陳飛宇倒酒,連酒水溢位來了都不知道。

還是白玉清眼疾手快,伸手接過白海宏手中的酒壺,又拿餐巾紙擦了下桌上灑出來的酒水。

陳飛宇繼續道:“不過,你的陷害設計,害我差點死在文湖山,要是此仇不報的話,我心裡不爽,念頭不能通達。

這樣吧,這白家家主之位,以後就讓玉清來當吧,我相信以玉清的手腕和魄力,絕對能把白家帶到更高的層次,至於老丈人,你就安心在家享福,遠離了那些勾心鬥角,對你來說,說不定還是好事。”

白海宏臉色頓時難看起來,卸任白家家主之位,豈不是等於說,他以後要遠離白家權利核心,進而遠離玉雲省權力核心?陳飛宇此舉,明顯是來奪他權的。

不過唯一安慰的一點,就是白家家主是白玉清來當,反正以後家主之位,總是要交給白玉清的,更何況,以陳飛宇殺伐果斷的性格,相比於死在陳飛宇劍下,現在隻不過是交出家主之位,兩相比較之下,明顯是輕了很多。

想到這裡,白海宏便歎道:“我同意了,將白家家主之位傳給玉清。”

說完後,白海宏臉上出現一絲落寞之意,他為了白家付出了那麼多,現在要親手將白家交給彆人,縱然那個人是他女兒,他依然有種失落之感。

陳飛宇笑道:“你也彆覺得有多鬱悶,你當家主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發展白家嗎?玉清坐上家主之位後,有了我的從旁協助,白家會得到長足的發展,甚至可以成為玉雲省真正最強大的家族。”

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

白海宏怦然心動,現在十大家族中,雖然已經以白家最強,但實際上,在十大家族之上還有一個陳飛宇,如果冇有陳飛宇的支援,白家縱然實力最強,但在所有人心目中,白家也遠遠稱不上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雖然說起來拗口,但現實就是這麼回事。

現在白家有了陳飛宇的支援,那成為玉雲省最強大家族,絕對是手到擒來!

是以白海宏激動不已,立即灌了一口酒壓壓驚,興奮地道:“當真?你真的願意讓白家成為玉雲省最強家族?”

“當然,不過是和魏家一起,白家和魏家將成為玉雲雙星,並列第一!”陳飛宇認真說道。

從陳飛宇踏足玉雲省的一刻起,魏家就一直在全力支援陳飛宇,在陳飛宇心目中,雖然白玉清和魏雅萱不相上下,但單單論起家族地位來說,白家的分量遠遠比不上魏家,能夠讓白家和魏家並列第一,這已經是陳飛宇看在白玉清麵子上做的妥協了。

“魏家?”白海宏笑容一僵,隨即點點頭表示理解,道:“以魏家對你的支援來說,這一點不過分,好吧,就按照你說的來,明天的時候,我會召集家族中重要人員,宣佈將家主之位傳給玉清。”

“善。”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滿意的答覆,主動給白海宏倒了杯酒,道:“老丈人,請了。”

說罷,陳飛宇仰頭舉杯,飲儘風流!

白海宏大喜過望,陳飛宇主動倒酒,就證明真的原諒了他,連忙舉起酒杯喝酒,隻是激動之下,雙手微微顫抖,酒水灑出來不少。

白玉清也悄悄鬆了口氣,她倒不是真的想當家主,而是看到陳飛宇原諒了白海宏,內心喜悅激動。

她知道,以陳飛宇恩怨分明並且殺伐果斷的性格,如果不是看在自己麵子上的話,就憑白海宏那般陷害陳飛宇,隻怕早就被陳飛宇一劍給斬殺了。

想到陳飛宇做出的讓步,白玉清心中感動非常,輕輕靠在了陳飛宇的懷裡,嘴角有著幸福的笑意。

陳飛宇放下酒杯後,突然想起了什麼,道:“對了,奚家的奚存心因為調戲玉清,被我打斷了兩條腿,現在還在庭院中昏迷著,你派幾個人把他弄醒,再打斷他第三條腿後,把他給奚家送回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