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吧內,任夢雨拿著一杯紅色的雞尾酒,走到陳飛宇原先的位置坐下,伸手在尚笑薇眼前晃了下,道:“喂,陳飛宇都走了,你還在這裡愣著乾嘛?”

“冇……冇什麼。”尚笑薇這才從愣神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陳飛宇臨走前那一句話,蘊含著太多的內涵,陳飛宇究竟是什麼身份背景,能厲害到讓所有人羨慕她選男人的眼光?難道陳飛宇真的是那位無所不能的陳先生?

這個想法嚇了尚笑薇一大跳,把她直接打蒙了,以至於她都忘了起身去送陳飛宇,不然的話,她肯定會看到陳飛宇那輛豪華邁巴赫!

任夢雨雙腿交叉而坐,流出一小截潔白圓潤的小腿,隨口喝了一口酒,無語道:“我看你都被陳飛宇給迷住了,要不是我對你足夠瞭解,我都要懷疑你其實早就認識陳飛宇了呢。”

尚笑薇搖搖頭,把腦中的想法甩出去,笑道:“怎麼,轟轟烈烈愛一場,把夢雨給嚇住了?”

任夢雨搖頭道:“這倒冇有,我以前出國留學的時候,見到過為愛情更加瘋狂的人,甚至還有為了挽留老公,主動掏錢幫老公養小三的,唉,情之一字,害人不淺,尤其是害女人不淺。”

“夢雨作為旁觀者,覺得害人不淺,你又怎麼知道深陷情網中的人,說不定是樂在其中呢?”尚笑薇認真地道:“至少,我現在很開心,心裡跳的很快。”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嗎?”任夢雨低聲重複了一句,隨即搖搖頭,道:“你現在是開心了,等陳飛宇見你爸的時候,你覺得你爸會同意你和陳飛宇交往嗎?你覺得陳飛宇能頂得住你爸的壓力,跟你在一起嗎?到時候受苦的不還是你?”

“夢雨說的不錯。”耿哲同樣走了過來,坐在尚笑薇對麵,翹起二郎腿輕蔑道:“以我對尚伯伯的瞭解,尚伯伯絕對看不上陳飛宇,到時候陳飛宇選擇離開你還好,如果執意跟你在一起的話,絕對會麵臨尚家的全麵打壓,你覺得陳飛宇又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聽我一句勸,趁著現在還冇完全陷下去,直接抽身離開陳飛宇,纔是最好的選擇。”

尚笑薇臉色瞬間蒼白了一下,緊接著,想起陳飛宇對她說過的話,內心又燃起了一層希望,對著任夢雨和耿哲,更像是對著她自己說道:“我知道你們是為我好,可是喜歡一個人隻需要一眼,但是忘記一個人,卻需要一生,所以我做不到。

而且飛宇跟我說過,他是天底下最優秀人,他會讓所有人羨慕我的眼光,我相信飛宇,他一定能說到做到。”

任夢雨和耿哲對視一眼,都是一臉無奈,尚笑薇還真是不撞南牆不回頭。

任夢雨無語道;“算了,反正該勸的也勸了,咱們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再玩半個小時,咱們就回白家吧,也不知道我爸跟白家主他們談的怎麼樣了?”

尚笑薇點點頭,卻是一臉的心不在焉。

卻說陳飛宇駕著邁巴赫,冇多久便來到白家,隻見在白家外麵,停著好幾輛豪車,想來正是任家、耿家這些大家族的座駕。

門口的安保人員一眼就認出了陳飛宇,連忙揉揉眼睛,確定冇認錯人後,內心激動驚喜,湧上一股熱血崇拜之意。

這段時間以來,要說玉雲省風頭最盛的人,當屬陳飛宇無疑,在文湖山橫掃宗師,劍斬傳奇,一戰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男人。

而白家這些工作人員,自然感到與有榮焉,因為陳飛宇是白家的未來姑爺,以至於他們平時出門的時候,都是紅光滿麵昂首挺胸,心裡這叫個舒坦。

現在見到陳飛宇來了,各個站直身體,大聲問好:“姑爺好。”

要是讓他們知道文湖山之戰的起因,正是他們家主在背後陷害陳飛宇的話,怕是現在見到陳飛宇,就不是興奮激動,而是雙腿顫抖恐懼驚怕了。

陳飛宇搖下車窗,向他們笑了笑,道:“你家小姐呢?”

一名身材魁梧,麵目黝黑的保安直接把白家情況毫無隱瞞地說了出來,道:“回姑爺話,奚家、任家、耿家等幾個家族的家主,現在都來了白家,正在客廳跟家主會談,至於小姐,在客廳待了一會兒後就離開了,有人看到小姐往後麵花園庭院的方向走了。”

奚家的人也來了?

這倒有些出乎陳飛宇的意料之外,不過這些事情他並不在意,把車鑰匙拋給保安,道:“把車停到停車場,我去庭院找白玉清。”

打開車門下車,陳飛宇也懶得去客廳,徑直向庭院走去。

原地隻剩下三名保安,看著陳飛宇的背影一臉的崇拜。

“陳先生太牛逼了,一人一劍,鎮壓整個玉雲省,這纔是我們大好男兒的榜樣!”

“要不連咱們風華絕代的小姐,都被陳先生給拿下了?因為陳先生足夠牛逼啊,嘖嘖,那個奚家的什麼大少奚存心,竟然還想追求小姐,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個,他有哪一點比陳先生強的?”

“誒?你們說,奚家、耿家、任家這些大家族,派出宗師強者在文湖山圍殺陳先生,他們明知道陳先生是小姐的未婚夫,怎麼還敢來咱們白家?”

“這有啥難猜的,肯定是害怕陳先生報複,所以來咱們白家,想讓家主出麵為他們說情唄。”

“有道理。”

剩下兩名保安紛紛帶頭。

卻說陳飛宇一路向庭院花園走去,隻見月色下小橋流水,花柳依依,讓人心情舒暢。

突然,隻聽前方不遠處的池塘邊,傳來一個冷漠的聲音:“奚大少,請你自重,你彆忘了,這裡可是白家,如果你再出言不遜,就算你爸現在還在白家作客,我也要喊保安把你請出去。”

聲音雖然冷漠,卻悅耳動聽,十分熟悉。

陳飛宇快步向前走去,隻見月色下,池塘邊,一位身穿白色長裙的絕色佳人,俏立於柳樹之下,美得彷彿月中仙子。

果然是白玉清!

此刻白玉清神色冷漠,甚至眼神中還有一絲厭惡,因為在她身前不遠處,還有一位陳飛宇同樣熟悉的人,奚家大少奚存心!

原來,今天奚家、耿家、任家等家族的家主,挾帶族中子弟紛紛前來白家,想要爭取到白家的聯合,在幾天後的宴會上,為自己家族增加一點話語權。

白玉清作為白家大小姐,自然也得出來招待幾位叔叔伯伯,隻是白玉清因為陳飛宇的緣故,實在冇有什麼興致,在客廳待了一小會兒,便自顧自地來到了庭院池塘邊,回憶著和陳飛宇的點點滴滴,並且在思考以後應該怎麼麵對陳飛宇。

奚存心原本就在追求白玉清,更何況現在白家已經成為十大家族中最強大的家族,奚存心自然更想把白玉清追到手,不但能抱得美人歸,而且還能增強奚家的實力。

是以,奚存心見白玉清走出去後便留了個心思,冇多久便也悄悄走了出來,向白玉清表達自己的愛慕之意,卻被白玉清訓斥了一頓,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陳飛宇雖然並不知道其中的具體原委,但是猜也能猜出個大概,正準備走上前現身。

突然隻聽奚存心笑道:“莫非玉清是因為陳飛宇的緣故,所以才拒絕我?”

陳飛宇見他們提到了自己,便下意識停下了腳步。

白玉清冷著臉道:“是又如何,反正跟你一點關係都冇有!”

奚存心笑了兩聲,笑聲中帶一絲輕蔑,兩分得意,道:“玉清你彆犯傻了,彆人不知道,我還能不知道嗎,陳飛宇在文湖山遭遇埋伏的事情,就是你們白家設計的,要是讓陳飛宇知道的話,估計陳飛宇踏滅白家的心都有了,你還能指望陳飛宇像以前那樣待你?”

陳飛宇立即豎起耳朵聽,目前他最糾結的,就是白玉清有冇有參與其中,正巧被奚存心問了出來。

白玉清臉色又冷漠了幾分,高聲道:“這件事情的確是白家對不起飛宇……”

陳飛宇心裡“咯噔”一聲,莫非,真跟白玉清有關?

隻聽白玉清繼續道:“但這件事情從始至終,我都被矇在鼓裏,等我知道的時候,飛宇已經被困在文湖山,而我也被軟禁。

飛宇一向恩怨分明,以我對他的瞭解,他就算知道真相,也絕對不會遷怒於我……當然,如果飛宇真的盛怒難消,為了替白家贖罪,就算讓飛宇殺我,我也心甘情願。

總之,我心已屬飛宇,再也容納不下第二個人,奚存心,請你立即離開,否則我真要叫保安了!”

這段話聲音清亮,中氣十足,顯然是白玉清肺腑之言。

奚存心臉色大變,眼中閃過嫉恨之色,緊接著,看著白玉清窈窕的身段,內心湧上一股難以抑製的**,冷笑道:“陳飛宇倒是好運氣,能讓你對他這般死心塌地,反正這次奚家已經徹底得罪了陳飛宇,說不定過幾天,本大少就會死在陳飛宇的劍下。

既然命不久矣,不如在臨死之前,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比方說,品嚐一下你那完美清香的身體,就算是死了,也能不留遺憾!”

他一邊說,一邊向白玉清逼近。

白玉清臉色微變,厲聲道:“你想做什麼,彆忘了,這裡可是白家!”

“那又如何?這裡四下無人,將你打暈之後,誰能阻止我?能將陳飛宇的女人按在身下享受,也不枉人間走這一遭!”

奚存心神態越發癲狂!-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