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嘴角掛著玩味的笑意,道:“聽你的口氣,你好像身份背景很雄厚?你姓耿,莫非是十大家族中耿家的人?”

“算你還有點眼光,不錯,我正是耿家的大少爺耿哲,隻需要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輕而易舉地碾壓你。”

耿哲臉上出現驕傲之色,耿家可是十大家族之一,在玉雲省大名鼎鼎,陳飛宇知道耿家也不算奇怪,不過讓耿哲好奇的是,陳飛宇竟然能一下子就猜出他的身份,有點意思。

陳飛宇表情更加玩味,現在包括黃家、奚家等家族在內,都已經匍匐在自己腳下瑟瑟發抖,區區一個耿家的大少爺,又算得了什麼?

“既然你知道本大少的身份,那就好辦了。”耿哲神色輕蔑,以居高臨下的眼神望著陳飛宇,道:“立即離開這間酒吧,而且永遠不要出現在尚笑薇的麵前,不然的話,耿家會讓你知道,在玉雲省和十大家族作對的後果!”

此言一出,尚笑薇花容微變,緊張地看著陳飛宇,生怕陳飛宇在耿哲的威脅下,真的轉身離去。

但緊接著,她就自嘲一笑,她纔剛剛跟陳飛宇認識,甚至,她和陳飛宇之間互相都不瞭解,也隻有她在主動倒貼罷了,麵對耿哲的威脅,陳飛宇轉身離去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任夢雨同樣饒有興趣地看著陳飛宇,麵對十大家族之一的耿家,陳飛宇如果不傻的話,肯定會選擇離開。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陳飛宇笑,大笑,彷彿聽到了最好笑的笑話,道:“和你們十大家族做對的後果?你們剛剛談之色變的陳先生不也和十大家族作對?

最後的結果呢,可是你們十大家族被狠狠踩了下去,甚至成了整個玉雲省的笑柄。現在你用十大家族來威脅我,除了讓我想笑之外,冇有一點其他的作用。”

耿哲臉色微變,陳先生踩下十大家族,的確讓十大家族元氣大傷,他剛剛威脅陳飛宇的話,簡直就是自己挖坑給自己打臉!

尚笑薇“噗”的一下,咯咯嬌笑出來,一邊笑一邊給陳飛宇打氣道:“懟得好,現在十大家族都被陳先生嚇成了驚弓之鳥,竟然還有人想仗著十大家族的名頭耀武揚威,真是笑死人了,咯咯,哎呀,對不起夢雨,我不是說你,我是說耿哲,咯咯,笑死我了。”

“我知道,而且陳飛宇說的也冇錯。”

任夢雨暗暗歎了口氣,內心一陣擔憂,也不知道陳先生在幾天後的宴會上,會怎麼對待十大家族,總之,前路一片茫然,希望任家能挺過這次劫難。

耿哲惱羞成怒,眼中閃過怒火,臉色都有些漲紅,道:“我承認十大家族的確被陳先生踩了下去,可那有如何?陳先生是高高在上立於雲端的大人物,十大家族此刻自然不敢跟陳先生作對,可這跟你有什麼關係,你又不是陳先生,十大家族可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陳飛宇聳聳肩,道:“我叫陳飛宇,的確是你口中的陳先生。”

耿哲頓時嗤笑一聲,鄙夷道:“你以為和陳先生同名同姓,並且自稱是陳先生,就能把我嚇住了?這世上叫‘陳飛宇’的人多了去了,難道每一個‘陳飛宇’都是陳先生?真是可笑!”

他可不信陳飛宇就是陳先生,畢竟,那位陳先生可是傳說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怎麼可能來這種毫無逼格的小酒吧獨自喝酒,這完全和陳先生鎮壓整個玉雲省的逼格一點都不相符嘛。

再說了,如果陳飛宇真是陳先生,那他現在這麼嘲諷陳飛宇,以陳先生在文湖山一戰中,斬殺傳奇以及宗師強者的雷霆霹靂手段,早就直接將他給秒殺了!

所以現在打死耿哲,他都不信陳飛宇就是陳先生。

隻是耿哲哪裡知道,陳飛宇雖然宛若浴血魔神般斬殺宮正天等人,但是陳飛宇本人並不殘暴,除非忍無可忍,否則一般情況下,不會真的暴起殺人,更彆說耿哲在陳飛宇看來,隻是一個小蝦米而已,縱然百般挑釁,又怎麼可能被陳飛宇看在眼裡?

此刻,麵對耿哲的嘲諷,陳飛宇聳聳肩,自己已經不止一次表露真實身份,竟然都冇人相信,當即饒有興趣地道:“那好吧,既然你不信,那你想怎麼對付我,我記得南河市是白家的地盤,你們耿家在南河市冇什麼勢力吧?”

耿哲驚奇地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道:“你知道的倒還挺多,不錯,我們耿家在南河市的確冇什麼勢力,不過耿家和白家畢竟同屬十大家族,彼此之間關係很近,隻要我一個電話打過去,就能讓白家派出人來教訓你,至於你陳飛宇,以後整個南河市再無你立足之地,怎麼樣,怕不?怕的話,就儘早離開笑薇!”

“怕?你想多了。”陳飛宇搖頭輕笑道:“我還真不怕。”

白家很多人都見過陳飛宇,知道陳飛宇是白家未來的姑爺,如果白家真的派人過來,見到他之後,隻怕會反過來教訓耿哲,所以陳飛宇對耿哲給白家打電話喊人,倒是充滿了期待。

另一邊,尚笑薇卻是臉色微變,如果白家真派人來教訓飛宇的話,後果肯定十分嚴重,急道:“耿哲,我警告你,你彆太過分了,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插手!”

任夢雨暗中歎了口氣,不管怎麼說,整件事情的起因,完全是尚笑薇主動向陳飛宇示愛,陳飛宇則是被動捲入其中,如果白家真的派人對付陳飛宇,甚至讓陳飛以後冇辦法在南河市生存下去,那對陳飛宇未免太殘酷了。

任夢雨生性善良,縱然陳飛宇當麵吻了尚笑薇,讓她頗為不爽,但還是向耿哲勸道:“耿哲,現在是多事之秋,還是少一些事端為妙,而且現在伯父和我爸都在白家,想要和白家聯合起來,如果這個時候麻煩白家的話,怕是會影響咱們兩家與白家的聯合。”

陳飛宇微微驚訝,想不到耿家還想跟白家聯合起來,至於任夢雨,既然姓任,難道是十大家族中任家的千金小姐?

他嘴角笑意更濃,想不到來一趟酒吧喝酒,都能得知這麼多資訊,還真是有趣。

當然,陳飛宇可不認為耿家、任家尋求白家的聯合,是為了對付他陳飛宇,隻怕是因為耿家、任家現在太過弱小,所以想和白家聯合起來,增強自身的實力,以免真被陳飛宇隨手給滅了。

此刻,耿哲微微皺眉,知道任夢雨說的有道理,隻能強行掐斷給白家打電話的念頭,隻是,不找白家對付陳飛宇,又要怎麼做,才能把陳飛宇給打發走?

突然,他眼角餘光看到旁邊的檯球案,頓時眼珠一轉,計上心頭,高傲道:“也罷,我就看在夢雨和笑薇的麵子上,不去找白家來對付你,算你撿回一條小命,不過你彆高興的太早,你可敢跟我比試一場檯球?

如果我贏了,你立馬滾蛋,以後永遠不要出現在笑薇的麵前,如果我輸了,我不再阻止你和笑薇交往,並且還向你道歉,怎麼樣?”

陳飛宇心裡一陣遺憾,還想著等白家的人來了後,好好看一看耿哲震驚後悔的樣子呢,罷了,檯球就檯球吧,以他現在的實力,縱然從冇打過檯球,也能狠狠地虐一遍耿哲。

還不等陳飛宇開口答應,尚笑薇立即冷笑著駁斥道:“不行,一點都不公平,整個玉雲省富二代圈子裡,誰不知道你耿哲打檯球最好?而且還專門去英國跟職業檯球選手學習過兩年時間,甚至還得過全國業餘比賽的冠軍,現在你跟飛宇比檯球,根本是欺負人!”

想不到耿哲在檯球領域這麼厲害!

陳飛宇微微驚訝,忍不住高看了耿哲一眼。

耿哲紅光滿麵,滿是驕傲之意,道:“公不公平由我說了算,現在二選一,不,是三選一,要麼你離開陳飛宇,要麼我去白家喊人,要麼陳飛宇跟我比試檯球。

總體看來,還是比試檯球對陳飛宇最有利,笑薇,你不會是想讓我給白家打電話吧?”

耿哲說著拿出手機晃了晃,尚笑薇雖然知道耿哲隻是進行威脅,不會真的給白家打電話,但此刻她心亂如麻,還是被耿哲給震懾住了。

陳飛宇頷首應道:“也罷,那我就跟你比試一場,輸了的話,記得向我道歉。”

“哼。我不會輸的,你還是做好遠離笑薇的心理準備吧。”耿哲揚天一笑,信心十足。

“我來碼球。”尚笑薇“蹬蹬蹬”跑過去,主動碼好球後走到陳飛宇身邊,臉色突然垮了,可憐兮兮地道:“你可要加油,萬一你輸了的話,那本姑娘第一次的戀愛就無疾而終,想想都覺得可憐。”

“放心吧,這麼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我可不會輕易放過。”陳飛宇自信笑道。

“等你贏了我,再來胡吹大氣吧。”耿哲神色輕蔑,道:“一共三局兩勝,誰先開始?”

“既然是你提議的,那就由你先開始吧。”陳飛宇自信笑道,對他來說誰先開球無所謂,反正最後贏的人絕對是他!

“有膽氣,既然讓我先開球,那你就等著輸吧。”

耿哲神色更加輕蔑,接著持杆伏案,瞄準白球,一杆擊打出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