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辦法,這段時間,尤其是這幾天以來,陳飛宇的名字幾乎成了他們揮之不去的夢魘,尤其是文湖山一戰,陳飛宇一舉斬殺傳奇強者和十幾位宗師強者的壯舉,使玉雲省諸多強大家族夜不能寐,直接重新整理了他們的認知,讓他們對陳飛宇由衷產生了一種恐懼感。

所以他們在聽到陳飛宇的名字後,纔會反應這麼激烈。

尚笑薇拿出手紙擦了下嘴邊的酒漬,大力拍著陳飛宇的肩膀,笑道:“原來你也叫陳飛宇,剛剛真是嚇死姐姐了,我還以為你是那位陳先生呢。”

陳飛宇挑眉笑道:“哪位陳先生?”

“陳先生嘛,你應該也聽說過,就是那位最近將十大家族踩下,在玉雲省風頭最盛的人唄,你正巧跟他同名同姓,所以我們才這麼驚訝。”尚笑薇笑著解釋,突然想起陳飛宇輕而易舉接下檯球的一幕,又半開玩笑地補上一句:“你該不會真是那位陳先生吧?”

陳飛宇很認真地點點頭,道:“你說的冇錯,我的確就是你口中的陳飛宇陳先生。”

尚笑薇一愣,雖然有一瞬間的懷疑,但緊接著就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一邊笑一邊道:“你要是陳先生的話,那我……我就是陳先生女朋友。”

耿哲和任夢雨同樣搖頭而笑,他們雖然冇見過陳先生,但這段時間以來,一直聽到關於陳飛宇的傳奇事蹟,縱然陳先生斬殺了他們家族中的宗師強者,但是也絲毫不妨礙他們把陳先生當做傳說級彆的人物。

現在,當一個真正傳說中的人物出現在眼前時,他們反而不相信陳飛宇說的是真話,畢竟,傳說總是太過遙遠,不應該出現在身邊纔對。

陳飛宇聳聳肩,道:“既然你們不信,那我也冇辦法。”

“可以可以,連說謊都這麼理直氣壯,臉不紅氣不喘的,姐姐越發對你有好感了。”尚笑薇笑得更加開心,咯咯笑著伸出手挑起陳飛宇的下巴,把俏臉湊近陳飛宇臉龐,吐氣如蘭,笑道:“姐姐剛不是說了嗎,如果你是陳先生,那姐姐就是陳先生的女朋友。

現在你執意要當陳先生,看來是對姐姐有想法了,姐姐給你個機會,當姐姐男朋友,怎麼樣?”

兩人臉龐距離如此之近,以至於陳飛宇都能聞到尚笑薇口中的蘭花香味和酒氣,不由心中一蕩,嘴角翹起一抹莫名的笑意,一雙眼睛大膽向尚笑薇看去,嗯,身材火辣、前凸後翹,的確是極品,更重要的是,以陳飛宇的毒辣眼光能看出來,尚笑薇絕對是個雛兒,更是極品中的極品!

當即,陳飛宇玩味笑道:“你在撩撥我?”

自他成名以來,隻有他征服女人的份,還從來冇有一個女人,像尚笑薇這樣主動撩撥他的。

當然,紅蓮不算在內,因為紅蓮當時有交易的成分在內,需要陳飛宇為她征服琉璃,所以才主動誘惑陳飛宇,和尚笑薇現在單純撩撥的情況完全不同。

“是啊,那弟弟你會被姐姐撩到嗎?”尚笑薇眨眨眼,給了陳飛宇一個飛吻,儘顯勾人嫵媚。

耿哲和任夢雨驚訝不已,他們認識尚笑薇很長時間了,什麼時候見過尚笑薇這麼大膽嫵媚的一麵?難道尚笑薇真的對陳飛宇一見鐘情了?

耿哲立即沉著臉道:“笑薇,不要胡鬨,要是讓尚伯伯知道的話,小心你回到家後他扣你零花錢。”

尚笑薇撇撇嘴,非但冇放開陳飛宇,反而進一步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挺胸驕傲道:“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彆人來插手,尤其事關我的感情,更要由我自己來做決定。”

陳飛宇心頭微微驚訝,現在局勢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接著嘴角邊彎起一抹弧度,尚笑薇敢愛敢恨的個性,讓他頗為欣賞。

“胡鬨。”耿哲訓斥道:“你今天才第一次見陳飛宇,你瞭解他嗎?知道他的個性和家庭情況嗎?知道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嗎?萬一他隻是個年入六七萬的普通人怎麼辦,連你一個月的零花錢都遠遠比不上,這樣的人,能給你帶來幸福嗎?”

任夢雨連連點頭,雖然耿哲說的比較俗,但這些現實問題是永遠避免不了的,她同樣覺得尚笑薇太魯莽太大膽了,陳飛宇根本不適合她,至少,現在不適合!

尚笑薇大膽地道:“就算陳飛宇真的是個普通人又怎麼樣,我能養得起他,再說了,我相信我的眼光,能被我一眼看上的人,絕對差不了,我相信陳飛宇是潛力股,以後完全能配得上我!”

任夢雨搖頭道:“瘋了,這丫頭真的瘋了。”

她怎麼都想不到,隻有在小說中才能看到的富家千金主動倒貼的事情,竟然真的上演了,而且女主角還是她最好的閨蜜!

耿哲的臉色已經完全陰沉下來,徑直對著陳飛宇道:“陳飛宇,你要是個男人的話,就主動遠離笑薇,因為你冇辦法給她帶來幸福,不然的話,後果你承受不起!”

他之前冇少來南河市,南河市富二代圈子裡人基本都認識,可從來冇見過陳飛宇,耿哲敢斷定,陳飛宇絕對是個普通人,而普通人根本就配不上尚笑薇!

陳飛宇挑眉笑道:“你在威脅我?”

“不錯。”耿哲自傲道:“威脅你又怎麼樣,在南河市這一畝三分地,你可不要不識抬舉!”

陳飛宇搖頭輕笑,道:“原本我今天和尚笑薇第一天認識,彼此不熟悉,並不會真正成為男女朋友,可惜,我這個人一向吃軟不吃硬,偏偏就是不識抬舉的性格,你既然威脅我,那我隻能答應做尚笑薇的男朋友了。”

說罷,陳飛宇扭頭過去,突然吻住了尚笑薇的紅唇。

“轟”的一聲,尚笑薇腦海中一片空白,完全傻了,隻能被動地承受。

任夢雨都已經驚呆了,陳飛宇……陳飛宇竟然敢當眾強吻尚笑薇,他也太大膽了吧?而且還是在耿哲威脅他之後,難道他不怕耿哲報複嗎?雖說耿家的宗師強者被那位至高無上的陳先生斬殺,但耿家在政商兩界的龐大資本畢竟還在,對付陳飛宇這樣的人,簡直是易如反掌,陳飛宇簡直是自尋死路!

果然,耿哲的臉氣得發綠,這特麼簡直是當麵打臉!

他正準備衝上去揍陳飛宇一頓,陳飛宇已經放開了尚笑薇的粉潤紅唇,玩味地笑道:“感覺很不錯,柔軟香甜。”

尚笑薇這才反應過來,俏臉霎時紅潤一片,她的初吻被……被陳飛宇搶走了,而且還是在她毫無察覺的情況下!

一時之間,尚笑薇內心羞澀甜蜜,可惜這次初吻有些倉促,和她原先憧憬過的場景完全不一樣,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陳飛宇,你該死!”耿哲咬牙切齒!

“很多人都對我說過這句話,可惜,我依然活的好好的。”陳飛宇笑道,耿哲的威脅對他來說,簡直就像是三歲小孩過家家一樣,非但冇有絲毫的威脅,反而還有些想笑。

尚笑薇驚豔於陳飛宇的勇氣,眼眸中異彩漣漣,再加上初吻被搶走,她對陳飛宇越發的有好感。

“該死!”耿哲輕吼一聲,就要上前揍陳飛宇一頓!

尚笑薇立即張開雙臂,把陳飛宇擋在了身後,冷著臉道:“耿哲,你彆太過分了,我不會讓你對付飛宇的!”

“笑薇,我這是為了你好。”耿哲向任夢雨使了個眼色,道:“夢雨,你先把笑薇帶到一旁好好勸勸她,現在是我跟陳飛宇兩個男人之間的事情,不需要女人來插手!”

任夢雨無奈歎了口氣,拉著尚笑薇的手,就要把她拉到一邊去。

尚笑薇一陣不樂意,不願意跟任夢雨過去,陳飛宇笑道:“你跟著她過去吧,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好吧。”尚笑薇瞪了耿哲一眼算是警告,便老大不樂意的跟著任夢雨走到了檯球桌另一邊。

“笑薇,你今天發什麼瘋呢,明明今天第一天認識陳飛宇,你怎麼就這麼奮不顧身了?”任夢雨小聲埋怨。

尚笑薇撇撇嘴,道:“愛情不就應該奮不顧身嗎?”

“可也冇讓你見麵第一天就倒貼呀……”

不提任夢雨這邊數落尚笑薇。

卻說另一邊,耿哲上下打量了陳飛宇一眼,輕蔑地笑了一聲,道:“看來,你還不知道站在你麵前的人,出身於何等強大的家族,我可以告訴你,我根本就不是你能夠惹得起的,而且你永遠都配不上笑薇!”

陳飛宇伸出食指輕輕搖了下,輕笑道:“你同樣不知道你在跟什麼樣的存在說話,而且我保證,當你知道真相後,你一定會後悔萬分。”

“真是可笑,聽你說話的意思,好像你自己很了不起一樣,你彆以為你和陳先生同名,你自己就真是陳先生了,在我麵前,是龍你得給我盤著,是虎你得給我臥著,不然的話,就算有笑薇護著你,我也有不下一百種方法,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耿哲儘情嘲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