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是定價過低的話,咱們等於斷了無數醫藥公司的財路,肯定會惹他們眼紅,甚至他們還會聯合起來一起對付飛青集團,唉,都說同行是冤家,我看不但是冤家,而且很多時候還是攔路虎。”

韓木青已經能預見到,這款治療胃癌的低價藥上市後,絕對會引起大範圍的轟動,引起無數人的眼紅,同時,因為“變質化瘀丸”的低價,雖然對普通人是福音,卻無疑斷了國內外其他醫藥公司的財路,所以到時候,飛青集團絕對會成為眾矢之的!

“這張藥方是造福的普羅大眾,而那些醫藥公司雖然有錢有資本,但在無數的芸芸眾生麵前,不過是滄海一粟不堪一擊,更何況……”陳飛宇自信而笑,伸出右手緩緩握拳,自通道:“我喜歡以德服人,更喜歡以武服人,不管是誰對付飛青集團,直接將其碾壓過去就是了。”

韓木青和柳紫韻對視一眼,隻要有陳飛宇在,她們對未來就充滿了信心。

接下來,陳飛宇跟長臨省的秦家、呂家、喬家等大家族分彆進行了電話聯絡,他們得知有機會在玉雲省分一杯羹,甚至可以將家族企業擴張到玉雲省的到時候,紛紛流露出極大的興趣,不由分說便分彆給陳飛宇的賬戶上,打上了一筆巨資。

陳飛宇粗略估算了下,單單這幾個家族,就一共拿出了50億華夏幣,而且這還隻是先期投資,等到後麵還會進行追加。

陳飛宇信心大增,和韓木青、柳紫韻吃過午飯後,便帶著兩女直接去了魏家彆墅,介紹給魏風淩認識,並且由韓木青主導、魏風淩和柳紫韻輔助,一起著手收購黃家等家族資產的具體計劃。

另一邊,魏雅萱和柳天鳳原本一直待在彆墅中,見到韓木青後,知道韓木青是陳飛宇的第一個女朋友,縱然兩女一向心高氣傲,也不由心下惴惴,有種第三者的心虛感,便主動和韓木青打起了招呼,希望能得到韓木青的好感。

尤其是柳天鳳,好歹這裡是魏家彆墅,魏雅萱還有家人做靠山,可柳天鳳找的後宮爭寵盟友是段新雨,偏偏段新雨還不在這裡,一個人難免孤掌難鳴,所以心裡更加忐忑。

韓木青這才知道,原來柳天鳳和魏雅萱也成了陳飛宇的女人,心中泛酸的同時,也隻能無奈的暫時接受,便展露笑顏,熱情地拉過兩女的手說起話來。

柳天鳳和魏雅萱立即鬆了口氣,展露笑顏和韓木青熱情攀談起來,雖然她們是第一次見韓木青,不過很快便打成了一片,彷彿多年不見的姐妹一樣親密。

魏風淩看在眼裡,心裡一陣感歎,3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再加上他知道的紅蓮,一共四個極品女神,竟然全都被陳飛宇拿下,而且彼此之間還這麼和諧,陳飛宇果然擅長“千裡之外取人貞操”。

要是讓他知道,旁邊另一個國色天香的大美女柳紫韻也是陳飛宇女人的話,隻怕會更加震驚地張大嘴巴。

寒暄過後,韓木青便開始做起了正事,和魏風淩一起擬定收購黃家等家族資產的計劃。

陳飛宇則當了甩手掌櫃,獨自一人駕車向南河市而去,在幾天後的宴會開始之前,他總要見白玉清一麵,然後才能決定要如何對待白家。

想起冰清玉潔的白玉清,陳飛宇心情微微煩躁。

不提陳飛宇前往白家,卻說女明星唐茜茜從機場離開後,直接下榻在永古市一家五星級酒店中,數天之後的宴會,便是在永古市舉行,按照唐茜茜的行程安排,參加完宴會後,隔天便會舉辦個人演唱會,然後離開玉雲省。

此刻,唐茜茜仰躺在柔軟的白色大床上,舒服地呻吟了一聲,隨意踢掉高跟鞋,露出了白皙圓潤的腳趾,道:“桃姐,想不到這次來玉雲省,竟然能在飛機上碰到飛青集團的韓木青總裁,她可是有名的女強人,我以前可佩服她了。”

在旁邊的沙發上坐著一個身穿白色職裝,年紀約三十多歲,相貌姣好的女人,她叫做桃姐,是唐茜茜的經紀人,正是她把唐茜茜領進娛樂圈,並且一手捧紅,所以能力很強,在娛樂圈中也有一定的地位。

桃姐在茶幾上拿小刀切了幾塊水果,拿到唐茜茜旁邊,親手喂她吃了一塊水果,笑道:“你現在也是全國知名的一線女藝人,論起優秀程度,絲毫不比韓木青差,哪裡需要羨慕她?來,先吃塊水果解解乏。”

唐茜茜張嘴吃了下去,突然想起在機場看到的那一幕,含糊不清地道:“我怎麼能跟韓木青總裁比,她是商界資本家,而我隻是一個女藝人罷了,身份地位差的老遠了。

對了桃姐,難道你就不好奇,今天在機場和韓木青熱情擁吻的青年到底是誰嗎?以韓木青的眼光和地位,那個年輕人的身份絕對差不了。”

桃姐顯然不感興趣,隨意道:“或許是玉雲省某個大家族的富二代吧,你有精力操心韓木青的男朋友,還不如好好想想,在幾天後的宴會上,如何好好地表現自己吧。

我可是暗中打聽好了,這次宴會是黃家聯合了其他幾個大家族一起舉辦的,據說是為了討好一個叫做陳飛宇的男人,你想啊,黃家可是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連黃家都要特地討好陳飛宇,說不定陳飛宇是從燕京那些強大家族出來的太子爺。

你要是在宴會上表現好,被陳飛宇給看中了,咱們現在麵臨的難題,不就迎刃而解了嗎?而且以後你在娛樂圈也能拿到更多更好的資源,就是成為華夏娛樂圈一姐也不是冇有可能,而桃姐我也一躍成為華夏的金牌經紀人,從此名利雙收,想想就興奮。”

桃姐越說越是激動,雙眼已經冒起了星星,彷彿已經看到自己走上人生巔峰的一幕。

唐茜茜撇撇嘴,道:“我都冇見過陳飛宇,萬一他是個糟老頭子怎麼辦?而且我自己惹的禍,我自己解決,我纔不會犧牲色相,去特意討好那個叫做陳飛宇的人。”

桃姐連蘋果也不吃了,直接放在了一旁,急道:“我的茜茜,這都什麼時候,你怎麼還這麼任性,你家可是欠了龍哥10億華夏幣,整整10個億啊,馬上就要還款的最後期限了,難道……難道你真要眼睜睜看著你弟弟死在那群人手裡?還是你能捨身救弟,主動把自己獻出去肉償,更彆說桃姐也要被他們弄的身敗名裂。”

桃姐口中的“龍哥”,是娛樂圈一家龍頭企業的老總,性格凶險毒辣,在一場宴會上看到唐茜茜後,便一直想把唐茜茜據為己有,隻是暗示了唐茜茜好幾次,唐茜茜都不為所動,龍哥便設計讓唐茜茜的弟弟染上了賭癮,和賭場聯手讓唐茜茜弟弟兩年時間內輸了10個億,以此來要挾唐茜茜。

唐茜茜想起自己目前的處境,臉色為之一黯,她出道還不到三年,雖然在人前很風光,但實際上資產頂多幾千萬罷了,讓她一下子拿出整整10個億去還錢,打死她都拿不出來。

隻是,讓一向冰清玉潔的她,犧牲色相去討陳飛宇的歡心,這讓唐茜茜內心一陣牴觸,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從冇見過陳飛宇,誰知道陳飛宇是帥是醜,是老是少?萬一……萬一陳飛宇是個七老八十的糟老頭子,還不如直接一刀殺了她好。

彷彿是看出了唐茜茜內心的糾結,桃姐無奈道:“這樣吧,桃姐現在也不逼你,反正還有一段時間,等到了宴會上,咱們先觀察下陳飛宇,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你看不上眼,那宴會結束後,咱們直接離開,至於那10億華夏幣,咱們再另想辦法,怎麼樣?”

唐茜茜眼睛一亮,直接從床上坐起來,摟住桃姐柔軟的腰肢,連連點頭道:“我就知道桃姐對我最好了,咱們就按照你說的辦。”

桃姐板著臉道:“停,先彆跟我灌**湯,你總得給出一個看順眼的標準吧,要是陳飛宇是個帥哥,而你還是不願意怎麼辦?”

“不會不會。”唐茜茜腦中靈光一閃,突然想到韓木青的男朋友,道:“如果陳飛宇有韓木青男朋友的三分之一帥,我就同意去討好他,這總行了吧?”

“可以!”

唐茜茜嘻嘻一笑,心裡鬆了口氣,反正審美是一件主觀的事情,到時候隻要看陳飛宇不順眼,直接pass就是了。

卻說陳飛宇來到南河市後,並冇有第一時間去白家,而是來到了當初和白玉清一起去的酒吧,似乎是想在和白家決裂前,再度懷念下白玉清的風情。

熱情似火的酒吧內,在極富動感的dj聲中,混合著汗味和酒精味,陳飛宇獨自坐在角落的位置,點了一杯藍色的雞尾酒。

他一邊品酒,一邊考慮,如果文湖山圍殺的事情,和白玉清也有關係的話,那該如何對待白家,又該如何對待白玉清?雖然他和白玉清認識的時間不算長,但麵對一個曾依偎在自己懷裡,叫著自己“老公”的絕色佳人,陳飛宇還真有些彷徨迷茫。-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