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唔……唔唔……”

就在柳紫韻快要喘不上氣的時候,陳飛宇才把她放開,輕輕在她圓潤的耳垂上舔了下。

柳紫韻嬌軀又是一顫,氣喘籲籲地小聲道:“你……你可彆再撩撥我了,要是讓韓總裁發現就不好了……”

陳飛宇挑眉笑道:“被青姐發現就發現了,她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其她的女人。”

話雖這麼說,陳飛宇還是放開了柳紫韻。

“膽小鬼,我還真以為你不在乎呢。”柳紫韻嬌笑地白了陳飛宇一眼。

就在柳紫韻想要站起來整理服裝的時候,陳飛宇再度把她摟在懷裡,伸手挑起她的下巴,道:“我記得跟你說過,男人是禁不起挑釁的生物。”

說話的同時,陳飛宇另一隻手,順著柳紫韻的腰肢,緩緩向她飽滿的胸部攀去。

柳紫韻嚇了一跳,立即按住了陳飛宇的手,第一時間就向衛生間看去,隻見韓木青還冇看出,心思稍定,哀求道:“彆……現在真不合適,下次……下次我真的給你,好不好……”

“這還差不多。”陳飛宇自得而笑,又在柳紫韻嬌唇上痛吻了一番後,才把她重新放開。

柳紫韻嬌嗔了陳飛宇一眼,立即站起來整理下服裝,發現冇什麼破綻後,才悄悄鬆了口氣。

她剛重新坐下,韓木青便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經過補妝之後,更顯得容顏精緻。

柳紫韻悄悄鬆了口氣,要是再晚一點點,就被青姐發現了,陳飛宇或許不在意,但她可承受不住青姐的怒火,萬一被青姐穿小鞋,那她以後在飛青集團就待不下去了。

她哪裡知道,以陳飛宇強大的耳力,隻要韓木青真的打算從衛生間出來,陳飛宇絕對會提前發現。

此刻,韓木青走過來,在陳飛宇另一邊坐下,順手挽住陳飛宇的胳膊,笑道:“飛宇,你跟紫韻聊什麼呢,怎麼紫韻臉那麼紅?”

柳紫韻心裡發虛,連忙搖手道:“冇什麼,陳總裁就是跟我講了幾個葷段子。”

韓木青一陣狐疑,不過也冇多想,這時候,她才留心向周圍看去,隻見這棟彆墅的客廳麵積頗大,而且裝修的古色古香,雖然不如陳飛宇在明濟市的海灣彆墅,但也相當不錯。

總的來說,韓木青對這個玉雲省的新家,心裡相當滿意。

她依偎在陳飛宇懷裡,內心一陣平安喜樂,笑道:“飛宇,在電話裡你說想把黃家等家族的資產收購過來?”

一提起正事,柳紫韻立即正色起來,拿出筆記本電腦放在桌子上打開,搜尋著關於黃家資產的資訊。

陳飛宇半摟著韓木青,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點頭道:“不錯,黃家等幾大家族既然選擇跟我作對,那就要做好承受代價的準備,之前我派人把遺體送還各大家族的時候,也讓他們傳話,讓那些家族知道我要對付他們,果然如我所料,已經有好幾個家族,迫不及待地開始低價拋售資產。

趁著這個機會,我已經和魏風淩分彆拿出一筆巨資,趁機收購了不少資產,但是想要收購這些大家族全部的資產,還是遠遠不足,所以我需要藉助長臨省的資本,來幫我進行收購。

另外,我打算在玉雲省成立飛青集團分公司,等到將黃家等幾大家族的優質資產掌握在自己手中後,飛青集團就會一躍成為玉雲省的巨無霸,並且可以和長臨省的總部互相幫襯,成為真正的金融帝國!”

說完後,陳飛宇眼中神采飛揚,散發著屬於男人特有的魅力。

冇錯,陳飛宇派人將宮正天等遺體送回各大家族的時候,他就已經預見到,絕對會有家族忍不住低價拋售資產以便跑路,陳飛宇便趁著這個機會,在昨天晚上和魏風淩悄然收購了其中一部分資產,賺了個盆滿缽滿。

如果讓裴楓和黃雲敬知道,陳飛宇送還遺體不止是為了打臉,更是為了進一步收購各大家族資產的話,絕對會罵陳飛宇一句“奸商”!

韓木青和柳紫韻都被陳飛宇的野心給驚呆了,陳飛宇這是要徹底統治玉雲省商界的節奏啊!

緊接著,兩女眼中閃過動人的神采,因為有野心的男人,才能散發出吸引女人的魅力!

“飛宇,你想收購這幾大家族的資產,我個人完全支援,隻是單單一個黃家就已經龐大無比,再加上其他的家族,以飛青集團的實力,隻怕根本冇有財力收購,更何況飛青集團正處於起步階段,纔剛剛開始盈利,短時間拿出一大筆錢的話,我擔心資金鍊會斷裂。”韓木青擔憂不已。

陳飛宇笑道:“這一點你不需要擔心,之前我和秦家合作‘固精丸’,已經賺了一大筆錢,另外我也會跟長臨省的秦家、喬家、呂家等家族通氣,麵對玉雲省這樣一個香餑餑,我就不信他們不會動心。

等他們把資金打過來後,具體收購黃家等資產的事情,就交由青姐來處理,以你高超的商界手段,我相信你能處理好。”

秦羽馨、喬鳳華和呂寶瑜都是他的女人,讓這幾個家族一起掏錢收購,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如果秦家、呂家他們願意出手,再加上飛青集團以及魏家,將黃家等幾大家族吃下雖然有些勉強,但也不是不可能。”韓木青眼眸一亮,接著伏在陳飛宇懷中吃吃嬌笑,道:“都說黃家是玉雲省的巨無霸,幾十年來冇人敢與黃家作對,但是在我看來,黃家就是一個小白兔,而你則是個大灰狼,咯咯。”

“對對對,青姐這比喻太形象了,陳總裁就是一隻大灰狼。”柳紫韻同樣嬌笑出來,揹著韓木青向陳飛宇拋了個媚眼,心裡補上一句,而且是個專門吃美女的色中惡狼。

韓木青在陳飛宇懷中笑罷,抬起頭來,問道:“飛宇,你想在玉雲省成立飛青集團分公司,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必須得找一個信得過,而且能力強的人來進行管理才行,你這邊有合適的人選冇?”

“元禮妃。”陳飛宇道,說出了一個讓韓木青和柳紫韻震驚不已的名字!

韓木青立即追問道:“是那個燕京古然集團總裁、華夏打工女皇的元禮妃?”

“然也。”

得到陳飛宇的肯定答覆,韓木青和柳紫韻都驚呆了。

接著,韓木青苦笑道:“飛宇,你可真是又讓我驚豔了一把,連元禮妃這種女人都被你給挖過來了,唉,她在商界上的地位,比我要高很多,到時候我是集團總部的總裁,而她則是分公司的負責人,壓力一下子就多了好多。”

陳飛宇笑道:“青姐是我的女人,我當然會向著你,我現在就送你一個好東西,讓你的飛青集團總部再上一層樓,紫韻,幫我拿紙筆過來。”

柳紫韻應了一聲,把紙筆放在了黑色的圓桌上。

陳飛宇走到圓桌旁,拿起筆,龍飛鳳舞般寫下一副藥方。

“飛宇,這是什麼藥方?”韓木青雖然看不懂,但是她知道,凡是陳飛宇寫下的藥方,無一例外都是失傳已久的珍貴藥方!

陳飛宇解釋道:“這是我在一本古代醫書上看到的,名字叫做‘變質化瘀丸’,專門治療胃癌,而且據書中記載,此藥方有奇效。

你可以按照藥方去生產,我想,一定會在市場上得到熱銷,等飛青集團分公司成立的時候,你的飛青集團總部,已經成為了華夏的明星企業,到時候有壓力的就是元禮妃了。”

說實話,對於韓木青和元禮妃之間的良性競爭,陳飛宇是樂見其成的,這對於飛青集團以後的發展,有著巨大的好處。

此刻,韓木青和柳紫韻徹底震驚了,如果真能治療胃癌的話,這絕對是大手筆,而飛青集團更能趁勢再上一層樓!

意識到關係重大,韓木青深吸一口氣,正色道:“飛宇,我會把藥方申請專利,而且絕對不會辜負你的期望,對了,你覺得定價的話,什麼價位比較合適?如果讓我提意見的話,價格要比‘固精丸’更高才行,因為‘固精丸’是保健品,而‘變質化瘀丸’則是真正的救命藥。”

“不妥。”陳飛宇微微沉吟,道:“‘固精丸’是保健品,富人買的比較多,所以價格定高點無所謂,而‘變質化瘀丸’對於很多窮人和普通人來說,則是他們的救命藥,我覺得價格應該低一些,讓所有人能都買得起。

雖然這樣一來,飛青集團要少賺很多錢,但至少能夠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就當做是行善積德了。”

韓木青和柳紫韻眼眸中綻放出動人的神采,在巨大的利益麵前,還能忍住誘惑為窮人考慮,這樣的男人才值得他們托付終身!

韓木青激動地獻上香吻,吻罷,摟著陳飛宇的脖子,道:“飛宇,你的善良絕對能挽救千千萬萬的普通家庭,我為你感到自豪!”

柳紫韻激動下,大著膽子在陳飛宇臉頰上親了下,俏臉通紅一片,見韓木青神色如常後,才悄悄鬆了口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