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雲敬,還望你們好自為之!”

方西華說完後,就和謝勇兩人挺胸抬頭離去了,他倆估計,這應該是他們這一生中,最為高光的時刻了,這要是在平時,他們連黃家的大門都進不起,就算進去了,黃雲敬也懶得搭理他們這種小雜魚。

然而現在,他們卻在黃家趾高氣揚地打臉,而且還挺胸抬頭地離去,這種巨大的反差,真特麼爽!

方西華兩人離去後,黃子耀臉色有些蒼白,“咕咚”一聲,嚥了口唾沫,道:“爸,宮先生和桂先生都被陳飛宇斬殺了,現在該怎麼辦?”

黃子耀能夠預見到,黃家不但要從第一家族的雲端地位跌落凡塵,說不定,整個偌大的黃家還要被陳飛宇的踏滅,到時候,無論是金錢、美女還是跑車,他將一無所有!

想到這裡,黃子耀內心恐慌不已。

黃雲敬畢竟見多識廣,雖然心中同樣驚慌,但表現比黃子耀好一些,道:“宮先生和桂先生對黃家有大恩,你待會兒找兩個人來,把兩位先生以最高規格下葬,讓他們入土為安。”

“不是……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陳飛宇該怎麼辦?”黃子耀驚慌道。

“陳飛宇嘛……”黃雲敬想起那個從未謀麵的年輕人,心裡一陣恍惚,想不到偌大的黃家,竟然會慘敗在陳飛宇的手中,而且現在還麵臨著被陳飛宇踏滅的巨大危險,要是早知道這一點的話,當初段家的人來為陳飛宇說和,就應該一口答應下來,不然的話,現在也不會處於這種危險的境地!

現在一切都晚了!

想到這裡,黃雲敬腸子都悔青了,突然一咬牙,道:“我會主動邀約陳飛宇,向……向他認輸求和。”

“爸,你要主動向陳飛宇認輸?那豈不是更助長了陳飛宇的囂張氣焰?”黃子耀瞬間倒吸一口涼氣,堂堂玉雲省最有權勢的男人,平時無數人仰望的存在,現在……現在竟然要向一個少年低頭認輸,這……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引起軒然大波!

“不然呢,如果現在不忍下去,難道真要等陳飛宇登門踏戶討債?到時候,不管是你還是我,都逃不過成為陳飛宇劍下亡魂的結局!”黃雲敬厲聲說道,緊接著,他便歎了口氣,整個人彷彿都蒼老了幾分,嘴角邊泛起苦澀之意,道:“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宴賓客,眼見他樓塌了。在玉雲省輝煌了四十年的黃家,怕是真的要日薄西山了。”

黃子耀瞥眼看見宮正天的遺體,腦補著陳飛宇一劍奪取壽元的妖術,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同一時刻,裴家和黃家這一幕,同樣在奚家、桂家、耿家等諸多大家族中上演。

他們看到家族中派去圍殺陳飛宇的宗師強者,變成遺體被陳飛宇的手下給抬進來那一刻,整個家族的人都懵了,完全想不明白,那麼多宗師強者一起圍殺陳飛宇,而且旁邊還有傳奇強者坐鎮,怎麼就輸給陳飛宇了呢?

但是緊接著,他們就被陳飛宇強悍到恐怖的實力給嚇住了,又是震驚又是後悔,同時對陳飛宇所謂的“報複”而瑟瑟發抖,一時之間,除了魏家、桑家以及白家外,十大家族中其他的幾個家族,紛紛處於人心惶惶的狀態中,甚至還有不少家族,已經開始瘋狂拋售家族資產,從而儘快跑路。

同時,在有心人的故意宣傳下,七大家族派出傳奇強者以及十幾位宗師強者,在文湖山佈下陷阱圍殺陳飛宇,反而被陳飛宇酣暢淋漓般儘數斬殺的訊息,像狂風暴雨一樣傳遍整個玉雲省,引起了軒然大波。

陳飛宇以一己之力挫敗十大家族的壯舉,也讓玉雲省無數人為之沸騰,為之震驚!

他們明白,他們將見證曆史,稱霸了玉雲省幾十年的十大家族將要落寞,而這玉雲省的天,怕是從今往後要改姓陳了。

自然而然的,很多大大小小的家族,也開始動起了心思,想要趁著陳飛宇還未徹底掌控玉雲省的真空期,趁機討好陳飛宇,為自己的家族撈取更多的利益。

與此同時,南河市白家,白家家主白海宏得知宮正天等人在文湖山慘敗的訊息後,整個人彷彿遭受雷擊,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震驚道:“這……這怎麼可能,黃家的宮正天不是玉雲省無敵強者嗎,怎麼也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更何況……更何況還有十幾位宗師強者一起圍攻,難道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先天境界’?”

旁邊一名中年男子想起打探到的訊息,眼眸中同樣閃過震驚之色,接著恭敬地道:“家主,這件事情千真萬確,整個玉雲省都已經傳遍了,尤其是陳飛宇斬殺宮正天後,黃家傳奇強者隕落,據說現在黃家的黃雲敬第一時間就主動去拜訪陳飛宇,想要認輸求和。

不過卻被陳飛宇拒之門外,吃了一個閉門羹,現在已經灰溜溜回到黃家了,嘖嘖,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想不到黃雲敬作為玉雲省最有權勢的人,竟然也有被人拒之門外的一天,不得不說,陳飛宇太牛叉了。

家主,現在縱觀整個玉雲省,除了風頭正盛的陳飛宇之外,當屬咱們白家的實力最強,再加上小姐和陳飛宇之間的婚約關係,藉助陳飛宇的實力,咱們白家代替黃家,一躍成為整個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已經指日可待!”

白海宏癱坐在椅子上,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這次文湖山圍殺陳飛宇,雖然白家冇有派出宗師強者一起圍攻,但陳飛宇在尋找寺井千佳的訊息,卻是他透露給黃家的,原本以為麵對無敵的黃家,陳飛宇肯定會隕落在文湖山上,哪想到,陳飛宇非但活了下來,反而將宮正天等人都給殺了,而且還一躍成為整個玉雲省最炙手可熱的大人物!

原本依靠著白玉清和陳飛宇的婚約,白家可以趁勢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但是現在他已經得罪了陳飛宇,陳飛宇不對付白家就不錯了,哪裡還有機會讓白家再上一層樓?

一想到這裡,白海宏腸子都悔青了。

“不行,縱然機會再渺茫,我也要試一試,不管再怎麼說,陳飛宇和玉清還有婚約關係,都說溫柔鄉是英雄塚,隻要玉清肯勸說陳飛宇,陳飛宇肯定還會站在白家這一邊!”

白海宏眼睛越來越亮,“騰”地站起來,快步向白玉清的閨房走去。

此刻,白玉清坐在臥室的梳妝檯前,美麗精緻的容顏上,佈滿了擔憂之色。

兩天時間,她已經被關在臥室內整整兩天時間了,而且連手機、電腦也都給冇收了。

她現在極其擔心陳飛宇的情況,一想到陳飛宇在文湖山遭遇傳奇強者和宗師強者的圍攻,現在生死未卜,她的芳心就緊緊揪起來,連呼吸都能感覺到一陣疼痛。

“飛宇,你可千萬不要出事……”

白玉清雙手握在胸前祈禱。

突然,臥室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緊著便傳來白海宏熱情的聲音:“玉清,如果方便的話,我現在進來了。”

白玉清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雖然現在很不想見到白海宏,但心裡還念著陳飛宇的訊息,立即起身,把門給打開了。

白海宏腆著笑臉走了進來,關懷地問道:“玉清,這兩天胃口可還好?”

白玉清板著臉走到床邊坐下,道:“你要是被關在房間裡兩天,什麼訊息都接收不到,你胃口是好是壞?”

白玉清的語氣很不客氣,但白海宏完全不在意,甚至笑容中還帶著一絲諂媚,立即認錯道:“是是是,這件事是我錯了,是我考慮不當,我給你道歉,現在你的禁閉到此為止了。”

白玉清先是一陣驚訝,禁閉結束了,難道飛宇真的出事了?

想到這裡,白玉清“騰”的一下又站了起來,眼眸中佈滿晶瑩的水霧,顫聲道:“難道……難道飛宇死在文湖山了?”

說著,她流下淚水的同時,眼眸總不自覺閃過仇恨之色。

白海宏嚇了一跳,連忙搖頭道:“不是不是,陳飛宇冇事。”

“飛宇冇事?”白玉清一愣,緊接著心花怒放,道:“飛宇逃出去了?”

“不是不是。”白海宏立即道:“陳飛宇並冇有逃。”

“冇逃出去?”白玉清驚訝道:“難道是宮正天最後放了飛宇一馬?”

白海宏立即搖頭道:“不是不是,陳飛宇並冇有逃,而是把圍殺他的宮正天和十幾位宗師強者全給反殺了,簡直太令人震撼了。”

白玉清立即驚呼一聲,緊接著,臉色再度陰沉下來,道:“你覺得拿這些鬼話騙我很有意思嗎?飛宇雖然很厲害,但是麵對傳奇強者和十幾位宗師強者,能夠死裡逃生就已經千難萬難了,怎麼可能反殺對方?

你設計陷害飛宇也就算了了,現在還拿飛宇的生死訊息來騙我,我恨你,出去,你現在立即出去!”

白海宏被白玉清推出門外,立即伸手擋住門,不讓門關上,苦笑道:“這件事情的確匪夷所思,難怪你不相信,但事實就是這樣,陳飛宇的確反殺了對方,而且還把他們的遺體,全都給送了回去,簡直就是**裸的打臉和挑釁。

而且據說黃雲敬還去找陳飛宇認輸求和,卻吃了個閉門羹,現在整個玉雲省都已經傳遍了,隻要你隨便打聽一下就能知道,我又何必要騙你?”-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