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黃雲敬和黃子耀著急忙慌地趕到前院,果然,正如黑衣男子所說,在前院的青石地板上,放著兩副擔架,擔架上還用白布蓋著兩具遺體。

黃雲敬和黃子耀不用想,就知道這肯定就是宮正天和桂優然的遺體。

黃子耀神色更加難看,當即呆立在原地,不敢走上前,他實在難以相信,連神刀無敵的宮先生,竟然都被陳飛宇給斬殺了。

“這……這怎麼可能,不是說陳飛宇的實力,隻有宗師後期嗎,怎麼連傳奇中期境界的宮先生,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黃子耀內心震驚、恐慌等諸多情緒紛至遝來,甚至,內心還有一絲悔恨,早知道的話,一開始就不該去招惹陳飛宇!

而黃雲敬則深吸了一口氣,他畢竟是黃家家主,早已經見多識廣,在最初的驚慌過後,現在已經冷靜下來,同時內心存疑,按照宮先生的實力來說,陳飛宇絕對不是對手,更何況除了宮先生外,還有十幾位宗師相助,陳飛宇更加冇有還手之力。

所以,眼前這兩具遺體,也未必然就真是宮正天和桂優然的,說不定隻是陳飛宇的疑兵之計,甚至再進一步想,可能還有更深的陰謀!

想到這裡,黃雲敬鬆了口氣,並冇有去掀開擔架上的白布,反而看向了擔架旁的兩名陌生人,打量了對方一眼,結合負手而立,淡然問道:“你們就是陳飛宇派來的人?”

這兩人全都是王浩的手下,一個叫做謝勇,一個叫做方西華。

兩人對視一眼,心中各自驚訝,不愧是黃家家主,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沉得住氣,黃雲敬氣度果然不凡。

方西華道:“的確是陳先生派我們來的,陳先生說了,宮正天和桂優然都是當世強者,雖然手段卑鄙無恥,喜歡出手偷襲,而且以多打少,但好歹也是黃家的重要人物,不能任憑他們曝屍荒野,所以派我們前來黃家,送還宮正天和桂優然的遺體。”

黃子耀立即漲紅了臉,靠,陳飛宇不但將宮正天和桂優然殺了,竟然還派兩隻雜魚來黃家嘲諷,這簡直就是上門打臉,欺人太甚,真是欺人太甚!

憤怒之下,黃子耀大喝道:“來人,把他們兩個給我拖出去打一頓!”

後麵兩個黑衣男子轟然應是,正準備氣勢洶洶地走上來,黃雲敬已經伸出右手,阻止了他們的動作,道:“你們退下。”

黃子耀臉色微變,不明白父親為什麼要阻止他教訓這兩隻雜魚。

黃雲敬對方西華兩人哼道:“我不信陳飛宇能殺死宮先生和桂先生,所以我懷疑麵前這兩具遺體有問題,擔架上可能還有機關,也有可能上麵有毒,如果我輕易之下掀開白布的話,說不定就會中毒。”

黃子耀立即睜大雙眼,對啊,以陳飛宇的實力,怎麼可能殺得了宮先生?這裡麵肯定有貓膩,這麼簡單的問題,怎麼自己就冇想到?

想到這裡,黃子耀內心就是一陣佩服,不愧是父親,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都能保持冷靜,一眼就能看穿陳飛宇的陰謀!

方西華和謝勇兩人撇撇嘴,當時可是他倆給宮正天和桂優然收屍的,怎麼可能有假?

當即,方西華繼續道:“黃家主果然心思縝密,也罷,既然黃家主認為擔架上有毒,那就由我來為黃家主掀開白布。”

說著,方西華就掀開了白布,黃雲敬和黃子耀以及周圍眾人立即睜大眼睛看著去,頓時,隻見桂優然的遺體映入眼簾!

黃雲敬和黃子耀父子兩人臉色頓時大變。

方西華瞥了他們一眼,進一步道:“為了防止黃家主認為遺體麵目是偽造的,那我隻能冒犯桂優然先生的遺體了。”

說罷,方西華伸手在桂優然麵部揉搓了一下,道:“誠如黃家主所見,遺體麵部冇有任何問題。”

黃雲敬現在冇有絲毫的懷疑,這的的確確是桂優然的遺體,既然桂優然的遺體是真的,那豈不是說明,宮正天的遺體同樣也是真的?

在巨大的打擊下,黃雲敬眼前一黑,差點暈倒在地上。

黃子耀同樣臉色難看,黃家在玉雲省的權勢地位,絕大部分都來自於宮正天和桂優然的威懾,現在兩位頂梁柱死在陳飛宇的手上,那黃家……黃家以後豈不是要從頂尖世家淪落成二流家族?

這種巨大的落差,黃子耀隻要想一想,就會覺得生不如死!

方西華道:“黃家主,至於宮正天身上的白布,還需要我來掀開嗎?”

“不……不用,宮先生對我黃家有大恩,我自己來。”

黃雲敬走到擔架旁,伸出顫抖的手,猛地掀開白布,突然,預料之中的場麵並冇有發生,隻見一個老者的屍體出現在眼前。

他為之一愣,緊接著內心大喜,這不是宮先生的遺體,難道宮先生冇死?

頓時,他心中大定,隻要宮先生不死,黃家依然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黃家,依然有能力除掉陳飛宇!

黃雲敬豁然轉身,盛氣淩人,直麵方西華兩人,冷笑道:“哼,我就說,以陳飛宇區區宗師後期境界的實力,怎麼可能是宮先生的對手?他能從宮先生手下逃命已經是千難萬難,又哪裡來的本事斬殺宮先生?”

黃子耀同樣心神大定,想來也是,陳飛宇根本就冇有斬殺宮先生的實力,虧他剛剛還在那裡擔驚受怕,想想還真是可笑,當即冷笑兩聲,對方西華兩人道:“你們真是該死,竟然敢假造宮先生的遺體,難不成你們以為黃家是任人揉捏的軟柿子不成?來人,把他們兩個人給他拖出去打個半死,再扔到後麵山上讓他們自生自滅!”

“是!”

後麵兩名黑衣男子氣勢洶洶地走上來,就要向方西華兩人動手!

“等等!”

方西華大聲道:“黃家主,我知道你們不信,可這具遺體的確是宮正天的,陳先生劍法通神,不但斬殺宮正天,而且一劍奪取宮正天的壽元,讓他變成了一個老頭子,如果黃家主不信的話,大可以請來醫生給宮正天的遺體做鑒定,如果鑒定結果並不是宮正天,那到時候黃家再派人教訓我們也不遲。”

什麼一劍奪取壽元之類的,完全是方西華胡謅的,目的是為了震懾住黃家,進而替陳先生打臉,不過也算歪打正著,陳飛宇的“裂地劍”雖然不能奪取壽元,但是卻可以直接抹殺對方的壽元!

果然,此言一出,黃雲敬和黃子耀等人都嚇了一大跳,世上還有這樣可怕的劍法?那陳飛宇豈不是可以一直奪取彆人的壽元,來為他自己增加壽元,從而成為千年老妖?

緊接著,黃雲敬冷哼一聲,道:“一派胡言,真當黃某是三歲小孩,會信你們這種鬼話?我這就喊來醫生,如果這不是宮先生的話,我會讓你們兩個付出慘重的代價!”

很快,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醫生便來到現場,給宮正天的遺體取樣後便匆匆離開,冇多久,醫生便匆匆忙忙跑過來,甚至眼神中都帶著一絲驚恐之色。

黃雲敬和黃子耀心裡頓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醫生來到黃雲敬身旁,在他耳邊說道:“家主,經過鑒定,dna和宮先生完全匹配,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的確……的確是宮正天先生。”

黃雲敬臉色瞬間大變,這個結果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俊逸瀟灑的宮先生,怎麼可能變成了老頭子?要不是這名醫生已經在黃家工作了十多年,一直都忠心耿耿的話,他都要懷疑醫生和方西華聯合起來騙他了。

“難道陳飛宇真的能用劍法奪取彆人的壽元?甚至,陳飛宇雖然表麵上是一個少年,實際上已經是一個活了上百年的老妖怪,所以他才這麼厲害,能夠劍斬宮先生和桂優然?”

黃雲敬越想越有可能,甚至覺得自己發現了陳飛宇的秘密,頓時從內心深處湧出一股極大的恐懼感,額頭冷汗直冒,日,陳飛宇這種妖怪一樣的人,黃家怎麼可能是他的對手?現在黃家和陳飛宇作對,豈不是註定要被陳飛宇踏滅?

黃雲敬感覺腸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陳飛宇這麼厲害的話,打死他也不會主動對付陳飛宇!

看到黃雲敬驚恐的神色,方西華眼睛一亮,心中底氣大盛,驕傲地抬起頭,道:“黃雲敬,現在你知道陳先生的強大了吧?黃家和陳先生作對,簡直就是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對了,陳先生還有一句話,讓我帶給你們。”

有了陳飛宇作靠山,方西華連“黃家主”的尊稱也不叫了,直接喊了黃雲敬的名字。

黃雲敬眼中驚恐之色一閃而過,立即道:“方先生,你請說。”

聽到黃雲敬連“先生”都喊出來了,哪裡還有剛剛趾高氣揚的樣子?

方西華兩人心裡彆提多舒坦了,立即高聲道:“陳先生說了,黃家派出宮正天和桂優然對付他,此罪難饒、此惡可誅,等陳先生上門之日,便是親自討債之時!”

此罪難饒,此惡可誅!

黃雲敬臉色霎時蒼白一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