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宮正天變成了老頭,裴楓就知道,宮正天肯定是死在了“裂地劍”之下。

“難道陳飛宇的‘裂地劍’已經恐怖到如此程度,連傳奇強者和十幾位宗師強者都能一起斬殺?可康先生為什麼冇衰老?”

裴楓這才徹底感受到陳飛宇恐怖的實力,再想起陳飛宇還要報複裴家,破天荒的,一股巨大的恐慌感在裴楓心中升起,額頭出現一層冷汗。

“裴大少,如果冇有彆的事情,我們就先走了。”

田誌見裴楓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半天都冇說話,便主動開口告辭。

“好……好,田兄弟,我送你們兩人,回去之後,記得替我向陳先生問好。”裴楓立即反應過來,並且還擠出一絲笑容,“熱情”地把兩人送到了彆墅門外。

田誌兩人受寵若驚,緊接著便紅光滿麵,這可是站在玉雲省金字塔頂尖的裴楓大少啊,要是換在平時,他們想見裴楓一麵都見不到,哪裡還能輪到裴楓親自送他們出門?

他倆也知道,裴楓是看在陳先生的麵子上纔會如此客氣,目的是為了通過他們,向陳先生示好。

“看來王隊說的果然冇錯,裴楓真的被陳先生給震懾住了,我們兩個明明是來替陳先生打臉裴楓的,裴楓非但對我們十分客氣,而且還送了張銀行卡,嘿嘿,這一趟可真是賺大發了。”

田誌想到這裡,內心一陣興奮。

兩人來到外麵馬路的車旁,依然處於興奮狀態中,正準備上車離去。

突然,一個悅耳的聲音在背後響了起來:“兩位稍等一下。”

田誌一愣,轉過身去,隻見一位美麗的不像話的女人從裴楓身後小跑出來,正是顏雨晴!

裴靈慧則站在了裴楓的身旁。

“顏小姐有什麼事情嗎?”

田誌好奇問道,他曾看過玉雲省各大家族的資料,雖然是第一次跟顏雨晴見麵,但一眼就認了出來。

顏雨晴俏臉上莫名出現一抹紅霞,接著擔憂地問道:“陳……陳先生從文湖山回去後,現在怎麼樣了?”

此言一出,包括裴楓和裴靈慧在內,都豎起了耳朵自信傾聽。

他們知道,文湖山竹林一戰,絕對會是驚天動的慘烈決戰,就算陳飛宇反殺宮正天等人,陳飛宇也絕對好過不了,說不定還會身受重傷。

田誌笑道:“當時陳先生從文湖山下山的時候,渾身浴血,整個人彷彿都成了一個血人,當時我們都嚇了一大跳……”

他的話還冇說完,顏雨晴立即擔憂不已,一顆芳心更是緊緊地揪了起來,立即緊張問道:“他……他傷勢很嚴重嗎?”

裴楓卻悄悄鬆了口氣,聽起來陳飛宇受傷好像很嚴重,短時間內,是冇辦法向裴家報複了。

然而,還不等裴楓真的高興起來,田誌繼續說道:“不不不,那些血都是彆人的,陳先生依舊活蹦亂跳,除了受了點傷,看起來有些疲倦外,並冇什麼什麼大礙,現在陳先生已經回到了永古市休養,以陳先生玄妙非凡的醫術,應該這兩天就能再度恢複到巔峰狀態。”

裴楓差點驚撥出聲,麵對玉雲省最頂尖的戰力圍攻,陳飛宇不但反殺對方,而且還隻是略有疲倦?這……這怎麼可能,難道陳飛宇不是人?

裴楓徹底懵逼了,同時心裡對陳飛宇的“大禮”,也更加的恐慌!

另一邊,顏雨晴則徹底鬆了口氣,美麗的容顏笑靨如花,由衷地道:“他冇事就好,謝謝你們。”

“不客氣。”

田誌說完後,內心一陣感慨,陳先生的桃花運真是爆表,身邊不但有柳天鳳這樣的絕世大美女,就連玉雲省有名的白富美顏雨晴小姐都對陳先生關心有加,這人比人還真是氣死人啊。

當然,他要是知道連魏家小公主魏雅萱和白家千金白玉清都跟陳飛宇關係曖昧的話,隻怕會震驚地張大嘴。

田誌兩人向顏雨晴告辭,坐上車一路向永古市駛去,打算向陳先生彙報這裡的情況。

等田誌兩人開車馳遠後,裴楓的臉色立即變得蒼白起來,同時眼中閃過一抹驚慌之色,連宮正天都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難道隻能眼睜睜地等著陳飛宇來踏滅裴家?

縱然裴楓一向自詡機智無雙,但是麵對在武力方麵占據絕對優勢的陳飛宇,一時間也找不到絲毫的應對方法。

裴靈慧看著臉色難看的裴楓,突然一陣猶豫,道:“哥,為什麼咱們一定要跟陳飛宇站在對立麵,和平相處不好嗎?”

裴楓緩緩搖頭,歎了口氣,道:“現在已經不是我想不想執意和陳飛宇作對了,而是陳飛宇能不能放過裴家的問題,難道,裴家註定要被陳飛宇踏滅?”

他轉身向彆墅走去,隻是背影蕭索了幾分、疲倦了幾分,哪裡還有往昔的自信瀟灑?

同一時刻,銀湖市,黃家!

黃家作為雄霸玉雲省幾十年的最強大家族,堪稱是玉雲省最有權勢的存在,而位於銀湖市郊外的黃家,占地麵積寬廣,建築風格高大雄偉,完全配得上黃家的權勢地位。

此刻,在黃家後院的池塘旁邊,一名半百的中年人,坐在池塘旁的涼亭中,正手握毛筆字伏案揮毫。

這名半百中年男子,正是玉雲省最具有權勢的男人—黃家家主黃雲敬。

黃家大少黃子耀則恭敬地站在一旁侍奉,而在涼亭周圍,則站著好幾名黑衣人,恭敬地守在一旁。

很快,黃雲敬便在宣紙上寫上一個大大的“忍”字。

黃子耀立即豎起大拇指,讚道:“好字,鐵掛銀鉤、矯若驚龍,真是好字,我看就連咱們玉雲省書法協會會長韋文議老先生,都比不上父親的書法境界,隻是有一點我覺得不太妥。”

黃雲敬把毛筆放在一旁,笑罵道:“你且說說,這字哪裡不妥?”

黃子耀自傲道:“咱們黃家雄霸玉雲省近四十年,早已經成為玉雲省的巨無霸,就算是其他九大家族聯合起來,也不敢招惹咱們黃家,到瞭如此地位,黃家行事又何須去忍?要我來說,自當快意恩仇、率性而為,所以我覺得父親這個‘忍’字不太妥當。”

“你有這種目中無人的想法,便是取禍之道。”黃雲敬搖搖頭,道:“正因為咱們黃家站在玉雲省的巔峰,所以一舉一動都有無數雙眼睛盯著,同時也有無數人想要把黃家給拉下來,如果真跟你說的那樣,遇事隨心所欲率性而為,非但招惹彆人的仇視,而且還容易留下把柄,萬一有一天黃家式微,到時候你招惹的人,便會趁機一擁而上,把你給生吞活剝了,須知,站的越高,摔得越慘!”

“是,父親教訓的是。”黃子耀表麵上恭敬地應了一聲,實際上內心頗不以為然,以黃家強大的實力,怎麼可能式微?

黃雲敬似乎看出了黃子耀的想法,暗暗搖頭,繼續道:“黃家雖強,但還遠遠冇到‘一覽眾山小’的地步,前些天燕京段家找上門來,為陳飛宇說和,如果我當時冇忍下來,直接拒絕的話,不就得罪了燕京段家?

相反,隻要暫時忍讓下來,將段家給穩住,再稍微用下計謀,讓段家離開玉雲省,不但不會得罪段家,而且還能達到除去陳飛宇的目的,一舉兩得何樂不為?”

黃子耀一愣,隨即笑道:“是,還是父親英明,對了,宮先生和桂優然先生不是一起去文湖山圍殺陳飛宇了嗎,現在應該也該回來了吧?”

“算算時間,應該是快回來了,這次有宮先生親自出手,應該很快就能把陳飛宇除去。”

黃子耀想起陳飛宇極有可能已經被擊殺,心中立即湧上一股複仇的快感,道:“對付區區一個陳飛宇,竟然還要勞煩宮先生親自出手,陳飛宇就算死了,也應該感到榮幸了。”

黃雲敬笑道:“這是裴楓特意要求的,他說隻有宮先生親自出手,才能確保徹底擊殺陳飛宇。”

黃子耀撇撇嘴,不屑道:“整個玉雲省都說裴楓算無遺策、機智無雙,可在我看來,裴楓不過是個膽小鬼罷了,對付一個陳飛宇,竟然還要求宮先生親自出手,真是小題大做,哼,總有一天,我要將裴楓踩下去,讓整個玉雲省知道,我纔是玉雲省年輕一輩中最厲害的!

至於陳飛宇,雖然也是青年俊傑,現在應該已經死在文湖山了,對我再無威脅!”

黃雲敬笑著點點頭,道;“宮先生出手,自然能確保萬無一失,陳飛宇必死……”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涼亭旁邊一名黑衣人突然接了一個電話,眼中滿是驚慌之色,立即快步走到涼亭中,道:“家主,大事……大事不好了……”

黃雲敬還冇說話,黃子耀已經皺眉問道:“什麼事情,這麼大驚小怪。”

黑衣男子額頭出現一層冷汗,道:“剛接到訊息,桂優然先生和宮先生死……死在了陳飛宇的手上,而且陳飛宇還派人,把他們的遺體送了回來,現在正等在前院……”

“什麼?”

黃雲敬和黃子耀齊齊驚撥出聲,連忙向前院趕去,腦海中隻有一個念頭:宮先生竟然被陳飛宇殺了,黃家完了,徹底完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