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堪稱是年輕一輩中,最為驚才絕豔的天才,兩人再度聯手,爭取帶給宮正天致命一擊!

宮正天眉宇間閃過一抹怒氣,他看在五蘊宗的麵子上,已經三番兩次給澹台雨辰機會,想不到,澹台雨辰非但堅持和陳飛宇聯手,而且招招不留餘地!

“真是不識好歹!”

宮正天輕哼一聲,猛提一口氣,瞬間將陳飛宇的“斬人劍”彈開,立即向後拉開一段距離後,淩空劈出一記刀罡,向澹台雨辰斬去。

澹台雨辰一劍落空,眼見刀罡襲來,察覺到以她的實力,絕對擋不下傳奇強者悍然一擊,不由花容微變。

就在這時,一道紅色雷霆劍芒斜刺而來,將刀罡擋下。

正是陳飛宇!

“謝……謝謝。”

澹台雨辰先是鬆了口氣,接著看了陳飛宇一眼,神色有些複雜。

“小心戒備,除了宮正天之外,還有4個宗師後期,他們同樣不好對付。”

陳飛宇搖搖頭,再度持劍向宮正天衝去。

“找死!”宮正天單手負於身後,儘顯輕蔑之意。

接著,他眼中寒光一閃,瞬間蹂身而上,與此同時,奚海潮等四名宗師後期強者,紛紛高高躍起,同樣向陳飛宇攻去。

一時之間,陳飛宇再度麵臨傳奇強者和四位宗師後期強者的聯手,縱然陳飛宇“斬人劍”在手,依然顯得獨木難支,彷彿風雨飄搖中的小舟,隨時都會傾覆。

澹台雨辰一驚,連忙持劍而上,趕上去支援陳飛宇。

驀然,宮正天以其遠超眾人的速度,當先逼近陳飛宇身前,側身避開陳飛宇的“斬人劍”,轟然一拳,其勢難以抵擋,向陳飛宇胸口轟去。

陳飛宇驟然感覺一陣胸悶,連忙將“斬人劍”橫亙胸前,險之又險地擋下了宮正天的拳頭,不過饒是如此,陳飛宇也在宮正天剛猛拳勁衝擊下,不由自主地向後退去。

宮正天得勢不饒人,腳尖在地麵輕點,人已經向前方高高躍起,眼中儘顯嗜血之意,手刀豁然舉起,手上燃燒起熾烈的刀罡,緊接著,以居高臨下之勢,向陳飛宇當頭斬去!

這可是宮正天全力一擊,強烈的刀罡衝擊下,陳飛宇臉頰隱隱生疼,甚至雙腳也深陷在地麵之中,周圍的竹葉更是被強大的罡氣激得飛到空中,紛紛繚亂飛舞。

與此同時,奚海潮等四人也已經衝了上來,趁著陳飛宇被宮正天全力攻擊的時刻,悍然出招圍攻上來。

當此危急之刻,陳飛宇根本顧不上奚海潮等人,隻能先儘全力抵擋宮正天。

隻見他眼神決絕,雙手緊緊握住劍柄,運起全部真元,劍身上的紅色雷霆光芒更是耀眼奪目。

“給我破!”

陳飛宇大喝一聲,周身衣服無風自動,猛然向上揮劍,頓時,“斬人劍”的紅色雷霆劍芒竟然脫離“天祭劍”激射而出,直接向上方的宮正天激射而去!

宮正天眼神微變,想不到“斬人劍”還能當做劍氣使用,措不急防之下,“斬人劍”霎時間便逼近宮正天。

“哼,雕蟲小技!”

宮正天輕哼一聲,手刀驀然轉變方向,直接將“斬人劍”擋了下來。

“斬人劍”冇有了陳飛宇源源不斷的真元加持,在空中和手刀稍微僵持片刻後,便消散於無形。

不過,對於陳飛宇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趁著宮正天和“斬人劍”僵持的時機,陳飛宇立即抽身而退,向後躍出近10米的距離。

驀然,奚海潮等四大宗師已經追至陳飛宇身前,紛紛大喝一聲,向陳飛宇圍攻而去。

陳飛宇剛剛爆發出全力才從宮正天手上逃走,此刻體內真氣還有些凝滯,麵對四大宗師聯手,就算施展出“無極拳”,也隻能勉強吸納轉化其中一位宗師強者的內勁,而剩下三名宗師,已經足以將陳飛宇打成重傷!

可以說,想要將四大宗師的招式全部接下,對於此刻的陳飛宇來說,絕對做不到!

眼看著奚海潮等人的招式就要打在陳飛宇身上,突然,一柄淩厲至極的秋水長劍,從斜後方出現,挾帶風雷之力,一劍逼退兩位宗師。

正是澹台雨辰及時趕來!

陳飛宇神色大喜,縱然體內真氣依舊有些凝滯,但是用來應付兩位宗師後期強者,也勉強足夠了!

當即,陳飛宇伸出左手,和奚海潮對了一掌,將其內勁轉化後,瞬間湧向“天祭劍”,頓時,“天祭劍”劍芒大盛,立即一劍揮出,向另外一位宗師桂優然斬去!

縱然這一道劍芒並不是“斬人劍”,可桂優然依舊神色微變,略微猶豫後,便立即撤招向後退去。

冇辦法,陳飛宇連續斬殺多位宗師的手段太過駭人,桂優然已經出現了心理陰影,打死他都不願意一個人直攖陳飛宇的劍芒。

迫退四大宗師後,還不等陳飛宇鬆口氣,宮正天已經緊隨其後,腳踏地麵狂奔而來,被他氣機所激,在他身後出現滿天飛舞的竹葉,氣勢驚人!

轉眼間,宮正天已至陳飛宇身前四米處,接著高高躍起,悍然一拳,襲向陳飛宇胸口!

強大的氣勁,將陳飛宇周身三尺之地全部籠罩,甚至就連陳飛宇身旁的澹台雨辰,都被這股強大的氣勁給衝擊的向後倒退了幾步。

不遠處,高島聖來的眼光是何等銳利,自然察覺到陳飛宇體內真氣不繼,立即沉聲道:“這一拳過後,陳飛宇就算不死,也會身受重傷!”

寺井千佳興奮地道:“那真是太好了,陳飛宇一死,咱們就可以安然回到日國了。”

場中,陳飛宇被宮正天拳勁籠罩,臉色為之一變,剛剛擊退桂優然後,他體內真氣的凝滯感更加嚴重,以他現在的狀態,絕對冇辦法應對宮正天的全力一拳!

避無可避,擋無可擋!

旁邊澹台雨辰輕蹙眉頭,二話不說,立即揮出一道巨大的劍芒,想要將宮正天給擋下。

宮正天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過,銳利的劍芒剛到跟前,便被他強大的拳勁給轟得粉碎,而宮正天繼續向陳飛宇轟去,拳勁不曾減弱分毫!

眼看著陳飛宇就要身受重傷,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澹台雨辰一咬牙,雙眸中更是閃過一抹堅定之色,瞬間下定決心,挺身擋在了陳飛宇的身前。

赫然是她挺身而出,想要替陳飛宇擋下宮正天的拳勁!

在場眾人紛紛神色大變,都被澹台雨辰的舉動給驚呆了。

陳飛宇心中同樣震驚不已,他和澹台雨辰明明是敵非友,澹台雨辰究竟是為了什麼,竟然為了他能做到如此地步?

看著眼前纖瘦卻異常堅定的倩影,陳飛宇為之深深震撼,大喊一聲:“快讓開!”

他立即伸手,想要把澹台雨辰給推出去!

然而宮正天速度何等迅猛,還不等把澹台雨辰推出去,宮正天的拳勁已然強勢降臨!

“澹台雨辰屢次壞我好事,既然你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宮正天眼中閃過一抹厲芒,正準備一拳將澹台雨辰轟殺,然而立即想到澹台雨辰背後的五蘊宗,立即皺起了眉頭。

“要是在這裡殺了澹台雨辰,五蘊宗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罷了,便饒澹台雨辰一死,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一瞬間,宮正天腦海中已經轉過數個念頭,手上不自覺地收了三分力道,同時避開澹台雨辰的要害,重重一拳打在了澹台雨辰肩頭。

縱然他已經收回了三分力道,可堂堂傳奇強者的拳勁是何等恐怖,又豈是宗師後期境界的人能夠承受的?

澹台雨辰頓時身受重傷,揚天噴出一口鮮血,後背撞在陳飛宇身上,連帶著真氣不繼的陳飛宇,也向後倒飛出去,嘴角同樣流出一絲鮮血。

等陳飛宇好不容易化解掉澹台雨辰身上的力道後,兩人已經向後飛出了七八米遠,勉強落在了地上。

不遠處,寺井千佳眼見陳飛宇又逃過一命,恨恨地道:“陳飛宇運氣真好,竟然有這麼漂亮的女人替他擋招,又讓他逃過一劫,真是該死!”

場中,澹台雨辰氣若遊絲,半靠在陳飛宇懷裡,原本白皙精緻的臉龐上,出現病態的蒼白,淡黃色衣裙上更是點綴著點點紅色血珠,彷彿一朵朵紅色的花朵,妖豔而淒美。

“為……為什麼?”

陳飛宇看著懷中的澹台雨辰,感激、震撼、疑惑等等諸多情緒紛至遝來。

澹台雨辰眉宇間,難得的出現一絲虛弱,伸手撐著陳飛宇的肩膀,從而脫離陳飛宇的懷抱,淡淡道:“我說過,今天我不會讓你死在這裡,我澹台雨辰說到做到。”

說完後,澹台雨辰突然皺眉輕咳兩聲,白皙的嘴角邊,又流出一絲猩紅鮮血,淒清、美豔。

陳飛宇心中震撼,道:“你……你就不怕死嗎?”

澹台雨辰用劍拄地,強撐著一口氣才能站住,雖然虛弱,但眉宇間滿是堅毅之色,輕瞥陳飛宇一眼,道:“你不用感激我,更不用覺得愧疚,就算我死了,那也是我自己的選擇,與你陳飛宇無關,現在我身受重傷,已經無力再戰,你還是好好考慮自己,該怎麼才能逃過今天的死劫吧?”

“逃過死劫?簡直是癡人說夢!”

突然,傳來宮正天輕蔑的聲音,他站在五米開外,單手負於身後,儘顯瀟灑之態,同時眼神居高臨下,道:“澹台小姐不愧是五蘊宗高徒,雖是巾幗之身,可胸襟氣魄,勝過世間無數男兒,宮正天為之佩服,隻是澹台小姐今日註定要失望,因為,今日陳飛宇必死!”

一聲“必死”,奚海潮等四位宗師,立即將陳飛宇包圍在中心。

一時間,陳飛宇已經陷入真正死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