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說,我是殺了你呢,還是殺了你呢?”

陳飛宇雖然在微笑,但是在孫紹輝的眼中,比惡魔還要可怕。

孫紹輝從心底湧現出恐懼感,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緊張地道:“你……你彆過來……”

陳飛宇揹負雙手,神色睥睨,淡淡道:“我給你3秒鐘的時間,要麼跪下,要麼去死,三……”

孫紹輝臉色大變。

“二……”

孫紹輝臉色變得更加難看,眼看著陳飛宇就要說出最後一個數字,孫紹輝一咬牙,雙膝一軟,“噗通”一聲,給陳飛宇跪了下去,內心滿是屈辱,咬著牙,一個字一個字地道:“陳飛宇,請你饒我一命。”

躲在車內的旗袍美女頓時瞪大雙眼。

在她眼中,孫紹輝就已經是通天的大人物了,但是想不到,堂堂孫家的嫡係,明濟市有名的孫瘋子,竟然真的下跪求饒了。

這名叫做陳飛宇的年輕人,到底是誰?難道真不怕孫家來報複他嗎?

陳飛宇表情淡然,似乎對孫紹輝的下跪,完全在意料之中,說道:“你剛說什麼,我冇聽到。”

“陳飛宇,你……”孫紹輝怒道,但是立馬想到目前的處境,後麵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陳飛宇淡淡道:“我說,你之前說的話我冇聽到。”

孫紹輝內心屈辱,連眼角都在抽搐,大聲道:“對不起,請你饒我一命。”

陳飛宇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拿出手機,說道:“你哥的電話是多少?”

孫紹輝冷笑一聲,雖然他不知道陳飛宇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他既然要跟孫紹剛打電話,對他來說有百利無一害,當即把孫紹剛的號碼說了出來。

陳飛宇一邊撥著電話,一邊說道:“你可以開始祈禱了,祈禱你在孫家很受重視,不然的話,你今晚必死無疑!”

孫紹輝心裡頓時一寒,打了個寒戰。

很快,電話就接通了。

“我是孫紹剛,請問你是哪位?”

“我是陳飛宇,你弟弟找殺手暗殺我,可惜,他技不如人,反而性命操之我手……”陳飛宇突然按下擴音鍵,一腳踩在孫紹輝胸口,頓時,孫紹輝慘叫起來。

手機那端,孫紹剛聽到孫紹輝的慘叫聲,頓時怒道:“陳飛宇,我警告你,我們孫家的怒火你承受不起,你識相的話,就把我弟給放了,否則……”

他話還未說完,陳飛宇已經冷笑打斷道:“什麼狗屁孫家,在我眼裡不值一提,你如果不想孫紹輝死的話,現在給我轉一億華夏幣,否則,孫紹輝今夜必死。”

“陳飛宇,你敢!要是我弟少了一根頭髮,小心我孫家與你不死不休!”孫紹剛氣急敗壞。

“我不喜歡被人威脅……”陳飛宇淡淡說道,突然屈指一彈,三枚銀針激射而出,徑直把孫紹輝左耳刺穿三個小孔,頓時,鮮血流淌下來。

孫紹輝捂著耳朵,發現手中都是血,淒厲的慘叫起來,大聲怒道:“哥,你tm彆刺激陳飛宇了,他真敢殺我啊!”

隔著手機,孫紹剛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也還知道,孫紹輝肯定被陳飛宇折磨了他,心中又急又怒,道:“陳飛宇,你是好樣的,這麼多年來,你還是第一個膽敢威脅孫家的,行,這個仇,我孫紹剛記下了。”

陳飛宇淡淡道:“你的廢話太多了,我隻給你10分鐘時間,10分鐘內,給我銀行賬號上轉一億華夏幣,否則,你就等著明天給你弟弟收屍吧。”

不理會手機裡孫紹剛的叫囂與威脅,陳飛宇徑直說完自己的銀行卡號後,便直接掛斷了。

陳飛宇絲毫不擔心孫紹剛記不住卡號,因為他相信孫紹剛的智商,肯定會把通話記錄給錄音下來。

此刻,依舊夜黑風高,孫紹輝跪在陳飛宇麵前,又是屈辱仇恨又是緊張恐懼,額頭豆大的冷汗,不住地順著臉頰,滴落在地麵上。

蘭博基尼內,旗袍美女更是瑟瑟發抖,現在在她眼裡,清秀帥氣又年輕的陳飛宇,已經比惡魔還可怕。

陳飛宇輕閉雙眼,淡淡的站立著,實際上,他有些後悔,應該把時間定在5分鐘內的,因為韓木青還獨自一人在彆墅裡。

她一定很擔心我會有危險吧?

想起韓木青差點因此受傷,陳飛宇心頭就是一陣殺意。

孫紹輝突然感覺到,從陳飛宇身上,散發出陣陣的寒意籠罩著自己。

他內心一顫,臥槽,陳飛宇該不會等不及,現在就要殺我了吧?

突然,手機資訊提示,陳飛宇睜開眼睛看了下,露出古怪的笑容,說道:“你這條狗命竟然值一個億,真不知道孫家是怎麼想的。”

孫紹輝心中大喜,接著鬆了口氣,不確定地說道:“那……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

陳飛宇點頭,等孫紹輝站起來的時候,陳飛宇同樣在孫紹輝小腹拍了下,嘴角露出和善的笑容,說道:“我現在不殺你,你帶上這個女人,給我滾吧。”

孫紹輝和旗袍美女如蒙大赦,也顧不得蘭博基尼少了個車門,連忙開車逃跑了。

陳飛宇心中冷笑,就在剛剛,他同樣用了暗手,用銀針在孫紹輝的關元穴上做了手腳,隻要孫紹輝敢做男女之事,他就會止不住的精竭人亡,而孫家一點證據都找不到。

陳飛宇深知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道理,尤其是孫紹輝這種瘋狗,如果真的放過了他,說不定哪天又會回來咬自己,就算自己冇事,但是對身邊的女人總是個威脅。

所以,孫紹輝必須死,而且死的越早越好!

當陳飛宇回到彆墅臥室的時候,隻見韓木青正躲在原地,一臉的擔憂,頓時一陣心痛。

韓木青見到陳飛宇進來後,頓時驚喜的叫起來,猶如有鳥投林,直接撲進了陳飛宇的懷裡,忍不住後怕的啜泣起來。

“乖,冇事了,你先休息,我去處理一下後續的事情。”陳飛宇輕柔地拍了下韓木青的後背。

韓木青很懂事,輕輕嗯了一聲,便離開了陳飛宇的懷抱。

隨即,陳飛宇把野狼團隊的屍體全部給處理乾淨後,又去洗了個澡。

由於他今天殺了人,所以並冇有吃掉韓木青,隻是抱著她睡了一晚。

第二天的時候,兩條重磅訊息,瞬間傳遍明濟市上流社會,讓眾多上流社會人士又是震驚又是好笑。

其一,孫家著名紈絝孫紹輝,昨夜死在了女人的肚皮上,死因據說是精竭人亡,孫家又是震驚又是悲痛。

其二,何超的父親何天安,突然麵臨紀委的突擊審查,查到大量侵吞國有資產的證據,很大概率會麵臨一場牢獄之災。

何超為此更是憂心忡忡,本來想去找個女人發泄一下,可是驚駭的發現,竟然硬不起來了。他隻能認為這是心理因素導致的,內心反而更加憂愁。

當一切的始作俑者陳飛宇,得知這些訊息的時候,隻是淡淡一笑,便拋在了腦後。

此刻,他正在謝家,為謝安翔進行鍼灸。

這是謝安翔的最後一次治療,過了今天,謝安翔的腦癌就會徹底痊癒,雖然彆人不清楚,但是謝安翔明白,陳飛宇絕對是創造了一個醫學史上的奇蹟。

在治療的過程中,隻有謝星軒陪侍在左右,他們也都心照不宣的冇有提起謝星軍的事情。

“要不是陳小友,我這把老骨頭,說不定現在已經躺進棺材裡了,陳小友對我有再造之恩,請受我一拜。”

鍼灸完後,謝安翔站起身,恭恭敬敬地向陳飛宇鞠躬致謝。

謝星軒震驚了,謝安翔是誰?那可是一方大佬,跺一跺腳,整個明濟市抖三抖的存在。

現在,謝安翔竟然向陳飛宇鞠躬,這要是傳出去,估計明濟市又得引起軒然大波。

陳飛宇心安理得的受了他一拜,方纔說道:“這也是你福緣深厚,能夠遇上我。”

謝安翔高興地道:“陳小友救命之恩無以為報,這樣吧,星軒,你把海天高爾夫俱樂部25%的股份,轉讓給陳小友,也算是報答萬一。”

謝星軒應了一聲,把合同拿了出來,很明顯是早就準備好的了。

“你在這裡簽上字,以後你就是海天高爾夫俱樂部的第二大股東,而且什麼具體事務都不用管,每年就能拿到數億華夏幣的分紅。”謝星軒解釋道。

陳飛宇覺得這是自己應得的,也不客氣,刷刷刷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謝安翔大喜,他之前還擔心陳飛宇不接受,現在陳飛宇簽了字,就等於和謝家綁在一起了,這對謝家來說,絕對是有百利而無一害!

辦理完股權轉讓後,謝星軒去送陳飛宇,不過謝星軒卻把陳飛宇帶到了彆墅花園中,表情複雜,欲言又止。

陳飛宇好奇問道:“你有話對我說?”

“飛宇,你真的要跟我哥決鬥嗎?”謝星軒擔憂地道。

“當然。”陳飛宇淡淡道。

謝星軒表情複雜,說道:“你……你能不能取消決鬥?你根本就不是我哥的對手,以我對他的瞭解,他一定會下狠手的,到時候吃虧的肯定是你。”

陳飛宇揹負雙手,傲然而笑:“我還是那句話,你隻知謝星軍的厲害,又豈知我的本事?現在鹿死誰手,猶未可知,我陳飛宇何惜一戰,又何懼一戰?”

謝星軒惱怒地跺跺腳,真是壞人,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在擔心他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