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俞經等人隻覺得臉上一陣羞燥,他們這次的確以多打少,而且剛剛還有偷襲的嫌疑,不管這麼說,都跟他們宗師的身份不相符。

是以,他們一個個目光閃爍,沉默以應。

宮正天眼神輕蔑,笑容同樣輕蔑,負手而立道:“這裡是玉雲省,而我宮正天就是玉雲省的天,這裡的一切規矩,都由我來製定,我代表的便是玉雲省的意誌,你陳飛宇侵門踏戶,來我玉雲省耀武揚威,殺我玉雲省諸多宗師,收購玉雲省的本地企業,你早已經和玉雲省不死不休!

今天竹林一戰,是玉雲省武道界的複仇之戰,更是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戰,在這種時候,你還跟我講什麼武道規矩、提什麼武者的武格,你不覺得太過可笑嗎?哼,縱然勝之不武,今日也誓要將你斬殺在這裡,以平玉雲省武道界的怒火!”

“宮先生說得對!”

“冇錯,這種生死之戰,的確不需要跟陳飛宇講什麼規矩!”

俞經等人眼睛紛紛一亮,紛紛出言附和。

澹台雨辰暗自訝異,宮正天不但修為深不可測,就連話術也這麼厲害,三言兩語間,便扭轉了局麵,占據了道德高地,不愧是一個活了一百多歲的老妖怪!

“勝之不武?”陳飛宇傲然而笑,道:“不,現在勝負未分,鹿死誰手尚在未定之天,你現在越自信,小心到時候輸給我後打臉越狠!”

“你狂妄的近乎愚蠢,堂堂長臨省霸主陳飛宇,竟然也如此妄自尊大,簡直令人恥笑。”宮正天輕蔑而笑,不再搭理陳飛宇,反而目光移向了澹台雨辰,道:“澹台小姐,或許你跟陳飛宇有非同尋常的親密關係,但陳飛宇跟我們玉雲省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敵,看在五蘊宗的份上,我可以再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現在離去,我保證絕對冇人會阻攔你,甚至,就連斬殺康長鳴的仇恨,玉雲省也可以放下。”

很明顯,宮正天誤會了澹台雨辰和陳飛宇的關係,還以為澹台雨辰喜歡陳飛宇,所以纔會挺身而出相助。

澹台雨辰輕蹙秀眉,知道宮正天誤會了她和陳飛宇的關係,不過她本來就不是那種話多的女人,當下也不解釋,持劍站在陳飛宇身旁,道:“多謝宮先生的好意,今日,我澹台雨辰一人一劍,與陳飛宇共進退!”

此言一出,陳飛宇驚訝不已,小聲道:“你我原本就是敵非友,冇必要非得留下來,今日我承你的情,如果今日能保住性命,以後絕對會找機會報答,你還是走吧……”

他的話還冇說完,澹台雨辰已經堅定地搖搖頭,打斷了陳飛宇的話,道:“我意已決,無需多言。”

說罷,她手中秋水長劍發出“嗡嗡”的劍鳴聲,顯示著她內心的堅決!

陳飛宇深深看了澹台雨辰一眼,便不再說話!

不遠處,寺井千佳一捂額頭,無語道:“真不知道這個叫做澹台雨辰的女人,到底被陳飛宇灌了什麼**湯,竟然願意為了陳飛宇站在宮正天的對立麵,哼,希望他倆今天都死在這裡,不然的話,等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真的成長起來,絕對會成為日國最為棘手的敵人!”

高島聖來深以為然,無論是陳飛宇還是澹台雨辰,年紀輕輕就擁有瞭如此強悍的實力,整個日國,隻怕也隻有那位最負盛名的妖孽,才能勉強與之相比,幸好陳飛宇惹動了宮正天的殺心,陳飛宇的輝煌,將會在今日終結!

另一側的高峰上,荊家鳴神色變換不休,澹台雨辰是他請來玉雲省的,現在澹台雨辰卻反而幫助陳飛宇,就算今天陳飛宇死在這裡,宮正天也絕對不會放過他!

荊家鳴內心湧上恐懼之色,雙膝更是發軟,“噗通”一下,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下方竹林內,宮正天眉宇間閃過一絲怒氣,自從他成為傳奇強者後,幾乎很少有人敢忤逆他的意思,今日他看在五蘊宗的份上,已經先後兩次給了澹台雨辰機會,澹台雨辰竟然一次都不領情,實在令人惱火。

他一揮袖,冷冷地道:“澹台小姐對陳飛宇還真是情意深重,也罷,所謂刀劍無眼,要是一不小心傷到了澹台小姐,可就怨不得我等了!”

說罷,宮正天一揮手,俞經、奚海潮等五名宗師後期強者會意,立即分散站立,瞬間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圍在了中央。

而宮正天則揹負雙手,在一旁虎視眈眈。

可以說,此時此刻,纔是陳飛宇真正的絕望險境!

澹台雨辰環視一圈,一邊戒備著俞經等人,一邊用隻有兩個人才能聽到的聲音問道:“你的‘裂地劍’能不能把他們一次性全給解決掉?”

澹台雨辰心裡很清楚,此時此刻,陳飛宇的“裂地劍”,已經成為他們最後的底牌!

陳飛宇搖頭,小聲道:“不能,要是一次效能把他們全給解決的話,我早就用出‘裂地劍’了,以我現在的修為和傷勢,也隻能施展一次‘裂地劍’,而且施展完後,全身氣力都會耗儘,短時間內冇有辦法在和彆人動手。”

“那就難辦了。”

澹台雨辰沉聲說道,就算陳飛宇施展“裂地劍”斬殺宮正天,以她現在的實力,也冇多少信心能夠從五位宗師後期強者的包圍中脫身,更彆說還要帶上陳飛宇,絕對會難上加難!

縱然對方看在她是五蘊宗高徒的份上,未必敢把她怎麼樣,但是他們就對不會放過陳飛宇,說不定,陳飛宇今天真的會死在這裡!

想到這裡,澹台雨辰的神色徹底凝重了下來。

就在這時,宮正天沉聲道:“動手!”

幾乎是在他說話的同時,他突然啟動,左手負於身後,一馬當先向陳飛宇衝來,動作雖然看起來輕飄飄,但實際上速度飛快,幾乎人影一閃,便來到陳飛宇跟前,右手並指如刀,劃出紅色的刀罡,激起強烈的勁風,向陳飛宇脖頸砍去,速度之快,竟然和空氣進行摩擦,發出“砰砰”的空氣爆炸聲。

與此同時,俞經等剩下的五位宗師後期強者也紛紛跟上,同時向陳飛宇躍去。

一時之間,傳奇強者與五位宗師後期強者,紛紛圍攻陳飛宇!

陳飛宇臉色微變,麵對宮正天的逼命威脅,已經顧不上俞經等人,連忙揮劍斬了過去,希望能夠將宮正天的攻勢給擋下。

就在銳利的劍鋒和紅色的刀罡相觸的一瞬間,陳飛宇隻覺得一股沛不可擋的力道傳來,連忙用“無極拳”的法門進行化解。

然而,宮正天的內勁何等恐怖,彷彿巨浪波濤洶湧,陳飛宇運起全力,也隻能勉強化解三分之一,而剩下的內勁全數向陳飛宇衝擊而去!

頓時,陳飛宇渾身大震,體內氣血翻湧,臉上更是浮現出一陣潮紅。

澹台雨辰見勢不妙,立即在旁邊施以援手,同樣驚天一劍,向宮正天的刀罡斬去,希望能夠集合兩人之力,將宮正天迫退!

宮正天暗自皺眉,隻覺得手上傳來一陣疼痛,赫然是陳飛宇的“天祭劍”和澹台雨辰的秋水長劍太過鋒利,劍鋒刺穿宮正天的刀罡,在他手背上留下一道傷口。

“無知小輩,給我退下!”

宮正天怒喝一聲,體內真元再提,紅色刀罡頓時更加耀眼!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隻覺得一股強大得幾乎難以抵禦的力量傳來,頓時,兩人悶哼一聲,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五六米遠,剛落在地上還冇站穩,突然喉嚨一甜,嘴角齊齊流出猩紅的鮮血來。

陳飛宇心中驚駭,宮正天的實力,絕對比方鵬清強大的多,不,就算比之傳奇中期境界的柳清風,同樣也要強上一籌,可以說,宮正天的實力,幾乎已經開始逼近傳奇後期境界了。

澹台雨辰同樣震驚不已,和陳飛宇聯手還被對方一招打傷,這種實力委實可怖!

就在這時,俞經等五位宗師後期強者,已經追上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齊齊出掌攻去,隻不過,他們五人無一例外,攻擊的目標全都對準了陳飛宇!

澹台雨辰花容失色,如果被他們全部打中了,隻怕陳飛宇就真的當場斃命了!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將依舊在體內肆虐的宮正天那部分內勁努力進行轉化,然而,他經過連番激戰,剛剛又被宮正天打傷,想要瞬間將宮正天的內勁轉化又豈是易事?

眼看著俞經等人的掌勁越來越近,陳飛宇依舊立於原地不動,澹台雨辰驚駭之下,勉強調動體內真元,劈出一道巨大的淡黃色劍芒向對方斬去。

不過,澹台雨辰本就受傷,體內氣息一陣紊亂,冇辦法施展出全力,再加上時間比較倉促,所凝出的劍芒雖然看似巨大,威力卻小了不少,頂多隻能擋下一人。

奚海潮微微皺眉,輕喝一聲,全力一拳將劍芒打散,而他自己也被劍芒所擋,從而向後倒退了幾步。

剩下俞經四人,挾帶無與倫比的氣勢,依舊向陳飛宇衝去。

這一刻,冇有任何人能夠支援陳飛宇!

眼看著他們的掌勁就要打在陳飛宇的身上,甚至俞經等人的眼中,還出現了驚喜之色。

澹台雨辰心中雖然焦急,但也隻能眼睜睜地看著。

就在這萬分危急之時,陳飛宇神色一喜,終於將體內殘留的宮正天那部分內勁全部轉化,周身氣勢頓時暴漲一個台階,輕喝道:“斬人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