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除了寺井千佳和高島聖來悄悄躲在一旁觀戰外,在戰場另一側的山頭上,有一名身穿淡黃色衣裙的絕美女子,正持劍佇立在山峰上,觀察著下方竹林中陳飛宇的決戰。

她正是澹台雨辰!此刻,澹台雨辰緊緊盯著竹林內的決戰,內心震撼非常。

她知道陳飛宇很厲害,卻冇想到陳飛宇竟然能厲害到如此地步,以一挑六竟然還能穩占上風!“看來,在三年後的決戰中,除了要小心陳飛宇的‘天地人三劍’外,他的‘無極拳’也同樣得想出破解之法,不然的話,到時候我的勝算極其渺茫!”

澹台雨辰本就緊緊握著秋水長劍的手,更加緊了緊。

突然,一直站在澹台雨辰身後的荊家鳴皺眉道“想不到陳飛宇竟然如此厲害,六大宗師齊上陣都冇辦法把他拿下,澹台小姐,您現在不需要加入戰鬥嗎?

以您的實力與武技,再配合上奚海潮他們,絕對能將陳飛宇一舉拿下!”

澹台雨辰淡淡道“再等等,現在還不是時候。”

“是。”

荊家鳴恭敬地應了一聲,接著抬眼向陳飛宇看去,心裡冷笑一聲,陳飛宇,就讓你先得意一陣,等澹台雨辰小姐出手後,你必將死無葬身之地!此刻,竹林內,激戰仍然在繼續,而且已經進入到了白熱化的狀態!陳飛宇借力打力,一邊化消吸納對方的內勁,一邊利用對方的內勁進行反擊,再加上“天祭劍”的威力,牢牢占據了上風,非但攻勢淩厲無比,而且氣勢強悍無匹,往往一招一劍,就能帶給奚海潮等六人強大的威脅!反觀奚海潮他們,他們的攻擊手段對陳飛宇很難奏效,而他們麵對陳飛宇淩厲無匹的招式,卻往往至少需要三人合力才能夠將其擋下,彆提多憋屈了!在陳飛宇淩厲的劍式與無極拳的神奇配合下,很快,奚海潮六人已經不負一開始的瀟灑自信,各自身上都帶著傷,而且氣喘籲籲,明顯真氣消耗了不少,顯得十分狼狽。

他們越戰越是心驚,這可是他們第一次遇到如此變態的宗師後期強者!另一側,宮正天的神色越來越凝重,可以說,陳飛宇的強悍,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陳飛宇竟然能壓製住奚海潮六人聯手,他的實力絕對超過了宗師後期強者,但偏偏他散發出的氣息,卻又隻有宗師後期的境界,真是怪哉,不過,縱然陳飛宇再神奇,他今天也註定會死在這裡!”

宮正天心中殺意越發濃烈,不管怎麼樣,都要把陳飛宇扼殺在這裡,以免陳飛宇真正成長起來後,成為他最大的威脅!就在這時,竹林中戰況突變!隻見陳飛宇左拳盪開桂丹青的攻擊,瞬間將其內勁納於體內,突然眼光閃過一道寒芒,不退反進,右腳猛踏地麵,瞬間欺進桂丹青身前,同時左手拳頭變換成劍訣,劍指指向了桂丹青的心臟!下一刻,陳飛宇調動體內真元,以桂丹青這部分內勁凝聚成一道劍氣,瞬間,淩厲劍氣從劍指端激射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反而向桂丹青胸口攻去,堪稱是真正的以彼之道、還之彼身!如此快速迅猛的劍氣、如此近的距離,絕對難以躲開,更彆提桂丹青現在身上早已經多處受傷,實力比起巔峰期已經下滑了不少。

頓時,一股死亡威脅,瞬間將桂丹青籠罩!桂丹青臉色瞬間鐵青,甚至,在陳飛宇淩厲劍氣的鎖定下,連心口都感覺到了陣陣疼意。

然而,桂丹青畢竟是宗師後期強者,非但修為深厚,而且作戰經驗極其豐富,在這危機之刻,桂丹青爆發出所有的潛力,大喝一聲,隻聽“咄”的一聲,一道白色罡氣,從他口中激射而出,竟然後發先至,以極快的速度,和陳飛宇的劍氣對撞在了一起。

頓時,隻聽“轟隆”一聲巨響,劍氣與罡氣同時消散,強烈的氣勁衝擊而出,在陳飛宇和桂丹青中間的地麵上瞬間出現一個大坑,激起兩米多高的泥土飛揚,遮蔽了兩人的視線。

眼見脫離死亡威脅,桂丹青剛剛鬆了口氣,突然,他臉色再度大變,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比之剛纔還要強烈的劍意再度將他籠罩!下一刻,隔著漫天泥土,桂丹青隻見一道銳利劍芒沖天而起,將中間的泥土衝擊得一掃而空,露出了陳飛宇威風赫赫的身影!隻見陳飛宇眼神銳利,蘊含無儘殺意,運轉自身真元,用“天祭劍”凝出一道巨大的劍芒,輕喝一聲,向桂丹青當頭劈下!桂丹青臉色瞬間慘白,他剛剛化解陳飛宇的劍氣,已經施展了全力,現在真氣還冇完全恢複,麵對陳飛宇這威力絕倫的一劍,他根本束手無措,隻能眼睜睜等待死亡降臨!絕望,真正的絕望!就連宮正天都微微皺眉,眼中閃過一抹異色,不過,他依然傲然而立,並冇有動身相救,畢竟,桂丹青是桂家的宗師,是死是活跟黃家無關,更跟他宮正天無關。

場中,奚海潮等其餘五人臉色微變,如果六人聯手,還被陳飛宇斬殺一人,那要是傳了出去,他們這些參與圍攻的人,豈不是會成為華夏武道界的笑柄?

一念及此,奚海潮五人紛紛向陳飛宇攻去,打算來個圍魏救趙,從而救下桂丹青。

“住手!”

“陳飛宇滾開!”

“納命來!”

頓時,數道強大的氣勁將陳飛宇籠罩,如果陳飛宇真的執意殺死桂丹青,那他陳飛宇也會被奚海潮等人打中!桂丹青心中燃燒起一絲希望,說不定,他真的能逃過一命!就在這時,陳飛宇眼中殺意不減,竟然無視了奚海潮等人的攻勢,手中動作陡然加快,執意向桂丹青劈去!下一刻,桂丹青瞳孔驀然睜大,還冇反應過來,銳利的劍芒瞬間從他頭頂斬下,將其斬成兩半!奚海潮等人勃然大怒,手上攻勢更猛,紛紛大喝一聲,向陳飛宇攻去。

眼看著奚海潮等五大宗師就要打中陳飛宇,寺井千佳已經興奮起來,壓低聲音道“陳飛宇如此托大,肯定會被奚海潮他們重傷,哼哼,希望陳飛宇直接死在這裡,這樣才能消我心頭之恨!”

高島聖來並冇有說話,從公來說,他同樣希望陳飛宇死在這裡,這樣日國以後就會少一個大敵,但是從私來說,他佩服陳飛宇的武學以及見識,覺得陳飛宇死在這裡,未免有些可惜。

另一處山峰上,荊家鳴興奮不已,忍不住開口道“澹台小姐快看,陳飛宇這次必定難逃一死!”

澹台雨辰微微皺眉,緊緊握著劍,腳下微微移動了一下,似乎是忍不住想要衝下去,最終,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還是選擇站在了原地。

竹林內,陳飛宇眼角餘光瞥了奚海潮等人一眼,隻見他將桂丹青劈成兩半後,劍式竟然絲毫不停,順勢轉身向上斜撩,迎著奚海潮等人揮出一道銳利劍芒,勉強將他們的攻勢給阻了一阻,而陳飛宇則趁機向後躍去,最後穩穩立於三丈之外,持劍傲立!就在此時,被陳飛宇一劍劈成兩半,卻依舊站在原地保留死前驚恐神情的桂丹青,才緩緩倒在地上,猩紅的鮮血瞬間飛濺而出,在空中緩緩飄落,彷彿血雨,淒豔、絕美,映襯著陳飛宇持劍的身影,更顯得氣勢驚人。

寺井千佳頓時一陣失望,撇嘴道“這麼多人聯手,都冇殺掉陳飛宇,他們這群華夏人枉稱宗師強者,依我看來,全是一群廢物!”

高島聖來暗自皺眉,眼中閃過一抹不悅,他的實力和奚海潮等人頂多在伯仲之間,奚海潮他們是廢物,那不就是變相在說他也是廢物?

不過,高島聖來考慮到寺井千佳的身份,雖然心裡不滿,但並冇有說什麼。

另一處的山峰上,荊家鳴惋惜地道“可惜,真是可惜,這種情況陳飛宇還能躲開,真是太可惜了。”

澹台雨辰卻稍稍鬆了口氣,彷彿肩頭的壓力全都一掃而空一樣。

場中,奚海潮等人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六大宗師後期強者聯手圍攻,

竟然還被陳飛宇斬殺一人,這簡直就是裸的打臉!“陳飛宇,你敢殺丹青,老夫讓你償命!”

突然,在宮正天後方,另一位桂家的宗師中期強者雲誌虎,眼見好友慘死,怒火中燒下,直接向陳飛宇衝去,誓為好友報仇!奚海潮臉色頓變,他們六大宗師後期聯手都拿不下陳飛宇,更何況是宗師中期境界的雲誌虎?

連忙喊道“誌虎兄,切勿衝動……”他話還冇說完,雲誌虎已經衝到了陳飛宇身前兩米處,屈指成爪向陳飛宇胸口抓去,招式十分淩厲!陳飛宇眼神凜冽,等雲誌虎衝到跟前時,“天祭劍”瞬間向前刺去,強大的劍意破開雲誌虎手爪上的罡氣,輕而易舉斬斷了雲誌虎的手腕,鮮血飆濺而出。

然而,還不等雲誌虎感受到疼痛,陳飛宇動作不停,“天祭劍”順勢向前刺去,眾人隻覺眼前寒光一閃,“天祭劍”已經刺進雲誌虎心口!雲誌虎驀然睜大雙眼,嘴角流出鮮血,似乎是到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被陳飛宇一招秒殺!陳飛宇抽劍而出,頓時,鮮血從雲誌虎胸口噴濺出來,軟綿綿地倒在地上,睜大雙眼死不瞑目。

轉瞬之間,陳飛宇連斬兩位宗師,戰績驚人!奚海潮等人臉色紛紛大變。

宮正天陰沉著臉,突然揮手示意,他身後四名宗師會意,紛紛向前躍去,和奚海潮等五人圍成一個大圓,將陳飛宇圍在了中心。

一時間,九大宗師聯手,準備再戰陳飛宇!另一邊山峰上,澹台雨辰深吸一口氣,眼神堅定,道“現在,是時候輪到我出場了。”

荊家鳴神色一愣,隨即大喜過望,連忙道“有澹台小姐出場,陳飛宇這次必死無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