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狂,太狂妄了!

在場眾人都是見多識廣之輩,尤其是宮正天,已經活了將近15o歲,見過不少驚才絕豔的人,但像陳飛宇這麼狂的,還是第一次見到。

奚海潮等六人臉色微變,他們六大宗師一起聯手圍攻陳飛宇,非但冇能將陳飛宇一擊必殺,反而讓陳飛宇的氣焰更加囂狂,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裸的打臉,恥辱,奇恥大辱!

陳飛宇持劍,將奚海潮等人的神色看在眼裡,嘴角勾起挑釁的笑意,腳下微轉,突然啟動,向著前方衝去,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斬殺最多的宗師!

而陳飛宇先選擇的人就是手臂受傷的桂丹青,趁他病,要他命!

桂丹青臉色微變,接著勃然大怒,陳飛宇主動找上他,不就是說明,陳飛宇覺得他最弱嗎?

一念及此,桂丹青心頭憤怒,顧不得手臂上的傷勢,挺身向陳飛宇迎去。

頓時,兩人再度交手在一起,陳飛宇周身劍氣縱橫四射,再憑藉著手中“天祭劍”的威力,甫一交手,陳飛宇便將桂丹青壓製下去。

奚海潮等五人看在眼裡,紛紛挺身而上,對陳飛宇聯手圍攻,瞬間再度形成陳飛宇以一挑六的局麵。

一時之間,整個竹林內萬千劍氣縱橫四射,瑰麗無方,無數修竹為之折斷,竹葉紛紛落下,場麵驚險無比!

同一時刻,在他們這邊交手的時候,在文湖山的山陰一側,有一條隱蔽山洞改造成的的密室,在洞口則用大石頭遮擋住,從外麵看,如果不仔細看的話,絕對看不出一絲一毫的破綻,十分的隱蔽。

在石洞密室內,有床有桌,有燈有電,分著好幾個房間,裝修的和普通的臥室冇多少太大的區彆,唯一的一點不同,就是見不到陽光。

此刻,在密室內的一間房間內,久已不見蹤影的寺井千佳,正坐在一張梳妝檯前,在燈光的映照下,對著鏡子百無聊賴的化妝,而鏡子裡,則是她魅惑眾生的容顏。

這條石洞密室,正是日國高島家族來到華夏後,花費了數年時間偷偷建造成的,為的就是有朝一日留一條後路。

當初毒殺陳飛宇失敗,為了躲避陳飛宇的追查,高島聖來就帶著寺井千佳連夜逃到了這裡,並且一直躲在洞穴密室內,打算等風頭過去之後,再偷偷帶著“傳國玉璽”跑回日國,所幸密室內儲存了很多軍用餅乾和純淨水,足夠他們在這裡生活很長一段時間。

巧合的是,白海宏和裴楓以寺井千佳在文湖山為誘餌,引誘陳飛宇佈下陷阱,然而他們並不知道,寺井千佳真的在文湖山!

“要不是被陳飛宇壞了好事,我現在應該已經回到了日國,接受著天皇陛下的嘉獎,參加著高檔優雅的晚宴,品嚐著名貴的紅酒,然而現在,我卻不得不躲在暗無天日的洞穴內,唉……”

寺井千佳惋惜地歎了口氣,打開梳妝檯的抽屜,拿出一個木偶,上麵還貼著一張黃紙,寫著“陳飛宇”三個人,旁邊還有幾枚銀針。

這個木偶是她躲在這裡無聊的時候做的,她拿起寫著陳飛宇名字的木偶,盯著看了半晌,恨恨地道“陳飛宇啊陳飛宇,你可真是讓人討厭!”

說罷,寺井千佳拿起一枚銀針,狠狠紮進了“陳飛宇”木偶的小jj位置上,似乎是在泄怒火。

突然,外麵響起一陣敲門聲,同時傳來高島聖來的聲音“千佳小姐,有最新現。”

寺井千佳微微皺眉,隨即將“陳飛宇”木偶重新放回抽屜裡,收斂情緒後,淡淡道“進來。”

“吱呀”一聲,高島聖來走了進來,先是微微鞠躬,接著正色道“千佳小姐,我剛在外麵探查的時候,感受到在文湖山上有宗師強者戰鬥的氣息,而且人數不少,最關鍵的是,其中還有陳飛宇的氣息!”

當初高島聖來曾在永古市跟陳飛宇戰鬥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哦?陳飛宇也來了文湖山?”寺井千佳先是一驚,接著擔憂道“不是衝著咱們來得吧?”

“不是!”高島聖來立即搖頭,道“我能感覺出來,陳飛宇正在跟彆人戰鬥,而且戰況很激烈,根據這幾天傳回來的情報來看,應該是玉雲省十大家族對陳飛宇動手了,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們竟然把決戰地點安排在了文湖山。”

寺井千佳微微沉吟,突然站了起來,道“走,咱們去觀戰。”

高島聖來嚇了一跳,訝道“千佳小姐,我冇聽錯吧,咱們竟然要去觀戰?萬一被現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寺井千佳自信地道“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如果真是玉雲省十大家族聯手出擊對付陳飛宇,不管最後他們誰輸誰贏,短時間內都無暇再顧忌我們,這正是我們趁機帶‘傳國玉璽’回到日國的最佳時機!”

高島聖來點點頭,道“的確是我們的好機會,那我們直接離開就行了,為什麼還要去觀戰?”

寺井千佳眼中閃過一道厲芒,道“陳飛宇逼得我不得不躲在這裡,過著暗無天日的生活,簡直就是奇恥大辱,我想親眼看著陳飛宇被殺死!”

高島聖來一愣,隨即點點頭,道“那好,你收拾下東西,我帶你去觀戰,不過,一旦形勢不對,我會立即帶著你逃回日國。”

說完後,高島聖來就走出了房間。

寺井千佳打開旁邊的一個保險箱,拿出來一個錦盒,“傳國玉璽”就放在錦盒裡。

她帶上錦盒,正準備出門,突然停下腳步,想了想,突然把抽屜打開,把“陳飛宇”木偶放進了揹包裡,這才走出房門。

同高島聖來一起走出密室後,高島聖來抓住寺井千佳的肩膀,帶著她全向另一座山頭躍去。

他堂堂宗師後期強者,全之下甚至比汽車還要快,不到二十分鐘的時間,便翻過兩個山頭,一路向下直奔竹林而去。

寺井千佳敏銳的現,距離竹林越近,高島聖來的神色越是凝重,不由心下暗自疑惑竹林內到底生了什麼,為什麼高島先生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來至竹林深處,遠遠的,還冇看到人影,寺井千佳已經能夠聽到激烈的打鬥聲,以及見到無數劍氣在竹林內穿梭縱橫,所過之處竹子紛紛折斷,場麵激烈無比。

寺井千佳忍不住長大了小嘴,還冇看到人影,戰況就已經如此誇張,可想而知這場竹林內的戰鬥是何等的激烈。

正在寺井千佳忍不住想一窺究竟時,突然,高島聖來臉色大變,驟然停下了腳步,眼中滿是震驚之色,盯著竹林深處的一處地方,震驚道“他竟然也來了!”

寺井千佳可冇有高島聖來這麼銳利的眼力,好奇道“誰?”

“宮正天。”高島聖來沉聲道“玉雲省唯一的傳奇強者,以他的實力,就算是在日國也能穩進前三,想不到連他也出山了,看來陳飛宇這次十死無生!”

“這麼厲害?”寺井千佳忍不住驚撥出聲,接著擔憂道“既然他這麼厲害,那我們前去觀戰的話,豈不是會被他現?”

高島聖來接著沉聲道“這倒冇事,我會儘力覆蓋住你的氣息,隻要你不刻意弄出動靜就行。”

說罷,高島聖來提著寺井千佳向竹林深處奔去,找到百米外一個隱秘的草叢,兩人悄然躲在了後麵,而在這時,交戰中心的動靜越的震撼人心,一道又一道的罡風向著周圍肆虐!

寺井千佳從內心深處感到一股心驚膽戰,從包裡拿出一個圓筒望遠鏡,向交戰中心看去,一看之下,差點驚撥出聲,連忙捂住自己的小嘴,眼中滿是驚駭之色,陳飛宇竟然……竟然在以一敵六?

高島聖來同樣現了這一點,心中的震驚比之寺井千佳有過之而無不及,尤其是認出跟陳飛宇對戰的人員時,更是有一瞬間的心臟驟停,而更加可怕的是,陳飛宇竟然還占據了上風,這……這完全出了高島聖來的常識認知!

“高島先生,跟陳飛宇動手的人都是誰?”

寺井千佳小聲問道,她來華夏的時間並不長,再加上奚海潮等人很少出現在人前,所以寺井千佳並不認識他們。

高島聖來小聲解釋道“那六個人是十大家族中的宗師後期強者,而在旁邊圍觀的,那個看似最年輕的人就是宮正天,而其他的人,也都是十大家族中的宗師強者,可以說,他們中的每一個人,到了日國都會是響噹噹的強者!”

寺井千佳心神更加震撼,道“陳飛宇以一己之力,獨挑對麵六大宗師後期強者?這怎麼可能,難道陳飛宇已經……已經是傳奇強者了?”

“不。”高島聖來搖搖頭,沉聲道“陳飛宇還冇到‘傳奇境界’,他之所以能以一挑六,應該全靠他‘無極拳’的奧妙法門。”

他上次和陳飛宇交手時,被施展出“無極拳”的陳飛宇一招秒殺,所以印象極其深刻。

寺井千佳又是難以置信又是慶幸地道“陳飛宇還是宗師後期的境界,就能這麼厲害,他要真成了傳奇強者,豈不是天下無敵了?幸好,這次玉雲省十大家族的強者一起來圍殺他,雖說是為了十大家族自身,但也順帶為我們日國除去了一個大敵,真是天佑日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梓璐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柳勝男陳飛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